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百八十六章?醉一场(一更)
    执竿入城,横竖不得进。

    没有老人出现在叶长天一旁,敦敦说什么从中间截断竹竿就可以进入城门了,如果有,叶长天准备打他个脑瘫。

    丹盟便是城门,唐家的人,是叶长天所带来的竹竿。

    以参与拍卖的名义是不靠谱的,以避难的方式是不可行的,想要得到进入丹盟分部,安稳太平,只有一个方法。

    利益交换!

    丹盟有丹盟的规矩,但也有丹盟的渴盼。圣地圣树,便是丹盟最大的渴盼之一。

    规矩面对需求时,有时候,并不是那么死板。

    这是叶长天的依仗与自信。

    面对叶长天,小月儿发现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这个家伙,自己的哥哥少了一条胳膊,这可不是职责所在,而是为了保护这个小贼!

    若不是自己还有一些本事,存货不少,加上青墨帮助,非言这个时候还得躺着呢,怎么也不会恢复至元婴期的水平,但非言想要再回到巅峰,还需要修养五个多月。

    想起来自己看到非言重伤的样子,就心疼的厉害。

    若不是蓝酒倚重,非言赞赏有加,玄灵传说,自己早就动手收拾了眼前开玩笑的家伙了。

    小月儿咬着牙说道:“你能不能正经点,说正事呢!”

    叶长天收敛了笑意,认真地说道:“月儿姐,我没有开玩笑。请唐家之人到丹盟分部植树,庇护他们的安全,在顺天府大战后,若我还活着,只需要将唐家之人,安全送至顺天府丹盟分部。若是我不在了,那就麻烦月儿姐将他们送至西灵天门。”

    小月儿看着叶长天严肃的表情,长叹一声道:“你说了这么多,丹盟能得到什么?我总需要给上面一个交代吧。”

    叶长天微微点头,说道:“树。”

    “树?”

    小月儿眨着眼,疑惑地说道。

    叶长天走上前,看着远处的天空,说道:“不知道赤虹天果树,值不值得丹盟一至两个月的庇护?”

    “赤虹天果树?!”

    小月儿顿时喊了出来,连忙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人,才低声问道:“叶长天,你说的可是圣地的圣树赤虹天果树,与九圣果树齐名的那个赤虹天果树?”

    叶长天认真地点了点头,郑重地说道:“没错,就是赤虹天果树!”

    小月儿深吸了一口气。

    赤虹天果树!

    几年前,外圣门毕龙大闹丹盟总部,蓝酒运筹帷幄,利用外圣门与天门之间的冲突,让青元子毫不费吹灰之力,从外圣门呼延博手中得到了九圣果树。

    这件事不仅让丹盟赢得了九圣果树,蓝酒更是凭借着这件事中的优秀表现,一路攀升,奠定了执掌丹盟的根基,直至丹盟主事长!

    丹盟的九圣果树,便安排在丹盟总部之中,有高手日夜防护,任谁都无法轻易靠近,可谓是丹盟至宝之一,因为九圣果树,关系着七品高级丹药天地法则丹,绝对不容有失!

    自从有了九圣果树之后,丹盟想法设法想要得到赤虹天果树,可惜圣地的老顽固比丹盟长老团的人还顽固,无论多少利益交换,都不曾交出一颗赤虹天果树,甚至连培育之法都不会透露半个字。

    赤虹天果树,关系着七品中级丹药悟道丹,是一种提升境界与领悟的绝佳丹药。

    据情报,赤虹天果树有且只存在于圣地之中!

    可眼下,叶长天竟然用赤虹天果树来交换唐家一家人两个月的庇护?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

    但想想却又不太可能,叶长天不可能拥有圣地圣树之名的赤虹天果树!

    假的?

    这也不太可能,叶长天的传言很多很杂,但每个版本中,都不曾记载过叶长天言过其实,张扬好言的事。而且蓝酒,非言对叶长天赞叹有加,就连天殃儿的母亲青墨,都十分好看叶长天。

    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用谎言来欺骗丹盟的。

    小月儿带着叶长天走向后面的湖边,指了指远处的藤椅,说道:“你说的事情太过重大,你真的能确定,在这段时间中,他们可以培植出赤虹天果树?”

    叶长天扫了一眼远处,藤椅之上,正静卧一人,看那容貌,却是非言大哥,不由心中放松了许多,毕竟非言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了重伤,这份情义,是不可能忘却,也无法偿还的。

    叶长天嘴角的笑意并没有瞒过小月儿,只听叶长天说道:“不出一个月,我会奉上赤虹天果树与培植之法。但这件事,必须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赤虹天果树是我拿出来的,包括丹盟青元子!”

    小月儿脸色一惊,连忙说道:“如果不告诉青元子真相,那我怎么解释赤虹天果树的由来?”

    叶长天摇了摇头,说道:“月儿姐,作为东灵大陆丹盟分部的最高负责人,又是非言大哥的红颜,这事,难不住你吧?”

    小月儿沉吟了许久,最后一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为了赤虹天果树,值得冒一些风险!我马上去安排,你和他叙叙旧吧,晚间我还有事要告诉你。”

    小月儿看了一眼非言方向,微微一笑,匆匆离开。

    叶长天目送小月儿离开,转身向前继续走去,轻轻的脚步声踩在枯叶之上,发出了沙沙地声音,声音很轻,却依旧惊动了静卧的非言。

    非言并没有睁开双眼,而是轻轻地喊道:“小月儿,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顶点小说网  .xindingdianxsw.

    叶长天哈哈一笑道:“非言大哥,是我。”

    非言骤然坐了起来,看到叶长天便站在不远处,不由地一愣,猛地摇了摇头,瞪大了眼,喊道:“叶兄弟?!”

    叶长天微微点头,快步上前,给落在身前的非言来了一个熊抱!

    “非言大哥,你还好吗?”

    叶长天有些愧疚地问道,看着非言那空荡荡的左袖,心中不禁有些疼痛。

    “哈哈没事了,我恢复的不错,相信不出三个月,就可以重回巅峰了。”非言豪爽地说道。

    “别,非言大哥还是多休息一段时间的好。有月儿姐姐这般女子在一侧,也不失是一种幸福。”叶长天笑着说道。

    两人坐在湖边的石桌旁,对视了一眼,彼此安好,这就够了。

    男人,很多话都在酒中。

    没有那么多的细腻与柔情,没有那么多的倾诉与分享。

    一杯酒,了却烦恼。

    一坛酒,敬岁月情义。

    叶长天拿出了一些烈酒,自然是“巷子深”的“天月雪灵”。

    非言是一个好酒之人,看到好酒,二话不说,先干三杯。

    非言舒畅地哈了一口气,感受着体内火热的经脉,咂着嘴说道:“叶兄弟此时来,正是好时候啊。”

    “哦,何解?”叶长天问道。

    “病卧长藤成老翁,恨不好成一阵风。直想饮醉月不许,病绕山青酒也空。”

    “哈哈,没有想到非言大哥也有作诗的时候,不过这诗词,不知道让月儿姐听到,会不会……”

    “啊?兄弟你怎么能如此……”

    “非言大哥,让我说,这静好岁月,才是你所求的。你虽不曾饮醉烈酒,但却醉饮了女儿红,难道还不知足?”

    “哈哈,哈哈哈哈。小兄弟真会说话。不知道你的女儿红,什么时候才能喝到嘴里?”

    “额……”

    “怎么了?酒坛子太多?不知道抱着哪个了?”非言大笑道。

    “……”

    小月儿安排主事,将唐家一行人安排至拍卖堂后院,距离小月儿、非言的居所不到一里,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在唐宗礼、唐亭醉与唐染云等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小月儿优雅地出现了。

    一番会谈之后,满堂欢笑。

    唐家的人笑得十分勉强,不知道叶长天用什么方法让小月儿答应唐家之人住在丹盟分部。

    小月儿笑得十分开怀,这是一群毫无威胁的人,只是路过这里的客人,居住那么一两个月而已。只是这些客人还不知道,为了他们,叶长天下了多大的血本。

    小月儿走了,远远看了一眼对饮之中豪情的非言与叶长天,也安下心来,走至一间密室之中,拿出了一张传音符,留下讯息,发了出去。

    中都丹盟。

    一间密室中,蓝酒正对着眼前的虚影图发呆,陡然间,空间一阵波动,蓝酒探出手,神识沉入,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轻轻一颤手,传音符便湮灭为灰烬。

    “小月儿,一切都拜托你了。”

    蓝酒轻轻挥了挥手,眼前的顺天府虚影逐渐消散,眼帘的忧色越发凝重。

    “长天,顺天府是一个张开的麻袋,是一个吞噬生命的陷阱,较之龟灵岛的危险更甚!你一定要沉住气,不要仓促出手。”

    “师傅,我接受闭关,不是为了你所说的丹道之心,而是为了久别的重逢。我相信他,可以度过万千劫难,来到中都,践行约定。”

    “我相信他,也相信他们。”

    蓝酒低声喃语,随手一招,身前便出现了一个青铜色丹炉,眼神中有些不甘心地,升起了火焰……

    东灵,虎峰山,丹盟分部。

    晚间。

    小月儿看着大醉的非言,温柔地将其抱在藤椅上,轻轻地放下,又拿出了锦被盖上,才对一旁的叶长天说道:“他是丹盟总部的护卫,日夜防备了几百年,这是我第一次见他撤去防护与警惕,犹如平常人一般安稳的睡去,谢谢你。”

    叶长天摇晃着有些发晕的脑袋,努力地维持清明,说道:“月儿姐,非言大哥的酒量真大,三十坛啊,还是“天月雪灵”。”

    小月儿哈哈笑道:“他本就是爱酒之人,遇到美酒自是要醉饮一番,何况来的人是你。”

    叶长天微微一笑,看了看熟睡中鼾声微起的非言,与小月儿并肩走向不远处的长亭。小月儿看着脚步有些踉跄的叶长天,微微摇头说道:“你的酒量从哪里来的?同样是封闭灵力饮酒,他都倒了,你怎么还能站着?”

    叶长天指了指脑袋,对小月儿一眨眼,若有所指地说道:“我这是人醉魂未醉,不像是非言大哥,人醉了,魂也醉了。”

    小月儿听闻后眼角一动,笑意盈盈。

    两人走至长亭中,拍打着红色栏杆,遥望远方,小月儿轻轻说道:“留给你品醉的时间不多了,我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你是选择醉着听,还是醒来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帝国总裁霸道宠〕〔重生之明星奶爸〕〔建造狂魔〕〔穿越位面的魔方〕〔给我一张复活卡〕〔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七十年代之农〕〔浮游岛主的成长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