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八百二十二章 大婚(一)--(二更)
    太阳尚未从山顶爬出来,人犹在梦中。

    林轻月惺忪之中伸了个懒腰,上翘的嘴角含着甜蜜,昨夜,自己好像回到了过去。

    从很小开始记事的时候,叶长天便在了自己身边,陪着自己跑遍了南山。

    那时候真的无忧无虑啊,没有什么修炼,没有什么未来,只知道今天很快乐,只知道有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是那么容易笑。

    他总是变着法子给自己惊喜,不过有时候也是惊吓。

    还得五岁轻月生日时,叶长天为了给轻月摘一朵漂亮的花,竟然爬上了五丈高的山坡,虽然山坡不甚陡峭,但也是极为危险的,尤其是落脚的地方很少,地下的乱石很尖锐。

    自己那天特意穿了粉红色裙子等他,却总也等不到,生气的自己委屈的跑回了家中,以为叶长天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还恨恨的发誓再也不想理他。

    当叶长天一瘸一拐地敲开自己的房门时,将一朵花递给自己的时候,一脸骄傲的样子自己还记得。

    “这是全天下最美的花,只有它配做你的生日礼物,我给你摘来了。”

    那时候的叶长天手上缠着布,那是白色的布浸透了血。

    自己哭坏了,大骂叶长天是个傻瓜。

    后来两个都进入至了学院,叶长天因为杂乱灵根的问题始终无法引气入体,而自己却逐渐成为了一名修士,这让自己一度十分不安。

    当林轻月觉醒了火元素时,叶长天还是一介废柴,在学院之中饱受欺负。

    因为班级不同,林轻月也无法护叶长天周全,只能在每天上、下学的路上陪着叶长天。

    可叶长天却毫不介意,煞有介事的从家里偷出来了叶一鸣的好酒,说要庆贺林轻月掌握了火元素。

    林轻月那是第一次喝酒吧,真的很辛辣,不好喝,呛得自己不住地咳,还烧红了脸。

    叶长天也有些摇晃,还问自己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脸那么热,那么红。

    他喝酒之后还不忘记给自己吹奏一曲笛音,结果刺得自己耳膜都疼了……

    自己进步了,他比自己更为欢喜,更为开心,甚至兴奋的找不到了回家的路。

    或许,也是喝醉了吧。

    当然,两人回家之后都是半夜了,记得叶一鸣打了叶长天一顿,而自己也被父母骂了。

    自己成为了所谓的天才时,叶长天依旧无法引气入体,像是一个永远没有未来的修士,能被留在学院,还是叶一鸣以不搬入灵草园换来的。

    所以在叶婉离开临河之后,叶长天依旧在学院,叶家依旧守着小宅院,而林轻月一家却搬入至了灵草园。

    那时候的叶长天依旧变着法子让自己快乐,只是自己看到叶长天无法修炼,想到要去那茫茫的秦山学院,要与叶长天分离,怎么都无法开心起来。

    “如果我走了,你该怎么办?”

    “放心吧,我会追上你的脚步,把你追回来的,我是男子汉,才会比你差。”

    林轻月听到这个回答时就想哭。

    可现在看来,他没有说错,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优秀。

    从掌握木元素的那一天开始,叶长天便开始了自己的绝境逆袭。

    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闯荡魔兽森林,名传秦山学院,深陷神碑峰,袭杀四阶魔兽,智取沧澜仙府,雷破危机,再度闭关进阶元婴,开创天门基业。

    这一些快得让自己有些难以相信,直至如今,自己与他,已开始站稳在玄灵,成为了万千修士仰望的存在。

    叶长天,我喜欢你,一开始就喜欢。

    林轻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的红了起来,撩开被角,偷偷看了一眼,不由地捂住脸。

    想起叶长天那双不老实的手,林轻月便感觉心跳的厉害。

    门外有人在敲门,没等林轻月答应便推门而入。

    不用说,只有叶婉与宁小雪这些人才敢这么做。

    果然,来人是叶婉。

    “轻月,该起来了,全福婆婆等着给你开脸呢。”叶婉笑意盈盈地拉起了林轻月。

    林轻月无奈地坐了起来,长长的秀发垂在肩头,有些睡眼惺忪地看着叶婉,亵衣松弛,露出了半个雪白的胸脯。

    叶婉轻轻一笑道:“真美。”

    林轻月啊地喊了一声,连忙掩上衣襟挡住,脸羞涩地看着叶婉。

    “傻妹妹,羞什么,起来吧,热水已准备好了。”

    叶婉轻轻点了点林轻月的眉心,笑着走了出去。

    林轻月嘀咕着什么走出门,没有看到叶婉等人,倒是有一群妇人围了过来,一边夸赞林轻月的美貌,一边拿着花瓣向浴桶里撒,还有人向水里倒了半瓶的凝香乳。

    这是雨凝专门提炼出来的可以凝聚香味气息的一种液体,因为产出极少,很少给人用,若非是林轻月大婚,怕都不会贡献出来。

    林轻月看到一个老婆婆将剩余的半瓶凝香乳理由当然的塞入至了袖子之中,不由地感觉浑身一冷,原来是被这些婆婆们脱下了衣服,被按在了浴桶里沐浴,开始了自己的新婚之旅……

    叶长天的‘待遇’也不比林轻月差,一群妇人一大早便包围了叶长天,直接塞到了浴桶里,解开头发便开始洗澡,叶长天很想逃走,可是看到窗外叶儒、慕容子坐镇,实在是无可奈何地想哭。

    霜冷、宋天星等人看到这一幕也直发呆,想想自己还答应了家里人与叶长天一样,都采取一样的世俗婚礼,这还怎么行,自己一个大伙子,怎么能被一群妇人围观了。

    尤其是洗澡的时候还看到那些妇人拿出什么条-子抽打叶长天的脊背,喊着去除晦气时,便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好在慕容子听从了自己的意见,没有将叶长天打扮为扛着十几斤重大刀,佩戴护心镜的威武将军。

    叶长天一袭朱红色直襟长袍,黑发束起以镶碧鎏金冠,腰束用的是祥云月波宽腰带,腰带上挂着五六块玉佩,衬托着叶长天笔直修长的身材更多了一些柔和与儒雅,嘴角噙笑,更显得帅气,那双如星双眸,也洋溢着幸福。

    忙完这些又去祭拜祖先,忙来忙去,在叶长天头都昏昏欲睡的时候,终于等到了下午才被赶出去迎亲,浩浩荡荡的迎接队伍犹如一只大军一般,缓缓飞向清潭峰。

    在塞了无数红包之后,清潭峰宫殿的大门才开了一条缝。

    在这之后还需要念诗,叶长天不了解,倒是一旁的伴郎宋天星扯开嗓子念了起来:“喜披彩凤双飞翼,乐偕并蒂连理枝,海枯石烂情相依,天长地久永不渝……”

    都是世俗界千百年来不曾变化的开门诗。

    在开门诗之后,丁宜年又从门缝里扔进去不少灵石,一个个就是不开门,宋天星无奈之下,只好将殷瑶送给自己的丹药拿了出来,这些妇人没一个好打发的,舍不了丹药,开不了门,怪不得殷瑶送给自己这些没用的丹药……

    门开了。

    叶长天闲庭信步地穿过那些心满意足的人群,到了轻月的闺房门口,却看到了以宁小雪、苏灵儿、紫云等一干人都在守着,一个个摊开手要东西,没东西别想进门。

    叶长天连忙拿出一个个戒指送了过去,可苏灵儿等人还不满意,云汐更是直接拿出了一个篮子,吓得叶长天一跳,要一篮子的戒指?

    这也太狠了吧。

    没有办法,拿出了一些精心打造的首饰,连身上的玉佩,都送了过去,这才算完。

    叶长天无奈地看了一眼万虎,可怜的万虎,自己刚刚送出去的上好玉佩又被云汐给抢走了,还忍着不能说什么……

    门开了。

    林轻月的父亲林腾与林母都在,不远处是坐在床边温柔如月的林轻月。

    叶长天一瞬间看呆了。

    此时的林轻月好似九天仙子一般,绝世倾城,秀美无双。

    一双纤纤玉手放在身前,白皙里透着红润的脸微微笑着,淡扫的峨眉,轻灵的双眸,不似人间的女子。

    长长睫毛微微一颤,红唇微启,露着皓齿。一袭桃红缎彩的十二幅留仙裙,绣满双花鸟纹,显得高贵、喜庆与圣洁,轻轻的丝带束过纤柔的腰,更显得轻月身姿曲线玲珑。

    头戴着六莲六龙六凤冠,红色的霞帔披在身上,充满了含羞的柔美。

    “长天。”

    林轻月轻轻喊了一声,叶长天才恍然醒来。刚想说什么,却听到了林腾轻轻咳了一声,说道:“好好对待轻月,她是一个好孩子,莫要让她受委屈。”

    林腾见叶长天郑重的答应下来,才满意地走下了楼。

    林轻月是独女,本来叶儒打算安排让霜冷将林轻月背出闺房的,但叶长天却一脚将霜冷踢到了一旁,在林轻月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将林轻月抱了起来。

    羞涩无比的林轻月双手缠在叶长天的脖子上,柔情似水地看着叶长天。

    走出清潭峰之后,叶长天放弃了原本准备的红轿,心情激动地直接抱着林轻月便飞向了朝瑶峰,这让在后面的宋天星嗷嚎了一嗓子,结果被叶璇儿欺负了一顿。

    五十里路,对于众人而言只是几个呼吸的事。

    无数宾客都看到了叶长天怀抱林轻月飞来的场景,饶是林轻月再胆大,也不禁有些慌张,恨不得连忙走下来,却不料被叶长天死死抱住,径直抱到了天月殿门外。

    叶儒哈哈大笑着,没有一点责怪叶长天的意思。

    没有了轿子,叶儒临机决断,让人在天月殿门外铺了两块绣着富贵牡丹图案的毡子,让林轻月走在毡子上,一步一停,再有妇人将毡子铺到轻月脚下。

    这就是所谓的“步步高升,脚不踩泥,沾不上晦气。”

    接着便是进门跨过马鞍子,火盆,一套礼仪下来,叶长天与林轻月才走向了大厅。

    而此时的大厅之中,已然是宾客满座。

    代为迎客的是叶婉、慕容子,玄灵来客实在是太多,大厅虽是殿宇式,但也无法容纳万人。

    能进入至大厅之内的,只有五大宗门、圣地、外圣门、鬼帝城、百里楼、四大妖族、西灵三大学院与各方大势力,中型势力多安排在庭院与外面,而小型势力,则只能安排在微澜广场。

    圣地长老诸葛正思作为司仪,这可让无数势力震惊至极。

    诸葛正思轻轻挥手压住了众人的赞叹,带着笑意说道:“绣幅鸳鸯戏水,涂一纸红豆满枝。不说西楼月,幽幽灯花数星河;不说芭蕉雨,烁烁红烛滴滴墨。正思有幸为天门门主叶长天与林轻月的婚事任司仪,见证两人玉人成亲,实乃是人生幸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