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城检察官〕〔神魂武尊〕〔我的极品娇妻〕〔农家小子闯红尘〕〔权谋有道〕〔一胎双宝:总裁大〕〔一路高升〕〔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讲真,这才是御兽〕〔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国龙将陈奇〕〔最后一个青乌传人〕〔我的篮球视界与众〕〔仓氏呓语〕〔希腊:新神纪〕〔冒牌古神〕〔消逝的魔环〕〔漫威神豪血神〕〔重生之金融巨头〕〔裂天空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二十三章 列仙谁说了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恒均脸色发白,断臂之痛真的是疼到骨髓中,到了他这个层面很少负这种伤了。

    他焦躁并强烈不安,那可是至宝,随着他的右臂一起飞落出去,这一局面远比血肉之伤更严重,让他痛苦而又心慌。

    “羽化幡!”他怎么可能接受这个结果,近乎发狂,催动绝世仙光,要直接卷回来。

    一旦失去至宝,他很难想象会有什么下场,最近持羽化幡在手,他着实很强势。

    然而,有人挡路,更有人对他下死手。

    “哧!”

    又是一道剑光从不远处飞来,向着他的头颅眉心冲去,真要打穿,纵为绝世人物,元神也要被重创。

    “回来!”他躲开了剑光,并没有被袭中,他大吼着,召唤自己的肢体,那条手臂发光,带着羽化幡真个要返回。

    因为,手臂中也有他的元神之光,如同他一道弱小的分身。。

    “人间不是你等说了算!”旧土,安城上空有声音回荡。

    “仙界也不是你说了算!”一男一女两道影子先后开口。

    记住m.42zw.cc

    早先两人说什么时,没有人过于紧张,但是现在简单的两句话震慑人心,让各方都忌惮。

    这是两位大佬,真正绝世无匹的人物,让恒均都吃暴亏了!

    此时,那女子再次抖动绚烂的图卷——旧约,导致敞开着、还未彻底闭合的仙界中,恒均那刚要飞回来的手臂又抖动了起来。

    羽化幡微震,被旧约干扰,根本不听从恒均的召唤,径自冲击,又要离去了。

    所有人都心惊,目射神光,承载旧约的图卷竟在今日出现,有这种表现,太震撼人心了。

    在这关键时刻,自然有人在快速行动,想把握住现在,要抓住这特殊时刻的机会,捕捉羽化幡,“冥血教祖们”行动果决。

    这些是什么人?没有一个简单之辈,全都是狠茬子,别看平日笑眯眯,真到了利益攸关之时,全都是拿着雪亮镰刀割韭菜的主。

    绝世生物一旦内卷起来,会更为恐怖!

    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人在对恒均放冷箭,都顺道给他来一下!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恒均旁边那神秘的金袍男子都是面色三变,先被镇住,而后惊呆,接着眼底有凶光一闪而逝,连他都想夺恒均的至宝——羽化幡!

    “各位,先干掉恒均,最差也打碎他那条手臂,别他重组身体!”有一位“冥血教祖”喊道。

    “杀了恒均!”另一位“冥血教祖”附和,大声喝道。

    冥血军团呼啸着,都为绝世人物,一时间,拳印遮天,剑光裂仙界,法体轰鸣,全都狠辣出手。

    “羽化幡,归来!”恒均急了,自身在躲避狠茬子们的绞杀,纵横仙界中,想重掌至宝。

    腐朽的福地碎片巨宫中,那个半张脸都露出部分白骨的男子叹道:“竟然是旧约,被你们寻到了。当年我来地心巨宫深处,就是为了找它,以为在这里,艰难开启了此地,想不到却是一场空。”

    若是有旧约在手,他比现在还要强大,成为传说,肉身常驻人间,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血肉半腐烂。

    “旧约啊,本被打入宇宙深处,让它和规则结合,任它在一颗又一颗生命星球显照,居然被人找到了它的承载物!”

    黑袍人开口,现在他进退不得,今天这种局面让他非常被动。

    “旧约,是仙界至高规则的交织物,当神话接近落幕之际,它可化为大道之柴,文明之火,炼制专属于一个超凡文明的至宝。”

    面部干枯、带着面纱、来自地心的穆姓女强者,也忍不住开口,眼神中无比渴望,但也有惧意。

    “没什么可在意的,旧约而已,规范的是大幕中的生灵,我们都出来了,还怕什么?天纵无敌之人,心中怎能有惧?”那个出尘的影子开口,并且第一个动手了,他确实强大的可怕,敢与那一对男女搏杀。

    事实上,就冲他昨夜负伤逃走,没有被击毙于现场,就足以说明了问题,这个由勇士成为恶龙的神秘人,真的算是古来罕有的强者之一。

    他飘逸出尘,空明强大,影子状态有了几许立体感,实力骇人,抬手间就是一挂星河般的光束,残余超凡规则剧烈动荡,让虚空都塌陷了,炸开了。

    砰!

    对面,那对影子男女中的男子一掌拍出,刺目的光绽放,同他硬撼,直接摧毁其残缺的规则之力。

    在这个年代,在现实世界中,还能动用残缺规则的人,那必然是极其罕见与强大的,而此地竟在进行这样的对决。

    “对啊,我都走出大幕了,不受旧约限制了!”黑袍男子也开口,无所畏惧了。

    “是吗?但凡生活在这片宇宙中,又有谁能无拘无束呢,但凡成仙者,进入大幕后,就等于自行约定了,要遵守旧约。”

    一对影子中的女子,手持旧约,对着黑袍男子就劈了过来,顿时震的他气血翻腾,哇哇吐血。

    他可是以主身入了现世,也算第一个借至宝而从仙界全面回归的绝世生灵,现在他的体魄本应该异常强大才对。

    可是,在旧约映照下,他被那种光震的道基晃动不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旧约有至宝属性。

    “旧约确实要消散了,但我不动用它的承载物,一样可以削你。”那女子开口,虽然是一道淡淡的影子,但强大的慑人。

    轰的一声,在她逼近时,虚空中迸发出刺目的光,仿若有一个真实的女子立体了起来,散发洁白光芒,要走出来!

    黑袍人全力对抗,然而他吃惊地发现,自己面对那洁白的拳头时,他这个从大幕中走出来的主身却在轻颤,打不动,反被对方震的七窍流血!

    他顿时头大如斗,意识到麻烦大了,没有恒均手持至宝羽化幡俯视与震慑,他们会很危险。

    那女子十分特别,依旧是影子状态,但是迸发超凡力量时,偶尔会有洁白拳印真实出现,打向对手。

    “两位,请让穆道友回来吧,我们退出!”地心,腐朽的巨宫中,那个盘坐的男子开口,让两大至强者放女子离去。

    全身血肉干枯的穆姓女子,早已被裹挟在战场中,无法冲破阻挡。

    “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们两人是谁!既动杀意,并付诸行动,那就自己留下性命吧!”

    那对影子中的男子开口,非常强势,不给地心腐朽巨宫中那男子留面子,摆明要杀穆姓女绝世强者。

    “道友,你们两人不可能长时间驾驭旧约承载物,我猜测,你们想以它孕化出至宝,现在多次动用它的话,容易出现问题。我赔礼了,和解吧。”地心巨宫中,那个男子声音平缓,无喜无忧。

    他虽然说要和解,请那对影子放人,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这个人有一种源自从骨子里的强势。

    这说明了一个问题,他很自信,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事实上能以肉身形态常驻世间,他的确是个传说!

    在地心腐朽的巨宫中,他残存的几位弟子门,都是由他庇护才活下来,他盘坐在那里,就是在镇压与对抗现世的侵蚀。

    “我不会放人,你自己最好关闭巨宫,不要掺和进来!”一对影子的女子开口,对他们很不满,今天执意要清算一次。

    “什么数千里外显化身影,不过是一缕元神之光作祟而已,消散吧!”那对影子中的男子开口,轰的一声,在安城上空一掌打出,将远处显化的盘坐身影磨灭了。

    “哼!”地心腐朽的巨宫中,那盘坐的男子冷哼了一声,现在看不到地表上的一切了,他冷漠开口道:“当旧约消散后,我若出世,谁堪一战?”

    “你老实本分一些,不然旧约消散,你依旧可能会殒落!”有声音通过旧约承载物传到地心。

    安城夜空中,二对三的战斗,初时在乌云下,在重新下起的大雨中,景象恐怖,雷霆交织间,像是有金翅大鹏扶摇直上九万里,震动天下。

    “那是一对至强神人啊,两人开始追杀三人了?”安城中,很多超凡者今天被震的有些发傻。

    大事件相继发生,惊撼人心。

    飘逸出尘的影子远去了,他在被追杀,轰的一声,那名黑袍男子被打得半边身子爆碎,血染夜空。

    “你想逃回地底?”那对男女喝问。

    穆姓女子俯冲向大地,她刚才竭尽所能地出手了,但是,他们三人并不齐心,各有念头,都在想着后路。

    现在,她退意明显,想遁入腐朽的巨宫中去,她相信地心的男子可以保住她。

    一道绚烂的图卷震动,冲击了下来,卷在她身上,猛烈一震,她当即惨叫,浑身腐烂和干枯的血肉,全部脱落了,被剥离出去。

    旧约承载物对她有很可怕的侵蚀之力,让她化成了白骨架,接着全身骨头又出现裂痕,要炸开了,连她的元神也有很多细密的裂缝。

    “不!”她疯逃亡,没入地底深处。

    她感觉自身要四分五裂了,那一击竟是如此的可怕,毁了她的绝世根基,让她怒不可遏,要疯狂了。

    她感应了一下,确信那两人去追杀神秘影子和黑袍人去了。

    事实上,黑袍人已经应劫,他借助羽化幡之力,第一个以主身形态走出仙界,现在被那一对影子轰杀!

    地下,穆姓女强者恶向胆边生,她愤怒无比,在泥土下向着安城而去,要找王煊,她要得肉身鼎炉,取而代之。

    现在哪还顾得上性别,只要能活着,并保住她自身的道行,这才是最紧要的。

    夜空下,王煊手持斩神旗,猎猎作响,驾驭着它极速远去,冲出城外,因为他感应到了威胁。

    然后,在野外,他穿上了杀郑元天时的特殊甲胄,连面部都被覆盖了,可确保无人能推演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左手斩神旗,右手拎着平平无奇的炉盖,立身荒野中。

    “现世中超物质干枯了,应该没有那么大的动静。”他自语。

    “你在说什么,怎么不跑了?”穆姓女子以白骨架形态出现,满身都是裂痕,她锁定王煊的背影而来。但是现在那种气息若隐若无,内敛的厉害,让她都险些误以为追错了人。

    “咻!”刹那间,她杀到了,向着王煊抓去,元神更是在出窍,要直接扑进那具肉身中,夺其血肉之躯。

    “被人杀的道基崩溃,血肉崩解,绝世除名,你还想来拿捏我?”早先王煊一直在观战,精神天眼看的透彻,所以他压根就没慌!

    “死!”女子的元神之光狠狠地,驾驭白骨架几乎要触及王煊了,到了眼前。

    王煊以左手斩神旗护体,右手拎着平平无奇的炉盖,直接就夯了上去!

    “咚!”

    一道沉重的撞击声响,像是闷雷轰鸣,而后便是成片的喀嚓声,女子的骨架在寸寸炸开,接着爆碎,化成齑粉。

    而其元神更是首当其冲,被炉盖轰中后,当场化成很多片,被莫名的气机撕裂!

    王煊以手中的斩神旗一卷,将早已被杀破道基、现在更是被炉盖夯碎的元神之光裹住,金色纹理蔓延,开始绞杀。

    仙界,恒均披头散发,方寸大乱,还谈什么夺回至宝,他现在处境堪忧,性命难保。

    “冥血教祖们”一个比一个狠,他们确信,将恒均打杀,最为稳妥,不可能让他和那条手臂合一,羽化幡该易主了!

    “恒均,你曾欠了我一个人情,什么时候还?将至宝抵债吧!”一位“冥血教祖”喝道。

    恒均恨极,今天就是栽在还人情上,他转身就逃。

    “噗!”

    一道剑光亮起,穿透他的胸膛,后方一位冥血教祖喊道:“恒均,欠我的人情,以命来偿吧!”

    “恒均,纳命来,这仙界的,列仙的,归我冥血说了算!”又一人大喊。

    月底了,求下月票啦!

    感谢:dydydyd、迷书之我、山河远阔人家烟火、香草加冰233、有困难,谢谢盟主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猎谍〕〔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前妻乖巧人设崩了〕〔我什么时候无敌了〕〔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