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五十章 云汐的担当(三更)
    <b>最新网址:冬天的风有些凛冽了。

    唐染云的莫名失踪,给一心想要早日回归西灵,回家的宁小雪、紫灵泼了一盆冰水,不安的情绪蔓延开来。

    对于宁小雪的怀疑,叶雯叹息了一声,说道:“按照叶小白传来的消息,枯木长老虽然进入过虎峰山丹盟分部,但在昨日已经离开了,而焚月宗的人,也是前几日拜访的,今日并没有人进入至丹盟分部。”

    宁小雪、紫灵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唐染云今日是在丹盟分部的。

    可枯木长老昨日已然离开,这说明枯木长老无法直接带走唐染云。

    排除了枯木长老,其他人更没有资格进入至丹盟分部的后院,焚月宗的长老,顶多只能在前院坐一坐。

    紫灵皱着眉头,转身看了看房门,里面叶长天正在沉睡,尚未醒来,若是长天醒来得知唐染云失踪,会怎么想?他现在已无法动用灵力与神魂,纵是着急,又能做什么?

    青墨一直嘱托,不要让长天担忧,轻松地调养,可如今,横生变故,该如何应对?

    叶璇儿与叶雯在看过叶长天之后便退了下去,留下宁小雪与紫灵在房间之中不安地沉默着。两人坐在桌边,布置了一个隔音禁制,小声地交谈着。

    “小雪,染云失踪,我们要不要告诉长天,如果长天知道了,怕对他身体不好,若是不告诉他,耽误了时机,怕是对染云不利。”紫灵纠结地说道。

    “紫灵姐,瞒不住的,长天醒来的时候,不用我们说也会询问。隐瞒长天,你我做不到,纵是做到了,长天知晓之后,也会不安,责怪我们的。”宁小雪忧虑地说道。

    “哎,道理我自是明白,可长天此时没有修为,纵是知道,也只能急火攻心,担忧重重。”紫灵揉了揉眼睛,轻轻地说道。

    “姐姐想的是,小白正在动用一切力量遍寻东灵,丹盟在东灵的势力也在搜寻,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好消息。若明日依旧没有结果,小月儿会亲自来云天城,到时候我们再询问吧。”宁小雪无力地叹息了一声。

    路途上太过遥远,纵然是安排人手前去搜寻,最快也需要七八日时间。这段时间,若是叶小白可以找寻到唐染云,那一定可以找寻到,若是找不到,纵然增加再多人手,也是无济于事。

    毕竟,寻找唐染云的还有丹盟的力量。

    宁小雪与紫灵充分考虑之后,并没有安排更多人手前去东灵大陆,只是让叶礼带原奇虫返回东灵大陆,并安排叶一等人负责,以云天城为中心,重组东灵大陆情报网。

    因叶长天出现在东海,整个东灵的奇虫大部都集聚至东海,导致无数区域力量空白,无法监控,这对收集东灵大陆的情报极为不利。

    沸沸扬扬的大雪终究覆盖了天地,银装素裹之下,一切都显得如此的纯净,圣洁,好像世界再也没有了其他的颜色,一切都白茫茫的。

    天亮了。

    云天城的广场已营造出了无数碑亭,其中最高的石碑高达二十丈,宽二丈,厚五丈,重达三百万斤!是叶獓等人连夜从东海的浮山之上,打出来的一块极为完整的花岗岩,名为云天英雄碑!

    云天英雄碑分台座、须弥座和碑身,台座分为三层,周围布置有汉白玉栏杆,四周有台阶,台座之上是须弥座,上须弥座雕刻着经锤幔、荷花、牡丹等图案,下须弥座雕刻浮雕,主要是云天国大事件,如“云皇登基”、“谋逆之战”、“顺天府叶长天大战云魅”、“复国之战”等

    留有一片空白,是专门准备刻画云天国第一任女皇云汐登基时的场景。

    云天英雄碑!

    这五个大字是出自叶长天的手笔,是叶长天对战后谋划时,给云宗上留下的字迹。只是云宗上陨落,叶长天昏迷。

    梦初从云宗上的戒指中看到了叶长天的字,便命令大匠,将字体放大之后,雕刻于石碑之上,同时下令,云天城广场更名为英雄广场,四时不闭,任何人皆可参拜。

    独孤浅语代替了宁小雪与紫灵,看着依旧睡梦之中的叶长天,心竟有些隐隐的疼痛,手轻轻地放在叶长天的脸上,抚摸而过,轻轻喃语道:“废柴,都怪我不好,若是我出手的话,你就不会如此累了。”

    “你要早点醒过来,好起来,我还等着你带我去玩。”

    独孤浅语轻轻地说着,手指轻轻地点在了叶长天的眉心处,一道青色的光芒没入至叶长天的体内,独孤浅语右手腕上紫黑色的封仙珠骤然闪烁,化作了暗红色。

    独孤浅语抬起手,拉开衣袖扫了一眼,紫黑色的封仙珠,还有二十七颗,喟然叹息了一声,凝视着叶长天逐渐舒缓起来的眉头,微微一笑道:“也不知道你体内是什么能量,竟然能融合我的仙力,算你走运遇到了本姑娘,下次再这样拼命,我可不会照顾你。”

    独孤浅语好像是耗费了极大一般,自言自语了会儿,便打着哈欠,趴在床边睡着了。

    一夜时间,云汐好像长大了。

    走过了纠结,迈过了自我,明白了职责二字。

    师傅不也是如此的吗?他为了天门,拼尽了一切,为了自己的所爱,不惜自己生死。自己一个女子,为了云天国,又有什么可推辞的?

    相对千千万万地云天国民,相对无数人的生死,自己的牺牲算不了什么。

    云汐拜谢了宁小雪与紫灵,心甘情愿地接受了父亲的遗愿。

    “我还是热爱这一片海域,热爱自己的国家,我想留下来,让大家安居乐业,不再受苦,不在受难,不再有杀戮,我想留下来,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云天。”

    “若是我做女皇可以让云天国长治久安,我愿意。”

    云汐地话语让梦初等人动容,感动之余,更是欣慰。

    梦初召开大朝会,决定在巳时举行云汐登基大典,举天同庆。

    时间虽是匆促了一些,但在复国之战之前,便已有所准备,加上神梦殿、冰枫谷、天门等修士帮忙,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云汐在换衣衫之前,探望了叶长天,独孤浅语也被云汐惊醒,不由地埋怨自己如此大意。

    云汐跪在叶长天的床边,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道:“师傅,云汐不能陪你去西灵了,但云汐永远是你的徒弟,一辈子都是。”

    独孤浅语见云汐行礼完,便拉起云汐,笑道:“从今日起,你可是一代女皇了,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送你,这个玉镯送你吧,这是陪伴了我许多年白玉镯。”

    云汐想要推辞,浅语却已亲自给云汐戴上,眨着眼说道:“这玉镯不可轻易取下,里面封存着我的一些力量,若是遇到危险,可以保命。”

    云汐感谢之后,珍重地收下。

    巳时至,大雪停,阳光现。

    云汐戴宝珠凤冠,着深青交领宽袖衣,腰系玉佩,看似柔弱的身影,却也在肃穆的气氛中显得威严起来。

    仪式很多,上告苍天,下告先民,拜庙焚香,祈祷万年。

    女皇登

    基,百官朝拜,更改纪元,福泽天下。

    天门宁小雪、冰枫谷枫诀、神梦殿梦醒等一众作为观礼之人,纷纷送上贺礼,恭贺云汐女皇。

    邰子好热闹,但在如此肃穆的场景之中,也安静了下来,直至酒宴开时……

    叶小白最新的消息传来了,唐染云确系不在丹盟分部,小月儿已通过传送阵,至了东海。

    丹盟小月儿、聂锦联袂而来,恭贺云天国云汐女皇,并奉送上了大礼,以表示丹盟对云天国和平的期待与祝愿。

    丹盟东灵大陆的最高负责人小月儿的出现,让无数人惊讶,这意味着,丹盟成为了第一个承认云天国的超然势力,随后不久,天龙族龙东隐派遣天雾送来贺礼,承认了云天国的合法性。

    有丹盟、天龙族、天门、神梦殿、冰枫谷等在先,无数势力也开始准备行动,纷纷派遣使节、长老或重要人物,前往云天城拜见女皇,共结友好愿景。

    复国一战的惊天传奇,天门门主的极限拼杀,天庭的庞大势力,神梦殿洛女、冰枫谷枫诀、宁小雪等人的威名,更是传递至了万千岛屿,东灵大陆,甚至是中都大陆。

    云天国浴火重生,万民期待。

    从云汐登基的那一刻开始,云天国走上了属于云汐的时代……

    汐留亭。

    “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我没有保护好唐姑娘,愧对长天。”小月儿面色忧郁地说道,心中的愧疚与不安,让自己难以平静。

    “月儿姐,千万不要如此说。染云无故失踪,定然是遭遇了不可抵抗的力量,天门留下的护卫人员,唐家之人,都无一察觉,这说明不是丹盟不尽力,而是来人的修为太过逆天,已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宁小雪安慰道。

    事情已然发生,小月儿本身就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何况这两日,小月儿一直在安排人手,遍寻东灵,一刻都不曾松懈。

    如今又亲自到了东海,想要当面谢罪。

    可又有什么罪?

    没有护卫好吗?若真是一些大能掠走唐染云,纵然是小月儿知晓,又能如何?

    “是啊,月儿姐无需自责,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说说具体有什么发现,需要我们天门做什么吧。”紫灵单刀直入地说道。

    小月儿沉吟了一番,从袖子之中拿出了一张残破的符箓与一个卷轴,放在了桌子之上,轻轻地说道:“卷轴之中,是唐染云所写的歌,寄托相思的。而这张残破的符箓,是叶长天亲手交给唐染云的空间召唤符。”

    “长天的空间召唤符?”

    宁小雪连忙拿起符箓,符箓已然只剩下大半张,明显被人撕去了一部分。看那符文走势与神魂气息,宁小雪很清楚,这是长天所制作的符箓。

    宁小雪看着手中的残符,轻轻地说道:“按照天门情报,染云是一个痴情的女子,除了修炼,所有的空闲都用于思念长天,为长天祈祷。叶义等人也说过,只要是叶长天给予的,染云都会珍重百倍的存放起来,哪怕是一朵花,一个字。”

    紫灵微微点头,接过宁小雪的话说道:“所以,这张残符,便很说明问题。”

    小月儿眼神之中流出赞赏,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张符箓,染云一直都是贴身存放的,她很珍惜这张符箓。”

    “现在问题来了,是谁毁掉了这张符箓,如果是染云,那她为什么会毁掉符箓?如果不是她,会是谁?”

    宁小雪的指尖轻轻地敲打着石桌,发出沉重地一问。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