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百八十二章 我要玄灵来贺(三更)
    <b>最新网址:日月更迭,四季轮回,没有人可以拖住岁月的脚步。

    林轻月倚靠在叶长天肩膀上,双脚拨弄着灵液,两人就如此安静地坐在灵液池中央的木板桥桥头,玉足轻轻一撩,水花便泛起波纹,荡荡地飘向不远处的睡莲旁。

    “长天,我们回去吧,爷爷,父亲他们肯定等急了。”林轻月轻轻地说道。

    “再陪我坐会儿吧,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叶长天揽着林轻月回头笑道。

    “好吧,但你不能再把我推下池子里了,这已经是第五套衣服了。”林轻月的手抓住叶长天的手,防备道。

    “没关系,衣服多得是……”

    “不要……”

    “扑通……”

    叶长天与林轻月再次进入至了池子之中,林轻月用手旋起水花,便泼向叶长天,叶长天也不甘示弱,双掌分开,一道水墙便扑向了林轻月,林轻月顿时被水打湿了秀发,一缕缕湿漉漉的秀发贴在红润的脸与纤柔的后背之上,不由反击起来……

    半个时辰后,叶长天才抱着林轻月走出了池塘,林轻月脸羞红的厉害,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敢偷袭自己那里,真是的,害自己没办法反击。

    两人换了一身衣衫,闪身出现在了朝瑶峰。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叶长天与林轻月的出现,顿时便引起了轰动,但大家都没有怎么上前,只是在远处安静地看着。

    叶长天拉着林轻月的手缓缓走在微澜广场,遥望着星光,才惊觉时间过得是如此之快。

    看来,快乐会让人感知不到时间的流逝。

    踏入微澜广场北面的厅堂,扫了一眼端坐在上面的众人,叶长天紧走两步,撩起下摆便跪了下来,轻轻说道:“

    不孝儿拜见爷爷,外公,父亲,母亲,岳父。”

    叶儒扫了一眼林轻月,见林轻月一脸娇羞却步履生风,眉毛紧致,容貌依旧,不由地瞪了叶长天一眼,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不知道把握!

    完了,没人理自己。

    叶母拉着林轻月,低声走向一旁谈笑着什么,林腾明显放松了许多。

    没有人说话,林轻月有些着急,看着跪在地上的叶长天有些心疼,但自己却不能说什么,求助一般地看向叶母,叶母却只是摇了摇头。

    林轻月见叶儒、慕容子、叶一鸣甚至自己的父亲林腾都不说话,便知道长辈是生气了,是在惩罚叶长天。

    林轻月一步上前,走到叶长天身边,对着叶儒、慕容子也跪了下去。

    “轻月,你起来。”叶儒发话了,见不得轻月受苦。

    “爷爷,长天有错,轻月愿一并代罚,若是不允,我愿意陪他一起受罚。”林轻月坚定地说道。

    “哎,你呀!”叶儒叹息了一口气,拍着桌子便站了起来,走到林轻月身

    前,将林轻月搀扶起来,然后对一旁跪着的叶长天喝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罚你吗?”

    叶长天凝重地点了点头,说道:“爷爷,外公,父亲,母亲,岳父,长天以身冒险,差点丢了性命,没有为轻月与大家考虑,让轻月受苦,一力支撑偌大天门,憔悴无数,是长天的错,长天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叶儒哼了一声,说道:“你还知道轻月苦?我问你,既然你已现身东灵,为何不第一时间回家?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冒险?你真以为你是天命之子?死不了吗?你想让轻月一直为你担心吗?”

    叶长天连忙说道:“爷爷,东灵之事看似只是东灵,但却事关天门安危。正因为我担心轻月他们的安全,所以才将菩提子吸引在东灵,若是我一路赶回西灵,天庭之人势必会将所有力量倾泻在这十六峰,我不敢冒险。”

    慕容子哈哈笑道:“怎么样,叶老头,我就说长天自有计较的吧?只是长天啊,你如此冒险,当真是太过了一些,龟灵岛的必死之局,东海的绝杀之局,你都敢闯?孩子,战争胜负,有着太多的运气成分,若是一着不慎,你出了事,让轻月怎么办?让天门怎么办?”

    “你还是性子太过激进,太冒险了。为了让你安稳下来,别那么毛躁,我们已经决定了,让你与轻月早日成婚,你怎么看?”

    叶长天抬头看着两老,一时之间竟忘记了说话。叶一鸣轻轻咳了一声,提示叶长天表态,林腾也关注着叶长天。

    叶长天这才反应过来,看向一旁的林轻月,笑着说道:“外公,长天自然愿意,一切……”

    “你愿意就好,一切都交给我们来办吧。”慕容子满意地拉着叶儒坐了下来。

    “长天,轻月与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你们能走到一起,为父十分欣慰。只是作父亲的必须警告你,若是敢对不起轻月,让轻月伤心,纵然他日你成为了大修士,为父也要管上一管。”叶一鸣严肃地说道。

    “父亲,您放心,我定会好好对待轻月。”叶长天连忙说道。

    “长天,我们选定了二月二日作为你们大婚的日子,你看用什么规格的婚礼合适?”林腾说服不了叶儒等人,只好将球踢给了叶长天。

    叶母笑着走上前,将叶长天扶了起来,看着叶长天说道:“你岳父认为天门现在风头太过,若是再办一场浩大的婚礼,怕会引起更多的势力关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是想听听你的意思,小办,还是大办。”

    叶长天看着自己的母亲,轻轻喊了一声“母亲”,然后看了看叶儒、慕容子,见两人沉默不语,便知道在这件事上是有所分歧的。

    叶长天走向林轻月,拉过林轻月地手,对林腾肃然地说道:

    “岳父,我不想委屈轻月,二月二,龙抬头,举办婚礼,是我与轻月的大日子,这一天,我要整个玄灵前来祝贺。”

    “嘶!”

    “整个玄灵?!”

    叶儒与慕容子都吃了一惊!在两人的最初想法中,只不过是想将友好的势力,比如三大学院,神碑峰,天龙族请来,叶长天这魄力,简直是超出了两人的承受上限……

    “轻月,你觉得呢?”叶长天柔情地看着林轻月。

    “长天,我听你的。”林轻月满心欢喜地说道。

    “那好,苏苏,幻月,躲外面看多久了,是不是小雪派你们过来的?传出消息,告诉整个玄灵,二月二日,天门叶长天与林轻月大婚,欢迎诸位前来做客。”

    “另外,通知小月儿,若是东灵、北灵、南灵与中都大陆的势力真诚前来祝贺,可在二月一日,通过中都乾元拍卖堂传送阵,直入西灵!”

    苏苏与幻月满心欢喜地走了,这是天门的大事件,也是玄灵的大事件!

    叶儒见叶长天安排了如此大的阵仗,不由得说道:“长天,这阵势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到时候……”

    叶长天笑着扶着叶儒坐下,说道:“爷爷,对轻月,怎么都不为过,她是我的魂,没有她,就没有我的现在,若是可以,我甚至想将仙界的人都请来为我们祝贺。”

    林轻月听到那句“她是我的魂”时,心都软化了。

    这是自己听到的,最好的情话。

    叶长天与林轻月刚刚走出大厅,尚未来得及去沧澜仙府,天殃儿与龙战天便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叶长天刚刚施礼感谢了一句天殃儿与龙战天保护轻月与天门的话,便感觉身体一轻,天殃儿已抢走了叶长天,还大声说道:“轻月妹妹,借你男人用一用……”

    林轻月无奈地摇了摇头,叶长天坚定地反抗着,尚未挣脱开,便被仍到了圣泉峰。

    “天殃儿,你能不能稳当一些,好歹我也是重伤之身……”

    叶长天郁闷至极,若是说有什么人让自己害怕的话,那就是眼前的天殃儿,小魔女。

    “你怎么死过来的?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你哭了好几次?为了你,我被关禁闭十年,你竟然还敢追-债,追到了神龙峰?你有没有良心?”天殃儿愤愤地握着拳头说道。

    “额,我不是把你转移到了天门了,看看,我对你多好……”

    “滚,你这是把我当打手了,你说,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天门会有危险?”

    “怎么可能呢,我又没有修炼什么推演功法,你不是不清楚,否则我干嘛跑到龟灵岛去,早知道算一卦,也不至于被玩个半死……”

    “你以为你没算啊?还想骗我?章元寿给你算的卦象我不是不知道,你明明知道死路还往里

    面钻,还带上了我,你,你真是太可恶了!”

    叶长天看着愤怒之中带着担心的天殃儿,无奈地摊了摊手,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我需要悟灵茶,现在不是挺好的,我回来了,我们都还在。”

    天殃儿咬着牙,恨恨得说道:“挺好的?因为你,东灵死了几万人,因为你,西灵死了几万人,你竟然说挺好的?”

    叶长天看了看天殃儿,见天殃儿是真的生气了,不由地走向天殃儿,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们的生死,你很在乎吗?”

    天殃儿看着叶长天那双星眸,不由地退后了一步,转过身去,带着怨气说道:“我不在乎他们的生死,人类都死绝了也不关我的事。”

    “那你为什么生气?”叶长天疑惑地问道。

    “叶长天,我没有生气。在龟灵岛的时候我没打到你,我现在就想打你一顿,你别跑!”天殃儿看到叶长天已开始跑路,马上追了出去。

    “小魔女,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的……”叶长天的声音缥缈起来。

    “谁关心你!叶长天,那么多人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死,怎么又爬回来了?你以为你命大了不起啊,我偏不信,让我掰下脖子试试,看看会不会死。”天殃儿喊道。

    “小魔女,你等着,等我到了合体期,便和你大战八百回合,让你知道我叶长天的厉害……”叶长天的声音越来越远。

    “哼,我等你。但在这之前,你最好是把小命留好了!”天殃儿喊道,见没有人回应了,才叹息了一声,转身飞向了圣泉峰。

    龙战天跟上天殃儿,认真地说道:“你若是喜欢叶长天,我可以退出。”

    天殃儿踢飞了脚下的石头,白了一眼龙战天,说道:“我喜欢他?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他了?要不是他拼命救过我,我却没有救下他,心有愧疚,我才懒得见他,见一次就想打他一次,你是不知道,龟灵岛的时候他有多可恶……”

    “心有愧疚么?”

    龙战天轻轻地听着那熟悉的过去。

    过去,终究成了故事。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巅峰仙道》,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