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离婚后前夫总是想〕〔校花的贴身保镖〕〔全能后勤兵〕〔长歌当宋〕〔电竞大神是女生之〕〔穿越古代养家日常〕〔重生在跳窗逃婚那〕〔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当琴酒来敲门〕〔木叶中的氪金粉毛〕〔开局签到:回到十〕〔人在美漫,开局祖〕〔具现真实游戏〕〔绝世唐门之牧星银〕〔我能看见物价表〕〔木叶大块头〕〔回到过去当钓王〕〔无敌从反派狗腿子〕〔噬法者与龙剑士〕〔大佬的大佬甜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二十八章 禁忌领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煊不用准备,带上“老六样”,再加上“新一样”,就上路了,驾轻就熟。

    老六样自然是指“皮皮旗钎盖土”,新一样是指放在养生炉中大半个月的第一仙茶树,这次在破关的路上,也要栽种上它。

    嗖嗖嗖……

    他像是在穿梭时空,速度太快了,风驰电掣不足以形容,出了命土后,他感觉自己正在大宇宙中穿行。

    飘渺之地,深邃,黑暗,如果红色烟霞物质不出现,整片个世界都没有光明,广袤无垠,寂静无声。

    当初第一次来这里时,王煊是忐忑的,不知前路如何,对未知的世界有着深深的忌惮,至于现在则是,镇定如一口老井,波澜不惊。

    “比上次更快了,二十天而已,我就眺望到生命之池了!”王煊惊诧,这可真是极限速度。

    天地漆黑,空旷无边,他觉得自己像是横渡了一个枯竭的大宇宙,时间比以前缩短了一大截。。

    瞬间,他来到了近前,看到粗糙的池子,里面银色仙液浓郁,让元神瞬间得到洗礼,升华。

    当初,第一次来这时,他耗时一年半,后来逐步缩短,尤其是栽种天药以后。

    “真的变成了一株藤。”他欣赏着自己的成果,在生命之池的旁边,有一个土山,有他亲手栽种的第一株天药九劫天莲。

    首发

    而今,它全面变异了,叶片依旧洁白,已经长到九片,藤蔓长达两米,满身是暗红色的尖刺,如虬龙伏在山顶。

    “或许,该称为九劫天藤了。”王煊很满意,这里生机勃勃,九片银色叶子上,托着很多珍珠般的露珠,并散发精神层面的清香。

    王煊仔细打量,道:“有些意思,叶片上的露珠居然带着神辉,有异香,和池中的银色物质有些不一样了。”

    他觉得这倒是不错,烧茶的水都有了,虽然量较少,但谁在乎,能泡开茶果就行了。

    然后他就从两皮中的银色兽皮卷中,将第一仙茶树给取了出来,还有大量的命土。

    他在这银色池畔开始栽树,堆土,挖坑,植入,洒土,浇水……可谓一气呵成,早已是熟练工。

    对于天药,没什么可讲究的,直接当成一种普通的花草栽植就是了,事实上比那些花草更容易成活,生存力超强。

    而在此前,仙茶树被置入养生炉中十几天了,得到滋养,生机浓郁,毫无离开精神土壤后枯竭的症状。

    现在,它满树青翠,各种颜色的小茶果虽然稀疏,数量较少,但却足够的灿烂,金色、银色、紫色……五光十色,神圣祥和,长势喜人。

    “逝者如斯夫,恒均,一路走好。你远去了,没能为你烧点纸钱,就只能照料你的遗树了。放心,有我在,它死不了,早晚会变成真药。”

    王煊凭吊,一副感慨的样子,最后果断摘了颗茶果,为庆祝恒均阵亡而开始泡茶喝。

    他将养生炉的盖子当成烧茶的器皿,别说,凹洼的程度,还挺合适,并收集九劫天藤上带着清香的露珠,又以斩神旗面中蕴藏的红色物质为火,开始烧茶。

    袅袅茶香飘起,王煊在池中泡了个澡,然后浅饮第一仙茶,思绪中灵光一道又一道,心中空明。

    然而,他依旧没有能破关,但他不急,如果一枚茶果就能让人踏足神话最前沿领域,这株茶树早被人打成碎块,瓜分干净了。

    “有茶,但合适的水太少。”王煊看了一眼池子,他每次都来泡澡,还真是有点不适应,下不了嘴。

    “下次就好了,第一仙茶树叶子多,到时候若是满树露珠,那就随便泡了。”

    王煊动身上路了,不管有没有效,还是先去找红色物质,准备老样子,先来段地狱级的磨练。

    可惜,还真就是干折腾自己,没有一点效果,有窟窿的金色兽皮和银色兽皮卷,双皮在身,也是烧的他死去活来。

    “我这是在做无用功啊。”他叹气,就知道第十一段不同了,没那么好进。

    “我练些奇功试试看,金蝉功,蝼蚁王龙篇,化蝶法……”王煊在这里练那些可以改变生命本质性的经文。

    这次,他吸收丝丝红色物质,练那些蜕变之法,这种效果简直不要……太地狱,他被折腾的险些精神错乱。

    “这红色物质代表了毁灭吗,我搁这和代表新生的经文配合着练,实在是受罪!”

    最后,他受不了,跑回生命之池,休养精神,当场就裂皮了,脱下元神胎衣,精神坚韧了一些。

    但是,那所谓的关卡,第十一段的桎梏,依旧没有松动,根本没有开启的迹象。

    “再练!”

    就这样,他练各种经文,去尝试剑经,斩道剑如虹如雷霆,又若大道的模糊痕迹,被演绎的出神入化。

    他确信,自己的战斗力有所精进,但是,境界上没有突破,还在这里卡着,依旧还是十段。

    随后,他将在古飞船中看到的经文,看到的破限路,都参悟出来,着手去练。

    比如,他在这片飘渺之地耗时半年,练剑入魔,练剑入神,最后化剑了。

    他自身整体化成一柄无坚不摧的神剑,并释放出心灵之光,一剑斩出,这片犹若苍茫宇宙的寂静之地都在轰鸣,仿佛有亿万剑光飞过,在那里呼啸!

    “这是什么问题?”王煊觉得,自己练成了很多经文,越发有底气,但是这个所谓的境界关卡就是破不开。

    他在红色物质与生命之池间往返,从练羽化拳,到石板经文真形,再到张道岭的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

    最后,他甚至连魔修一脉的元神棺椁大法都开始修炼了,还有妖族的天妖轮回术也有涉猎。

    王煊取百家之长,练出自己的异术手段等,让他自身都有时候忍不住叹道:“我真是太强了!”

    奈何,第十一段还是进入不了,闯不过去那道门槛。

    “这是逼我去陨石坑啊,不去尝试接近真实的源头,不另想办法,我短期内可能踏足不了十一段。”

    王煊皱眉,并没有灰心,他修行才多长时间?如果连十一段都那么容易踏足,一蹴而就,那才会显得不正常。

    只是,那终极目的地太危险了,每次去接触永不凋零的魔花,他都险死还生,有莫大危机。

    王煊带着老五样“皮皮旗钎盖”上路了,尽管前路难行,但他没得选择,必须得去。

    从生命之池到陨石坑,他只用了六天,这个时间比以前缩短的太多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每次看到巨大的陨石横亘,像是截断了两个世界,都会让他赶到震撼。

    它像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倒悬在天空中,火山口冲下,那里就是道路,宛若要贯穿天宇。

    “第九段,我还没有起名字,当初来这里,陷入虚幻中,大梦一场,方知一切都是虚的。”

    王煊为第九段起名——空幻。

    “第十段,意味着超越极限,这个小境界的名字无需改变,就是它了——破限!”

    王煊为自己的人世间各个小境界都准备了名字,前十段齐全了,分别为:迷雾、燃灯、命土、采药、定路、化劫、外感、拓荒、空幻、破限。

    他进入自己挖的矿洞中,找到了仙人掌天药,得到紫色物质滋养后,它在这里长势良好。

    “汲取接近真实的物质生长,没得说,养肥了,让我尝尝鲜。”

    王煊发现,晶莹透明的仙人掌,出现淡淡的紫色,和以前不太一样了,生机更浓郁了几分。

    他用铁钎子,戳下来一小块叶肉,去除尖刺,入口即化,甘甜芬芳,有浓郁到无限接近真实的物质涌动。

    然而,当这种药性冲击到第十一段的关卡后,它们依旧被震散了,从王煊的体内激射而出。

    王煊确信,如果不是冲击这特殊的第十一段,换作在其他小境界,他可以直接提升很多个段位!

    “不愧是神话最前沿的领域,被认为是禁区,难以走到地头,现在看还真是艰难,一小片天药叶子相辅都不行!”

    王煊确信,即便是在更高的大境界服食天药,都必然有效,依旧可提升实力,但是面对特殊的关卡,什么药性与各种手段等都被拦住了!

    “不管怎样说,今天豁出去了,我必须找到一条路,想办法晋阶,外面太危险了,黑暗中有猩红的眸子在窥视我,要剥夺我的肉身,我得变强,去震他们!”

    最终,王煊还是去闯那条陨石路,在途中,他就开始练那篇精神病重度患者留下的心法,近乎在催眠自身。

    “世间只有我一个人,天地万物,一草一木,都是我心中的景。宇宙星海,诸天星斗,都是我体内的细胞,杂质,生命的痕迹。古往今来,一切非虚非真,我只是打了个盹。万古长夜,只是我闭了下眼睛所致……”

    王煊身穿兽皮衣,御旗,持盖而上,冲进那条神秘的陨石坑道路,如一抹流光,划破超凡的夜空。

    灼热,胸闷,他觉得自己快要死去了,接触到的红色物质几乎算是真实的了,有晶莹的小颗粒在落下,红艳艳,透亮,闪着光泽。

    “醒来,还不快醒来,你这万古一梦,还要睡多久?”有声音大喝,在呼唤他,让他醒来。

    王煊在昏沉中,倏地睁开眼睛,然后他就看到了他身边的方雨竹,手指发光,正在触及他的额头,也看到妖主妍妍,在擦他的脸!

    本月最后一天了,大家还有月票的话别忘投出来,感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