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巅峰仙道 第七十二章 震撼出手
    曲中有人生,曲中有世界。

    “此曲名为《忘今生》。”一个轻柔至极的声音从台中传来。紧随着那声音的便是琴声。琴声微微一拨,众人心头便感觉到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轻松。昨日的沧桑,今日的忧愁,去日的风雨,当下的芒鞋,都已化作了虚幻,缥缈,如同过眼烟云,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小的过往,不足回味。

    琴声犹如轻烟一般,缓缓弥散在整个天音阁之中。叶长天微微闭上双目,灵魂感知力捕捉到了琴弦的波动,一颤,一压,一扬,一拨,总是有着无限的滋味。人间琴曲,竟有如此魅力!可以动人心魂,让人随琴声感触着悲喜忧愁!

    悠扬的琴声如潺潺流水一般,平缓中遇到了小石,激起了一朵水花。接着流淌,竟到了低处,悠悠转转,难以逃脱。当水流汇入大河,便又回归到了平缓,但却平添了几分忧伤。随着琴声,叶长天的眼前不断回味着自己的今生,从幼年的无助,父母的失望,姐姐的失落,学院的嘲讽,废柴的骂名,轻月的陪伴,南山的落日,再到扶桑神树的出现,步步艰难,一直到如今筑基,来到这里。这是今生。

    琴声悠悠,眼前的景象如同过往的画面一般,一个个消失在眼前。如同真的要忘却了今生一般。叶长天悚然一惊,睁开双眸看向那台上演奏的楚楚,此时,琴曲已到了末尾,随着袖手轻轻收拢,琴曲终,楚楚淡然抬起头来,扫视着众人的神态。当她看到叶长天那双闪亮而清澈的眼神时,心中不由一愣,转而嫣然一笑。

    “好美的曲子,好厉害的曲子。”叶长天内心感叹道,环顾四周,有些人还停留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林轻月嘴角微微上翘,宁小雪眼中噙着泪花,宋天星则在痴痴傻笑。而其他一些人,更是不堪,有些人早已是痴痴不能语,有些人则是静默的流泪。大厅之中一片静寂。此时,琴声铮铮响了两声,众人终于从迷糊的状态中走了出来。不久后,大厅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楚楚姑娘,您这一曲《忘今生》真是妙绝。此生可以听闻如此曲子,当真是幸运至极。”一个白衣男子手持折扇,从桌上站了起来,对着楚楚施礼说道。

    “原来是郑公子,多谢郑公子夸赞。”楚楚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楚楚姑娘,在下于飞,十分欣赏楚楚的大作,还希望楚楚姑娘可以赏光,再来一曲。我愿出二十万下品灵石作为酬劳。”一个身材高挑而秀雅的男子站了出来,腰间佩戴着一柄长剑,看似也是有身份之人,出手十分阔绰。

    “才十万?也能说的出口。我出三十万下品灵石。”一个身穿墨色衣衫的男子坐在椅子之上,手中端着酒杯,脸上一道骇人的刀疤从左眼的位置斜切至左腮,左眼闭着,但右眼却炯炯有神,浑身散发着一种逼人的气势。

    “汤鸿,你别嚣张,上次被我爹打的还不够吗?”于飞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大喊道。

    “呵呵,一个靠爹吃饭的家伙,也配教训我?如果不是看着你爹的份上,你早就死了。还有机会在这里吧唧?”汤鸿看都没看于飞一眼,只是看向楚楚。

    “既然汤大哥出价三十万,那小

    弟便出价五十万,以博楚楚姑娘一晒。如何?”郑公子摇着折扇,风流自显。

    “郑审,这大哥我可不敢当。既然如此,我便不跟了。毕竟,刀口上混饭吃的,没有如此多的闲钱。”汤鸿见郑审出了高价,衡量了一番,便不再言语。

    “既然如此,是否还有哪位想要出价的?如没有,小弟便多谢诸位了。”郑审环视了一圈之后,那得意的样子好似再说,谁再出价,便是与我为敌。在这片地盘,没有人不给自己面子的,郑审十分有自信。

    叶长天看着一脸渴望的林轻月,有指头的骨节敲击了下桌子,然后开口说道:“五十万下品灵石,听一首残曲,是不是有些昂贵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

    大家立马追寻是谁在说话,瞬间便看到了靠窗而坐的叶长天。于飞第一个跳了出来,指着叶长天说道:“小子,你是哪里来的乡巴佬?你懂琴曲吗?不懂别在这里丢人!”

    “呵呵。现在的少年都如此狂傲了吗?真是没有经过教训,不知道嘴上把关啊。”汤鸿也站了起来。

    “哈哈,哪里来的土包子,竟然敢说楚楚姑娘演奏的是残曲!”有人奚落道。

    “你懂不懂啊?”

    “无论从曲子的长短,意境还是从曲子带给人的感触来说,都是十分完整的。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土包子,也敢妄加评论?”一个白衣少年出言嗤笑道。

    “这位不知道是姓什么的,嗯,乡巴佬,恐怕是刚从乡底下出来吧,从来没有听闻过如此美妙的琴曲吧?也难怪,毕竟,乡间只有牧童吹奏的笛柳,如何能听得到琴声?”于飞走到叶长天的身边,一字一句的说着。

    “楚楚姑娘不要介怀,如此琴曲当是人间少有,称之为神曲也不为过。如今却被这土包子扫了兴,我这就将这土包子给赶走!”郑审说着,便将折扇插在腰间,走了过去。

    “长天。”林轻月拉了拉叶长天的衣袖,自己也未曾听出这曲子中的破绽,怎么可能是残曲呢。但此时,已有四五个人围了过来,众人看到了俏丽温柔的林轻月,看到了冷若冰雪的宁小雪,也被两人的容貌所震惊,没有想到,如此乡巴佬身边,竟然有两位奇女子相伴。

    “无妨。”叶长天示意让林轻月安心,宁小雪则十分安稳的喝着茶水,而宋天星则是兴奋异常,有些跃跃欲试。

    “小子,你是自己下去呢?还是我送你下去?”于飞走到了叶长天身前,看着叶长天便威胁道。叶长天微微抬头看了于飞一眼,然后低头,拿出桌上的筷子,夹了一口菜,便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丝毫没有回应于飞。

    “慢着。”一声清幽的声音传来,正是那楚楚姑娘。

    此时的于飞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不仅忽视自己,而且还直接让楚楚姑娘看扁了自己。只有自己欺负人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欺负过自己的时候。这乡巴佬,竟如此狂傲,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中。于飞愤怒,喊道:“小子,是你自己找死的,别怪某家!”

    于飞一击重拳便朝着叶长天打去,叶长天微微后仰,椅子后躺,脚勾在了桌子之上,

    躲过了这一拳。叶长天猛地近身,左手探出抓住于飞的重拳,右手挥动手中的筷子,猛地向于飞的拳头插去!于飞猛地一惊,拳头之上竟赫然出现了一丝金光,但金光刚刚生成,筷子便已插了下来!

    “啊!”于飞看到自己的拳头竟然被两根木筷给插入其中,已然贯穿了手面!惨痛之下,大叫了起来!但叶长天并没有停手,而是近身,给了于飞两个巴掌!

    “拍拍”的声响,响彻了整个大厅。大厅中的所有人都惊讶的不敢说话,一些人见状,甚至都后退了几步!天啊,没有想到,一个少年竟然下手如此迅猛、狠辣,甚至直接打脸!仅仅凭借着一双木筷,便将于飞的手重创!

    围在周围的汤鸿、郑审脸色有些难看,看向叶长天的眼光有些警惕。

    “你敢打我的脸?!”于飞大叫一声。叶长天看着额头出汗的于飞,很是无奈的说道:“抱歉,我只是自卫而已。”

    “我去,兄弟们把他给我砍了!”于飞摸着火辣辣的脸,大声喊道。在于飞身后,突然出现了三个人,竟然都是清一色的炼气期九层的修为!三个拔出佩剑就想要杀向叶长天,但此时的宋天星不高兴了,拿起来板凳,大吼一声:“哪个敢动手!”

    三名护卫不知如何是好,于飞大喊道,“废物,你们再不上,家法处置!”无奈,护卫只好小心翼翼的上前,宋天星也没给三人废话,身形一晃,并没有动手,只是猛地一撞,便将一名护卫撞飞了出去,剩下的两名护卫,根本就没有在宋天星手下走上两个回合,被宋天星一顿暴揍!躺在地上哀嚎着!

    “筑基期修士!”郑审向外后退了一步,大声喊道。

    “什么,竟然是筑基期修士?”众人一片哗然!

    “如此年轻的筑基期修士,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样的天才啊?又是什么家族培养出来的!”有人惊呼道。

    汤鸿看着叶长天与宋天星的眼光也变了几变,自己修炼了四十余年,方才筑基有成,又经过了二十年,才提升至筑基期三层的修为。如今,这少年,竟然是筑基期修士?

    “什么,不可能,怎么可能?”于飞惊恐的说道。于飞今年也有了十八岁,是残阳帮帮助于敏的儿子,但修炼资质较差,屡屡筑基失败,如今卡在筑基期已有七八年,于敏每次看到于飞,都十分气愤。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多次嘱托他不要招惹筑基期修士。上次招惹了汤鸿,虽然于敏亲自出手赢了,但也留不下汤鸿,换言之,如不是汤鸿不愿彻底撕破脸皮,他们残阳帮必定会鸡犬不宁!

    “哎呀呀,是谁在我们天音阁大打出手的。”那名妇女再次出现,扫视了一圈,看着于飞与宋天星,询问道。

    “没有打架,是,是我们不小心喝多了,摔,摔倒了。我,我来赔。”于飞看着宋天星与叶长天,脸色充满了惊惧之色。如果让自己的父亲知道了自己又招惹了一个筑基期修士,不,好像是两名,那自己的皮还不得被拔下来。如今,为了自己的皮,脸却是不能再要了!说着,便拿出了一袋灵石,放在妇女的手上便带着几名重伤的护卫走下楼,然后很快的消失在街道之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佛系古玩人生〕〔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