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很会撩:高冷〕〔妖魔世界里的捕头〕〔扎啤屋〕〔陆剑十一〕〔我真不想谋反啊〕〔隐相公〕〔柯南之我的怪盗生〕〔重生之黑科技首富〕〔万亿资产〕〔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钱我是拒绝的〕〔顶级富二代〕〔绝世富豪〕〔我怎么这么有钱〕〔齐昆仑〕〔我在水浒开了个挂〕〔取我匣中斩仙剑〕〔今夜星辰似你〕〔羁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十二章 多智近妖的蓝酒
    站在高处,风景自是不同,天阔云低。站在低处,风景也非一般,天高云阔。

    一个月前,蓝酒百无聊赖之际,翻看了辖区内十个拍卖行上报的收益情况,察觉到了临河拍卖行收益突然增加的变化,便询问手下,拿来了临河拍卖的具体业务清单。看到神秘的符箓时,蓝酒心中升起了一种好奇,当下便通知了临河苏秉,一旦符箓之人再次出现,务必第一时间传音相告。

    在长长的等待之中,蓝酒几乎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以为只是路经临河的符师而已,并没有太过在意。蓝酒的心思回到了十年前,当初自己十二岁,就已成为了一名二品炼丹师,引起玄灵大陆丹盟高层的关注,并将其吸纳玄灵大陆的中央区域--中都大陆,拜在青元子门下。不到七年,自己便成长为一名四品炼丹师,被视为丹盟的奇才。在中都大陆,蓝酒见识了无数的修炼天才,见识了众多实力雄厚的宗门、世家与势力,也曾跟随师父聆听过阵法大师、练器大师的教诲,但符箓一道,却始终未曾谋面。

    而师傅青元子对于符箓一派的事情也讳莫如深,少有提及。纵然蓝酒追问,也只是推说符箓一门,最为神秘。

    高阶符师极少出现世间,低阶符师面对高阶修士时,因符箓品阶不高,多难以发挥作用。加之符箓是消耗品,用一次或几次之后,符箓便没有了作用,而使用符箓的成本却是十分高的。久而久之,符箓一道便就此中落。但符箓对于低阶修士而言,还是存在着不小的诱惑,在一些学院中甚至专门开设了符箓课程,但大部分符箓都是下品法符与中品法符,作用并不突出,但却也培养了一些一品与二品符师。在玄灵大陆之上,偶尔会出现一些上品法符甚至是宝符,这些高品质的符箓一旦出现,却也会引起各大势力的争抢,甚至有些宗门,开出极具诱惑的条件来招揽符师。

    符师,以魔兽魔核、魔兽精血为引,窃取天地之力,绘阴阳之符画文字于符纸之上,具奇诡之功能。符箓之精妙,不亚于炼丹之术。正是出于这样的认识,蓝酒一直想结识符师。可惜符师大多都是极为少见的,纵然是偶尔出现的符师,也多难入蓝酒的法眼。在突破四品炼丹师后的一年后,蓝酒被委派至玄灵大陆西部即西灵大陆的拍卖行相关事宜,旨在历练,为以后进入至丹盟高层积累经验。也可以说是来镀金的。

    西灵大陆只是玄灵大陆的西部简称,纵然如此,其范围之大也超出寻常人的想象,仅仅是丹盟下属的明宇拍卖行,其数量便多达上百个。而蓝酒,只是负责秦山及其周边的十个拍卖行。秦山的明宇拍卖行毗邻秦山学院,与魔界山脉之一的秦山遥遥相对。

    此

    时的蓝酒,已坐在了苏秉的办公室之中。苏秉、曹主事、王主事等人都紧张地站在一旁。

    “苏大主事,这清单之上的药草,准备的怎么样了?”话语声如同黄莺出谷,婉转悠扬。蓝酒此时一身淡绿青衫,显得几分出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在那挺拔的胸前,悬挂着一串明珠,明珠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如果仔细感知,还可以感触到明珠周围淡淡萦绕的灵气。很明显,这一串明珠是一件法器,还是一件布置了一串微型聚灵阵的高价法器,但这种法器,只是发挥着辅助修炼的作用。

    “回蓝大人,清单之上的药草已准备了四成,剩下的部分正在其他拍卖行调拨,就算如此,大致也只能准备到七成。”苏秉纵然是一个长者,但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敬,很是恭谨的回答道。

    “嗯,已经不错了。”蓝酒微微夸赞了一句,站起身来,看着桌案之上摆放的符箓、丹药,然后询问道:“苏大主事,你对于这些筑基丹有什么看法?”

    苏秉听闻之后一愣,筑基丹?筑基丹便是寻常的筑基丹,有什么看法?但见蓝酒注视着自己,便开口说道:“蓝大人,筑基丹似与平时无异。”

    “无异么?”蓝酒伸出纤细而白嫩的手指,拈起一枚筑基丹,仔细端详了一番,方才说道:“寻常筑基丹,多为二品炼丹师所炼至,一炉能出一粒或两粒已是不错。不知道苏大主事,您一炉可出几粒?”

    “只得一粒。”苏秉有些惭愧地说道。

    “但你仔细观看这三枚筑基丹,无论是火候、丹药颜色、丹香程度,融合水平,很明显,都是出自一炉。也就是说,炼至筑基丹的人,最少也是三品炼丹师,而且有着极强的火控能力、灵魂感知力。”

    苏秉听闻之后,与其他几位主事对视了一眼,也纷纷走上桌案旁,仔细端详着三枚筑基丹。才发现,貌似真如蓝酒所说,这筑基丹是一炉所出。

    “还有,你们仔细看这五粒通元丹,这两粒通元丹,与其他三粒通元丹,在火焰控制上,截然不同,甚至是丹药颜色,也出现了色差。”蓝酒又点了点其中两粒通元丹,接着说道:“很明显,这两粒通元丹是先炼至的,或者可以说是,试验品。而其他三粒通元丹,才是熟练之后炼制的,而且是一炉三丹!”

    “那您的意思是?炼丹之人是三品炼丹师?”苏秉知道,纵然是自己亲手炼丹,筑基丹的成功率较低不说,一炉可以获得一丹就很是不错了。而且这通元丹,貌似比筑基丹更为逆天,难度可想而知。起码,自己作为二品炼丹师,是无法保证一次炼丹成功的。

    “三品炼丹师?”蓝酒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翻看起来了符箓。

    符箓这

    次的数量可以说是空前的。隐匿符、疾风符与金刚符,都达到了十张之多!但在翻看这些符箓时,蓝酒却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而这个事情的发现,让她脸色也有些异样。

    “大主事,你是说来委托拍卖的人,是两个人,对吗?”蓝酒看着两张符箓呆呆地问道。

    “是的。虽然他们掩住了声音与样貌,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年龄不会超出二十,而且,两人中有一名是炼丹师,其中一人的灵魂感知力极强。”苏秉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那你认为,符箓是谁制作的?炼丹师,还是另一个始终沉默的人?”蓝酒终于从符箓之上挪开了眼神,看着苏秉,柔柔的眼神之中透着一丝急切。

    “这个,应该是沉默的那个人吧。”苏秉有些拿不准主意,不知道蓝酒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就没有猜想过,符师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蓝酒说完,看着吃惊不已的苏秉,见对方确实没有如此猜想过,不由暗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两个符师?这怎么可能?其中一个肯定是炼丹师,这点我可以感觉的到。”苏秉说着,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难道说,对方不仅是炼丹师,同时还是符师?!

    “您的意思是,炼丹师也是符师,另一人也是符师?”苏秉终于明白了蓝酒的意思,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哎,你们过来看,这两张金刚符。这张符箓上的纹路明显是出自女子之手,起笔柔和,运转如水,提笔之间,灵动自然。而再看这一张金刚符,起笔便露锋芒,笔划刚劲有力,力透纸背,隐隐透着一种大气与磅礴,很明显,这是出自男子的手笔。”

    蓝酒将两张金刚符单独放在一起对比,苏秉与其他主事也注意到了符箓笔划之间的差异。虽然符文确是极为相似,但风格却是迥然不同。加上蓝酒的分析,苏秉等人岂有不知的道理。

    “天啊,两个二品符师!”曹主事有点眩晕,而且还是两个十分年轻的二品符师,其中一人还极有可能是一名三品炼丹师!临河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妖孽!

    叶长天当初拿去拍卖的符箓,有一些是之前没有消耗完的,也有一些是林轻月最近炼制的,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却不成想,蓝酒的观察力之强,将两人的身份已摸了个大概。只是此时的叶长天并没有达到三品炼丹师的水平,只是凭借无与伦比的控火能力与庞大的灵魂之力,方才实现了一炉多丹。

    “蓝大人,苏某佩服。在下一直以为只有一名炼丹师与一名符师,如今看来,对方的底蕴比我们想象中的更为突出。”苏秉十分敬佩的说道。

    “这些暂且不论,我让你收集的材料准备好了吗?”蓝

    酒坐了回去,端起了茶碗,轻轻抿了一口说道。

    “已经准备好了。这是符师第一次出现至当下的临河地区的大小事迹,大部分都在这里了。”苏秉从曹主事手中,接过了一本册子,放在了蓝酒面前。蓝酒也没客气,直接翻开查看。

    符师现:寄拍符箓隐匿符、疾风符各五张,成交灵石……

    临河初级学院比试。废柴叶长天参加。

    萧家萧遂离开临河。

    宁宜远赴秦山。

    王家出现异动。

    孟家出现了新的筑基期修士。

    临河初级学院比试结束,夺得最佳学院,同时最佳学员四名:林轻月、宁小雪、宋天星、叶长天。

    孟阳出,萧家灭。神秘人进入萧家,不知所踪。

    ……

    宋天星筑基成功,宁小雪筑基成功。

    林轻月筑基成功。叶长天筑基成功。

    ……

    宋家与宁家大庆七日。

    林家与叶家平淡如常。

    河坊街出现异动,查无所踪。

    符师出,寄拍丹药与符箓。

    蓝酒看着一件件事情,将各种事情关联起来,将一些不重要的事情剔除出去。然后再次分析,关联,剔除,再关联。一个越发清晰的时间线出现在了蓝酒的脑海之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