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五十七章 方如今,方如昨?
    <b>最新网址:玄灵世界的未来在年轻人手中,可真正统治玄灵世界的,却多是老人。

    或许一个不起眼的老头,老妪,便是掌控玄灵风云,左右时局变迁,决定生死悲欢的高明棋手。他们眼中,关注的不是一两个棋子的生存,而是关注的整个棋局的胜负。

    风动了,卷起残雪,飞向天际。

    江湖传言,天门叶长天继承了沧澜仙府,得到天阶功法无数,灵草奇珍无数,天门之中所拍卖的奇珍异宝,包括玄阳玉、耀金石、七色莲等,皆出自于沧澜仙府。

    这个消息出现的诡异,流传的速度却是极快的。

    短短不到三日,中都大陆、四方玄灵大陆,都听闻到了这个消息。

    东灵大陆,焚月宗。

    祁元阳的脸上是五个手指印,鲜红,火辣,嘴角还有血迹,不甘心地看着眼前的红衣道人,低下头,咬着牙说道“是我管教不严!”

    “哼,管教不严就能解决问题了?祁元阳,你是不是觉得有点本事,就能无所欲为了?你的亲信竟然敢抢掠我的徒弟?你若是不给我一个交代,今日,焚月宗便成焚尸宗!”

    祁元阳想死的心思都有了,这一年真的是灾祸之年啊!

    先是天殃儿打上了焚月宗,自己出手吧,被龙东隐给弄个半死。

    好不容易求取了丹药好了一些,结果自己的侄子祁华池竟然打起了梅清绝的主意。原以为祁华池得手之后隐遁了,可不成想,竟然是被人杀了。

    本以为事情过去了,可不久之前传来消息,焚月宗双圣竟然陨落在顺天府!

    这个晴天霹雳几乎让祁元阳站不稳,双圣竟然陨落了!

    祁元阳不相信这个消息,双圣有多强大,自己是清楚的,叶长天根本没有任何能力灭杀双圣。可祁元阳等来的消息,却是双圣死,菩提子也彻底陨落。

    祁元阳一瞬间老了许多,顺天府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送了过来。

    死了,都死了!

    输了,都输了!

    祁元阳心头充满了悲愤,这么庞大的力量,怎么可能会输给叶长天那小小的联盟!冰枫谷,神梦殿算什么东西!

    叶长天又算什么东西?

    可现实却冷冰冰地告诉了祁元阳,叶长天赢了。

    顺天已死,国已为云天。

    祁元阳很无力。

    便在此时,掩日宗覆灭的消息传了过来。祁元阳派遣了一支力量前去救援,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连一个响声都没有。

    不久之后,祁元阳知道了怎么回事。

    因为,梅花引找上门来了。

    面对梅花引的质问,祁元阳想来一个死无对证,梅花引却拿出笔洗,放出小九来了一个当面对质。

    铁证之下,祁元阳只好道歉。

    道歉,对于梅花引而言是不能接受的。

    梅花引下手很重,祁华池的近亲部被梅花引送去了地狱,甚至还包括一名合体期一层的长老。

    祁元阳不是不想反抗,而是不敢反抗。

    梅花引的实力比自己强大,更与鬼蜮鬼帝、帝后关系匪浅!

    祁元阳只好倾尽宗门之力,以安慰假哭的梅清绝。

    或许是看梅清绝得到的宝物太多了,红墨眼红,也哭了一鼻子,而此时梅花引又冷哼了一声,祁元阳只好下了血本,拿出了自己无数年的珍藏,送给了红墨。

    “祁元阳,清绝的事就算了,我不再追究。”梅花引直接坐在了焚月宗的宗主之位上,冷冷地说道。

    “多谢梅前辈。”祁元阳几乎要吐血。

    “清绝的事了了,但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祁宗主是什么意思。”梅花引轻轻地说道。

    “还请梅前辈直说。”祁元阳连忙问道。

    “我平生只有两个徒弟,清绝是其一,焚月宗欺负了。但我另一个徒弟,你也欺负,是不是觉得我梅花引心慈手软,不敢杀人?”梅花引冷冷地说道。

    “另一个徒弟?是谁?”祁元阳瞪大了眼,看了看梅清绝一旁的红墨,难道是这个女子,我没有对她出手啊。

    “祁元阳,叶长天是我徒弟!”

    梅花引缓缓起身,从宗主之位上走了下来,左右是梅清绝与红墨。梅花引看着瞬间陷入至混乱的祁元阳,伸出手,猛地打了一把手。

    “啪!”

    清脆的声音让焚月宗众长老与高手浑身一颤。

    梅花引这一巴掌并没有动用灵力,而只是纯碎的一巴掌。

    梅花引冷冷地说道“叶长天是我徒弟!记住了,下次伸出手之前,想想后果!”020  020

    祁元阳一口血喷了出去,彻底晕倒了。

    梅花引走了。

    半个时辰后,三人落座在一家酒楼之中。

    红墨不知道为什么梅花引会改变计划,本来已准备进入至东圣海,梅花引却突然之间改变了计划,去了东灵大陆,找上了焚月宗。

    虽然梅清绝、红墨十分担心叶长天,但梅花引却信誓旦旦地说,叶长天的安绝对没有问题。

    既然叶长天没问题,那就是解决自己的问题了。焚月宗竟然敢欺负自己的徒弟,真是胆大包天,这才有了焚月宗一行。

    三人安静地坐在一边,听闻着酒楼之中的议论。

    “叶长天不过是虚名而已,凭着沧澜仙府才赢下的战斗,算不得英雄。”

    “说得也是,这下说得通了,什么玄境神魂,空间法则,天阶功法,一定都是沧澜仙府之中的东西。”

    “如此说来,龟灵岛一战之后叶长天不是失踪了,而是带着宝物藏起来修炼去了吧。”

    “有道理,有道理。这天门崛起速度如此之快,功法品阶如此之高,怕也只是继承了沧澜的衣钵。”

    “可耻,可耻啊!”一个玄衣青年猛地站了起来,满脸悲愤地喝道。

    “这位兄台是什么意思?”

    “哈哈,我说诸位可耻啊!难道你们以为只凭一座仙府就能赢下合体期高手吗?承认别人就如此之难吗?我辈若是连承认他人的勇气都没有,又有什么勇气面对生死?”

    “若是没有沧澜仙府,叶长天早就死了!”

    “给你沧澜仙府的话,你敢以化神期修为面对菩提子吗?”

    “这……”

    “怎么,不敢了?”

    “谁说不敢。我若是也有古灵丹,我也敢。”

    “呵呵,是吗?可笑!前几日被你们崇拜的英雄,竟被说成只是命运的宠儿,一座仙府,就能成就一个人?他若是没有生死搏杀的决心,没有胸怀天下的真心,没有向死而生的雄心,他怎么可能会赢下来?”

    “纵然是给你们天阶功法,给你们玄境神魂与法则修炼之法,你们能修炼到那种程度吗?他若真是一个小人,完可以躲在仙府之中,不问世事,修炼大道。可他没有,而是为了云天国万万之人浴血而战!”

    “嫉妒别人容易,承认别人真难!你们不配与我饮酒,呵呵。”

    青年说完,提着一壶酒便走下了酒楼,意兴阑珊,脚步踉跄地走着。梅花引看向街道上的青年,青年嘴角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眼神扫了一眼梅花引,便径直走远。

    梅花引注视着离去的落魄少年,抛下几个灵石,带着红墨、梅清绝一路追了过去。

    这是一个落魄的庭院,梅花引没有犹豫,推开了庭院的木门。

    庭院不大,有些杂乱,东面柴垛,西面落叶堆砌,门后一颗小树,生机微弱,北面房屋两间,刚刚的青年半躺在破旧的躺椅之上,抱着酒坛子,咕咚咕咚地喝着,听到有人进来,眼皮子抬都没有抬一下,依旧自我的喝着酒。

    梅花引走至青年一旁,梅清绝与红墨有些疑惑地看着梅花引。

    梅花引的目光落在了青年的左手拇指之上,那是一个扳指,虽然外面已是有些破旧,甚至污渍遮盖了原本白色的光泽,但梅花引还是认出了,那是帝王白玉扳指!

    可眼前的青年,并没有多少的灵力波动,甚至连修为,也只是寻常的筑基期,根本无法称得上什么大能。以梅花引的修为与神魂感知,绝对不会出错。

    筑基期修士身怀帝王白玉扳指?

    梅花引总感觉哪里不对,青年离开酒楼时那意味深长的一瞥,很明显是想让自己跟来。

    既来之,则安之。梅花引上前一步,拱手道“在下梅花引,适才在酒楼之中听闻兄台言语,不由赞叹,特来拜访,聆听高论。”

    青年只是扫了一眼三人,便指了指门口的方向,简单地说道“出去。”

    梅花引微微一愣,梅清绝与红墨也诧异起来,从来都没有人敢如此对待过梅花引。梅花引眼神之中流转出一丝愠怒,旋即说道“我认为该出去的时候,自然会出去。尚未请教兄台姓名?”

    青年抱起酒坛子喝起酒来,指了指门口方向,不以为意地说道“滚出去。”

    梅花引脸色一滞,梅清绝愤怒,红墨见状,连忙上前一步,施礼道“张口闭口论说英雄,却抱着劣质酒水,怎么能配得上英雄二字,红墨这里有一坛极品美酒,不妨品饮一番。”

    红墨拿出一坛酒,唰地打开酒坛,浓郁地酒香瞬间便弥漫至庭院之中,青年眼神陡然一亮,连忙从藤椅上走了下来,抱起酒坛,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哈!爽!”

    青年赞叹道,连忙又喝了起来,一口气竟喝了半坛酒,坐回到藤椅之上,看了一眼红墨,浅浅一笑道“一坛酒,回答你们一个问题,想好了再问。”

    红墨嘴角轻轻一笑,直接问道“红墨拜见前辈,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

    青年一愣,梅花引面色如常地看着这一切。

    “红墨,这个名字不错。前辈之名不敢称,叫我方如今吧。”青年缓缓说道,然后抱起酒坛,靠在藤椅之上,说道“问题问完了,你们可以走了。”

    红墨莞尔一笑,又拿出一坛酒,得意地笑道“适才前辈说,一坛酒一个问题。那这第二个问题,便由梅前辈来问吧。”

    方如今一愣,看着红墨拿出的酒,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聪慧了两生,不成想,我竟输给了一个小丫头。”

    “聪慧了两生?”

    梅花引品味着这句话,心中一动,眼神猛地一亮,盯着方如今手中的扳指,连忙上前问道“前辈可知方如昨?”

    。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