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三百一十章 生死考验!
    熟悉的符文,犹如多年未见的好友。

    在一瞬间,便让叶长天陷入至了震惊与呆滞之中,脑海之中闪过了一道闪电,终于想起来了自己错过的讯息!叶长天将所有符文清理出来之后,仔细端详着香炉,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心中大骂沧澜是个混蛋,瞒天过海一般的,将所有人当傻子戏耍!

    香炉之上雕刻的符文如叶长天最初预想的那样,是一个传送阵法!而且,还是一个以金属为符纸,以符文为引,以通天手段制作的一个传送阵!这种手法符大成之中也有记载,但修为远远够不够难以使用,叶长天自然过滤过去了。在叶长天最初的看法之中,符还是在符纸之上,随手一抛,灭杀他人,这多威风,雕刻在金属器物之上,难不成自己还搬着一大堆东西打架?对于这种二百五的行经,叶长天是鄙视的。

    如今,被鄙视的却是自己。原来,符还可以这般使用。用于器物之上的符,自也有着别样的作用。只是以叶长天当下的水平,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生门非门?我怎么有些糊涂了。”林轻月眨着眼问。

    “哎,你们还记得我问醉薇诸葛元化的话吧。诸葛元化在自己的笔记之中记录了自己进入至第八层的事情,但我询问醉薇时,醉薇却说的是:一个人进入至了第七层,之后更是通过考验进入了生门。”

    “同样,醉薇也说,为了将诸葛元化从生门救出来,代价是沉睡了五百年!当时我就有些奇怪,既然诸葛元化通过了考验,应该进入的是第八层才对,为什么醉薇说诸葛元化进入的是生门,而并非说进入第八层。”

    “再联系到醉薇说起章元寿的话,外界盛传章元寿进入至了第七层,但醉薇却说章元寿依旧在第六层,只是机缘之下进入至了第六层的隐秘空间。如此看来,这生门背后,很可能也只是一道隐秘空间。”叶长天说完,林轻月、宁小雪终于明白了过来。

    叶长天将香炉之中的符指给两人看,又拿出了叶长天所给的百里空间传递符对比了一番,果然发现其中部分符文是一致的,甚至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都是一样的!

    “我们都被沧澜戏耍了,那三道题,纯碎就是迷惑我们双眼,扰乱我们思维的题目。加上香炉之上点燃的是关系着众人生命的香,所以每个人都将所有心神都放在了题目本身与时间上,反而不会关注香炉本身。或许是为了避免有人发现,在这边缘位置,也抹了一层薄金属,若不是我意外擦破,怕也难以得知这香炉的奥秘。说起来,这还是楚楚给的提示。”叶长天笑着说道。

    “那纵然我们不回答那三道题,早点发现这个香炉的话,便可以直接通向第八层?”宁小雪问道。

    “应该是如此的,否则,这传送阵式的香炉,根本无法解释。”叶长天说道,怪不得那三道考验只是考验,困难程度也不高,只要懂得变通思考,也是可以找出来方法的,只是在极限的时间之

    中,在众人对沧澜的本意的揣测之中,容易拿不准自己的答案,所以才导致了几千年来,很少有人通过考验。纵然是有人通过了所有考验,进入的却是生门空间,里面有什么杀机尚不可知,但凭器灵醉薇的能力,救出诸葛元化都需要沉睡五百年,可知里面也是凶险无比的。

    “那这香炉传送阵,又怎么使用?”林轻月看着香炉,不知道如何操作。

    “其实与符的原理相似。符是沟通天地之力,以特殊方法凝练于符纸之上的,引发只需要让符内部的能量失去平衡即可。这香炉作为一种传送器物,里面也一定会有玄机的,你看看这里。”叶长天将香炉之中的香灰放在一边,香炉中间赫然出现了一个凹槽。

    “嘻嘻,如果楚楚知道了这些,不知道会怎么想。”宁小雪捂着嘴笑道。

    “哈哈,我们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去看看,这到底是传送至哪里。”叶长天将一枚极品灵石抛入至凹槽之中,然后揽着两人向后退了几步。

    随着极品灵石落入凹槽,整个香炉嗡嗡作响,全身的符文都闪烁起光芒。随着一道道光芒的流转,所有的光都汇聚在了香炉的边缘之上。随着边缘之上的光芒越来越盛,在某个瞬间,骤然之间穿向了上方。此时,上方出现了一座漂浮式的传送阵,而那传送阵的颜色,正是通向上一层的黄色!

    林轻月、宁小雪露出了欣喜的笑,与叶长天对视了一眼,三人便飞向了那传送阵。随着光芒闪过,三人消失在了第七层的沧澜广场!

    当叶长天三人出现在第八层时,却发现眼前又是一个广场,只是这个广场较之第七层的光场小了许多,周围摆放的却是灵花灵草,各种奇珍,犹如仙境。

    一道虚影再次浮现,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恭喜你们,进入至了沧澜仙府第八层。现在你们可以选择继续前进,或马上离开。”

    “既然都到了这里,自然是选择继续前进。”叶长天笑着说道,带着林轻月、宁小雪走入至了广场之中。陡然之间,一道道烟雾瞬间从广场之中腾起,三人马上进入至了战斗状态,烟雾入体,叶长天、林轻月与宁小雪三人顿时感觉到不好,体内的灵力已然无法流通,三人跌落在地上。

    “软仙雾可以让修士无法运行灵力,神识封闭,犹如凡人。”

    “十个呼吸之后,穹顶便会缓缓下落。要想阻止穹顶下落,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牺牲一个人,让他全部的血液流入至身边的凹槽之中。”沧澜的虚影再次消失。

    叶长天连忙爬向林轻月、宁小雪身边,但此时,一道道漆黑的屏障骤然之间从三人身边出现,隔断了三人的视野,一柄锋利的刀,落入三个人的身边。

    “我去,这是什么破考验!简直是玩命啊!”叶长天不由大骂,连忙大声呼喊:“轻月,小雪,你们千万不要做傻事啊!等我想想办法!一定会出去的!”

    长天想沟通扶桑空间,竟发现也没有了一点动静,这是自己第一次遇到这么诡异的情况!远处的林轻月、宁小雪也在不断的呼唤着,只是,三人距离虽然不远,但声音却无法传递出去!

    十个呼吸到了!穹顶轰轰一动,叶长天抬头看去,惊恐地发现穹顶正在缓缓下落,而在穹顶之上,则布满了飞剑!这要下来落下来,自己还不马上变成刺猬!可恶的沧澜,这都布置的什么鬼陷阱!

    “轻月,小雪!”叶长天大声呼喊,但却没有任何的回应。穹顶在移动,看那速度,不出半刻钟的时间,自己与轻月、小雪,都会被这万剑穿身!

    “不能再等了!”叶长天坐了下来,反握着起那柄锋利的刀,随手一挥,手腕便已划破,鲜血猛地流淌了出来。叶长天将手放在那凹槽之上,安静的靠着那漆黑的屏障。

    叶长天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脑海之中回味起第一次教给林轻月《红莲问仙》时候的场景。

    “长天,如果你遇到了危险,我一定会用生命保护你的。”

    “傻丫头,这些我当然知道。如果你有危险,我也会用自己的命来换你的命的。”

    想起了在魔兽森林试炼的时候,宁小雪那轻柔的一吻,面对萧遂,宁小雪用柔弱的身躯为自己抵挡致命一击场景。

    “为所爱之人,笑而赴死,值得!”

    或许是幸运,也或许是不幸。若是进入至第八层的是两个不同的宗门之人,或是两个敌对的势力,也只有黑暗之中的相互猜疑,无人愿意自杀,无人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来成全对方!而等待双方的结果,势必是全部覆灭!如果进入至第八层的只有一个人,只能可怜兮兮的,一个人流光所有的血,做一个枯死鬼。

    但机缘之下,叶长天、林轻月、宁小雪同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三人都是生死之间走过的相爱之人,为了对方,眼神之中只有两个字:成全!几乎在叶长天割伤手腕的同时,林轻月、宁小雪两人的手腕那殷红的血,也开始流入至凹槽之中。三个人,三个独立的空间,一个靠着沉思,一个嘴角含笑的躺着,一个眯着眼睛,回味着过往。

    穹顶缓缓落着,广场之上的迷雾却随着血液的流出而逐渐消散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多久,林轻月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冰冷了起来,呼吸也有些急促,脉搏加速,但却十分的微弱。

    “长天,我走了,你和小雪一定要活下去。”林轻月感觉到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嘴唇也干涩的厉害,头一歪,便失去了意识。

    不远处的宁小雪,也感觉到了头晕,神志开始不清起来,努力回想的画面,一个个开始支离破碎,最后的画面,只定格在了叶长天的身影之上,而最后,连这一道身影,也看不到了,眼前,只有黑暗。

    “长天,你和轻月姐,一定要好好的,成为大修士,小雪不能陪你们了。”宁小雪仅存的意识也弥散了,陷入至了昏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