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八百一十一章 梦见梢月(三更)
    <b>最新网址:一声叹息,结束了天明。

    日落黄昏,将暗未暗,是明非明。

    此时,正是人间袅袅炊烟,归家举案齐眉,共享天伦的好时候。

    只是,无数家庭,却充满了悲伤。

    悲伤来自于离别。

    通灵山彩虹桥外,无数低阶修士犹如难民一般,愁容满面地一步步走向彩虹桥,三回头的留恋,恨不得脚下生根,再不走离。

    “都给我快点!别一个苦哈哈的样子,想要进入世俗,到时候再回来就是!”

    回来?

    把自己卖掉,或许才可以回来。

    去申请进入世俗,需要一百上品灵石,换取身份令牌,需要一百上品灵石,通过彩虹桥,还需要一百上品灵石。这还只允许居住在世俗界半年。

    三百上品灵石,老子要是有的话,还躲在世俗界做什么?

    一大把年纪了,就想陪陪老婆孩子,怎么了?

    我们在世俗界又不曾招惹是非,不曾动用法术伤人害人,不曾影响世俗,怎么就不能安安稳稳的待在世俗了?

    像是自己这一把年纪的人,修炼是没有指望了,去玄灵修真界打工,辛辛苦苦不知道要打多少年,才能存够一次回家的灵石。

    三百上品灵石啊!

    以前的时候,进入至世俗界只需要十块上品灵石!

    圣地啊圣地,你们到底是在护卫苍生,还是在祸害苍生?

    连绵不绝三十余里的山路,尽是被赶出世俗界的修士。

    “走吧!”

    一名锦衣华冠,手持折扇的修士听闻外圣门守卫的话,叹了一口气,带着愤然与不安,踏入至了彩虹桥。

    出了彩虹桥,修士便疾驰而去,那里,有自己的一个据点,世俗界这边完全失败了,那天门是不是覆灭了?

    叶长天翻盘了!

    在自己的谋略之下竟然翻盘了!

    他突破了!

    这怎么可能,他是如何解决了古灵丹的反噬问题?

    他到底是如何突破至合体期的?

    他比自己想象的强大,比自己预估的还要有威胁!

    他的威胁,来自于他的成长速度!

    太快了!

    实在是快到了让自己无法准确判断!

    高估了他十几倍,但他却超出了自己预想的百倍!

    我神机,也有失算的时候。

    在听闻屠魔宫覆灭的消息之后,神机沉默了许久,只留下了一句话:“天门,已成了气候。”

    走吧,回中都。

    七月丹盟大会的时候,我会讨回今日的耻辱!

    元月二十九日,叶璇儿、叶婵儿、叶雯等纷纷撤了回来,守护在明月楼的叶雷等人也撤了回来。常无国师与一干弟子也进入至了抚州城叶家。

    “门主,我们也要离开世俗界吗?”

    常无有些不舍,毕竟,自己这一生几乎都停留在了世俗界。

    “你需要跟我回天门,早日争取踏入至元婴期,之后再回世俗,其他人出了通灵山之后,便去申请进入至世俗界,具体灵石,我会一次性派发二十年的,足够你们安稳地居住在这里。”

    叶长天安排道。

    叶长天曾与管泽谈论过这个‘护卫世俗,跟踪修士’的脑残计划,无奈的管泽只能嘘声长叹,还不知道是不是在畏惧什么人追究,一味地昧着良心说这个计划好……

    叶长天知道管泽是不赞同这个计划的,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圣地长老发话,自己一个小小的殿主,怎么也得全力配合才是。

    躺在抚州城叶家的后花园中,身边一壶酒,看着初开的桃花,不由地闭上了眼,安稳地睡了下去。

    睡梦之中,叶长天到了一处幽深冰冷的地方。

    冰冷的墙壁,冰冷的通道,冰冷的铁牢。

    铁牢深处发出了一阵拖着锁链的沉重的声音,还伴随着一声柔弱的痛苦的呻吟。叶长天连忙走了过去,看到最里面的牢房中,蜷缩着一个赤裸的女子,浑身颤抖,手脚不自然地扭曲着。

    叶长天眼神一暗,不知道这女子到底犯了什么错,竟被锁在这九幽之地,还被扒去了衣服,冰冷而颤抖地挣扎着。

    那女子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拨开秀发,看向了叶长天。

    “公子……”

    一声轻微的声音传递至叶长天耳边,叶长天浑身一颤,猛地从躺椅之上坐了起来,吓得纳兰清音手中端着的水果顿时滚落了下去。

    “公子,你怎么了?”

    纳兰清音慌张了起来,自己从未见过叶长天如此紧张过,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梢月,我看到梢月了!”叶长天刚想站起来,宁小雪便走了过来,拿出手帕擦拭去叶长天额头的微汗,劝道:“长天,我们已经翻遍了远明帝国……”

    “小雪!”

    叶长天站了起来,抓着宁小雪的手,有些紧张地说道:“小雪,我真的看到梢月了,她在受难,她在痛苦的挣扎!我要去救她!她一定是被人锁了起来,关了起来!”

    宁小雪叹息着拉过叶长天,两人坐在藤椅上,宁小雪轻柔地说道:“长天,明天便是元春三十。二月二日大婚,你怎么也该回去了准备下了,如果你担心梢月,我留在这里找,好不好?”

    叶长天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焦虑地说道:“小雪,我不知道怎么了,这次的梦很真实,你替我想想,我们到底还错过了什么?哪里还没有寻找?量修死前告诉过我,梢月安然离开了,她一定不会离开远明帝国的,她一定还在。”

    宁小雪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急迫的叶长天,不由地说道:“长天,梦当不成真的。我知道你惦记梢月的安危,可现在你和轻月大婚在即,不能在这里久留了。我在这里,继续找寻梢月,你先回天门,听我一次,好不好?”

    叶长天揉了揉头,那蜷缩的赤裸的女子身影依旧是如此的清晰,那一声公子,到底是纳兰清音,还是梢月,只是一场噩梦吗?

    “小雪,我们一起回去吧,可能是最近我有些累了。”叶长天叹息了一声。

    见叶长天答应下来,宁小雪放松了下来,拉着叶长天,与纳兰清音一起走向了长亭。

    “清音,这几日怎么不见你父亲,他不能总是忙着公务,不陪陪你啊。”叶长天见纳兰清音眉头微蹙,不由地问道。

    “公子,父亲去视察地牢了,他说地牢里隐藏着最黑暗的人性,有平日看不到的真相,比如那些危机时叛逃的军士,大战期间贪污粮饷,竟都是自己曾信赖有加的部属……”

    “父亲想问问他们,为什么自己真心对待他们,而他们却在战时背叛自己?这段时间父亲杀了不少人,所以不让我接近,说什么煞气对我不好……”

    宁小雪笑道:“他那点煞气也叫煞气?他还不知道你的修为多高吧,清音,好好陪陪父亲吧,明天我们就回西灵。”

    纳兰清音笑着答应了下来便退了出去。

    “地牢?”

    叶长天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亮光,连忙问宁小雪说道:“小雪,我们搜寻的时候,有没有搜索地牢?”

    宁小雪吃了一惊,连忙说道:“长天,你不会怀疑梢月被朝廷抓在了地牢之中吧?各州府的地牢,叶雯等人都曾探查过,并不曾发现梢月。”

    “没有吗?”

    叶长天的眼神黯淡了下去,轻轻地问道:“小雪,你说梢月会在哪里?我真的很担心他,含笑走了,樱桃走了,我不能再让梢月受苦了。”

    宁小雪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最终摇了摇头,叹息道:“长天,我们已经搜遍了。”

    叶长天有些不甘心,拉着宁小雪走出了叶家。

    战后的抚州城越发繁华,各行各业也纷纷开张,不再有战争时期的惊慌。人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生意做成了,哈哈一笑,生意没做成,也悠然自得,坐等客来。

    “好!”

    二楼之中传来了轰然的喝彩声,那是说书的,讲述的便是当下最热门的举世攻明。

    叶婵儿从空中落在了叶长天肩膀之上,轻轻地说了几句之后,叶长天与宁小雪便离开了抚州城,去了几百里之外的凤阳城。

    楚缘只是一个落魄秀才,胸怀大志却几次考试不中,因为对子,被叶长天认识,并按在了凤阳城知府的位置上,事实上证明,叶长天的眼光没错。

    虽然楚缘此前并没有多少政务经验,但却极为善学,知人善任,短短几年,便将凤阳城打造为了路不拾遗的商业重镇。

    楚缘并没有忘记叶长天,不曾忘记当初的一面之缘。

    楚缘邀请叶长天到凤阳城一聚,并不是感谢叶长天,而是有重要之事要禀告。

    落入至凤阳城之后,叶长天与宁小雪没有任何停留,直接找到了楚缘,楚缘越发瘦弱了,可能是因为工作操劳吧。

    楚缘屏退左右,引叶长天与宁小雪走入至书房,又小心地检查了四周之后,才放心地坐下。

    看着如此小心翼翼的楚缘,叶长天不禁有些好奇,问道:“楚知府,这是你的地盘,还如此谨小慎微,莫不是有什么重要之事?”

    楚缘叹息了一声,说道:“叶仙人,楚缘能有今日全是您的功劳,我楚缘感恩在心,愿涌泉相报。”

    叶长天挥了挥手,说道:“你有今日,是你自己的福泽与能力。客套话就不要说了,直接说事吧。”

    楚缘咬着牙,眉头紧蹙,几乎都堆成了疙瘩,犹豫了几番,叶长天与宁小雪都看烦了,才听到楚缘说道:“叶仙人,我听闻梢月失踪了,一直都不曾找到,是吗?”

    叶长天猛地坐直了身体,眼神如电,看向楚缘,楚缘连忙低下头,咬着牙说道:“叶仙人,我曾经听闻过一个情报,不知道准不准,若是不准的话,也请叶仙人多多原谅。”

    “说!”叶长天低沉的喝道。

    楚缘感觉自己像是被猛兽盯住一般,心脏好像要停止了呼吸,连忙敲了敲地上的石砖,拿开石砖,从暗格中取出了一张半丈长的宣纸,将宣纸递给了叶长天。

    楚缘紧张地说道:“这张图是从罗驼子的财宝中搜到的。罗驼子是在凤阳城外驼山的悍匪头目,去年十月,胡一刀率兵围剿,缴获了这张图。”

    叶长天与宁小雪不解地展开宣纸,宣纸之上,画着的是一座四方形的城,城很大,建筑很多,名字也很熟悉。

    宁小雪不解地低声问道:“长天,这上面画着的不就是汴州顺天城中的皇宫吗?”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