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八百二十三章?大婚(二)-(三更)
    永结同心,生死不弃。

    在诸葛正思的主持下,在玄灵众多修士的见证下,在桑兮然喜庆欢悦的琴声之下,叶长天与林轻月拜了天地祖宗,拜了爷爷、外公与双方父母。

    “夫妻对拜。”

    叶长天柔地看着林轻月,林轻月羞涩地看着叶长天,两人缓缓对拜。

    起之后,有喜娘走了过来,把两人的头发剪下来一绺,编成辫子,然后放在了一个精致的小木匣之中,将木匣交给了林轻月。

    叶长天拉起林轻月的手,拿出了自己雕琢精致的戒指,缓缓地戴在了林轻月的左手无名指上,轻轻地说道:“轻月,谢谢你。”

    “送入洞房。”

    叶长天看着宁小雪等人将林轻月推向了婚房,微微一笑,尚未动作,便被宋天星给拉了过去,叶儒大喝一声开酒宴,整个天门便沸腾了起来。

    “恭喜老大,这喜酒不能少!第一碗,我敬你。”

    宋天星拿出一个大碗,毫不吝啬的满了起来,端给了叶长天。叶长天哈哈一笑,兄弟端来的酒,不能不喝。叶儒那边算了,自己一时半会是掺和不进去了。

    一碗烈酒之后,叶长天看着天门的兄弟一个个走来,不由地有些打颤,这不会是车轮战吧……

    几十碗之后,叶长天受不了了,只能运转灵力来抵挡。

    此时,一道影猛地撞入至了叶长天怀中,叶长天连忙扶住怀里的孩子,只听到了一声“爸爸”,便愣了起来,连忙蹲下,仔细看着眼前的孩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一脸的泪水打湿了双眼。

    “叶龙?”

    “是天叶!”

    天殃儿不开心地哼着说道,想想也是,自己因为神龙峰的命令不得不回到神龙峰,连叶长天醒来都等不到,结果谁知道叶长天竟陷入至了梦魔之中差点没醒来,早知道自己违抗命令也不回去了。

    谁知道这个家伙好起来之后也不老实,又去了世俗界大闹了一番,也不给自己一个消息。

    “哈哈,好吧,别哭了天叶,来,让爸爸抱抱,哈哈,以前是一条小龙,如今是一个小童,还是一个秀气的小童……”

    “恭喜爸爸,这是我准备的礼物……”

    “你能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恭喜你,那我的礼物能不能不给了,我也来了……”

    “天殃儿,如果不收你的礼物多不好啊,我还是需要照顾你的面子的对不对,天星,收起来。啊,东隐兄,你的礼物在哪里……”

    众多玄灵高手见叶长天竟如此明目张胆地打劫天龙族的龙王与皇子,不由地都深吸了一口气。尤其是天叶,龙皇之子,竟喊叶长天为“爸爸”!

    这个报可有些令人震撼!

    纵然是诸葛正思也不由地郁闷起来。

    叶长天一

    个人类,怎么会认识龙皇的儿子?话说,龙皇的儿子不是失踪了吗?什么时候找回来的?圣地的报这么滞后了吗?

    “叶门主,恭喜。”

    一位着淡蓝色翠烟裙,眉如远黛的倾城女子轻轻走了过来,恭贺道。

    “长天,这位是天凰族的凤九天,是我的死对头。”天殃儿撇着嘴介绍道。

    “哈哈,原来是凤姑娘,欢迎。”叶长天笑着还礼。

    邙祸儿、紫正坤也走了过来。

    几人之后,月衡与月雨雪来了,端酒恭喜,夸赞连连。

    厉逍遥、厉飞烟、莫天机、莫天依、苏馨、苏若尘、第五州、第五初夏等来了。

    免不了喝酒。

    “叶哥哥,恭喜你。”

    邰钰与邰书功欢喜地走了过来。

    一番对饮之后,叶长天看到了桑渊,招呼了几句后,便感谢起桑兮然。

    桑兮然笑嘻嘻地说道:“听闻叶公子与我那小师妹楚楚有过几面之缘,不知是否听过楚楚的琴音,与兮然相比如何?”

    叶长天眼神之中闪过楚楚的影,笑着说道:“楚楚的琴音心事重重,欢喜之中都带着一丝忧愁,像是背负着什么沉重。而兮然姑娘的琴音却是欢喜随心,悦耳悦心,可不多得。”

    桑兮然微微点头,说道:“公子谬赞,楚楚是师尊的关门弟子,天赋自是不低。如今听闻已是流星星官,有机会真想见见这位小师妹。嘻嘻,不说这些,兮然恭喜叶公子,能结到轻月如此美女子,当真是福泽深厚。”

    “谢谢。”

    叶长天轻轻与桑兮然碰杯。

    “叶长天,恭喜你。”

    一个清秀,明眸皓齿的少女站在叶长天旁,绣着莲叶的白色长裙更显得姿秀美。

    叶长天见这女子微微一愣,好似在哪里见过,却又不曾认识,不由地说道:“谢谢,你是?”

    “本姑娘乃是落花。”

    “落花?鬼帝之女,长天失敬。”

    叶长天微微吃了一惊,天门报查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落花的踪迹,连个报都没有,直至清晨才有人通知叶长天,落花出现在了天门之外,但那时叶长天已无暇顾及。这落花的容貌,竟与曾经见到的落叶有些相似。

    看来落叶与鬼帝之间也有着血缘关系。

    “嘻嘻,失敬什么,那,这是我的礼物,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与你商量一番,你方便不?”落花扫了一眼叶长天边,月衡、莫天机等人都不远,小声地说道。

    叶长天接过戒指,感谢之后便与落花一边走一边问道:“落花公主有什么事,尽管说。”

    落花开心地笑了起来,伸出手便拍了拍叶长天的肩膀,犹如一个男子一般毫不避讳,直接说道:“我就知道你爽快,让我加入天门吧。”

    “咳咳!

    ”

    叶长天猛地趔趄了下,啥?

    加入天门?

    落花看着叶长天有些狼狈,嘻嘻笑道:“怎么样,你这样是答应还是没答应啊。”

    叶长天狐疑地看着落花,不由地问道:“你可是鬼帝城的公主,高贵无边,怎么会想到加入天门?”

    落花摇晃着小脑袋说道:“公主就不能加入天门了吗?我落花很欣赏你,所以我来投靠你了。”

    叶长天看着落花,这双明亮的眼自己也看不穿。

    落花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想加入天门,又是为了什么?

    接近自己?

    接近沧澜仙府?

    不对,沧澜仙府现在完全控制在了醉薇与自己手中,不是谁都可以随手一招就能拿走的。而且落花的实力也只是化神期三层,在天门之中根本翻不出什么花样。

    叶长天一时想不明白落花的来意,只好推说道:“落花公主,天门虽小,但也颇有规矩,一入天门,可能会诸多限制,我担心……”

    “我听你的,既然加入天门,我自然是天门的兵,宗门规矩我还是清楚的。”落花直接说道。

    叶长天无奈地说道:“落花公主加入天门自然是天门的荣耀,只是鬼帝与帝后那边……”

    落花微蹙眉头,抓住叶长天的胳膊摇晃起来,像是撒一般地说道:“他们才不会反对呢,你就让我留在天门吧,要不然我就无家可归了……”

    叶长天连忙挣脱落花,叹息着说道:“好吧,你可以留在天门,但能不能加入天门,还需要后面看你的表现。”

    落花嘻嘻笑了起来,看到了红墨,马上追了过去,大声喊着“红墨姐姐……”

    叶长天一桌桌走下来,最后无奈地一起敬了,人实在是太多了。

    回到爷爷与父亲那边,结果被赶了出去,连酒都省了。

    看着醉醺醺的叶儒、慕容子等人,叶长天只感觉此时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走向后院,世界安静了下来。

    叶长天停在门前,背着的手轻轻地挥了挥,暗中的影便隐退在黑暗之中。

    除了叶獓之外,还有紫鸿信、叶婵儿等人,一直都在关注着整个天门动态。

    如此多的人进入至天门核心之地,叶长天并不是完全放心,不做点后手怎么行。

    推开门。

    房间内点着红烛,将新房照得如梦幻一般,周围到处都贴着大红的囍字。

    回转,关上门,是两个人的世界。

    叶长天走过红色双鱼屏风,看到了明亮梳妆台上一方葵形铜镜,铜镜之中映着一个艳如花的女子。凤冠霞帔,红唇皓齿,端坐在边。

    “长天。”

    林轻月声音轻柔地喊道。

    “轻月。”

    叶长天一步走至林轻月边坐了下来,看着黛

    眉轻染,朱唇微启,如桃花仙子一般的女子,不由地看痴了。

    “轻月,你好美。”

    叶长天拉着林轻月的手,倾地说道。

    林轻月嫣然一笑,手指轻轻抬起,放在叶长天的脸上,认真地看着,柔柔地说道:“长天,我等这一天很久了,从你给我摘下那朵花的时候,我的心就属于你了。”

    叶长天拉起林轻月,听着簌簌的裙摆拖地的声音,两人坐在桌边。

    叶长天拿起酒壶,轻轻地倒满两个酒杯,端给了林轻月,彼此端起,饮了半杯。

    叶长天将手中的酒杯递给林轻月,接过林轻月的杯子,手臂绕过轻月拿着酒杯的右手,看着林轻月的双眸,温柔地说道:“古人云,合卺而酳的见证。”

    林轻月盈盈一笑,晃了红烛,俏脸微红,微微闭上美眸,将酒杯送至唇边。

    林轻月可以感知到叶长天呼出的气息,眼神不由地睁开,看到叶长天正温柔至极的看着自己,不由地有些慌乱,连忙说道:“长天,我没有给宾客们敬酒,这是不是有些失礼?”

    “傻瓜,你这么美,我才不舍得让你陪着我一起敬酒。”

    叶长天在一声轻微的惊呼中抱起了林轻月,走向边,看着莞尔羞的林轻月,叶长天轻轻地喊道:“轻月。”

    “嗯。”

    林轻月将头埋在叶长天怀中,不敢看那双眼。

    叶长天地将林轻月放在边,脱下绣花鞋与足衣,看着紧张中有些-喘的轻月,伸出手,捧着林轻月优美细滑的香腮,再也忍不住地轻吻下去。

    林轻月白皙的皮肤上晕着淡淡的玫瑰红,叶长天轻轻地吻过林轻月而耳垂,便可以感知到轻月微微的战栗。

    束腰缓缓一松,林轻月便感觉体微微一凉,手足无措的林轻月只好微闭着眼,蜷缩在叶长天的怀中,叶长天轻柔地解开了林轻月最后的防备,缓缓压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