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之我是至尊〕〔紫阳剑帝〕〔我的女友不可能是〕〔重生完美大佬〕〔超神采集〕〔九叔的掌门大弟子〕〔娘娘每天都盼着失〕〔血染侠衣〕〔广告界天王〕〔诸天之从诛仙开始〕〔少主今天也被暗算〕〔从刺客伍六七开始〕〔斗破之最强老公〕〔小娇包被偏执大佬〕〔魔帝重生以后〕〔美女总裁的特战兵〕〔创世游戏法典〕〔战巫传奇〕〔极品妖孽奶爸〕〔我应该是天命之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醉梦仙姝 第四十七章:雅号
    麝月和秋纹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贾宝玉却道:“你们还别不信,今晚我真的看见她施法了呢,她只把手对着天空中的月亮那么一挥,一道金光从她的手心里闪出,瞬间……”

    贾宝玉话还未说完,麝月等人早笑了个要不得,便拿手来摸了摸贾宝玉的额头道:“没发烧啊!”

    贾宝玉知道和她们也说不得,只得笑笑罢了。

    回到怡红院,贾宝玉便有些声重鼻塞,到了天快亮时,竟然发起烧来。

    袭人早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麝月便要去告诉凤姐请太医。

    贾宝玉却挣扎着道:“只不过是受了些凉,别大惊小怪的闹得众人皆知了,如果太太那边来人,问起来,千万别提昨晚的事。我知道,如今老太太去了,一时用不着她,众人便都有些嫌着她,可别再火上浇油。”

    袭人便嗔道:“你把我们都看成什么人?这会子你还为她操哪门子的闲心。什么火上浇油,我看,该给你浇上一盆冷水才是,免得你头脑发热,尽做些让人操碎了心,却落得一场心酸的事来。”

    袭人说着,眼睛便又红了。

    贾宝玉只得拉着袭人的手道:“你又酸哪门子的心了,我只不过为她遮挡了一会子的雨,也没什么!”

    袭人顿时怒了,便带着哭腔道:“没什么?我来了这大观园这么些年,你几时为我那样来着。”

    贾宝玉便挣扎着起来笑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个。这也简单,咱们现在出去,我也为你遮一回雨,挡一回风便是了。”

    袭人又连忙将贾宝玉按在床上躺下道:“你发什么风,还嫌我不够操心!你纵然有这个心,也早晚了,外面天早晴了!”

    麝月却在外面笑道:“这怕什么,天晴了更好,二爷可为你遮挡太阳也一样啊。说不定你一掉眼泪,一作法,这天便下起醋雨来了呢,我立马也去把那笑笑居士请来,让她也吃一回这漫天的醋!”

    袭人听了,红着脸便来撕麝月的嘴。

    几人在屋子里笑作一堆。外面媚人却道:“宝姑娘来了。”

    袭人麝月忙住了手,便出来问好。

    宝钗却笑着进来道:“宝兄弟昨夜好雅致,才淋了一夜的酸雨,今天怎么袭人又要下醋雨,这天究竟是怎么了!”

    宝玉急忙便欲起来,连声叫袭人端茶来。

    宝钗却冷笑道:“不用忙,今日这茶,我吃不得。”

    宝玉笑道:“为什么?”

    宝钗道:“只怕也是酸雨泡的呢!”

    贾宝玉红着脸待要说什么,宝钗却早转身,却又回过头来道:“我今儿一大早过来,是想告诉你,明天便是中秋,太太和娘商量了,说是大家好久没有热闹了,便在这大观园的凹晶馆那里热闹一晚上,那里临水依山,恰巧今儿又雨过天晴,明儿晚上不出意外,必是玉盘高挂。只是那里临着一位高人的居所,她又是北静王另眼相看的妙人,早有吩咐,得罪不起的。原本这事还得你去和她说说,可偏偏你又病了。”

    贾宝玉听了,早跳下床来道:“这事简单,我去和她说了便是,她一向随和,却不知又如何便恐得罪她了?”

    宝钗却只是看着袭人,又看看宝玉,一声儿不响的扶着莺儿去了。

    宝玉一时间莫名其妙,袭人却早不自在起来,便赌气坐着垂泪。

    宝玉只得披着衣裳上来安慰袭人道:“你又怎么了,这些日子,你总是哭哭啼啼的,我却不知是谁惹你了。”

    袭人只不说话。

    麝月却进来道:“宝姑娘这意思你还不明白?”

    宝玉更加莫名其妙道:“我倒是真不明白,越来越看不懂你们了。”

    袭人便道:“明明是她自己心里也装着一坛子醋,却拿我做筏子来说事。我操劳了这么些年,如今反到是成了罪人了。”

    “她如何便拿你做筏子说事了,我怎么就不知。”

    “你装什么糊涂,咱们昨晚的事,她想必知道了,一大早跑了来,便冷嘲热讽的,这倒也罢了,可你们却也跟着她来打趣我,你们什么意思。如果我碍着你们的眼,我离了这里便是。”

    麝月听了,便道:“哎,你怎么连我也怪上了,可是狗咬犟驴一嘴毛。”

    秋纹却也进来了,恰好听见麝月的话,便笑道:“说的好,却不知谁是毛驴谁是狗?”

    麝月便看着宝玉和袭人,只努嘴,却不说话。

    宝玉顿时笑着上来便挠麝月的咯肢窝,笑骂道:“我自然是犟驴,可这不都是因为你们,我倒是无所谓,你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可怎么说袭人是狗呢。”

    秋纹笑道:“这你也不知?她早得了太太赏给她每月五两的月钱,这可是天大的福气,若不是她哈巴狗儿一般会讨好主人,这五两银子能轻易便得?”

    媚人也在外面插嘴道:“背地里,咱们都给她取了个响亮的雅号,叫她花点子哈巴狗儿呢,你却怎么不知。”

    此话一出,宝玉也忍不住看着袭人笑了个要不得。

    原来袭人今日恰好穿了一件白蓝相间的点子锦缎花背心。

    宝玉看着袭人笑,顿时麝月和秋纹等人也笑了个要不得。

    一时间,袭人早气得眼泪横流,捂着脸赌气跑出屋子外面去了。

    宝玉见袭人果真生气了,便急忙捂住了嘴,忍着笑道:“快别说了,你们也嘴下留德。咱们这屋子里,一年到头,多少事情,如何少得了她。她也挺操劳的。这每日五两银子原是她应得的!”

    宝玉说着,急急便出去了。

    麝月却早进屋子里拿了貂裘大氅高声叫道:“这天刚放晴,你感冒没好,看吹了冷风,你急些什么,她又没长翅膀,还能飞了去!”

    麝月拿着大氅出去,却早没了宝玉和袭人的踪影,只得回屋子里来。

    秋纹笑道:“这一回,咱们可别真捅了马蜂窝。袭人如今刚刚得了太太每月五两的月钱,和府里姨娘一样了,她正得宠呢,若是到太太跟前说上几句,或者掉几滴眼泪,那咱们可真是捅了花点子哈巴狗儿的鼻子眼了。”

    麝月想了想道:“恐怕还不至于,若她果真是这样人,咱们从此只当不认识她,把这姊妹的情谊也抹了吧。”

    两人正说着,外面媚人却道:“周大娘好,快请到里面用茶!”

    麝月和秋纹一惊,急忙掩了口,周瑞家的却早进来了。

    两人连忙问好,便倒了茶来,又搬来椅子。

    周瑞家的接了茶,微微呡了一口,便放下道:“我不坐了,有话告诉宝玉,老爷太太那边找呢,叫快过去。”

    麝月听了,便道:“二爷刚刚出去了,您老竟没遇着?”

    周瑞家的便皱眉道:“还不快找去!把我的话告诉他,我一刻也不得闲。”

    周瑞家的说着,转身便走了。

    麝月便悄声道:“什么事竟要周大娘亲自来跑一趟?”

    秋纹道:“莫不是昨晚宝玉私会笑笑居士的事情发作了!如今那笑笑居士可了不得,听说是北静王看上了她,她却死活不肯,又不好用强,才把她圈养在了咱们大观园里的。府里几个爷们,正眼也不敢窥她一眼,更别说深夜私会了。”

    麝月急忙捂住了秋纹的嘴,便有些心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