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逍遥医神〕〔万世为王〕〔我只有两千五百岁〕〔战龙归来林北林天〕〔战龙归来林北林楠〕〔耀世兵王林北〕〔我生为王林北〕〔我从来都不主动〕〔铁血兵王林北〕〔林北苏婉〕〔战神临花都〕〔逆天高手在都市林〕〔都市无敌战神林北〕〔耀世狂兵林北苏婉〕〔北境战神林北〕〔江若雪〕〔都市风云乔梁〕〔乔梁叶心仪最新章〕〔乔梁〕〔乔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第58章 撕裤一(求推荐!)&.
    !

    晓蝶看着睡裤,沈赋看着她。

    自己清清白白,可就怕在晓蝶心里留下怀疑的种子。

    于是沈赋在晓蝶把裤子藏起来之前主动出击。

    “老婆,你猜这是我从谁身上扯下来的,白总,男姐,还是姗姗?”

    晓蝶有些慌,低着头,“我不知道,但我觉得没关系的,她们跟我,是一样的。”

    沈赋揉揉她的脸蛋,“傻丫头,你想什么呢,你猜嘛。”

    见沈赋并不避讳说起这件事,晓蝶想了想,“是不是男姐啊,我看你脸上好像有伤?”

    竟然还看得出来吗?沈赋摸了摸脸,“错了,排除了一个错误选项,接下来二选一,最后一次机会,答错了有惩罚。”

    晓蝶觉得白总也不像是那种会吃亏的性格,“姗姗?”

    “果然是冰雪聪明啊!”沈赋赞了一句,“她睡觉的时候把裤带那里弄成了死结,结果早上尿急,死活解不开,眼看就要尿裤子,把她急的嗷嗷叫。”

    “所以你就出手帮她了?”

    “是啊!”

    “徒手?”

    “嗯!我都没想到我那时候能爆发出那么大的能量,呲啦一下!”沈赋洋洋得意,真白!

    晓蝶把破裤子扔在一旁,叉着腰,“老公,虽然我觉得撕人裤子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这可是花好几百买的呢,可结实了,而且以你的智商,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东西叫剪刀。”

    她果然怀疑了,她果然吃醋了!

    沈赋哭笑不得,“可这就是事实啊~不信你回头问白姗姗,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晓蝶想了想,把阳台上的窗帘拉上,然后把自己现在穿的睡裤系起了死扣。

    “这件跟那件是一起买的,材料也是一样的,你撕一个给我看看。”晓蝶昂着头看向沈赋,不是那种怀疑的眼神,而是有些挑衅的小顽皮。

    小丫头这是想跟自己玩点粗暴的啊~

    晓蝶,你变了!

    沈赋撸了一下并不存在的袖子,“好啊!让你看看你老公的硬实力!”

    他抓起老婆的裤头,开始猛地一撕!

    “呲啦!”沈赋自己配音,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晓蝶的裤子完好无损的包裹着,她松了口气,随即纤纤玉指在沈赋胸膛上戳了一下,“事实证明,徒手撕裤子,不存在的。”

    “你等一下!”沈赋绕到老婆身后,“我不是从正面撕的,要从后面,你配合一下,别笑。”

    沈赋气沉丹田,双手用力一扯,呃,还是没反应,倒是揽着老婆的小腰有点舍不得放开,真细!

    晓蝶笑得更欢了,扭了扭身子,“你别影响我,我还要洗衣服呢。”

    “你洗你的,我撕我的,”沈赋贴着晓蝶的后背,潜心撕裤,“你确定是一样的材质吗,我觉得不像啊,那个很好撕的。”

    沈赋坚持了半个小时,中间还练了一下举重,引体向上,增强臂力,依然无果,倒是把晓蝶逗弄的脸蛋通红,身上挂着一个汉子,强忍着羞意完成了洗衣晒衣的工作。

    “好啦,我要换身衣服,我们去心理诊所吧。”晓蝶终止了沈赋在自己裤子上的探索。

    “你解得开吗?”沈赋问她。

    “这有什么解不开,我……”晓蝶摸着那个死扣,突然傻了眼,“诶,怎么这么紧啊,刚开始没这么紧的?”

    那是,沈赋在她腰上一直活动,在他的努力下,确实比一开始紧多了。

    沈赋摊摊手,“没关系,有剪刀嘛。”他也放弃了,或许是那一条本来就有开口吧。

    晓蝶找了好久,“剪刀呢?”

    “找不到吗?平时都是你放的啊。”

    “哎呀!”晓蝶拍着脑袋,“我怕男姐再伤害你,所以把剪刀藏了起来!”

    就是第一次男姐伤了沈赋,她坐出租车从外面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剪刀藏了起来,还有一些小刀子,家里除了菜刀明面上已经没有别的开刃器具了。

    “藏哪了?”

    “想不起来了,我现在很乱,我想嘘嘘~”晓蝶委屈巴巴。

    晓蝶情景再现了今早白姗姗的经历,解不开,褪不下,剪刀也找不到,热锅上的蚂蚁也就这样了。

    “我不想尿裤子~”晓蝶真急了,“要不用菜刀?”

    就在这时,沈赋一把将晓蝶抱到了洗手间,把她摆在马桶前,只听“呲啦”一声,沈赋一发狠,直接把裤子撕成了两半。

    “我成功了!”沈赋自豪地仿佛撕裂了地球,感觉全身都是狂野的力量。

    晓蝶来不及帮他庆祝,把他一推,“你先出去~”

    等晓蝶从洗手间出来,沈赋建议,“老婆,这裤子太贵,我们买一些又便宜又好斯的衣服,你觉得怎么样?”

    晓蝶脸涨红,急匆匆进了卧室,“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不知道哪有卖的。”

    沈赋“嘿嘿”笑个不停。

    还是自己亲媳妇儿好,可调戏,可轻薄,另外几位他哪敢啊,一点生活情调都没。

    ~

    去艾米丽心理诊所的路上,沈赋还一直用这件事取笑晓蝶,“我觉得这件事你有必要录个视频跟姐妹们汇报一下,让她们以后小心,就说我最近培养了撕人衣服的坏习惯。”

    “以后不许再撕了,糟践东西~”晓蝶后悔不迭,那两件睡裤是她最喜欢的,好贵的。

    “好好好,现在买的这些不撕,回头我在网上找找好撕的~”沈赋边开车边琢磨,“其实白总买的那些丝袜就挺好撕的,上次我不该脱的~”

    要不是看他在开车,晓蝶一定会在他身上打一套喵喵拳,不过她自己也是又好气又好笑。

    只是到了心理诊所,她的心情又沉重起来,脸上没了笑脸。

    心理诊所的人都下班了,只有龙舞一个人在等他们。

    龙舞直勾勾盯着白晓蝶,她相信,这次应该是正主,就是那次吃饭的感觉,一个温柔又不失刚强的小女生。

    “晓蝶,谢谢你相信我,进来吧,我们好好聊聊。”龙舞语气温柔。

    见沈赋也要跟着进来,龙舞拦了一下,“家属就不要进了,你这属于蹭诊。”

    蹭蹭也不可以!沈赋气抖冷,“我可以给双份钱啊,让我旁听呗。”

    晓蝶拉拉沈赋的衣袖,“老公,你就在外面等吧,不要影响小舞姐的诊断,出来了我都告诉你。”

    龙舞咳咳,“接下来要叫我龙大夫,我们正规一些,沈先生可以在休息间玩一些心理小游戏,进来吧,沈太太~”

    ◤,. .coベ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