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漫威开始学习〕〔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大明:我要做权臣〕〔我在坟场画皮十五〕〔战爷的小娇娇开挂〕〔炼气期的我被曝光〕〔武道医神〕〔抗战之重整河山〕〔斯坦索姆神豪〕〔女总裁的极品护卫〕〔第一兵王〕〔我家娘子是女帝〕〔原神之开局成为雷〕〔捡漏大师〕〔统计大明〕〔斗罗:我唐三这一〕〔星印诀〕〔我和九个倾国倾城〕〔剑道狂神〕〔农门世子妃娇宠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二十五章 超绝世道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青凰眼镜都掉落了,惊得有些回不过神来,脸上热乎乎,被溅上几滴鲜血,她看到了王煊正在和有惊人来头的强者厮杀。

    噗!

    电光横空,王煊身上穿着的白色运动服袖子炸开了,露出右手臂,但是他却也将那个从碎骨中飞扑出来的元神一掌劈开,而后又一把抓住,在红色物质的沸腾下,绝杀那人。

    来自地心的两个近乎腐烂的人确实非常强,被王煊重点关注,他们先阵亡了。

    黑袍男子的门徒也死去一位女子,只剩下三人。

    “有现世的天花板压制,这几人都能这么厉害,根脚惊人啊,而且他们是带着主身从仙界中回来的!”周青凰低语道。

    “他们应该是绝世门徒,而且不是什么记名弟子,应该是最核心的嫡系传承者!”顾明曦震撼,王煊连这种人都可以杀了?太强势了。

    两女都有些不真实感,这才多久,这个旧土的年轻人越来越厉害了,每次相遇,实力都在提升。

    谪仙茶斋,很多超凡者都来到雨幕中,都站在楼顶上,观看长街大战,距离不是很远,不可能不惊动他们。

    “绝世门徒竟不敌,正在被击毙?!”有人长叹,声音都有些发抖,这种具有强烈冲击性的画面,让他们心头剧震,无法平静。

    呼的一声,长街上,雨幕倒卷,有人元神出窍,带着一片刺目的光,包裹着一团金色剑气,俯冲向王煊。。

    记住m.42zw.cc

    他身上有绝世强者赐下的元神剑光,正是那黑袍人所赐,关键时刻,他想要扼杀王煊。

    这一刻,天上地下都一片通明,剑光慑人,杀意沸腾,燃烧的是这个人的元神之力,极其可怕,寒意刺骨,宛若森罗地狱出现。

    奈何,现实世界超物质枯竭了,即便绝世强者手段尽出,也只能被压到逍遥游四层领域而已,何况只是他封印的一道剑光。

    这片天地间,没有足够的能量提供,更无超凡规则支撑,原本能斩开天地的一剑,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至高无敌。

    王煊被逼动用斩神旗,倒也不是自身心中有惧,而是怕这种剑光将身后的大厦劈开,再怎么说这也是一教之祖留下的手段。

    他自身还真不在乎,最起码他有信心躲避出去,硬撼的话,也不一定会出事,不见得会死。原本他都有某种信念了,再提升一个段位,再震落其他强者,那么他或许就能去硬拼他们了!

    斩神旗的旗面放大,剧烈抖动着,金色纹络蔓延,挡住了那在雨夜中极为绚烂的元神剑光!

    砰的一声,长街上雷霆轰击不止,这是双方剧烈碰撞与较量的结果。

    当场,那个男子的元神暗淡下去了,连他师尊亲赐的元神剑光都杀不了这个旧土的崽子,让他遗憾,悲凉,而又无奈。

    王煊收起斩神旗,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刹那冲了过去,和这个失去剑光的元神数十上百次碰撞。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拳光封锁虚空,阻住了这个元神的所有退路,硬是拦住了此人,没让他走脱,冲不上夜空。

    最后一拳,王煊以自己的血肉拳头贯穿对方的元神,以肉身之力格杀了一位绝世门徒的精神体。

    这一画面惊呆了很多超凡者,让人们吃惊不已。

    “一切都该结束了!”王煊在大雨中迈步,要解决剩下的对手!

    暴雨倾盆,雷电一道又一道,震耳欲聋,此时的王煊一语不发,大步逼近,步履坚定,像是魔神。

    绝世门徒又如何,他并不太放在心上,当杀就杀,他心底最忌惮还是那未知的神秘影子。

    砰!

    长街上,他如风似电,动作迅猛,和那最后的两人搏杀,有血在飞起,其中一人的手臂被他的掌刀划开,断落下去。

    瞬间的激烈搏杀,人影飞腾,天地黑暗了下去,等到再次有闪电照耀过时,那里只有王煊一个人立足,对手都死了,没有完整的尸体,血染红了地面。

    六大高手,绝世门徒一个未剩,全部被他击毙!

    周青凰佯装从容,几次去戴眼镜,结果都没有戴上,因为眼镜框都拿反了,顾明曦则是心颤不已。

    谪仙茶社,一群超凡者心惊肉跳不已,在这现世中,不是准绝世以及教祖级人物亲自动手,很难再有人压制这个年轻人了。

    “这哥们,每一次看到他动手,都要吓我一次。”黄铭颇为感慨,这是真心话,在他眼中,王煊一次比一次强,只要隔段时间再相见,其实力绝对要超过上次一截。

    曹清宇、陈妍、孔云,也都默然,早些时候,他们才进入现实世界时,还曾敢和王煊动手与争锋,但是现在只能摇头叹息了。

    妖祖之子祁连道一脸郁闷之色,原本他和大幕中的主身联系了,要他渡道行,传元神之力,还想找机会和王疯子干一场,但此刻他真不愿再去惹那个可怕的崽子了。

    ……

    仙界,群雄逐鹿,围堵羽化幡,这次恒均“失鹿”,并丢掉性命,让至强者都看到了希望,至宝易主就在眼前。

    同时,人们也意识到,即便有至宝在手,也不一定稳妥,并非万无一失,遇上旧约,或者其他至宝,有可能会被震落。

    故此,各大阵营,各方的至强者,有部分人无比的低调,都化成了冥血教祖。

    而在这个军团中,真冥血教祖愤懑地发现,他在追逐至宝的过程中,论速度以及和至宝的距离等,他只排到了第五位。

    真冥血在残酷的冥血军团竞争中,连前三甲都没有排进去,这让他十分上火,真的打不过假的,良心的被卑劣阴险的超过了。

    “你们这群阴险的骗子,太可恶了!”

    当然,在别人的眼中,他也是假的,没人认为他是真冥血教祖。

    ……

    现实世界,旧土,神秘影子拥有极速,早已远离安城,逃到数千里外的葱岭,也就是帕米尔高原。

    昔日,各种飞船降落,老陈只身对抗新术各路宗师和大宗师,王煊也是在这里初露头角,一脚踹死重伤的大宗师夏青。

    那对影子男女也追杀到了此地,再次堵住神秘敌影的去路,旧约承载物横在半空中,发出柔和而神圣的光。

    “我触碰了你们的逆鳞吗?居然为了那个年轻人一而再地阻击我,不惜这样大动干戈,数千里大追杀。”

    气韵超然而脱俗的影子负伤了,他的情况不是多好,其五官在虚空中有了几许立体感,双目略微凝实,在盯着那一男一女的影子。

    “有些意思……”他看着那两人的影子,轻声自语,像是有所觉察。

    到了这种境地,被人连着两夜追杀,他都没有什么惧意,足以说明他的强大以及自信。

    “没意思,知道你是分身,但一样要击毙你,让你的主身不知道你所经历的具体情况!”

    “今天别想逃,要么你自己痛快地自杀,要么等我们亲手送你上路!”

    一男一女先后开口,以旧约锁住天地,避免他再次遁走,要屠了这头异常强大与罕见的“恶龙”。

    这一夜,帕米尔高原,有宏大的经文声响起,有神圣之光普照十方,净化整片高原!

    噗!

    看起来超尘脱俗的恶龙影子破灭了,被那两人打杀,只有一缕淡淡的神圣血液落下,而后又焚烧了,化为劫灰。

    “是三人中的哪一个?”女子开口,虽然是长长的影子形态,但似乎神色较为严肃。

    “到了现在他已是超绝世,实力确实极为了不起,罕有人可敌,大概率是三人中第二强横的那个人。”男子回应道。

    ……

    安城外,一张火红的袈裟极速飞来,载着鬼僧和圆脸少女,穿进雨幕中。

    “快,废柴和尚,加把劲儿,不然,我们可能会错过绝世大战!”小白虎叫着。

    他们原本在平城,但是,这里的动静太大了,旧土所有超凡者都知道了,两人第一时间驾驭异宝一路疾驰,赶到安城来。

    他们入城了,遗憾地发现,大战已经结束,没有看到旧约横空的画面,圆脸少女颇为沮丧与无奈。

    长街上,王煊将战场收拾干净,以有缺陷的三昧真火将尸体烧尽,随着雨水而消失,彻底抹去痕迹。

    他进入黄铭的舍茶,而白虎和鬼僧也正好到了。

    这一晚,安城的超凡者受惊严重,都在热议,不少人跑到谪仙茶斋来了。

    王煊、小白虎、鬼僧大眼瞪小眼,故人重逢,可谓是“别开生面”,气氛有些诡异,他们怎么能忘记在内景地中的那一幕幕?

    “你们两个没有很认真地大打出手吗?”王煊打破沉默,露出笑意。

    “太可恶了,你撺掇我去约架,鬼僧,打他!”圆脸少女不忿,腮帮子都气鼓鼓。

    鬼僧无奈,道:“估计,在现世中我们可能打不过他了。”

    三人进入舍茶的雅间,王煊有很多事想问他们,关于有特殊内景地的人,关于那对影子男女。

    “妖主的父母,当年有多强?”王煊亲自泡茶,为两人倒上弥漫淡淡清香的茶水。

    “自然强大到极致,妖主的母亲突破天狐层面,你可以尽情地自由发挥想象。”小白虎傲然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说她自己有那么强呢。

    接下来,王煊很谦逊,向两人请教过去的一些事,甚至还问到了方雨竹与妖主父母对比的话孰弱孰强。

    “他们是朋友,不会动手。”圆脸少女一口坚决地说道。

    “朋友?”王煊吃惊。

    圆脸少女饮茶,无所谓地开口,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方雨竹仙子比他们略小,可以平辈论交,比妖主略大,也可以平辈论交。”

    “小僧听闻过一些趣事,方仙子天赋惊人,实力超然,如果和那两人切磋,单对单的话,略强一些,单对双的话,那就略弱一些了。所以,方仙子虽然年龄比那对至强道侣小一些,但也平辈和他们论交……”

    王煊听闻到这里,眼睛顿时亮了,这里面似乎有些八卦,道:“那两人愿意和方仙子平辈论交吗?”

    “他们愿意妖主和方仙子平辈论交。”鬼僧委婉地说道。

    “黑和尚,你别碎嘴子!”小白虎瞪了他一眼,很不满意他说这些旧事。

    “嘿嘿……”王煊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超绝世的八卦似乎很有些意思。

    圆脸少女威胁他,道:“你笑什么,回头我就去告诉妖主,你第十次向我索要她跳仙舞时的留影水晶了!”

    “虎骗骗,你别诬陷我。另外,早先那段妖仙舞有问题,什么时候补给我?”王煊质问她,妖主又没在旧土,近期还真不怕她去告状。

    “那段仙舞好看吗?”房间中竟多了一个女子的温和的声音,墙壁上出现一男一女两道影子。

    “好看!”王煊冲口而出,然后就发现不对了,可是,他居然忍不住就是想开口说话。

    “怎么好看了?”女子柔和的声音再次传来。

    王煊想捂住嘴巴,不想回应,然而,他发现不由自主,就向往外吐出真言,道:“肤白,貌美,大长腿,空灵绝世又妖娆……”

    这是真忍不住想说心里话啊,他赶紧纠错,双手发光,符文闪烁,去堵自己的嘴巴!

    “呵呵……”墙壁上,那个男子的影子有淡淡的笑声传出,但是,王煊觉得这种笑不对劲儿,让他有些发怵。

    月底了,向各位书友求下月票,感谢!

    感谢:公子缺月、清蜉、元守天尊、昊凡天帝,谢谢盟主的支持。还有dydydyd、白天做梦,上章急着上传,写名字时漏笔画了,可能符合盛世美颜,略有瑕疵才能长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