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人在拳皇,开局挖〕〔侯爷的一品嫡妃〕〔我在春秋做贵族〕〔在太平间当保安的〕〔劣根枷锁〕〔都市绝品医神〕〔铠甲世代〕〔黑莲花女配重生了〕〔穿越远古野人老公〕〔我顿悟了混沌体〕〔民间诡闻实录之阴〕〔天上掉下个科技狂〕〔诸天之第四天灾〕〔养的狼崽子他造反〕〔我的主世界在火影〕〔都市修罗〕〔刚毕业的我成了全〕〔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漫游在影视世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三十二章 心态炸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深空彼岸

    王煊怀疑,宇宙中的古船接收到这些信息和图片后,当有一天返航,他会不会被打?总有种自己却撞枪口的感觉。

    算了,他不去多想了,还没发生的事不用在意。

    “他们进入通道中的元神之光到底是什么状态?”他在琢磨,应该做些实验,是否要带……敌人进去试试看?

    他认为,带身边的人进去的话太冒险了,带敌人的话无所谓,随手弄死就是了,没什么心理负担。。

    关于飘渺之地,关于陨石通道,他必须还得进去,一是没能破关呢,他需要提升实力,二是他觉得这件事还未终结。

    “一直以为是我的后花园,现在怎么会出现莫测的恐怖事件?”

    当然,王煊没有立刻就进去,他想缓一缓,稳下心神,顺便找一找看,争取带个敌人一起上路。

    接下来的两日,王煊在黄铭的茶斋没少消磨时光,可谓虎视眈眈,想找个超凡领域的对头。

    奈何,他真没碰上,一个对头都没有,自从新约出现后,各方都很克制,罕有什么人敢在旧土作乱。

    尤其是郑元天死了,恒均崩灭,树倒猢狲散,早先和王煊对立的一批人都跑没影了。

    首发

    “旧土,新星,居然这么安宁了,没有超凡肆虐,没有妖魔闹事?”王煊叹气。

    “江湖不止打打杀杀,都什么年代了,神话生灵都是很讲究的,明知不可为,还作乱干什么?再有几个月所有人都要归零了,你我皆凡俗,不好好把握未来,还去动手厮杀,多粗俗。”

    周青凰开口,她是这里的常客,虽然知道王煊连白虎少女都能收拾,但是她也没有过于忌惮,依旧自然。

    这反倒让王煊也跟着轻松,如果因为实力提升,让一些人敬畏他,还真不自在,也没什么必要。

    “是啊,现在超凡者都自谋生路呢,忙着做生意的多。”曹清宇感慨,早先对王煊的敌意早没了。

    王煊点头,有些出神,这群人适应真快,他开始反思自己,七八个月后,他如果接续不上新神话路,归于平凡,何去何从?

    虽然他一直有信心,觉得自己能行,会蹚出一条路来,最起码能保住自身的超凡之火不熄。

    但经历了一次虚实难辨的飘渺之旅后,他有点动摇了,那条路有大问题,甚至他在怀疑,古代是否也有人走到那里,最后还是败了。

    魔花是天生扎根在那里吗?

    “其实,我一直以为那里是我的身体内部,和我的血肉有关,真实对应的就是现实世界存在的,可是现在看,竟有各种可能,真可能存在一个未知的大世界。”

    他放下这些念头,现在思虑太多没用,他得想办法解决问题,甚至是穿行过陨石道路,看到真相!

    王煊无奈的发现,旧土真没有敌人了,不禁自语:“我这是天下无敌了?”

    现阶段连祁连道都不疯了,看到他后本本分分,很客气,当然没喊他为叔,再怎么说也是妖祖亲子。

    他意识到,现在真正的敌人都是绝世层面,不出现则以,一旦跳出来,就要关乎着他的生死大劫。

    “出尘的神秘影子,我要是带他去虚无之地,分分钟会将我弄死,暂时啃不动他。”

    “你找敌人做什么?”黄铭亲自送来最上等的超凡茶水时问他。

    “修行路上有疑惑,想验证一下。”王煊心不在焉地答道。

    我去!在场的几人一听就明白了,这是想把人弄死,怪不得找仇敌,被逮到的话没好下场。

    当日,这则消息就传出去了,王煊满世界找试验品,想印证超凡路。

    “各位,千万别撞枪口,不然保准被他弄死!”

    就这么一日的工夫,新星和旧土都知道了,很多原本行为不算多么规范的超凡者瞬间慈眉善目。

    甚至,有少许超凡者跑去做义工了,各种忐忑不安,因为过去的履历不是多么光彩,接近红线,现在怕极了。

    如今谁不知道王疯子厉害,并且手黑,连杀绝世门徒,且连顾明曦这样在仙界负有盛名的仙子都照砍不误,在她身上留下几个血窟窿。

    最终,王煊还是有了收获。

    魔四来了,送了他两个人,并且明确告诉他,都是他的仇敌。

    “他们两个是郑元天的徒孙,发誓要找机会杀死你,被我托人从仙界中给弄出来了。”

    王煊无言,这都能行,送礼送仇敌,还是托关系从大幕后给弄过来的,这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行吧,谢谢你。”他暂时不想和魔四解释了,认为他是魔皇沉睡的精神棺椁,那就继续误会吧。

    当天晚间,王煊就再次上路了,让陈永杰和青木布置了各种监控设备,远的近的,安排的很稳妥。

    这次,老陈不敢在现场了,怕真被他折腾没了,到时候没地方去哭,尤其是再过几个月他就要当父亲了,还是稳一点吧!

    夜间,王煊将两个敌人“收拾利索”后,带上半死不活的他们的元神,进入命土,再次上路。

    “看,他冒光了,又朦胧下去,即将消失!”

    不仅有各种监测设备,陈永杰和青木也在远处盯着呢,见到这一幕后,觉得离谱,匪夷所思。

    “他不会把自己给练没了吧?快看,他被虚空吞没了,真不见了!”

    一个大活人,就那样原地蒸发,失去踪影,十分诡异,让陈永杰和青木极为担忧,怕他再也回不来。

    “刚才似乎有诵经声,若隐若无,一刹那间传出。”陈永杰恍惚间听到了,但又怕是幻觉。

    至于青木,则毫无所觉。

    ……

    宇宙深处,古飞船中,妖主妍妍美丽而娇艳的面孔上,表情凝固了,那种奇异的感觉又来了。

    她的心灵之光蔓延,在化虚,暗淡下去一块,并且她身上的红色长裙又像是遭遇了可怕的火灾。

    “这次,敢扯我裙……”她自己都不好意思将裙子二字说出来了,只是羞恼地开口,道:“不知死活,又来了,你完了!”

    “来了,来了,他真的来了!”冥血教祖在那里咋舌,感觉离谱,这是谁啊,一而再要将他化虚。

    老张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想揭开破铜镜的封印,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不急!

    方雨竹浑身发光,有涟漪笼罩自身,盘坐下去,在默默推演与思忖。

    仙界,一个浑身都被银袍覆盖的人,暮气沉沉,站在云之巅,发出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曾有人想颠倒真实与虚幻,让枯竭的虚幻神话化入真实之地,希冀超凡的万古长夜就此天明,化作永昼,可惜大败。现在还有人敢涉及这个领域,化虚为实,化实为虚。”

    ……

    王煊的实验效果很不理想,带人进去后,各种观察,没看出虚无之地的什么变化和不同来。

    他百般实验,发现这两人真没什么用,最后一个死在红色云霞中了,一个刚进陨石坑,就被烧没了。

    不久后,王煊开始回归了,基本没什么收获,除了又带回来一角破烂的红色长裙碎片。

    他的肉身朦胧浮现,而后清晰,在原地出现了,让陈永杰和青木都长出一口气,没出意外。

    “你这是……又撕来了一角烧烂了的裙子碎片?”陈永杰眼神异样,他到底去了哪里,见到妖主了?能做出这种事,居然能活着回来。

    青木也无语,眼睛发直。

    王煊道:“你们两人想什么呢?我只是单纯地想看一看,这次是否还能带一些物品回现实世界,求证,求解,我在验证某种猜测呢!”

    “行了,你别解释!”

    当日,宇宙深处,妖主等人的心灵之光回归,几乎被焚烧掉的红裙开始恢复,然后妖主妍妍的心态就炸裂了,裙子上又少一块!

    “妖主,你裙子破了!”张道岭“耿直”地提醒。

    “走,出仓,必须打一架,非镇压你不可!”妖主妍妍盯上他了,要拿老张出气。今天,她忍无可忍,但是,找不到敌人,这是从未有过的事,简直受不了。

    “我不想动手。”张道岭直接拒绝了,又道:“关于这件事,我有些猜测,我和你讲讲这个吧。”

    方雨竹顿时看向他手中的镜子,冥血教祖也来了兴趣。

    “是和幕天镜有关,你们知道那件至宝是基于什么炼制的吗?一篇经文,特殊的奇文,我怀疑最近有人在神秘之地在练这部经文,再加上其他特殊元素,引发了大灾难要出现的征兆。”

    机械鸟扑棱着翅膀飞过来了,道:“伟大的冥血教祖,风姿绝世的方仙子,英明神武的张教祖,绝艳动人的妍妍小姐姐,就在刚才,母船收到一份加密信息。”

    “解析。”冥血教祖开口,身为它的主人,感觉很满意。

    “哦,天呐,有图有真相,破案了,你们的烦扰被解决了!”机械鸟夸张地叫道,在那里邀功。

    ……

    旧土,夜间,王煊打坐,让身心都处在最空明的状态中,开始认真琢磨这件事,至今他都没想透彻呢。

    老陈道:“可惜,那艘古飞船深入宇宙,太遥远了,估计得等上几天才能有消息。”

    “希望他们能为我解惑。”王煊点头,然后再次冥想,心神空灵,研究虚实与真假的问题。

    “大宇宙纠错,超凡世界崩塌,对应着虚。神话重现,存续下去,对应着实。一切都在虚实间转换。”

    王煊思忖,有了新的思路。

    “大幕内为虚,留在现世的仙骨为真,虚曾代替实,避开天人五衰……”

    他不断联想,念头又多了。

    “命土在人体内无法被找到,为虚,而神话却是从虚无的命土开始,注定是虚幻一场吗?现实世界为真……”

    突然,王煊有所感,在这种空明的状态下,他可以捕捉到无尽虚空外的恶意,上一次就曾有所觉。

    “嗯,他又来了!”王煊发现了,在极尽遥远的地带,又一双猩红的眼睛睁开了,又在窥探他,充满了阴冷,贪婪,占有欲,很瘆人。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有神圣光芒亮起,有一对男女的影子在诵经。

    “你们保得了他一时,保得了他一世吗?”猩红的眼睛在无尽虚空中发出声音。

    王煊在空明的状态中,居然听到了这种带着浓重恶意的声音!

    “呵,你们找不到我,此刻,我在太空中,随时在变换位置。将来,你们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会将你们两个也吞掉!”

    猩红的眼睛开阖间,令人极不舒服,说出的话语幽冷,给人残忍与冷酷的感觉,并且从那里蔓延出了滴血的链子,在接近王煊。

    不久后,大幕中,有一个金色的身影,在黑暗中亮起,也在窥视王煊,眼神冷冽而吓人。

    王煊觉察到新情况,有两个神秘而恐怖的生灵在惦记他!

    “难缠的诅咒算是心灵之光编织的枷锁与囚笼吗?我能不能藉目前的特殊的状态,将他们的心灵之光给化成虚无,在陨石通道中格杀,有针对性的对付他们?”王煊很想尝试,这两个神秘生物欺人太甚!

    月初求下保底月票,感谢大家。

    感谢:喜欢吃牛肉的厚厚、谁用我名字了、puerto,谢谢盟主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猎谍〕〔星陨之最强系统〕〔人生副本游戏〕〔龙宸〕〔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