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彼岸 第四百三十六章 心中的花
    :[]

    ://../!!

    最新章节!

    陨石通道,红色烟霞蒸腾,灼热,暴烈,有毁灭性气息。

    王煊眼神异样,这是真的吗?他看了又看,确信几个字没问题,是妖主妍妍的笔迹。

    事实上,几个高手都看到了,感觉离谱,但是,都选择静默,现在这种情况下谁去评论谁倒霉。

    即便老张这种有社交牛犇症的人,现在都选择闭嘴,他可不想和妖主在这里战一场。

    至于妖主妍妍自身,战靴中的的雪白脚丫已经绷紧,从来没有这么……糟心与扭捏过,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她美丽的面孔上,神色不变,维持着那份平静,但是,在这种死寂的现场,她实在快绷不住了。

    王煊神驰意动,很快又冷静了,该不会要被毒打一顿吧?尽管那不是他写的,但有些时候,讲道理是没用的。

    他怎么看都觉得,妖主妍妍会以他化解尴尬,摆脱窘境,一个弄不好,就会发生大型惨案。。

    他可不想平白被毒打,快速开口,道:“我明白了!”

    无论如何,他都得稳住这些人,不给妖主发作的机会,并且得成功拆解尴尬局面,所以先声夺人。

    首发

    几大高手眼底有波澜,一直没人开口,就怕触霉头,都等着王煊被打呢,因为太了解妖主性格了。

    “你想说什么?”妖主妍妍面无表情,但内心远没现在这么平静,已经准备动手。

    “这是一个生死局,涉及到我们每一个人!”王煊表情无比严肃,先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再说。

    “你有点慌啊,元神之光跳动的不正常,我怎么觉得你心虚了?”张道岭笑着开口。

    王煊很想打老张,太没义气了,关键时刻给他拆台。果然,妖主妍妍指尖微微发光,随时要出手。

    “各位,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们是否明白,自身都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支配?”

    他语速很快,接着又道:“你们知道吗,你我的出现都有问题,你们像是剧中人,而我像是一个观察者,你们在这里扮演不知结局的角色。”

    果然,他的说法有效果了,在场的人都微惊,包括妖祖祁毅,以及在郑元天死后的灰烬中出现的银袍男子,皆心头不安。

    事实上,强如他们一次又一次被拉进来,虽然未曾留下记忆,但是本心早已感觉到了不对。

    “这是一场生存危机,多半需要上演恐怖大逃亡,我们现在需要研究的是,怎么离开,如何将你们送出去,而不是致使你们一次又一次突兀到来,毫无道理的被拉到此地。”

    王煊说罢,感觉不至于被针对了,成功化解尴尬,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妖主妍妍不动声色地遮掩裙角,盖住那几个字。

    “你们的状态很奇特,随着我的到来与观察,你们也跟着出现。”这是让他最为不解的地方。

    “老张,你衣服上也有字,但被烧毁了大半,残缺的厉害,你自己能看懂吗?”

    张道岭蹙眉,道:“看到了部分,大多都成灰烬了。”

    方雨竹道:“按照你的说法,你离开后,再次回来时,我们的一切会承接上次的‘剧情’,中途宛若被人按下暂停键?”

    王煊又问道:“雨竹姐,为什么你们在异宝甲衣上刻字,出现了什么问题?”

    ……

    不得不说,在场的人神觉敏锐,感知超常,从破损的少许文字中猜测出部分真相,他们的元神之光被牵引到这里,那暂停的空白期极为不正常,期间应该是回归现世了,但是却没有带走记忆。

    “有人洗掉了我们的记忆?”妖主的面孔变得冷艳起来。

    “所以,这次回去后,你们要保住一些记忆,在身上刻字。”王煊和老张还有方雨竹研究那些烧掉的字。

    王煊道:“你们的留言,提及经文二字,还提到了练这种经文小成很重要,可是,残缺的太厉害了,下次再来时,需要描述的更清楚一些。”

    张道岭点头,接着又开口:“这次,跨越时空传递消息,越是简洁,保留下的真正意思越是清晰,比如妖主的留言,就很明确。”

    王煊不说话了,但是心里却在大骂老张,你想坑死我吗?

    老张进一步补充,道:“现世的妖主或许在传递很重要的信号,我倾向于这是某种精神层面的秘匙,需要王煊去触及,然后我等就会觉醒,或者发生一些事。”

    “有道理。”冥血教祖点头。

    “附议!”妖祖祁毅微笑。

    妖主妍妍的目光可以杀人,盯着王煊,然后,一笑间,像是冰雪解冻,春光明媚,道:“你是不是也附议?”

    王煊果断摇头,求生欲爆棚,道:“没,我觉得,妍妍姐你自己将裙摆斩下来,给我就可以了,结果一样。或许,只是需要我带到现世去检验。”

    “你还想带走?”妖主妍妍洁白的纤手发光。

    “既然涉及到精神秘匙,必须很严谨才行,应该让王煊自己来。”张道岭说道。

    这真是张大坑啊!王煊想躲出去,但他被在场的人盯上了。

    “砰!”

    妖主和张道岭之间,纹理交织,两人先过了几招,如果不是方雨竹阻拦,妖主可能要战老张。

    “你来!”妖主妍妍看向王煊。

    王煊面露为难之色,道:“这个任务,实在有些艰巨,但是,为了各位的安危,能够稳妥地离开这里,我尽力完成!”

    “妍妍姐得罪了!”他怀着大无畏的精神上前,出手了。

    “喀嚓!”

    ……

    最终,王煊呲牙咧嘴而归,这确实是一件艰难的任务,想不被打都不行,尤其是不小心碰到那双白皙的长腿,更是给了妖主出手的借口。

    现世中,陈永杰和青木虽然不敢临近,但也在远处守着呢,当场就震惊了,看到那条被烧烂的裙摆,上面的四个字虽然略微残缺了,但是依旧可辨认,有些……辣眼睛。

    “喀嚓!”这次,王煊自己亲自拍照,保存证据,避免以后见面了被妖主毒打,然后他果断收起来,要好好的留着。

    在现实世界休整后,王煊依旧要再上路,同时,让青木和老陈注意接收宇宙深处那艘古船的信息。

    陈永杰道:“王煊,你身上有问题,每次你模糊下去,彻底消失前,都被一团光笼罩,有一刹那的诵经声。当时,你在练什么功法?”

    “离开前,我没有练功。”王煊诧异,然后,他停了下来,仔细回想几部经文,从金色竹简到石板经文等,又到释迦真经,再到……精神病大法,他眉心狂跳。

    他快速从福地碎片中取出一堆经文,竹简、纸张等,放在地上,并告诉陈永杰,这次他进去后,盯紧了,看哪部经文有动静。

    宇宙深处,古飞船上,气氛异常,四大高手无言,妖主妍妍都留言警告了,可是……裙摆依旧没了!

    “这是想看仙舞而不得,以这种方式挑衅我吗?”妖主妍妍身上被烧烂的长裙开始恢复,但长腿遮掩不住了。

    “他在犯罪,风华绝代的妍妍小姐姐怎么可能会放过他?”机械鸟说完,自动解体,化成活性金属液体,流淌到远处去了,与其每次都挨打,不如自己主动一点。

    “这些字消失的太快了,大意是,我们留言太少,多写点,传递准确信息。”老张开口。

    总的来说,他们还算满意,远去的心灵之光虽被洗去记忆,但两地不是绝对封锁消息,可以想办法。

    “那我们就多写一点!”张道岭说道。

    方雨竹、冥血教祖自然没有问题,只有妖主妍妍想毒打王煊,都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留言了都敢这般。

    “再敢撕我裙摆打死!”最后,妖主妍妍的留言未变,还是那几个字,不愿赘述,如果这种警告再次无效,她有心飞回旧土,亲自去收拾王煊。

    ……

    王煊的身体模糊了,在他近前,确实出现异常,一张泛黄的纸张,陈旧,普通,发出光,漂浮了起来!

    嗖的一声,他消失了。

    “找到了!”陈永杰震惊,不是金色竹简,不是其他秘典,而是一张平凡的纸张,竟造成这一切?

    陨石通道,王煊再次见到几人,当注意到妖主新的留言后,顿时风中凌乱,还要来?

    这次,比以前多了一个字,可以辨认:再撕我裙摆。

    “这……不太好吧?”王煊搓手,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主要是不想再面对妖主妍妍杀人般的目光了。

    他赶紧去看其他人的留言,事实上几人也都在皱眉呢,这次传递的消息有点多,涉及了化实为虚,这就严重很多倍了。

    此次,他们在这里谈论很久,大致估摸出一个轮廓。

    最终王煊带着“五字真言裙摆”回归。

    陈永杰和青木震撼,看着那物证,盯着那五个字,确实无误,是妖主的笔迹。

    “小王这是在奉旨行事吗?要逆天啊!”青木惊叹。

    陈永杰觉得,王煊早晚被毒打,这里面必然有事,他快速告知,道:“就是这篇经文。”

    王煊立刻知道了,那页枯黄的纸张,是他从一个神话文明火堆的余烬中翻找出来的精神病大法。

    “有些事,能解释通了,说明我自身的问题很严重,我可能在精神层面,陷入了特殊的状态中。”

    “方仙子、张教祖他们从宇宙深处发来了消息,终于接收到了。”青木惊喜,收到讯息。

    一段视频呈现出来,里面有四大高手的推断与结论,说的很清楚和明白。

    “去伪存真,唯我唯一唯真,万物,万灵,万世,外感,一切为虚?我练这篇经文出事儿了。还涉及到了幕天镜?这次再进去,得解决掉所有问题。”

    宇宙深处,妖主妍妍要炸了,警告无用,又一次被赤裸裸的挑衅,长裙变成短裙,尽显美好身材!

    “他是不是想收集一套完整的绝世甲衣?”张道岭笑道。

    “年轻人,果然有想法,有冲劲,不畏未来。”冥血教祖也笑了。

    ……

    再次来到陨石通道,王煊自然少了很多疑惑,了解到问题的本质,一页经书被他带进来了。

    原先不知道,现在才觉察,普通的纸张竟这么奇异,始终发光,如一盏灯笼照亮道路,红色物质只是烧的它焦黑,但未毁掉,想必出去后还能恢复。

    “有些恐怖啊,只是一页纸,看材质没什么特别的,竟能承受这里的火光,毁灭性物质。”王煊不得不惊叹。

    再次到来,他直接和方雨竹、张道岭、妍妍、冥血几人密谈,舍弃了妖祖、齐腾几人。

    “魔花,幕天镜,接近真实的地方,纸张,精神病大法,虚实互化,让人心惊啊。”冥血教祖震撼。

    “有些事你不应该告诉我们。”方雨竹开口。

    “但是,你们来到这里,而我自身也出了一些状况,需要解决。”王煊说道,他心底也有些忌惮,这里的问题太多了,让他们带着记忆回到现世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儿。

    方雨竹直接开口,道:“这次,如果你的问题能圆满解决,你目送我们元神之光远去,其他都留下。”

    她深知,王煊在这里的秘密一旦泄露,纵然是最亲近的盟友,都可能会有想法。

    “不可能,你难道让我将整件长裙都留给他吗?!”妖主妍妍像是被踩到尾巴的小猫,快张牙舞爪了,气愤的不行。

    “先解决他的精神病问题。”张道岭说道。

    “老张,有诊断书的是你好不好!”王煊不满。

    “不服吗,我以德服人!”老张笑呵呵。

    “这里有古怪,我感觉,根本没有所谓的魔花,那里原本应该空空荡荡,那朵花不应存在。”冥血教祖皱眉说道。

    方雨竹思忖,道:“所谓的魔花,长生之花,不是你我的花。这里是王煊一路走来的轨迹,或许只是他的愿景,是他心中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以至后来,又化为他心中的迷雾,解不开的谜,就成为了致幻的魔花。”

    妖主妍妍赞同,道:“没错,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株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这是神话生灵的共同愿景,也是普通人渴不死,追寻长生不老的念头,共同浇灌,扎根在众生心头,一朵自古至今都很鲜艳,让秦皇汉武都在追寻的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