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八百四十四章 蓝酒的反击(二更)
    我入关时,风云激荡。

    我出关时,风云依旧。

    丹盟总部,深深密室。

    一袭淡绿青衫,出尘脱俗的蓝酒缓缓睁开漆黑的双眸,掌中的青色火焰从丹炉之下缓缓收回,庞大的神魂感知着丹炉之中的细微变化。

    丹炉开,双丹出。

    挥袖之间,盈盈暗香浮动,两粒紫色丹丸落入掌心,蓝酒嘴角微微一笑,淡淡说道:“这便是化紫虚极丹吗?七品么,我终做到了!”

    蓝酒收起了丹炉、药草,起身走向桌案一旁,看着那一叠传音符,不由地微微摇头,这闭关期间,发来传音符的倒是不少。

    蓝酒坐在桌案旁,将一叠传音翻了过来,拿出最上面的传音符沉神看去,这是邰钰发来的:

    “长天安全,勿忧!”

    蓝酒微微点头,传音符是东灵大战之后发来的吧。

    有邰子出马,叶长天的安危自然不是什么问题,这是在预期之中的事。

    “蓝妹妹,长天买了我的万楼之楼,是为了离你更近一点吧。”

    蓝酒看着手中苏馨的传音符,微微一笑,他买你家的楼,关我什么事。万楼之楼吗?看来叶长天已经将目光放在了中都大陆了。

    这次出关,应该能见到他吧。

    蓝酒又取了一张传音符,沉神看到,不由地脸色微微一寒,沉声喝道:“元诏!你竟然敢将小月儿赶出去!”

    平息了下心中的怒火,蓝酒又接着看了下去,一张接一张,都是苏灵儿的传音。

    “蓝姐姐,你什么时候出关啊?”

    “蓝姐姐,我好闷啊,我去百里楼了。”

    “蓝姐姐,我见到长天哥哥了,呜呜。”

    “蓝姐姐,长天哥哥他开了乾元拍卖堂,就在总部对面哦。”

    “蓝姐姐,我跟长天哥哥回西灵了,在天门想你。”

    “蓝姐姐,长天哥哥与轻月姐姐要结婚了,你会来吗?”

    蓝酒看着手中的传音符,不由地轻轻颤抖了下。

    长天与轻月大婚了。

    成婚了吗?

    轻月自己是知道的,那是一个温柔的女子,足以配得上长天。只是,为什么心头有些酸涩与伤感,是因为没有赶去参与他们的婚礼吗?

    蓝酒将传音符放在一旁,拿出下一张,依旧是苏灵儿的传音符。

    “蓝姐姐,长天哥哥说他想你,他陪我荡秋千了一个晚上。”

    蓝酒睫毛轻轻一动,嘴角微微一笑,将这张传音符放在了袖子之中,并没有摆放在桌案之上。

    他不曾忘我,这就足够了。

    蓝酒伸手拿出下一张传音符,眼睛顿时红了起来,两滴眼泪也滚落了下来。

    “蓝姐姐,我很想你,明日我与轻月大婚,真想有你在。”

    “蓝姐姐,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你出关后,我会来赴约。”

    蓝酒的眼泪滴落在了传音符上,泪水湿出了沉重,将传音符珍重地叠起,贴身存放。

    后面的传音符多是苏灵儿、郑笺、张夜等人的传音,蓝酒仔细看过,也了解了一些外面的形势。

    蓝酒收拾好了所有的传音符之后,刚想起身,眼神微微眯了起来,眼前的空间陡然一闪,一道神魂虚影浮现在了蓝酒面前。

    “师傅?”

    蓝酒吃了一惊,连忙喊道。

    蓝酒听闻着什么,脸色越发的苍白,虚影消散了,蓝酒陷入至了长长的思索之中。

    蓝酒推开了厚重的石门,正式结束闭关。

    蓝酒的出现,引发了丹盟总部的地震,尤其是在青元子失踪,风雨飘摇的时刻,丹盟更需要一个人能主持大局!

    元诏想要主持大局,却处处掣肘,尤其是张夜、郑笺两位副主事长开始联合起来对抗元诏,这让元诏十分苦恼。青元子的消失,为元诏索取更多权利提供了便利,但元诏想要一步登天,成为真正的主事长,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任命主事长,需要丹盟长老会十人中有九人同意,很明显,元诏还差那么一点点。

    元诏正在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力量,想要获得主事长的职位,完全掌权丹盟,除了长老会的点头之外,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赢得所有丹盟分部主事的九成投票!

    众人拥戴,行即为法。

    这是丹盟的另一条规矩。

    丹盟长老会青元子失踪,加上另外有两位长老极难对付,纵是元诏在枯木的全力支持之下得到七人的同意,还有两人是不可逾越的!

    那两人,一个是泰丘髯,丹盟“三山四海”的第一人,实力深不可测,从不卖人脸面。

    而另一人,却是“三姑”之中的卦姑算天知。

    两人都是丹盟之中的泰斗,轻易不会露面,甚至连日常的长老会都懒得参加。

    可在元诏踏向主事长的路上时,两人却好似心有灵犀一般,出现在了长老会之上,硬生生的否决了元诏收取执法权的决议。

    元诏清楚,现在想要夺权,只有众人拥戴,行即为法这一条路了!

    绕过长老会,赢得众分部主事的支持,这总可以吧。反正我手中控制着丹盟分部的任免权,谁若是不支持我,我自会踢出,安排听话的人。

    几月的时间,元诏调开与任免的丹盟分部人员已多达五百余人,尤其是中都之地,直接调离了三百余人!

    元诏早已安排好,只等六月十二日,丹盟分部将集体至中都述职,到时,自己安排的人会在会议之上进行投票,只要自己得到九成的票数,那自己便是当之无愧的主事长,手中将握有丹盟最强大的执法权!

    而到那时候,元诏将可以动用执法权,毁灭自己所有看不惯的势力。

    当然,明面上不可以,但暗处的,谁说得准?

    全面夺取,自己将会是中都的王者!

    到时候,蓝酒将会是自己的女人,玄灵将是自己的舞台!

    元诏笑意盎然,犹如夏天的太阳一般,灿烂的刺眼。

    在元诏得意的时候,蓝酒意外的提前出关,给元诏带来了极大的不安,但一想到最支持蓝酒的青元子失踪了,而长老会又有枯木长老,元诏也不觉得那么可怕了。

    蓝酒看着张夜、郑笺,这还是那两个得力助手吗?

    自己不过只闭关了半年多,他们怎么像是了十年一般,比以前苍老了一些,也忧虑了许多。

    蓝酒看着想要汇报的张夜与郑笺,微微一笑道:“两位副主事长,如今蓝酒尚未恢复职务,若有什么事需要汇报,还需等长老会同意恢复了职务再说,蓝酒可不敢不懂规矩。”

    “蓝主事长!”

    张夜、郑笺着急地喊道。

    两人越发感觉无力,尤其是面对元诏与长老会的双重压力,能维持到蓝酒出关已是奇迹。

    可如今看来,蓝酒出关却也没有办法管事。

    毕竟,长老会已取消了蓝酒的大主事之职,想要恢复职务,必须经过长老会的同意,而长老会,又需要绝对多数同意!

    可枯木等长老,已完全支持元诏,想要走这一条路,明显是不可能的!

    张夜、郑笺心中同时一惊,难道说,蓝酒想要恢复主事长之位,需要走元诏所走的路?

    众人拥戴,行即为法!

    可现在的元诏掌控着丹盟分部的管理权,任免风波犹在持续,元诏的支持者越来越多,蓝酒想要得到丹盟分部的多数拥戴,几乎已是不可能的事!

    怎么办?

    蓝酒毫不在意地问道:“我现在想要见我师傅。”

    张夜与郑笺对视了一眼,张夜面色忧虑地说道:“蓝主事长……”

    “还请叫我蓝酒。”

    “好吧,蓝酒,青元子长老她,她失踪了!”

    “什么?师傅失踪了?”

    “是啊,你一直闭关不知。二月初,青元子长老曾与敌人在北海大战三日不绝,后两人失踪不见。”

    “谁与师傅大战?”

    “不知道。”

    “端月呢?没有护卫师傅吗?”

    “端月被青元子长老留在了中都,说是去处理一些私事。”

    蓝酒一边走,一边听闻张夜、郑笺的话语,心中回味着青元子留下的话。

    “呀,蓝妹妹,好久不见。此番闭关想必受益匪浅吧?”

    元诏一脸笑意地走了过来,轻声说道。

    “元副主事长,蓝妹妹这个称呼,好像在多年之前就不用了吧,你还是喊我的名字吧,元副主事长如今日理万机,辛苦操劳,还是不要在蓝酒身上浪费时间了。”蓝酒轻轻说道,声音之中充满了冰冷。

    “哦,蓝酒。”

    元诏眼神一眯,语气变得阴森许多,嘴角微微上翘,说道:“青元子长老失踪,我怕敌人对你不利,我看,你还是呆在丹盟总部比较安全。”

    蓝酒冷冷地看着元诏,微微一笑道:“这么说,我还走不出这丹盟大门了?”

    元诏淡然道:“为了你的安全,我想还是在丹盟之中比较稳妥。”

    蓝酒呵呵一笑道:“元副主事长想得还真是周到,不过我若是非要出去呢?你也知道,我蓝酒从不畏惧什么危险,能到我身边的危险,我通常都会解决掉,然后问问它,为什么非要找上我,我脾气那么不好。”

    元诏眼神一寒,严厉地说道:“脾气不好可以改,危险却隐藏在意外之中。传闻大能都有跛脚的时候,何况是我们这些修士。我认为,你应该留在丹盟总部,准备丹盟大会相关事宜。”

    蓝酒淡然一笑道:“丹盟大会?抱歉,师傅失踪,我情绪不安,神魂不稳,无法参与丹盟大会。”

    元诏眼神一寒,说道:“蓝酒,丹盟大会名单是长老会早已拟定好的,你敢违反长老会的决议?”

    蓝酒反问道:“哦,是吗?请问那一份名单在哪里?”

    元诏拿出一张名单,甩给蓝酒,说道:“你不会看不到吧,这里写着呢,主事长蓝酒!”

    蓝酒微微摇头,说道:“元副主事长,你是如何称呼我的?”

    元诏一愣,一时语塞。

    对于蓝酒,自己刚刚只是称呼了蓝妹妹或蓝酒,还没说过主事长三个字。

    蓝酒将名单递给元诏,轻蔑地笑道:“上面名单之上记录的是主事长蓝酒,抱歉,不是我这种毫无职务,被人直呼姓名的蓝酒。元副主事长,我蓝酒可是很懂规矩的。丹盟之事,不得有任何马虎。”

    元诏心神一震,咬着牙说道:“蓝,蓝主事长,这丹盟大会,你必须参加。”

    蓝酒嘲讽地笑道:“元副主事长又错了,蓝酒现在可没有任何职务在身,如何担得上主事长?丹盟律条森严,职务明晰,万万不可胡乱称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