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五十三章 西灵战事起(三更)
    <b>最新网址:五识,并不一定真实。

    听闻老祖的话第五州悚然受教,头低地更低了,轻轻说道:“如此便可以解释叶长天的崛起为何如此迅猛了。老祖,既然汤泪寒的那一张《玄天鬼文册》没有带走,而是出现在叶长天身上,对我们而言却是一件幸事。”

    “呵呵,确实是一件幸事,追寻了无数年,本以为古魂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却不成想功亏一篑。如今看来,败在长天,成在长天,命运依旧玄妙无穷。”

    “老祖,那我们要不要擒来叶长天?”

    “不急,十四页《玄天鬼文册》,已得其八,汤泪寒的在叶长天身上,剩余五张分别在百里究极、风离恨、秋风晚、仙翁子与桑成引手中。究极岛无法深入探测,让人遗憾。风离恨与仙翁子躲藏了无数年,难现踪迹,秋风晚据说已然陨落,桑成引却一直盯着鸿蒙山庄,呵呵,我们想动,怕也动不了。”

    第五州心中一动,连忙问道:“老祖,如今叶长天便在明处,醉薇尚在,我们何不先擒叶长天,再抓来醉薇,解读上古文字,也好早点找寻到上古神器。”

    “叶长天,暂时不能动了。”

    “老祖?”

    “哈哈,不是我担心龙东隐,也不是担心西灵三怪,而是叶长天现在已经入棋了。汤泪寒与沧澜擅长推衍之术,竟都选择了叶长天,这说明叶长天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人,他身上,有着大运道,暂不动他,让风离恨与仙翁子送出来《玄天鬼文册》,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老祖的意思是?”

    “呵呵,重情重义者,皆有弱点。传出消息,叶长天继承了沧澜仙府,想来,会有人找上叶长天的。现在的棋局,终于有点意思了……”

    第五州起身施礼,走至一旁,一把手提起了唐染云,毫无波动地走至悬崖边缘,看着醒来惊慌不已的唐染云,嘴角微微一笑道:“染云姑娘,你的使命完成了,谢谢你带来这么珍贵的消息,再见。”

    第五州轻轻地松开手,犹如丢弃一个废弃的布娃娃。

    唐染云的身躯掉落了下去。

    云里雾里还是梦里?

    这是一场噩梦!

    百丈千丈还是万丈?

    这是一个坟墓!

    唐染云终于清醒过来,自己被搜魂了,长天的秘密暴露了!

    长天危险了!

    “长天!”

    唐染云用尽力气地喊道,声音在空中飘飘荡荡,却传不出去多远。无尽的跌落,唐染云的秀发被吹气很长,凌乱在空中,犹如凌乱的心。

    犹如巨石跌落一般,唐染云以极致的速度跌落向深谷之中。

    万丈沧澜峰下,数千人的尸骨散落在各处的山石一旁,是一座坟场。

    唐染云穿过了云层,看到了那无尽的荒凉,看到了那无数的骷髅。

    “长天,对不起,忘了我吧。”

    唐染云轻轻地闭上眼,坠落向深渊。

    一道光芒突兀地出现在唐染云坠落的身体之下,光芒消散了,唐染云也消失了。

    整个坟场的山谷中,只留下一声长长地叹息。

    叹息之声,苍老,凄凉,萧瑟,孤寂……

    西灵大陆,天门朝瑶峰。

    绛珠看不到,却依旧可以感知到天门之中充满的肃杀之气。

    绛珠不清楚叶婉为什么会请自己到通天阁去,那里可是天门的核心。

    叶婉拉着绛珠进入至通天阁,看着依旧眉头紧锁,翻看着一页页情报的林轻月,心头不禁有些伤感。

    容枝、菩提子陨落,天庭大败云天城的消息早就传回了天门,极大鼓舞

    了天门的士气,宋天星更是在兴奋之余,顺利渡过了化神劫,跻身化神期修士!

    至此,天门四大巨头,叶长天、林轻月、宁小雪与宋天星,全部踏入至化神境!

    天门庆贺的大笑声传遍了方圆五百里,那嚣张地笑声背后,是天门史无前例的大捷!

    自此,天门正式成为了西灵大陆的第八大宗门,成为了与西灵三大学院、七大宗门地位相当的存在!

    宋天星大醉!

    雨凝笑着笑着就哭了!

    慕容先长啸!

    纳兰清音浅吟低唱!

    ……

    叶婉欢舞!

    唯有林轻月,一个人将自己关在房间之中,安静地哭了一场。推开门,那个坚强的女子又回来了。

    欢喜没有持续太久。

    唐染云失踪的消息终究传递到了朝瑶峰。

    林轻月得知之后,不由地有些慌乱。

    轻月是最了解叶长天的,从小到大,叶长天都将感情看得极重。

    一路走来,虽然叶长天身边多了几位女子,但叶长天对自己的心却从未变过,对小雪、对紫灵,皆是托付一生,不曾辜负。

    唐染云的突然出现,虽然让林轻月等人心中有些波动,但想到叶长天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外面生死拼杀,也便释然。

    有个女子陪在他,也可以分担下长天的忧伤与孤独。

    林轻月接受了唐染云的存在,宁小雪与紫灵也是如此,所以宁小雪等人很期待能早点见到唐染云,看看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让叶长天喜欢。

    所有人都不曾想过,处在玄灵大陆中最安全的丹盟领地中,唐染云竟失踪了,尤其是在这个最要命的时候!

    林轻月很担心唐染云的安危,不得不亲自过目每一条东灵大陆的情报,叶小白的情报信息,源源不断地传入至朝瑶峰,苏苏每间隔一个时辰便会送一次情报。

    林轻月埋在情报之中,就希望可以找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希望可以确定唐染云的下落。

    可情报如海,双眼如舟,舟可以泛海,却不能完全游过大海。

    林轻月想要整个大海,所有的情报一丝不苟地翻阅。

    为了给轻月减轻负担,宋天星、雨凝、苏苏、幻月等人都在一侧的房间之中整理情报,做好情报的筛选与分类,然后集中起来交给轻月。

    自从唐染云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三夜,林轻月便一直都守在这里,查阅着每一个细节,却毫无收获!

    叶婉实在是担心林轻月的身体,长时间的精神消耗,会拖累林轻月的状态,此时最为严峻的,不是东灵大陆,而是眼下的天门。

    明知菩提子身死,无道子竟然依旧没有动静,而是等待着落雪之战,可见无道子与其背后的人,是有所依仗的。如今天门重担都压在林轻月身上,她却还需要忧心东灵的事,如何能承受的了?

    叶婉带着绛珠走向林轻月,林轻月听到脚步声,直接拿起一叠情报,交给了来人,埋头喊道:“叶小白的情报有些地方不精准,再去核实下,另外询问下中都的人,有没有可能调查下枯木长老的动向。”

    叶婉接过情报,轻轻地叹息道:“轻月,你该休息下了。”

    林轻月听是叶婉的声音,才抬起头来,有些疲倦地微笑道:“姐姐来了,你先坐会儿,我马上看完这些情报了。”

    叶婉伸出手,将林轻月手中的情报拿了过去,林轻月无奈地看着叶婉。叶婉收起情报,走到林轻月身旁,说道:“轻月,休息下吧,这几天你不曾休息片刻,纵是铁人,怕也会受不了。”

    林轻月叹了一口气,起身,捶了捶有些发麻地双腿,与绛珠打了招呼,才说道:“长天这次虽然赢了,但也只是惨胜,想要恢复起来,起码需要半年时间,恰恰是在这个时候,唐染云失踪了,我若是不尽心竭力,又怎么行呢?”

    叶婉拉着林轻月坐下,转身告诉绛珠:“绛珠,麻烦你让轻月放舒缓一些,她这段时间太过紧绷了。”

    绛珠微微一笑,走至林轻月身后,双手搭在林轻月肩膀之上,缓缓地说道:“轻月姐,放轻松,不要抵抗。你看,冬天也有梅花开,也有青松傲霜,寒霜再多,终有芬芳,终有青绿,冰封不了奔腾瀑布,寒冻不了温暖山泉,放松心神,好好地休憩下……”

    叶婉安排宋天星送绛珠下去,自己则将睡着的林轻月抱至床上,坐在旁边守护着。

    夜色深深,时光慢慢。

    晨曦昏昏。

    天殃儿正在听苏灵儿讲述叶长天曾经的故事,苏灵儿正说得开心,眼前一片雪花缓缓落了下来。苏灵儿刚刚欣喜了一瞬间,便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了。

    天殃儿霍地站起身来,揉了揉拳头,对苏灵儿说道:“你快回到分部里面去,我要去好好玩玩了。”

    龙战天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紫鸿信也收起了鱼竿,一脸凝重地看向远方。

    天门的警钟第一时间传遍了凌云十六峰。

    雪落了。

    那意味着,大战将起。

    林轻月陡然惊醒,看着一脸笑意的叶婉,才缓缓起身,嗔道:“姐姐,我睡了多久?绛珠的能力有些强大了,上次还不能催我入眠。”

    叶婉轻轻一笑,拿出外衣递给林轻月,轻轻说道:“没多久,还不到三个时辰。苦了你了,等长天回来,你就好好休息下。”

    林轻月嘻嘻一笑,系上丝带,说道:“等他回来再说吧,现在东灵那边出了这件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我们先把家守好吧。”

    叶婉重重点了点头,陪伴着林轻月走出了通天阁。

    微澜阁外,宋天星、雨凝、谭霓裳、风华、慕容先等一众天门核心纷纷到场,周围,美颖儿、虎将、狮墨等也已准备就绪。

    林轻月踏空而下,柔声喊道:“天门是我们的家,任何人都不能侵犯的家!无道子也好,天庭也好,敢于进犯天门者,必付出血的代价!长天在东灵等着我们的消息,等着我们赶走无道子的消息,这一战,我们要杀出天门的风采,要战出天门的决心!”

    “醉薇,开三重大阵,众人随我杀!”

    “杀!”

    林轻月率众杀出天门,而无道子几乎在同时踏入至天门五百里之内。

    五百里森林,是无数人的噩梦,这里埋葬了无数的尸骨。

    多几具尸骨,也没有什么区别。

    尸骨,是没有记号的。

    散落在枯叶之中,终会化作泥土,成为这些大树的养分。

    人死的越多,树木越高大。

    “慈悲慈悲,喝酒的喝不醉,算卦的算不准,实在悲催。”

    孟元一副高人模样,感叹世间悲苦似的说道。

    “呼!”武醉凌的喉结来回抖动了三次,才舒坦地放下了金色酒葫芦,笑着说道:“这酒果然带劲,舒坦,是男人的酒!章老头,睁开眼看看,酒变烈了,风也起了,你还想睡吗?”

    “滚,别打扰我睡觉,天不大亮,我不起床。”

    章元寿拉上破草席,呼呼大睡。

    “慈悲慈悲,喝酒和赖床……”

    “滚……”

    武醉凌与章元寿同时喝道,打断了孟元的话……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