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六十四章 田不遇的遭遇
    纵然是在无聊乏味的生活,也会有美好的瞬间。

    在夜空之中,一朵阴云遮挡住了月光,月光暗淡了许多。几道身影忽闪而过,带来一阵风声,如不仔细观察,甚至都无法察觉。很明显,眼前的两人也是反追踪的老手,忽东忽西,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绕道去了南山,打算在南山停留一刻,观察好情况再回转复命。

    “老潘,我怎么老感觉有人跟在我们后面似的。”田安有些不安心的说道,此时,两人已落入南山,躲藏在了一处半人高的草丛之中,隐匿气息,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是不是你白天喝多了?这半夜的,哪里有人,纵然是有,还能逃出我们的神识感应不成?”潘帅有点鄙视的看了看田安,心中嘀咕,我怎么就和这样的人一起行动了。

    “希望是我错了。如果没有问题,我们一会就回去。”田安小声的说道。

    空寂的山中,响着飒飒的风声,偶尔会有几只被惊飞的鸟,扑棱着翅膀不安的飞起,然后再寻找新的枝丫栖息。两人耐着性子,竟安稳的停留了一刻钟的时间,见却是无人出现,才放下心来。

    坐在一棵大树之上的叶长天,庞大的神识早就锁定了两个人,只是叶长天有些犹豫,留住两人不难,但如果不确定对方到底是谁派来的,目的是什么,也依然解决不了潜在的问题,索性便耐着性子等着两人。时间不长,叶长天眉目一动,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在快速接近,然后便凭空消失了。叶长天嘴角微微一笑,看来这丫头的警惕心还真强。

    田安见却是没有人出现,便与潘帅起身,踏上飞剑直奔河坊街而去。叶长天见状并没有直接跟上,而是等待着。果然,一道倩影便猛地飞出,叶长天马上起身,追了上去。

    “你半夜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叶长天追上了林轻月,林轻月看着一旁的叶长天,白了他一眼,本想说不放心你,话到嘴边变成了:“本姑娘出来赏月,不行吗?”

    听闻这句话,叶长天差点从长剑之上摔下去。很快,两道身影在河坊街消失,一道身影进入至了隋云阁,一道进入至了醉仙楼。叶长天与林轻月见状,对视了一眼,两人便飘落至醉仙楼之上。叶长天用神识来跟踪那人的踪迹,见那人进入至了醉仙楼三层的一间房中。

    “少主,叶长天不在家中,属下寻找不到,回来复命。”田安进入至房间之中,心中有所愧疚的看着眼前的田横道。

    “什么?竟然不在家中?”田横道有些愤恨,多好的机会,竟然被白白错过了!

    “哼,下去吧。好不容易拖潘家一起行动,竟然扑了个空。看来只能在学院动手了。”田横道无奈,却也不宜对田安发火。

    田安答应一声,掩上房门,准备回身到自己房间休息。便在他回转身来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柄通体碧绿的剑,而剑,正对着自己的脖颈!只是一瞬间,

    田安甚至都来不及呼叫,来不及思考,锋利的剑便抹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飞了出去。田安惶恐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他怎么都无法想到,对方竟然在自己最最放松的时刻动手!一股股鲜血喷洒顺着田安的手,不断的流了下来。无法呼吸的嗬嗬声,成为了田安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声音,他临死,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中,只记得,那是一柄通体碧绿的长剑。

    叶长天在弄清楚了是谁在背后捣鬼时,便不再犹豫,痛下杀手。因为他很清楚,两名筑基期修士半夜潜入自己家中,肯定不是为了给自己送礼的。既然你田横道那么横行无忌,那就不要怪我了。

    叶长天带着林轻月,找到了隋云阁中的潘帅,潘帅此时正在哼唱着小曲准备洗澡休息,但便在洗澡时,一道水流诡异的形成了一柄长枪,从潘帅的身后刺入心脏。长枪消散,重新化成一道道自然的水流,冲刷着那喷出的血迹。

    在叶长天与林轻月离开没有多久,田安与潘帅的死讯便传到了田不遇与潘三年那里。田不遇在审问了瑟瑟发抖的儿子之后,脸色铁青。整个田家为了培养一名筑基期修士需要浪费多少财力,多少心血,如今,却无缘无故的被杀,而且还是死在了自己儿子的房门之前!田不遇很清楚,这是对方给自己的一个警告。如果再进一步,下一步便可能是自己儿子的性命!

    “爹爹,这一定是叶长天干的,一定是的。”田横道有些惶恐的说道。

    “啪”的一声,田不遇狠狠的打了田横道一巴掌,然后厉声说道:“你给我闭嘴!田安是筑基期二层修士,你能在他不知觉的情况下杀掉他吗?纵然是你二叔也做不到。还有,对方既然能杀田安,那就有能力杀你!你应该庆幸,现在死的不是你!”

    “烽火,你怎么看?”田不遇看着身边沉默不语的弟弟,沉声道。

    “大哥,很明显这只是一个警告,具体是谁动手的,但对方竟然可以瞒过你我的神识,潜入至如此近的距离杀人,而且还轻松离去,说明对方不弱于你我。据我推测,很可能是有人不希望我们再去临河药草园。”田烽火分析道。看着那这锋利的一刀,貌似在说:去,则死。

    “难不成是那孟老匹夫出手的?”田不遇想起来自己得罪过孟阳,也想起关于孟阳的传说,心中有些发怵。

    “临河学院背靠秦山学院,底蕴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除了孟阳,还有不少未知实力的人,少爷这次的行动,有些鲁莽了。”田烽火说道。

    田不遇听闻之后,也不再说什么。确实,临河初级学院并不是田家可以应对的,纵然是明湖学院,相对临河学院,也是差了不是一个等级。

    潘三年此时脸色之中也带着一丝惶恐与不安,他与田不遇的想法大致相当,两人都没有直接怀疑到叶长天,因为他们并不认为有什么人可以潜入至自己附近杀人而却没有任何感知。甚至让其轻松离去

    。在他们的印象中,出手之人势必是守护临河学院的人。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两人这一夜,过得极为煎熬。

    而此时的叶长天与林轻月正在回去的路上,感叹着敛息符的神奇,敛息符,果然可以将筑基期修为的气息完全收敛,可以完全躲避开田不遇与潘三年的神识。在两人再次回到药草园之后,便分开上各自休息。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药草园凉亭之中,不久之前躺着的老者,已然没有了踪迹,只留下了一张破旧的毛毯。

    第二天,田不遇低垂着头,如同斗败的公鸡,脸色挂着极为阴郁的表情,看着身后不知所以然仍是轻松至极的田烽火与田横道,心中都在滴血。一个实力恐怖的老头,就在转眼之间,将房间中的田烽火与田横道放倒,两人甚至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对方上来就询问自己为什么要派人盗取药草园的灵草,致使药草园丢失了三十株五阶药草,特意来要求赔偿。田不遇心中大吼,五阶药草,你们那破园子怎么可能有那种天才至宝!还三十株!

    但看着那老头死皮赖脸的样子,一定要求自己赔偿,如果自己敢说一个不字,田不遇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被杀。田不遇都想要哭了,心中痛骂自己无能的儿子!最终老头终于松口,说什么三十株五阶药草,怎么也需要三十枚通元丹才可以抵偿。田不遇差点晕死过去,还三十枚通元丹,能不能拍卖到一枚都是不确定的!最终,在发誓再也不会派人进入至药草园之后,以一枚通元丹的赔偿了解了此事。

    而在勒索完田不遇之后,潘三年也经历了这惨痛的一夜。与田不遇不同的是,或许是潘家是从犯,潘三年被勒索的是一张金刚符。潘三年看到了田不遇,彼此眼神之中透着的恐惧与不安,都已说明了问题。但两人并没有告诉其他人,毕竟,说了也无济于事,只能徒增他人的恐慌。还未参加拍卖,便折损了一名筑基期修士不说,还要全力以赴的去拍什么通元丹,哪怕拍到手,还不是自己的。想到这里,田不遇就是一阵心疼与后悔。

    临河明宇拍卖行。

    门外摆放了一些盛开的鲜花,五颜六色,争奇斗艳。散发的花香,沁人心脾,深深呼吸,给人带来一种安神的感觉。白花之中,竟也有一些稀有的安神、益魂之花。正门位置,早就铺上了大红地毯,这是大拍卖时才会用到的。而且曹主事还专门在门前一一迎接,安排专人负责引领至相应的厢房与区域。

    “哎呀,宁兄来了,好久不见,快请进,您的厢房在地字第一号。”曹主事很客气与宁宜交谈了几句,更是夸赞了宁宜身后的宁小雪,说是少见英才。

    “这不是宋兄吗?久违了。快请,小林,领宋兄进地字第二号厢房。”曹主事一一安排道。

    ……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来,拍卖行一号场地逐渐从空旷的宁静,到温和的交谈,再打大声的喧哗,只用了不到一刻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