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三十五章 化实为虚真相
    :[]

    ://../!!

    最新章节!

    “和超绝世的一角心灵之光战斗,解析他们的本质,对我很有益处?”王煊自然明锐的觉察到变化。

    他虽然依旧没有破壁来到十一段这个神话理论中的最前沿领域,但是自身像是在积淀着什么。

    “生命本质的厚度吗?”他身心空明,沉浸在特殊的状态中,可观虚空尽头的恶意,更能体悟自身的微妙变化。

    破限领域加上精神天眼,这是灵性的提升,对内外的感知和过去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近期以来,我实力提升太快了,却很少驻足,和恶龙还有金色身影这样的超级生命体对抗,徘徊在破限领域中,竟有这样的好处。”

    他反思,为什么十一段近在眼前,却始终难入?可能就是缺少相应层面的实质经历,和恶龙等搏杀,自然算是种难得的体验。

    他想到了古代修士生存的大环境,竞争非常激烈,那可真是一言不合,就有可能会起杀伐。

    作为一个现代人,在如今的大环境下,他虽有战斗,也在遭受生死危机,但还是缺少什么。。

    在神话世界中,部分绝世强者,流血走天下,一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不说其他人,就是妖主、老张都如此。

    王煊曾看到过古代的画面,妖主妍妍对抗一整片战场,和无数对手厮杀,最后远去,留下身后大地流血漂橹,妖魔伏尸成山的可怕湖面。

    一秒记住.42zw.

    她虽艳冠天下,一笑倾城,但却也是经历了血与火,一路杀伐走来,对抗了也不知道多少竞逐者,在其身后充满刀光剑影。

    张道岭更不用说了,到如今还在降妖除魔呢,要接触域外文明,想去探索机械鸟口中的绝地,杀宇宙深处的至强怪物。

    “我虽然处境不佳,正被恶龙堵门,也经历过不少战斗,但和古代那种流血的神话大环境相比,现世还算平和了,没有那种让人绝望的危机感。”

    王煊思忖,他不是没有生死时刻,只是有些短暂,也缺少同层次的激烈大战,在现世中,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他一路打穿过去。

    “虽然不想这样,但是,确实没有几个需要我拼命的对手,到了现阶段,因为实力的原因,没机会让我去多血流啊。”

    他觉得,得自己创造条件了,不是为了求虐,而是真正磨砺自身,弥补缺憾。

    “我就是想去过那种有今天没明天的生活,睡在尸山血海中体验,也不可能了,时代不允许。但我可以为自己找来强大的对手,恶龙和金色身影的羊毛还要继续薅。另外陨石通道那里还有七大至强者,他们什么情况,需要弄明白,也可以考虑。”

    然后,王煊就向无尽虚空外的恶龙和金色身影发出挑衅的古咒,继续薅他们的心灵之光。

    “死去那么多年的失败者,活着回来有什么意义,只为证明你怨气滔天,曾经死的很凄惨吗?”

    “藏头露尾,看着我盘坐在这里,你露出贪婪的目光,想取我而代之吗?不成气候的鼠辈。”

    ……

    王煊点评,平静地挤对两人,虽然对于至强者没什么大用,但那两人本心确实要吞掉他,对他能抵住古咒,感觉惊异和好奇。

    就这样,准备充分后,他们再次下手了。而王煊则第三次消失。

    这一次,时间有点久,当他再次回来时,一副思索的神色,在那里反省,总结得失等。

    “增强的心灵之光,对我造成一定的困扰,但还是解决了,而对我的好处更明显了。不过,这样的恶龙与金色影子,不是好矿工,缺乏管教,没有敬畏之心,只适合当陪练,或者直接烧死。”

    “尤其是,把他们在陨石通道点燃后,下次再去时,他们就真的没了,彻底烧死,不怎么实用。”

    他曾尝试,留下两人部分朦胧的心灵之光,封印在那条陨石通道中,结果很快就全面归零。

    “一次性消耗的废品,难堪大用!”王煊很不满意。

    因为,方雨竹、张道岭、妖主等人一直都在,每次他进去,就像是连续剧一样,可以接上不久前的剧情。

    他在琢磨,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个体差异。

    当王煊第四次薅羊毛后,恶龙怒了,忍无可忍,直接……消失!

    黑暗尽头,那睁开金色眸子的生物,也果断跑了,今夜有点费心灵之光,再强大的人也受不了这种损耗。

    这是什么年代,神话大崩溃,超凡在枯竭,他们这样折损自身的心灵之力,对自己未来都有严重影响。

    无论是恶龙,还是那个神秘生物,都极度的不甘心,自己的心光怎么会消失在那个弱小者的身上?

    他们确信,这不是那一男一女在下手,更让人接受不了。

    宇宙深处,古飞船中,四大高手身上多次冒烟,数次虚淡,不堪其扰,尤其是大概知道是谁在折腾后,几人都无言了。

    特别是妖主,很想驾驭飞船立刻回去,将那小子打进土里去,因为太让她丢人了!

    现在,她的衣裙上,留下四个“狗爪子印”了,缺少了四块,比其他人都多,这是被针对了吗?

    方雨竹的裙角缺少三块,她倒是很平静。

    老张也黑着脸,因为,他的袖子也被人抓出两个窟窿,缺少两角袖子。

    至于冥血教祖,元神甲衣也少了一块,很难有笑容,总觉得被冒犯了,那小子到底什么毛病?

    王煊没什么不良嗜好,多次获取异宝衣物,只为进行对比,来确定每次得到的衣物是否真正同源,而非被神秘之力支配,仿制。

    “伟大的冥血教祖,一定要惩罚超级幼崽,这是对你的侮辱,大不敬!”机械鸟很会看人脸色,在那里拍着翅膀喊道。

    “风华绝代的妍妍小姐姐,你都走光了,白皙的大长腿都露出……”这次,它没有把握好火候,刚说到这里,便砰的一声,被一只洁白的拳头捶成金属液体,顿时软趴趴,溅的到处都是,吓得它跑一边去重组。

    到了现在,四大高手共同研究,自然推测出很多情况,这一切都可能和至宝幕天镜有些关系。

    曾有一篇经文,流传数个神话文明,一直没有毁掉,简单的一页纸像是承载着某种魔性,长期不灭。

    “其源头,就是拥有幕天镜的那个超凡文明!”按照张道岭所说,幕天镜就是基于这篇经文炼制的。

    “王煊手里那篇如同精神病重度患者梦呓的经文?”冥血教祖露出异色,他也接触到了。

    张道岭道:“不同的人,见到的是不同的景,从根源上来说,它讲的是去伪存真,寻找真实的源头,它一再强调世间唯我唯一唯真,万物,万世,万灵,皆为虚,外感都为虚幻。”

    妖主妍妍开口,道:“小张,可以啊,练经有成,我可是真的将它当成了精神病功法,研究了一段日子,虽有些成果,可和你说的不一样。”

    张道岭笑道:“我也没练成,只是曾听说过,其源头文明应该是那样理解的,我研究后也认为,非精神异常者不能练。”

    “所以,那小子是精神病!”妖主妍妍艳丽的面孔上,神色不善。

    机械鸟立刻跟风,道:“就是,亵渎两位仙子也就罢了,他连伟大的张教祖和冥教祖都不放过,太可耻了!”

    砰!

    这次,它挨了三拳,妖主、张道岭、冥血,头都没回,就一人一拳,砸在它的身上,顿时让它化成一地液体,哭唧唧去复原。

    只有方雨竹没动手,还算温和,道:“那个文明很了不起,据传,以幕天镜为纽带,照耀真实之地,化虚为实,化实为虚,要将现世神话投在那里。”

    张道岭神色凝重,道:“是啊,他们的胆子太大了,这种互转,实在是逆改乾坤,颠倒阴阳虚实。”

    冥血教祖叹道:“可惜了,最终,镜中的神话世界像是没有根基,未能化真,整体炸开了,那个文明的结局很惨烈!”

    张道岭道:“我怀疑,王煊不是聆听到那篇经文那么简单,而是那张历经数个神话文明而不腐的奇异纸张也落在他的手里,他或者练那篇经文出了问题,或者有了一点小成果,而他自身却不知,深陷当中,在经历一次又一次诡异的另类轮回。”

    “超级幼崽练功,成为精神病了。”机械鸟小声嘀咕,这次没敢叫嚷,但却难得的被人认可了。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哦,幕天镜碎块在你身上,有不少线索?”妖主盯着老张。

    张道岭不确定地开口:“这个,有一定的可能,毕竟幕天镜是基于那篇奇异经文炼成的。而小子若是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意外练精神病大法略微有成,处在精神莫名异变而不自知中,他的那种状态,多少会有些许幕天镜的效果。若是再加上其他虚幻与真实的刺激等,能更进一步,他心中如果观想,念及我们,则有可能发生一些事。”

    “昔日幕天镜,要将一个神话文明整体化到真实之地,王煊只是想到了我们几个人而已,有那么一线可能……”方雨竹开口,并看向张道岭锈迹斑斑的铜镜,道:“再加上你这里有幕天镜碎块,会更容易些。”

    “哦,说到底,我们是被小张连累了?”妖主回眸。

    “我这是被牵连,主要还是和那个小子有关!”老张赶紧强调,而后,他露出异色,道:“可以从那个小子口中了解,还有谁出现在他的精神病世界,这样的话,能估量出幕天镜一些碎片的下落!”

    “联系王煊,告知他一些情况,他的精神状态大概率有问题!”方雨竹开口。

    然而,母船在宇宙深处,和旧土联系时断时续,有时候彼此几天才能接收到消息。

    并且,现在他们和大幕中的主身也相距过于遥远了,短时间也难以共鸣到。

    妍妍道:“可恶的是,我们的心灵之光每次被拉进去,回归后都没有什么记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一定犯罪了!”机械鸟进谗言,然后,它就又被一只洁白的巴掌拍烂了。

    “在元神甲衣上刻字,告知他一些事……”冥血教祖开口。

    很快,他们就动手留言了,方雨竹和老张的写的比较多。

    妖主妍妍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再撕我裙摆打死!

    不久后,他们就浑身冒烟,又开始了,而情况比过去更为严重,身体明灭不定,元神之光远去。

    陨石通道中,王煊愕然,盯着妖主妍妍仔细看了又看,红色衣裙被烧的破烂了,有不少窟窿,但是,有四个字未被毁掉,十分醒目:撕我裙摆。

    晚间就这一章了,剧情到分叉口,有两个选择,我有点犹豫,究竟要原路前进,还是朝一个大支线发展,考虑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