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医战神秦羽夏晓〕〔穿越远古野人老公〕〔豪门至尊大少〕〔生而为皇〕〔绝命游戏大逃杀〕〔玄浑道章〕〔爆笑穿越:皇后娘〕〔步步逼婚之王爷有〕〔都市至尊战婿〕〔娱乐小白进化史〕〔一世巅峰〕〔修修仙种种园〕〔扶明录〕〔大周仙吏〕〔萌宝助攻:爹地,〕〔刘备的日常〕〔飘摇余雪箫成歌〕〔我是王富贵〕〔大汉大忽悠帝〕〔农家娘子好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章 晴天霹雳
    雪儿正要开口,祖安就已经连珠发炮地说道:“刚刚我稀里糊涂掉到水塘里去了,雪儿妹妹来救我,结果不小心脚踩滑了也跌了进来,幸好我会一丁点水,才勉强把她救了起来。”

    鬼知道到底是谁要杀他,先避免撕破脸,等我了解更多情报再说。

    雪儿脸色阴晴变化,最终却没有反驳。

    “真的是这样么?”楚初颜看了一眼雪儿,“你们浑身都湿透了,先去沐浴更衣吧,洗完了吃饭。”

    说完又飘然远去,看得祖安吐槽不已,一席白衣双脚不沾地,大半夜看到这架势还以为见鬼了呢。

    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一个难题:“雪儿,到哪里去沐浴更衣啊,要不我们一起吧?”

    “滚!”雪儿心想要不是现在衣衫不整,不把你打得妈都不认识我以后跟你姓。

    有些心疼地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瓜子,跺了跺脚便小跑离开了。

    幸好楚初颜派了一个小厮过来带路,到房间里沐浴更衣过后,祖安望着镜子里的模样,和前世的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就是清瘦了许多,不过他已经很满意了:“果然还是这么帅,虽然比不上潘安,但比什么西门庆还是要强那么一丢丢的。”

    本来还有些期待等会儿和便宜老婆一起用餐的情形,谁知道楚初颜压根没再露面,只是有人送了一些饭菜过来。

    “我靠,当我是犯人么?”祖安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高估这个世界上门姑爷的地位,看这架势连上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啊。

    “不吃嗟来之食!”祖安不明白这一世的自己为什么愿意忍受这样的屈辱,拿起饭菜便扔到一旁,谁知道没过多久肚子忽然响起了咕咕的声音,饭菜的香气也不停传来。

    祖安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决定大丈夫能屈能伸,很快便将那些饭菜重新端起来一扫而空,别说,这厨子做的菜还挺香的。

    用完了饭,祖安觉得浑身舒坦了许多,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

    他在房中找来纸笔,写下了标题:异界求生指南。

    然后他脑海中开始回忆之前网上看到的信息,然后不由自主开始怀念前世的电脑,回味手机上的游戏,怀念论坛上和人辩论的快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注意到外面天已经黑了。

    等等,我刚才想干啥来着?

    看着只有个标题的草稿,他眼皮跳了跳,直接揉成一团扔了,决定出门逛逛,看能不能打探一下更多的消息。

    这一世的他当上门姑爷受了这么多鸟气,自己这样素来乐于助人的性格,当然要替他出出气,振一下夫纲。

    虽然对这宅子还不太熟悉,但以他舌灿莲花的本事,很容易从仆人口中打听到楚初颜的住处,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屋里雪儿的声音:“小姐,嗑瓜子么?”

    “不要,你也少吃点,听说瓜子嗑多了门牙会坏掉。”

    “小姐你又吓我……对了,那个家伙越来越过分了,感觉他以前还要顺眼些,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我也觉得他今天和平时不一样。”楚初颜嗯了一声,祖安的心刚提起来,便听到她又说了一句,“也许是今天被雷劈了,有些劈傻了吧。”

    祖安:“……”

    雪儿被逗得花枝乱颤,隔了一会儿哼了一声:“小姐,这家伙昨晚做了那样的事情,小姐怎么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楚初

    颜淡淡的说道:“昨晚的事情十分蹊跷,明日和爹娘商议一番再做计较。”

    祖安听得心中一喜,没想到这个便宜老婆还智商在线嘛,想来不必上演电视里那些狗血剧的套路了。

    “真是便宜这家伙了,”雪儿咕哝道,“这雷怎么没劈死他啊,不然小姐你就不用守着这废物了。”

    “这样的话不许再说。”楚初颜训斥道。

    见她们一直没有提到之前水池边的事,祖安心想这件事莫非与便宜老婆无关,不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不能放松警惕。

    听到屋里雪儿依旧不停说自己坏话,祖安顿时怒了。

    叔可忍婶婶不可忍!一脚踹开房门。

    楚初颜看到他的到来也有些错愕:“你来干什么?”

    “天黑了,又没其他事做,当然来睡觉了。”祖安狠狠地瞪了雪儿那丫头一眼,心想找个机会配副哑药,看你还怎么嚣张。

    楚初颜脸色沉了下来:“那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丈夫和妻子睡觉不是天经地义的么?”祖安一脸理所当然地往里屋走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祖安毫无意外地被踢了出来。

    雪儿幸灾乐祸地说道:“姓祖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东西,还痴心妄想亲近我们家小姐?”

    不过出乎她意料,对方脸上并没有羞愧与愤怒的表情,反倒是一脸笑容:“果然如此。”

    祖安从之前种种细节判断,两人应该没有肌肤之亲,这次只是一个验证而已,如今他不仅不生气,反而高兴起来,这个便宜老婆可以从零开始攻略嘛。

    “你脑袋真的被劈坏了?”雪儿没看到预想中的反应,总觉得差了点什么,爽得不那么得劲儿。

    祖安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不对,急忙收起笑容,作出一副悲愤的模样:“还有没有天理了,这世上哪个妻子不和丈夫一起睡觉的。”

    “闭嘴!”楚初颜脸终于有些红了,袖子一挥,将门关上,免得他的鬼哭狼嚎传得整个宅院的人都听到了。

    祖安继续耍赖撒泼道:“你既然不想和我一起睡,那还和我成什么亲啊,明天我就跑到城里敲锣打鼓把我们的实情说出去,到时候看是你们楚家没脸还是我没脸。”

    “你敢!”楚初颜站了起来,有一股莫名的气势四散开来。

    祖安哼了一声:“有什么不敢的,反正我的名声已经烂透了也不怕更烂。其实这样不是正顺了你的意么,正好让其他豪门公子知道你白璧无瑕……”

    楚初颜深吸一口气,一脸寒霜地看着祖安:“你是不是很想和我睡觉。”

    “是啊是啊!”祖安一脸兴奋,这傻妞不会受不得激昏了头吧,他哪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人家张爱玲不是说通往女人心最便捷的通道是那啥么,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楚初颜淡淡地说道:“那让雪儿今晚陪你吧。”

    正在一旁吃子瓜看戏的雪儿:“???”

    “小姐!”

    手里的瓜子顿时都不香了!

    楚初颜看了她一眼,眼神颇为玩味:“反正今天他救你的时候摸也摸了,抱也抱了。更何况身为通房丫头,本来就有这个义务,怎么,你不愿意么?”

    和她眼神一接,想到她平日里说一不二的性子,雪儿浑身打了个冷颤,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紧紧咬着嘴唇,眼眶中泪水直打转。

    祖安一愣,这是什么节奏?把别的女人往自己老公床上送?不过想到白天的时候雪儿要杀自己,他也想看看这俩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金刀大马坐下来:

    “雪儿啊雪儿,快来伺候爷更衣。”

    远处的楚初颜微微蹙了蹙眉,这家伙的无耻程度似乎超出了自己想象。

    雪儿楚楚可怜望了楚初颜一眼,可惜自家小姐直接拿起一卷书看,如果祖安站在楚初颜身后,一定会发现她夹在大书中间的那本小书正是白天看的那本。

    见小姐压根不看她一眼,雪儿终于绝望了,不情不愿地走了过来,恶狠狠地瞪了祖安一眼,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要来就来吧,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同时眼神深处藏着一缕杀机,小手摸了摸藏在辫子里的细针,眼神深处充满了挣扎。

    而刚刚在看书的楚初颜这时也抬起了头,望向了她的身影若有所思。

    祖安也有些发毛,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她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如今这情形,自己到底是当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呢?

    最后他一发狠,你们是女人都不怕,我一个男人怕什么,既然要演戏,那我就陪你们演!看谁先支持不住。

    打定主意便桀桀地笑了起来往雪儿扑了过去……

    隔了一会儿,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不是吧!”

    只见祖安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小腹下方,整个人仿佛石化一样,楚初颜脸色微红移开目光,眼神中多了一丝意外和可怜之意。

    劫后余生的雪儿可就没那么客气,一边拿起衣裳捂在胸前一边收回暗器,同时极尽嘲讽来表达自己的报复:“之前觉得你只是个没本事的窝囊废,现在发现高估你了,原来你连男人都算不上,哈哈哈,笑死我了……”

    祖安连反驳的心情都没有了,双眼饱含泪水,脚步无比沉重地离开了房间,这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其他任何困难他都有信心一一化解,可这身体天生都没法雄起,那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又不是谁都能当司马迁。

    走了没多久正好碰到一棵歪脖子树,他机械地取下腰带缠在树枝上,决定上吊一了百了,说不定死了又穿越回去了呢。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你那里只是被人下了特殊的禁制而已,并非无法可解。”

    祖安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佝偻的老头站在附近,一张老脸仿佛多年陈皮一样皱得不像样,腰间别着一个小锄头,整个人颤巍巍的,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一般。

    脑海中的记忆慢慢浮现,依稀记得这个老头是府上一个仆人,负责花园的打理,平日里沉默寡言性格孤僻,在府上几乎没啥存在感,还经常被人欺负,所有人都叫他米老头。

    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和他同病相怜,曾经偷偷给过他一些点心,所以有些印象。

    不过祖安现在更关心另一个问题:“禁制,谁给我下的禁制?”心想莫非是楚初颜那女人?不过听她口气也不像啊。

    米老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想来是应该在你很小的时候将这禁制种下的。”

    “前辈可知解法?”祖安一脸期待地抓住他的手臂,看了那么多小说电视剧,这样的老头一看就不简单啊,这一瞬间他就脑补了很多种可能,昔日一位顶尖强者,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隐姓埋名藏在楚家当一位普通的花农……

    这样的大腿当然要紧紧抱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