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八百三十六章 骂不死你(三更)
    想入阁中阁,先做人上人!

    千年以来,鲜有人可以入阁中阁,可一旦进入至阁中阁,将会成为万人瞩目的存在,被万人敬仰,传颂!

    非天才不能入阁!

    非俊杰不能入阁!

    非机缘不可入阁!

    说来奇怪,人总是倾向于肯定自己,否定他人。

    承认别人优秀,往往是困难的。

    这不是,阁中阁外,早已围了不少啸月阁的修士,这些修士无一不想尝试一番。

    万一自己被阁中阁认可了呢?

    万一自己是那万中无一的天才呢?

    万一自己被选中了呢……

    没有成本的投机,谁不想凑一番?

    修为高的,诸如出窍与化神修士,修为弱点的,则是金丹与元婴修士,怎么那边还有筑基期修士,话说,那围在墙外的,不会是炼气期修士吧。

    这是围观呢,还是跃跃欲试呢?

    门口不少人看到了萧入画,目光之中露着羡慕,有些修士免不得眼冒绿光,口水哗啦啦的流下来都不知道,眼都看痴了。

    没有办法,萧入画确实是一位美女子。

    加上性情温柔平和,一笑嫣然,成为了不少修士梦中的仙侣。

    萧入画来了,一个个都将目光投向了这边。看到萧入画与宋洪、卫花休两个名不见经传,还是灵兽殿跑腿的修士在一起,不由地都是微微一愣。

    愤怒者有之,嫉妒者更多。

    墨子渊将手放在宋洪的肩膀上,冷厉的话语让周围的议论顿时消失,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

    萧入画听闻之后,微皱眉头,回身准备让墨子渊不要节外生枝。

    萧入画尚未说什么,叶长天已轻轻抬手,抓住了墨子渊放在肩膀之上的手,淡淡地说道:“墨子渊师兄,宋洪乃是男人,从不与男人勾三搭四,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免得落下个龙阳之好的名声。”

    寂静!

    围观的人几乎都瞪大了眼。

    刚刚听到了什么?

    我靠,宋洪这么爷们?

    竟然如此说大师兄?

    你牛!

    萧入画也吃了一惊,就看到墨子渊脸陡然一红,不由地瞪红了眼!

    “你敢辱骂我?”

    墨子渊手猛地一握,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抹金光,一股冷厉地杀气压向了叶长天。墨子渊相信,凭借自己强大的气势便可以让宋洪屁滚尿流!

    可谁知道眼前的宋洪好像是没什么事一般,还煞有介事的从戒指之中拿出了一个白色手帕,狠狠地擦着自己刚刚抓过墨子渊的那只手,好像自己的那只手十分肮脏一般。

    叶长天擦完手之后,装作有些委屈地说道:“辱骂,我什么时候辱骂了?请问师兄,你认为哪个字辱骂了你呢?”

    叶长天说完,嫌弃地将手帕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小声说道:““太脏了,不能留了,烧了也落得个干净!”

    说着,竟还抛出了一个晃悠悠的小火球,将地上的手帕给烧作了灰烬。

    墨子渊看着宋洪这一套,脸色顿时精彩了起来,红的,白的,紫的,犹如变脸一般。

    叶长天还不忘关心地喊道:“呀,师兄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对这次阁中阁请柬没有把握啊?没关系的,十年一次机会,修为弱了一点也不是你的错,若是师兄没有把握,在外面围观,是不是更为适合?”

    墨子渊蹬蹬后退了两步,只感觉心脏几乎承受不住,猛地一拍胸口,一口血陡然喷了出来!

    奇耻大辱!

    墨子渊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元婴期修士给羞辱了!

    还是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在萧入画面前!

    自己怎么说宋洪的,却被宋洪原封不动的反驳了过来!

    实在是丢人了!

    太气人了!

    这么多人,自己根本无法对宋洪出手!但宋洪如此侮辱自己,自己很快便会成为啸月阁的笑柄!

    宋洪,你丫的等着瞧!

    叶长天轻蔑的看了一眼墨子渊,指着一旁的大汉说道:“阁中阁开请柬乃是大吉之日,竟有人吐血,实在是不吉利,你把地面冲洗干净,免得将晦气过渡给萧师姐。”

    那大汉瞪大了眼,我去,宋洪你爷爷的,老子可是出窍期巅峰修士,你算老几,敢指使我?

    不过为了萧师姐,自己忍了!不,是认了!

    看着墨子渊那个伪君子被宋洪几句话气得吐血,自己怎么那么开心呢。

    呵呵,该,实在是该,谁让墨子渊跟萧师姐走那么近呢,害得自己一点机会都没有……

    萧入画目不转睛地看着伪装为宋洪的叶长天,暗暗吃惊。

    叶长天不愧是叶长天,玄灵传奇就是玄灵传奇!

    就这羞辱人骂人的功夫,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萧入画不知道的是,叶长天可是动用了一定的神魂之力,否则,几句话还不能让一个化神五层的修士吐血。

    叶长天彬彬有礼,站在萧入画身旁,十分有礼的一伸手,喊道:“师姐请。”

    就连那神态、动作,眼神,几乎都与墨子渊刚刚请萧入画一模一样,萧入画白了一眼叶长天,目光扫向围观的修士,说道:“既然阁中阁已开,大家都进去吧。师兄,你可要紧?”

    墨子渊愤怒异常,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擦干血迹,一步步走向萧入画,冰冷地说道:“自然没事,走吧,师妹。”

    竟看也不看宋洪一眼。

    叶长天捕捉到了一股杀机,却不以为意,只有傻子会动宋洪。

    一旦宋洪出了事,第一个遭遇怀疑的便是墨子渊……

    走入阁中阁,才发现,还真是阁中阁。

    眼前的阁楼只是外面的建筑而已,真正的阁中阁是在四周阁楼之中围着的一座小阁楼之上。

    说那是一座阁楼,其实只有一层而已。

    四方地基,铺了四个台阶,顺台阶而上,则是一个底座为八卦阵的阁楼,阁楼高不到两丈半,纵深不到两丈,谈不上什么宏伟。

    倒是阁楼之上雕梁画栋,却不似是玄灵风格,甚至刻画着一些狰狞可怖的犹如妖魔一般的存在。高处悬挂牌匾,匾书“未名”二字。

    看来没人给起名字,懒都懒成这样了。

    叶长天内心有些诽谤。

    从外部看不出阁楼有任何异常,很难想象这不算大的阁楼会隐藏着什么秘密,叶长天甚至认为,上前几步推开门不就进去了,至于发什么请柬?

    萧入画似乎是看出了叶长天的疑惑,也或许是在给新加入宗门,不了解情况的修士说道:“阁中阁,未名阁,乃是宗门重地,神秘不可测。十年出一次请柬,凡想要尝试机缘者,可以进入至未名阁五丈以内区域,喊一声“我来接请柬”,便等待请柬至,将请柬接在手中者,则获得资格。”

    叶长天微微眯了眯眼,看了一旁的林轻月,对视了一眼,这规矩是不是太简单了?

    萧入画微微一笑道:“请柬一出,威力极大,通常会超出修士修为三至五个小境界,若是没有把握,还请不要随意尝试,以免受伤。在接请柬时,一旦不敌,还请速速离开五丈以内或直接倒地,不要逞强,性命第一。”

    萧入画一挥手,众人都退出了未名阁五丈之外。

    此时,萧肃长老又是焚香祷告,又是颂词呢喃,叨叨了小半个时辰,让叶长天头疼不已。

    开个破阁楼而已,少点形式主义能死吗?

    可便在下一幕,叶长天陡然之间来了精神!

    只见萧肃猛地喝道:“十年期至,开阁!”

    整个未名阁内骤然传出了一阵声响,一道光芒流转在未名阁之上,光芒灰白混杂,内中有似乎隐藏着一缕紫色,直包裹了整个未名阁阁楼。

    阁楼变得恍惚了起来,明明是在眼前,却看似十分遥远。

    叶长天眼神一眯,心神狂震!

    内心惊道:“蜃楼空间!”

    蜃楼空间!

    是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一种不可思议的空间法术!

    传闻在空间法则修炼至巅峰第九阶时,才可能制造出蜃楼空间!将某处的存在,以蜃楼的方式,传递至另一个时空!

    换言之,眼前的蜃楼空间,可能是遥远空间的现在,也可能是遥远空间的过去!

    叶长天被震惊地有些颤抖!

    空间法则第九阶!

    那可是传说中仙界之中都不曾有几人问鼎的存在!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阁中阁,未名阁,到底是什么?

    是谁创造了这蜃楼空间?!

    叶长天感觉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好像不那么的真实。

    林轻月拉着叶长天,叶长天陡然一惊,看了一眼林轻月,林轻月担忧地传音道:“长天,你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叶长天疑惑地传音道。

    “你刚刚想走进去,你不知道?”林轻月吃惊地看着叶长天。

    “有吗?”叶长天看了看自己的位置,竟还向前走了两步!

    叶长天深吸了一口气,向后退了回去,对林轻月传音道:“轻月,眼前的阁中阁十分诡异,那里的东西,不像是这个时空的!”

    “不是这个时空?”林轻月吃惊不已,抬眼看去,只见阁楼还是那个阁楼,只是流转了一些能量而已,并没有多少异常。

    “你没有看出它很缥缈吗?”叶长天疑惑地问道。

    “没有啊,它不就是在这里吗?”林轻月不解地说道。

    叶长天眼神眯着,看向阁楼,依旧是如此的缥缈,像是跨越了无数时空的一个蜃楼,晃动着岁月。

    叶长天清楚,蜃楼,并不是虚无虚幻的,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一个空间!是一个映象的,复制的,真实的空间!

    难道说只有掌握着空间法则的人才可以感知到这一切吗?

    为什么轻月一点异常都没有感知到?

    叶长天压下心中的震惊,站在外面,只听到萧入画喊道:“谁来作第一人?”

    场面一时之间陷入至寂静。

    第一人?

    想做第一个人的,并不多。

    成功的第一人是容易被铭记的,但失败的第一人,通常会被人嘲讽的。

    没有人会记住第二个失败者的名字。

    在以后的岁月中,只要谈论起阁中阁请柬之战,总是会说起第一个失败者的名字,哪怕自己也是失败者。

    好像这样,自己的失败也变得不那么的羞愧。

    拿别人的失败当做自己的遮羞布,这是人的通病。

    看着安静的场面,叶长天知道,得这病的人不在少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神豪赘婿〕〔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