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蜜宠替嫁妻沐〕〔浓情假爱:神秘老〕〔总裁宠妻不罢休沐〕〔总裁宠妻进行时沐〕〔撩人蜜宠:腹黑总〕〔蜜嫁婚宠沐暖暖慕〕〔顶级婚宠:总裁高〕〔顶级宠婚:老公你〕〔面具下的爱情沐暖〕〔天价灰姑娘沐暖暖〕〔第一宠婚:偏执首〕〔宠婚撩人:老公坏〕〔总裁一抱成婚沐暖〕〔甜婚替嫁:总裁盛〕〔天价丑妻沐暖暖慕〕〔盖世战神〕〔总裁的私宠妻江瑟〕〔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他比我懂宝可梦〕〔从摊牌开始当千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八百四十章 树老人,无限坟丘(一更)
    拿了请柬,去赴一场未名的约。

    叶长天看着那‘未名’二字,心底竟莫名的升起一抹忧伤。

    “你怎么了?”

    萧入画吃惊的看着叶长天,自己喊了三次,他的眼神依旧没有什么焦距,这让萧入画感觉有些匪夷所思,若是想对叶长天不利,怕他早就死几十次了。

    叶长天深吸了一口气,眼角竟有些湿润,好奇怪的感觉,对在自己眼前摇晃着细嫩小手的萧入画说道:“别晃了,我已经够晕了,走吧。”

    回头给林轻月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与萧入画一起走向未名阁。

    啸月阁围观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注视着这一幕,萧入画是天才,有资格进入是理所当然,可宋洪算什么东西?他进去,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虽然不知道宋洪这个混蛋怎么回事,但毕竟从今以后,宋洪可就是红人了,以后估计都要改称为洪爷了,话说,要不要走动走动……

    叶长天可没有想那么多,抬脚踏上石阶,便感觉一步踏出了无数空间,神魂微微晕眩,连忙守住灵台才免失意识。

    而萧入画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竟毫无不适的走上前,对落在后面的叶长天喊道:“我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行啊,上个台阶都走不动了?”

    叶长天张着嘴,看着萧入画,我去,老子身体好的很,不信你问轻月!

    事关男人的尊严,叶长天愤然地怼了回去:“怎么,你想检验下?”

    萧入画脸一红,哼道:“下流!走吧,也不知道我师傅怎么想的,明明知道是你来了,也不抓你。”

    叶长天走到门口,看着脸红的萧入画说道:“你是个小狐狸,你师傅是个老狐狸,都不是省油的灯!你要了那么多好处,现在你师傅又来要好处,你们真以为我是慈善家吗?”

    萧入画瞪着叶长天,不满地说道:“我师傅什么时候给你要好处了?”

    叶长天没有理睬萧入画,万夜华送自己一根青竹,还刻意在竹子上留了三个眼,就是在告诉自己,小青、三眼他们两个灵兽承蒙照顾,你就别打他们的主意了。

    捞了好处还不让我带走灵兽,这不是摆明了空手套白狼!

    叶长天叹了一口气,与萧入画一起拿出请柬,印在了未名阁流动的光芒之中。

    叶长天与萧入画同时消失在未名阁门外。

    萧入画感觉周围一晃,自己便落入至了一处大殿的中央,大殿之内,摆放着无数低矮的桌案,桌案之上摆放着一个个木匣。

    萧入画走向一个桌案,这里虽不曾有人进入,却依旧一尘不染,桌案之上的木匣旁刻着一行字:“归人至,奉请柬,请取一,成大道。”

    萧入画看着这字迹,不由地喊道:“叶长天,快点过来看看。”

    大殿空荡,无人回应。

    萧入画吃了一惊,连忙扫去,却发现周围只有自己,再无叶长天的踪迹。

    奇怪,明明两人一起进来的,怎么叶长天不见了?

    萧入画找寻了一番,依旧没有发现叶长天的踪迹,郁闷之余,也只好看向每一个桌案,在木匣之上都有着木匣内宝物的说明。

    功法,奇珍,宝石,法宝,都安静的摆放在大殿之中,好像在等待归人,取走其中的物件。

    萧入画凝神静思,自己现在的选择,决定着未来。

    在萧入画思索的同时,叶长天却陷入至了震惊与不安之中。

    踏步出现在的空间,并非是宽敞明亮的大殿,也并非是安静祥和的空间,而是一片充满苍凉与哀伤的灰暗世界。

    眼前,一个个凸起的土包延展至望不尽的远方,四周,皆是。

    没有光,只灰蒙蒙的,像是燃烧过后的战场,又像是沉寂了无数年不曾有过的到访。

    这里是坟场。

    是千里,不,是万里坟丘!

    没有草,没有墓碑,没有祭品。

    苍凉的像是遗忘在宇宙深处的孤独与寂寞,哀伤与凄凉。

    叶长天一步步走去,无论置身何处,满目都是坟丘,望不断,看不到尽处。

    “你来了。”

    一声极为苍凉的声音从叶长天身后传了过来,叶长天陡然转身,看着眼前的老者,心底顿时有些惊慌。

    惊慌,不是眼前的老者突兀的出现,而是眼前的老者实在是太老了,老得像是随时可以死去一般。

    满脸皱纹,头发,胡须与眉毛都已花白,眼也已浑浊的像是看不到任何光亮,手中的拐杖像是一截死了无数年的尸骨,颤颤巍巍,像是多走一步,就会死去。

    叶长天不知道眼前的老人活了多少岁月,但很明显,他一定是苍凉了无数岁月。

    “老人家,你没事吧?”

    叶长天上前一步,想要搀扶住老人,却发现老人只是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沧桑地目光看着叶长天,说道:“你终于来了。”

    叶长天伸出手穿过了老人的身影,没有任何的触感,不由地吃了一惊,看着老人,轻道:“这里是蜃楼虚影?你不在我面前?”

    老人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在这里,但我可以看得到你。少年,陪我走走吧,这里,几千年来不曾有人拜访了。”

    叶长天收起震惊,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老人蹒跚地走在坟丘之间,叶长天环顾过四周,不解地问道:“小子叶长天,敢问前辈是?”

    老人堆满皱纹的脸庞轻轻一抖,没有侧身看叶长天,只是沧桑地说道:“你可以叫我树老人。”

    “树老人?”

    叶长天微微皱眉头,这个名字有些奇怪,很明显只是一个称号而已,不由问道:“前辈,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树老人大喘着气,像是十分疲累,指了指一旁的坟丘,便随意坐了下来,依偎在坟丘上,像是依偎着一个人的后背,十分安详。

    树老人看着叶长天,呵呵说道:“这里是无限坟丘,名为归亼,是宇宙中神秘之地,一处没有空间的空间。”

    叶长天眼神之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不由说道:“没有空间的空间?既有空间,又为何没有空间?没有空间,这些坟丘又如何存在?既然存在,又怎么可能不占空间?”

    树老人手中枯老的拐杖在地上点了点,说道:“你为什么不试试呢?”

    叶长天听闻之后,轻轻张开空间领域,却发现空间领域维持了一个瞬间,便犹如被吹破的泡沫,瞬间破灭,化作了虚无,消散在空间之中。

    叶长天吃惊之余,连忙内视,体内的星辰能量依旧充盈,不是自己的问题。

    叶长天连忙一挥手,一道空间叠嶂便出现在眼前,诡异的是,依旧一个瞬间,空间叠嶂也陡然消散。叶长天的神魂感知着,周围没有任何的力量左右自己的空间,而自己的空间却消失了,不见了。

    “为什么会这样?”叶长天吃惊地问道。

    “呵呵,这便是归亼的神秘之处,没有生机,没有五行,没有空间之力,只有坟场。死亡,是这片归亼之地的主人。”

    “世上怎么会存在这种地方?难道说,一切的力量都这里都会消散?这里是任何能量都不存在的地方?”

    “不,这里只有一种法则,那便是死亡法则。”树老人安静地说道,然后看着叶长天,笑道:“能在生前看到你,我也没有遗憾了。小子,你能继承太素的意志,创造真正的共和的,对吗?”

    叶长天陡然一惊,目光之中闪烁着戒备,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得知自己最大的秘密的!

    “呵呵,不要惊慌。太素,是我的兄弟。我是扶桑神树的上一任主人,也是《太素大典》的守护者。”

    树老人安静地说道。

    叶长天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老人!

    太素时代的人!

    曾经扶桑神树的主人!

    《太素大典》的守护者!

    这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

    这身份,实在是让人匪夷!

    叶长天不敢这一切,可树老人却一眼道破了自己的身份,而且还知道扶桑,不由地问道:“你当真是太素仙帝的兄弟?太素在哪里?”

    树老人再次指了指一旁的坟丘,示意叶长天坐下说话,然后叹息道:“太素已然陨落了,三千年前,最后的一丝神魂分身,也消散了。”

    “什么?三千年前?”

    叶长天眼神一眯。

    独孤浅语说过,太素后时代的大战是发生在六千年前,而自己在扶桑空间遇到的太素虚影却说自己是三千年前的虚影,眼前的树老人也说是三千年前!

    难道说,太素在与绝情大战之后,并没有彻底陨落,而是保留了一些残魂分身?

    树老人目光空洞地说道:“小子,坐下听我唠唠吧,我很寂寞。”

    叶长天坐在树老人的对面,便听到树老人开始讲述了起来。

    六千年前,《太素大典》修撰完成,本是一片歌舞升平,却在不久之后,仙域突现危机,仙魔入侵。

    而参与《太素大典》的仙人们更是在太素的指挥之下参与了那一次惊天之战。

    那一战胜了,但无数人妖鬼高手也陨落了。

    纵然是太素本人,也身受重创,不得已闭关。

    趁太素闭关之际,绝情布置大阵,联合其他三方仙帝,斩杀妖鬼两界仙王,并意图毁灭《太素大典》中妖鬼两族高手的功法,彻底切断妖鬼两界传承,以实现人仙的统治地位。

    绝情之所以没有得逞,最大的原因便是眼前的老者:

    树老人!

    绝情小看了看似寻常的树老人的实力,也低估了树老人的空间法则,致使树老人以一己之力,拖延至太素破阵而出。

    树老人将扶桑化作宝物,交给太素,让太素带走。

    面对绝情与三方仙帝的联手,太素想以重伤之身离去,谈何容易。

    为了掩护太素,树老人以最强空间法则断后。

    太素离开。

    而树老人,却被重创,最终被绝情抓住,后来被囚禁在了这无限坟丘,归亼之地,一个无法施展空间法则的空间之中。

    叶长天震惊地问道:“归亼,是囚牢?”

    树老人呵呵一笑道:“算是吧,是一个充满死亡的坟场。叶长天,这里埋葬的,有很多都是参与了《太素大典》编纂,又参与过仙魔之战的人妖鬼三界仙人。”

    叶长天起身环顾,坟场无言无尽,无悲无喜。

    灰蒙蒙的,像是不曾见过光亮,不曾被人祭奠,不曾有人记住的遗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