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写轮眼中的黑夜战〕〔女帝:夫君隐居十〕〔这个玩家过分冷静〕〔从一人开始开发诸〕〔神瞳狂医〕〔天道基因库〕〔我只想吃个保底〕〔这个技能便宜卖〕〔你的能力很强,现〕〔打造娱乐帝国从脱〕〔大唐:我成了玩家〕〔不当电竞选手以后〕〔生活系美剧〕〔漫威世界的卡牌大〕〔盗墓:继承王也,〕〔我能拓印三千大道〕〔奥灵猎人〕〔我必须同阶无敌〕〔人在斗破,三年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二十四章 杀生之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城外,王煊左手中斩神旗裹住那些元神碎片,一震再震,来回绞杀,旗面蒸腾金霞,内部凄烈惨叫。

    穆姓女强者彻底绝望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崽子?才多大年岁,在旧土上,竟然可以强杀她!

    她奋力挣扎,最后一冲,想要从旗面中逃离,只要给她机会,就等待地心强者的死亡报复吧。

    旗面抖动间,金色网格消融她的元神,但其部分元神之光真有要冲出来的架势。

    王煊给她“机会”,主动放开一角旗面,部分元神之光带着恶狠狠的冷意冲了出来,然后她就看到平淡无奇的炉盖到了。

    一声闷雷般的声响震出,王煊一盖子将她砸没了,最后挣脱出来的精神碎片暗淡,永远熄灭。

    大雨倾盆,滚滚雷声炸四野,不时有银蛇裂开夜幕,王煊转身离去。

    在这样极端的天气下,安城一片恐慌,发生了太多的事,绝世高手接连毙命。

    仙界大幕轰鸣,连手持至宝的人都手臂断落,正在被人收割,这一日很多超凡者都在心颤不已。

    普通人感觉压抑,胸闷,因为很多都是在发生精神领域的神话事件。

    当然,那些喝喊声,雷霆,战斗等,也有部分是在现世世界真实映现的,仰头观看夜空的人可见。。

    首发

    安城外,山地中,沿着黑袍男子开辟出的通道,有两个腐烂的人从地心出来了,探查情况。

    此外,这片山地中还有人,早先自仙界被送出,是黑袍男子的门徒,和半腐烂的两人汇合,缓缓临近安城。

    ……

    恒均走投无路,身体被杀爆过四次了,他确实很强,但是被人有意围猎,失去至宝怎么可能挡得住?

    他觉得悲凉,一路逃亡,舍弃羽化幡,不再有那种念头了,可还是要失去生路了。他满身都是血,阴阳神火蚕丝编织的仙衣早已化成破布条。

    仙界河山,壮阔而又秀丽,入目所见,大河远去,红日如烟如霞。恒均长叹,这一切都要与他无关了,以后可能再也欣赏不到了。

    尤其是现在,又有新的冥血加入追杀队伍,非常强大,上来就要人命,而且很“不专业”,虽然那个人血光冲霄,冥血味道十足,但是手里拎着个破镜子,在那里猛砸。

    远处,真冥血教祖看得眼睛都在冒绿光,严重怀疑是老张也跑来凑热闹了,他很想熬唠一嗓子,都这么熟了,你也冒充,好意思吗?!

    恒均开口:“张道友是你吗,我以前也欠过你一些人情。不对,你不会是故意假冒张道岭吧?”

    他又突然警醒,这个时候,群魔乱舞,彻底乱了,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谁敢再冒充我,回头我去杀谁,降妖除魔!”远空有人喝道,张道岭出现。

    这让人们露出异色,连他都在背锅?不过也有个别人认为,两个都是他,老张故意混淆视听呢。

    显而易见,各路强者为了至宝,都下了狠手,不止是要杀恒均,主要也是想得到他部分身体,从而去接引那断臂,得到羽化幡。

    恒均竭尽所能的一次大逃亡过后,短暂摆脱露出獠牙的各路强者,他……化成冥血教祖的样子,快速潜行匿踪,想趁乱消失。

    “我……!”真冥血教祖拥有极限神速,跟的很紧,现在看到这一幕后,目瞪口呆,让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恒均,你亏心不亏心,这种关头还想冒充我!”有人震怒了,血光冲霄,引发人侧目,霎时杀了过去,要绞杀恒均。

    真冥血教祖就在后方,见到这一幕后,心中滋味难明,他自己还没跳脚呢,有人替他先怒了,在那里怒怼恒均。

    这一役,恒均非常惨,他自己也知道活不成了,前段时间不是很低调,在强势下得罪了部分人。

    而且,他也有对头,今天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欠了很多道友人情,这是拿命来还啊!”他自嘲,不久前,他有至宝在手时,谁敢来杀他?

    当然,这段日子他也有风光过,敢威胁超绝世——方雨竹,而且是四大高手同时在场的情况下。

    噗!

    恒均解体,被群狼轰爆,元神也炸开了,一些人卷走他部分血肉,转身就走,去接引羽化幡。

    恒均死了,很惨,而至宝争夺战还未落幕!

    安城,王煊回来了,早已脱下甲胄,收起至宝,在瓢泼大雨中,行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他蹙眉想着一些事。

    那个出尘的影子实在强大的离谱,那一对男女追杀下去了,却不见得能彻底将他格杀,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他想了解的更多,研究下历史上有特殊内景地的三个人,向着黄铭的茶社走去。

    人口接近千万级的安城,此时彻底被水幕覆盖了。

    暴雨中,有人在逼近安城。

    “我师傅可能死了,被那一对影子男女击毙!”黑袍男子的门徒开口。

    “我师傅凶多吉少了,第一时间就被他们重创!”来自地底巨宫的人沉声道。

    共有六人,眼底皆寒光闪耀,他们没什么不敢做的,现在入城了。

    都是曾经成过仙的人,敢跟着各自的师傅出来,踏足现世,身陷风暴中,那就说明早有心理准备。

    “我们两人身体腐烂了,长驻人间很多年,到了现在实在熬不下去了,今夜舍命来个痛快,杀生,为我师傅报仇!”

    “我也是个有血性的人,当年是我师傅给予了我这一切,带我成仙,进入大幕中,今天为报师恩,杀个痛快!”

    两个阵营共六大高手,边走边有人低语,在加强自己的意志,要在这个雨夜大杀一通,将性命豁出去了。

    “王煊,今晚的第三目标吗,被那位神秘的大人选定为肉身鼎炉,邀我师傅相助,现在从杀他开始!”

    一个人忍不住了,低声咆哮了起来,哪里还管那个神秘影子是否需要这个年轻人,他们的师傅都因此死去了,要报仇报复!

    “杀不了那一对男女,就杀旧土这个崽子,现在是绝好的机会,没人阻止我们!”

    “师傅,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远不是那一对影子男女的对手,今夜先杀这个人间的年轻人,烧了他祭奠你!”

    天地黑暗,雷鸣阵阵,暴雨如同天河之水垂落下来。

    王煊驻足,缓缓转身,看到了身后的几人,再次回头时,另一边也被人堵住了。

    不是他没有提前发觉,而是有感后,主动放慢了脚步,等在这里。现在距离谪仙茶斋不是很远了,他不想将黄铭、孔云等人卷进来。

    长街,空旷,王煊沉静如雕像,宽阔的街道上两端都被人挡住去路。

    六大强者中,有两个是腐烂人,四个中年男女,杀气澎湃,不加掩饰,惊的雨幕都倒卷了起来,掀起阵阵浓浓重的白雾。

    没有任何话语,到了这一刻,这六人都早已做了选择,化成六道刺目的光束冲了过去,要绝杀那那个年轻人。

    他们知道,那一对影子男女随时可能会回来,给他们的时间不多。

    这是昔日真正成仙了的人,是从很多竞争者中杀出来才崛起的,都有强大的意志,今夜豁出去,不在乎生死。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他们有真正的实力!

    大雨中,七道身影遭遇,激烈搏杀,在雨幕中,有血水溅起,有低沉的吼声震碎附近大楼的玻璃!

    在这现实世界中,一切超凡者都被最大限度的压制了,他们不是绝世人物,不可能动用得了残余的规则,但依旧可以超凡之力扭曲空间,无比可怕。

    他们属于绝世强者的门徒,已经算是很靠前的梯队中的超凡者!

    黑夜伴狂雨,长街上,七道身影太快了,同时无比的凌厉,动辄一脚落下就踏断宽阔的道路。

    今夜,超物质但凡释放,就会刹那消散开去,这是旧约和羽化幡以及养生炉共同出现过的结果吗?王煊严重怀疑,提前体验到了超凡寒冬黑夜到来的可怕环境。

    他发现,一拳打出去,本应无比绚烂的拳光,今夜没有那么刺目了,更多的是近身搏杀。

    在这种大环境下,他们还有惊人的破坏力,足以说明了实力的强悍。

    一个接近腐烂的男子,如同魔猿在暴雨中横空而起,向着王煊踏来,王煊四面都被封堵了,只能以拳,以手臂等格挡。

    砰砰砰……

    接连六脚落下,那个人凌空而行,力量巨大无比,让王煊的手臂和手掌都微麻了。他双目深邃,暗自惊异,这不愧是长驻现世的成仙者,尽管神话消亡了,他们也同时在腐烂中,但依旧有着比其他超凡者更惊人的力量。

    他退无可退,那就前进,和所有人硬撼!王煊冲起来了,身在夜空中,向着那凌空不断攻击他的人发出最猛烈的反击。

    对方有血勇,在搏命,尽最大程度的动用超物质,向王煊冲击过来。

    “轰!”

    两人在半空中,全力以赴的一次大碰撞,超凡波动有些可怕,王煊坠落了下去。而那个人身上半腐烂的血肉,全面炸开,成为一具白骨架落在地上,踉跄着。

    “师兄!”终于有人出声,另一个半腐烂的人拼命冲了过去。

    大雨中,没有人喝斥,也无过多的话语,双方都在搏命,王煊没有一丝保留,想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生死搏杀,检验自身。

    璀璨刀光如虹,突兀的爆发,照亮夜空!

    有一个紫发中年女子,目光凌厉无比,蓄势很久,养了很长时间的杀生刀出鞘,带着刺目的光华,蒸干雨幕,让闪电都暗淡了,向着王煊劈去,像是一挂彗星划过雨夜。

    王煊的双手化成了淡金色,手指间刀气激射,两条手臂连带十根手指都仿佛演变为长刀。

    他避开对方的刀锋,侧击女子的杀生刀,震的刀体剧颤,嗡嗡而鸣,刀上的杀气在减弱。

    在间不容发间,王煊欺身上前,手掌多次与那长刀碰转,铿锵震耳,快到不可思议,两人像是两道光在纠缠,在移动,连战场中的几人都有些参与不进去的感觉。

    在刀光中,两人激烈搏杀,几乎化成了一个人,要分不清那两道光影了,实在太猛烈与迅疾了。

    噗的一声,王煊的右手划过,将女子的持刀的手臂劈的断落下来,血液暴涌。

    与此同时他一脚侧踢,将那女子踹飞出去数十米远,在此过程中,那个女子全身骨头噼啪声作响,几乎全部断裂,元神都被震开了。

    仔细看,女子身上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整具身体几乎断为两截,砰的一声摔倒在长街上。

    她的雪亮长刀被王煊夺在手中,在铮铮的刀鸣声中,刀光璀璨,极速飞了出去。

    那女子原本要挣扎而起,甚至元神要凝聚出来,去扑杀王煊,可是已经晚了。

    凌厉的刀光飞来,长刀戳进她的头部,将其元神和肉身一齐钉杀!

    地面,一个金属井盖正好掀开,周青凰拉着顾明霞刚从地下回来探风向,结果顿时看到这一幕,被近在咫尺那戳穿的头颅溅起的血液染红了衣襟,连脸上的都有滚热的血落下。

    “啊……”两女失声惊呼,太突然了。

    长街上,王煊搏杀,又是凌空一脚,将另外一个半腐烂的强者踢向半空中,身上的血肉炸开,飞离骨架。

    王煊跟进,一拳落下,整具骨架都被他的拳头轰击的爆开了,在雨幕中飞散!

    长街大战,双方杀到白热化,没有人开口,有的只是生与死的最后对抗。

    感谢:浪迹天涯、梦田daddy、猫小染、做梦,有的书友是前段时间成为的盟主,差点遗漏。还有,dydydad又多次发盟主。谢谢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阴门诡录〕〔超神学院:开局穿〕〔星陨之最强系统〕〔偷香(杨羽)〕〔非诚勿扰〕〔猎谍〕〔人生副本游戏〕〔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