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二百六十六章 绝情仙帝?!
    推演出的结局,就真的是渴望的结局吗?

    沧澜仙府之中,一处不知名的建筑之中,所有房间都布置地十分华丽精美,宝石堆砌,还有着各种灵草灵花,灵气极为浓郁。一个鹅黄色衣衫的女子,正在修剪着窗户边的灵花,嘴角还在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这次来的人,比以前的人好玩多了。不过,这可能是我最后陪你们玩了。”女子说着,露出了迷人的微笑,神情像是等待了无数年,终于等到了什么一般,放松,期待,与一丝丝迷茫。

    沧澜仙府第二层。

    “雨凝小心。”叶长天猛地飞出,晴照剑瞬间挥斩出十几刀,一个化作石柱的傀儡顿时便被打散。雨凝看着晶核落在叶长天手中,手中的长剑尚未拔出,连忙歉意地看着叶长天。

    “这里虽然只是一些筑基期的傀儡,但出没却没规律,大家还是注意一些,不要放松警惕。”叶长天说道,或许是因为这一路太过轻松,所以大家也悠闲自得。虽不会被这些偷袭的傀儡伤到了性命,但受伤还是不好的。自从破除了幻阵走出了石洞之后,叶长天一行人便没有受到太多的干扰,只是一些机关与各色傀儡,但这些并没有拖慢一行人的速度,很快便到了预定地点。

    “长天,他们没事吧?”雨凝有些担忧地问道。

    “放心,这里只是第二层,大部分宗门的人应该进入至了第四层吧,只要不是遇到太棘手的人,他们不会有事情的。”叶长天镇静的说,然后在预定的光场位置设置了一个木屋,木屋外更是布置了水幕,一旦有傀儡进入至水幕,则会被叶长天感知到。

    “我们先在这里等待一日吧。”

    叶长天、雨凝、小秋、南宫竹雨与风华呆在各自的房间之中调息与修炼。叶长天却还在思考醉薇的事情,这到底是什么女子,为什么会出现在第二层的密室之中?再次拿出诸葛元化的笔记,这些内容却并非是幻化出来的,而是真实存在的。那圣门令牌,也还是一如最初那般,神识无法渗透其中。

    一切都没有头绪,叶长天便将目光放在了五品丹药聚魄丹、封印的麒麟爪与装有万年钟灵液的小瓶之上。思虑了一番之后,便将麒麟爪收了起来,然后看着聚魄丹与钟灵液。

    “我当下的修为只有金丹期五层,若是服用这钟灵液,庞大的灵力应可以让自己达到金丹期九层甚至是金丹期巅峰。此时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一些,第二层便出现了筑基期巅峰的傀儡,按照这个趋势,在第五层的傀儡肯定是在金丹期中期,那在更上层呢,岂不是真的会是金丹期后期,到时候,自己真的可以应对吗?只是,这钟灵液只有一滴,若是只有自己服用的话,那轻月,小雪,天星,叶婉等人怎么办?一个人纵是强横,也无法照顾太大的场面,一旦自己被烈火岛的人缠住,那他们便危险了。”

    “哎,真是两难的问题啊。对了,我记得扶桑空间之中有一种中和之法。”想到这里,叶长天便进入至了扶桑空间之中。

    在经过了南宫竹雨、戚菡、严飞跃、东诗兰、江丹、陈信渡劫天雷洗礼与拓展后,扶桑空间的面积更是大幅增加,几乎成为了一片大陆,而那玄阳玉矿脉,逐渐陷入至泥土之中,只有一部分露在外面,叶长天感知到婵儿还在矿脉深处睡眠,也不知这个家伙要睡到什么时候。

    没有理睬这个贪睡的家伙,叶长天到了扶桑空间之中,找到了一种秘法,上面果然记载着万年钟灵乳的中和之法,虽然秘法之中记录的是比万年钟灵液高级无数倍的东西,但相信中和的方法应该是没错的。

    “取八阶九玄根粉末,加七阶月灵草、四阶佛心果……六阶龙须冰火果、九阶通天草各一,以七阶雪莲子粉末与灵力液体拌之,一滴万年钟灵乳,分十份,取其一和之。”

    “我去,这万年钟灵乳也太逆天了吧,就一滴还要取十份中的一份,这还要中和?而且中和之物,自己虽然大部分也有,但品阶没这么高啊,再说龙须冰火果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佛心果,又是什么?

    叶长天郁闷地翻阅着资料,将龙须冰火果与佛心果的特性了解了个清楚,然后选择了相当的灵果来代替,按照上面的方法,反复研究,然后以七色莲中的灵液充作钟灵液来试验,在一番实践操作之后,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中和之法。在将那一滴珍贵的万年钟灵液倒入瓶中之后,反复摇晃,获得了一瓶的灵液。

    叶长天没有任何的犹豫,小心地倒出一滴后马上咽下,然后将灵液瓶封闭好。虽然是中和之后的万年钟灵液,其作用势必会削弱不少,但因为加了各种灵草,尤其是通天草的加入,还是让一滴灵液之中饱含了无数灵力!

    庞大地灵力瞬间便犹如飓风一般涌入至了叶长天的经络之中,带来了剧烈的撕裂感与痛苦,但只是在刹那之间,刚刚撕裂与受伤的经脉,便快速愈合起来,而且经脉的宽度、韧性与强度更是增加了不少!叶长天忍受着这剧烈的痛苦,眼神之中却充满了喜悦!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痛并快乐着吧。

    叶长天的丹田外闪烁着无数的雷光,而在雷光闪灭的瞬间,还可以看到无数的光斑,这些光斑,犹如星子,忽闪着眼睛。随着庞大灵力的涌入,丹田猛地运行起来,较之往常的速度快了数十倍,远处的星辰之树犹如感知到了什么一般,无数的叶子飘向叶长天,几乎将叶长天包裹了起来,叶子之上的星辰之光,更是不断渗透至叶长天的丹田之中。

    金丹期五层巅峰,金丹期六层,六层中期,六层后期,六层巅峰,金丹期七层,七层中期,七层后期,七层巅峰!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叶长天竟硬生生从金丹期五层巅峰提升了八个阶位!达到了金丹期七层巅峰!叶长

    天沉神感触着这次的变化,收获可以说是极大。如果说以前的经脉一瞬间可以调动的灵力,只有一条溪流,那如今,便是一条宽阔大河!

    感知着金丹之中无数的光斑,叶长天又萌生了探索的念头。上一次,自己的神识进入至这光斑时,掌握了不可能是金丹期能够掌握的空间法则,虽然只是皮毛,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空间法则。

    “这些神秘的光斑,到底是什么?都是空间法则吗?”叶长天故技重施,神识织网,再次将一颗光斑捕获,神识渗透至光斑之中。神识猛地眩晕,犹如穿越了无数星空。当叶长天睁开眼的时候,又到了曾经的那个荒芜的星球之上,依旧只有叶长天一人,依旧只有无尽的荒凉。只是这次,叶长天看到并非是星球的湮灭与重生,而是无尽的空间破碎、重组、交叉、消泯与再生。

    叶长天仔细感知着空间的波动,感触着这空间的变化。这空间是一定的,但真的可以将空间完全破碎吗?连同空间之中的所有一切,都在一刹中破碎?叶长天回想起自己与紫灵在空间通道之中逃亡的过程,空间塌陷,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未知,那空间的压迫之力就算强如四阶初期的紫灵也无法抵抗,最终半死不活地才逃了出去。

    叶长天感触着这空间的变化,在手掌之中,控制着一小片空间,然后破碎。空间之中的碎石顿时便被消泯无踪,再也没有了丝毫动静,将破碎的空间重组之后,破碎的碎石却再无踪迹,看来是被打入至了其他次元空间。叶长天沉浸在其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一颗光斑从叶长天眉心涌动而出,荒芜的星球之上,无数的空间之力进入至光斑之中,光斑再次钻入至叶长天的眉心。

    此时,叶长天站在荒原之上,看向了远处未知的星空之中,陡然间,视野刹那拉近,就犹如在眼前一般,叶长天看到了一座宏伟壮观、庞大通天的建筑群。视野一换,便看到了一处华丽无比的宫殿,宫殿之中没有护卫,没有其他人,只有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金光闪闪的宝座之上。

    叶长天尚未看清那人的面容,就听到了一声犹如主宰一般的话语:“呵呵,空空寻觅了三千年,却便宜了一个蝼蚁。”

    那人转过头来,两道锐利的目光直刺向不知几万里之遥的叶长天,叶长天惊恐地发现,对方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猛地穿越过无数星空,刹那间便要进入至自己的意识海之中!连连布置了数十道神识防御,但却在对方的攻击之下犹如雪消一般,神识一阵剧痛!就在叶长天绝望的时候,额头的光斑猛地一闪,叶长天的心神骤然之间回道了扶桑空间,猛地吐了几口鲜血,浑身已然湿透!

    “仅仅一个目光,便可以穿越无数时空将自己灭杀!这就是仙帝的实力吗?!”叶长天惊恐地说道,不用说,那庞大的宫殿群,那狠厉的目光与一瞥可见的尊容!一定是绝情仙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