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行走于神话的巫〕〔诸天莽帝〕〔离婚后,渣夫成了〕〔See no[电竞]〕〔唐晓晓韶华庭〕〔最强妖孽天王〕〔锦衣卫之风雪传〕〔我竟是个召唤兽〕〔文明与守护〕〔往事如梦2001〕〔贫僧法海佛门世尊〕〔妖孽接法咒〕〔海贼之海军路飞〕〔开局混沌神体〕〔我的双眼变异了〕〔乃木坂中的黑粉头〕〔这剑道还挺好走〕〔国潮1980〕〔武侠惟我独尊〕〔一世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二百六十四章 幻阵!醉薇!
    雨凝看着了这些记载,翻至后面却是两封信件,看着叶长天不知如何是好。

    “看来这里的九重幻阵一定是威力非凡的,幸亏我们没有打开木匣。这诸葛元化来这里也是千年前的事情了,笔记与书信交给我吧,若是以后真可以遇到圣地之人,便帮他转交,也了了这一番遗愿。”叶长天感叹了一番,便从雨凝手中接过笔记,手微微碰触了下雨凝,便将笔记收入至了扶桑空间内。

    “长天,这诸葛元化真的很厉害啊。竟可以到达仙府八层,这可是第一人啊。”雨凝有些惊讶地说道。

    “是啊,至于怎么进入第八层的,我们怕是没办法得知了。纵然是其他人能进入至更高层,怕也会被人引至了其他地方,像是这里,被人困住,幻阵杀之。”叶长天将各种东西全部收了起来,见没有了什么遗漏,便站了起来,语气变得凌厉了起来。

    “那会是什么人?有如此手段?”雨凝不解地问。

    “什么人不清楚,不过你还记得吧,诸葛元化说,有神秘美女子告知,也就是说,诸葛元化已到了第八层,而却被人告知在第二层中有宝物,这才会被困于此。换句话来说,是那个美女子阻止了诸葛元化继续前行。”叶长天思虑道,那女子到底是谁?难道是想独吞宝物,设法将诸葛元化支开?那又是用了什么方法,可以让进入至第八层的诸葛元化乖乖回到第二层,要知道,第八层中的各种收获,一定会比第二层的更加珍贵才对。

    “哎,我们也想不了那么远了。长天,我们现在也被困住了,你在这里突破吧,我留在这里。”雨凝严肃地说道,走向了木匣一旁说道。

    “雨凝,你还是安稳一点吧。这里处处透着蹊跷,在没有弄清楚之前,我们还是先不要行动的好。”叶长天拉住雨凝,雨凝脸顿时红了起来,声音微弱地说道:“好,若是真只能一个人出去,我愿意留在这里。”

    “你也傻了,过来仔细看看。”叶长天说着,便在石桌上方凝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水珠,移动水珠,看向长桌之上的字迹,然后对雨凝说道:“听家姐说,你也是心细如发的,怎么样,可以看出什么不同吗?”

    雨凝透过水珠看去,只见石桌之上的字迹放大了许多。仔细看那第一行字“留珍宝予有缘人”与第二行“巨石落,唯接连突破不下三层者可出。”

    雨凝听出了叶长天的画外音,连忙仔细对比着。虽然字迹看着几乎是没有任何差异,但通过放大对比之后,还是可以看出一丝不同,比如有字的起笔“一”与后面字不下的起笔“一”是有一些深浅上的差异,而两排的“宀”的点也是有一点点差异,若是不仔细看,却是难以发现。

    “长天,你的意思是说?这字迹并非是一个人所刻?”雨凝不由被自己的话语一惊。如果说,这沧澜仙府是沧澜所创,那这应该只要一个人才对,为何会有两个人的痕迹?难道说,这沧澜仙府本来就是两个人所有?

    “看字迹应该错不了,但却有些匪夷所思,也许沧澜在炼制仙府的时候,有其他的修士参与其中,自己只是题了一行字,之后便有人加了一些。”叶长天收

    起水珠说道。

    “也是十分有可能的,毕竟这么大范围的仙府,虽然里面一些建筑破败了,但还可以想象最初的辉煌,里面的禁制更是无数,只靠一个人怕难以完成,若是有不少人帮助沧澜,这就可以解释这字迹不同的问题了。”雨凝思虑道。

    “可是那还有一个疑点。”叶长天看着这三个木匣说道。

    “你是说这木匣之中没有宝物?”雨凝问道。

    “不,五品丹药聚魄丹、麒麟爪与万年钟灵液应该都在这里。只怕到了最后时刻,诸葛元化看到的都是幻象,抑或说,我们已经进入至了幻象之中。”叶长天冷冷地说道。

    “这,这不可能,我们根本就没有触动木匣,怎么可能会有幻象?”雨凝吃惊地问道。

    “是啊。可是,你知道吗?谁说必须要触动木匣才能引发幻阵呢?”叶长天眼睛盯着雨凝,雨凝被叶长天盯着看,不由有些害羞,向后退了一步。

    “雨凝,你的神识可以延伸至百米之外吧,要不然你就是有超能力,否则你在残月庙外是怎么辨认出我的?”叶长天笑着问道。

    “这个,我是感觉到了你的气息。”雨凝心中紧张地说道。

    “果然如此。”叶长天低下眼,心中充满了郁闷。好强大的幻阵,好强大的精神力,纵然自己是炼丹师,竟也差点着了道!

    “长天,你想什么呢,当然是这样,要不然呢?”雨凝笑着过来。

    叶长天睁开明亮的双眼,冷冷地雨凝说道:“不得不说,你的幻阵是极强的。怕是从巨石落地的那一瞬间,幻阵便启动了吧。只是不知道操作这幻阵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长天,你说什么呢,我是雨凝啊。”雨凝紧张地后退了一步。

    “哈哈,你就不要装模作样了,我既然识破了你的幻阵,你何必还要遮掩,再说,这石洞之中只有你我两个人,你又担心什么呢?”叶长天盯着所谓的雨凝说道。

    “嘻嘻,不错,你知道吗?这是三千年来,你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幻阵的,你是如何知道的?”那女子笑着说着话,周围点点灵气闪闪,化作了一个俏丽的女子。女子纤巧削细,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一身鹅黄色的衣衫,透着一种调皮与灵性,空灵清逸的声音,十分悦耳。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不了解雨凝是个怎么样的姑娘,只是凭借一时的观察幻化,无论如何都会露出破绽的。比如我问这三件宝物,你会选择哪个的时候,你说是万年钟灵液,这便告诉了我,你不是真正的雨凝。”叶长天冷笑地看着这眼前的女子说道。

    “嘻嘻,我叫醉薇,你值得知道我的名字。我很好奇,选择万年钟灵液就是破绽了?难道增加修为不是最有诱惑力的吗?”醉薇调皮地问。

    “当然是最有诱惑力的。但雨凝一定不会选择万年钟灵液,而会选择五品丹药聚魄丹。”叶长天微笑着说道。

    “为什么?哦,我明白了,你是炼丹师,最需要的便是这种珍惜丹药,怪不得能够识别我的幻阵,精神力如此强横。还有呢,不会只是

    这一句话露出破绽吧?”醉薇坐在石桌上,荡悠悠着白皙的长腿问。

    “当然还有。刚刚我给你要笔记的时候,还记得我碰触过你一下吧,若是雨凝,早就害羞地脸红了。而你却毫无动静,而且你的指尖没有温度,一片冰凉。在后面说到诸葛元化时,你的原话说的是“竟可以到达仙府八层,这可是第一人啊”,你不知道的是,在我们的情报中,并没有任何人到过第八层,而只有第七层的记载,这是一个极大的破绽。”叶长天说道。

    “哦,原来如此。”

    “还有,我和雨凝集合的地点,根本就不是残月庙,她也不可能会感知到我的气息。”叶长天盯着醉薇说道。

    “也是,那她是怎么辨识出你的?”醉薇也好奇了。

    “不告诉你。”叶长天说着,醉薇跳下来那生气的样子十分让人怜爱,叶长天接着说道:“这是雨凝的原话,所以我也不知道。”

    “哼,算你有几分本事,竟能识破我的幻阵,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揭穿我,反而在这周围走来走去,收拾个尸骨或戒指的?”醉薇郁闷地问。

    “因为我需要时间观察你,再说,我总需要时间找到阵眼吧,不破除了你的幻阵,我怎么能取走宝物呢?”叶长天走至了端坐的傀儡面前,手微微抬起说道。

    “你竟知道它是阵眼?”醉薇这次真的惊讶了起来。

    “是啊。任谁到了这里,都不能忽视这个气息庞大的家伙,这可是一个金丹期九层的傀儡,谁敢无视呢?加上所有人都可以注意到,这个傀儡正处在沉睡之中,所以每个进入洞室的人,都会小心谨慎,不发出任何声响,不泄露任何气息,就怕惊动这个恐怖的傀儡。更不要说,有人敢主动攻击这个可怕的家伙了。所以,将它作为阵眼,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到的。纵然是想到了,修为不够,谁又敢动手呢?这不过只是一个区区的障眼法而已,并非是真正的傀儡。”叶长天说着,手掌微微落下,那庞大气息的傀儡的脑袋便被拍碎,露出一个晶核,晶核在叶长天的手中,缓缓化作了一块阵盘。

    洞室中的场景没有多少的变化,只是那醉薇笑靥如花,看着叶长天笑着说道:“有趣,这九玄幻阵可是四级阵法,迷幻住元婴期修士都已足够,虽没有开启到最强,你能识破,当真不错,这些宝物被你拿走也是值得的。嘻嘻,走了,有缘再见。”

    叶长天还想说什么,但醉薇的身影陡然之间便消散了,此时洞室巨石缓缓打开,外面的雨凝、小秋、南宫竹雨与风华着急的跑了进来,看着叶长天并没有事,再看看这被击碎的傀儡,不禁都吃了一惊。

    “长天,你没事吧?”雨凝着急地看着叶长天,眼神之中隐藏着着急的泪花。叶长天心中感动,却也没有说刚刚幻阵的事情。

    “没事了。”叶长天走向石桌,石桌之上只有一行字:“留珍宝予有缘人!”

    叶长天微微一笑,便打开了三个木匣,五品丹药聚魄丹、封印的麒麟爪、一个装有万年钟灵液的小瓶。叶长天将这些宝物一一介绍给四人,四人看都没怎么看,便让叶长天收起来,然后走出了洞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都市最强弃少〕〔我的巨星老婆〕〔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