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君绝武神医〕〔秦君〕〔三国之谋伐〕〔我玩游戏就能无限〕〔在柯南世界装好人〕〔逍遥战神目录〕〔逍遥战神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战神归来江策〕〔江策江陌〕〔江策战神之王〕〔何耀龙〕〔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丁梦妍江策〕〔江策丁梦妍〕〔战神之王江策丁梦〕〔三国之白马关郎〕〔从返祖进化开始〕〔战爷晚安〕〔盖世医婿林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11章 危机四伏
    当然如果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楚初颜的话,那他就认栽,大不了直接自爆其短以证清白,幸好没有到那一步。

    祖安收拾好心情,对春花说道:“收好你的安家费,你来得实在是太及时了,上一个被收入府中的女人如今正在军营里喊着受不了了,你正好去顶她的班。”

    “安家费?”那个春花终于有些回过味来,“等等,她为什么会在军营里。”

    “你不知道么?”祖安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我这位夫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我了,所以有些善妒,上一个和你一样进门的女人,被她找了个理由赏赐给军中的将士了,哎,夜夜当新娘,也真是为难她了。”

    来自楚初颜的怒气值+433!

    楚初颜没想到对方会给她栽了这样一个名头,面对众人诡异的目光,她杀了祖安的心都有了,不过她清楚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蹊跷,而这家伙各方面都还算符合她的要求,若是重新招婿,会再次牵扯到各方势力。

    于是尽管一脸寒霜却并未反驳。

    “到军营?”春花的脸色瞬间变了,她们这圈子里也有高下之分,最高级的莫过于青楼的花魁,其次是青楼的一般女子,然后是她们这种窑馆里更便宜的娼,但最底层的,绝对那些因犯罪被发配到军营里的同行。

    军队里一个个都是饥-渴难耐的壮汉,没有哪个女人承受得了那个强度,基本上小半年下来人就彻底废了。

    想到圈子里流传的那些恐怖的故事,春花整张脸都变得苍白无比。

    祖安点了点头:“放心吧,都是自家私军,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他们正想换新鲜的呢。”

    楚夫人再也忍不住:“混账,我们楚家……”

    她正要说我们楚家私军哪有这种龌蹉的事情,谁知道那春花却先承受不住,拼命摆着手尖叫起来:“我不要去军营,刚刚我说的都是假的,我根本不认识你。”

    一边说着一边去拉扯旁边的刁洋:“刁洋,这和你跟我说的完全不一样啊,你快出来说句话啊,我不要去军营。”

    刁洋脸色大变,一脚将她踹开:“你这个疯婆子,不要胡乱攀咬,我们楚家治军严谨,哪有那种乱七八糟……”

    他还想再说,却忽然被一股强大的气机笼罩全身,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楚中天面沉如水,望向了春花:“是他请你过来说刚才那些话的么?”

    春花头如捣蒜:“他找到我给了我二十两银子,还说到了府上还会有更大的好处,我想着这里是公爵府,里面的大人物随便抖点泥巴下来也够我吃一辈子了,所以才鬼迷心窍过来了,还望大老爷饶命啊。”

    楚中天这才解开了刁洋的禁制:“你还有什么话说?”

    刁洋脸色惨白,急忙跪下磕头求饶:“请主人饶命,我也是有人指使我这样做的。”

    “何人指使?”楚中天喝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刁洋咽了咽口水,急忙补充道,“那人隔着墙壁和我见面的,给了我一笔好处,再加上我也一直看不惯大小姐嫁给祖安这样的废物,所以才一时糊涂,还望主人看在我多年苦劳的份上开恩呐。”

    听到他这样说,雪儿紧紧挽着辫子的手才放了下来。

    楚中天哼了一声,挥了挥手示意将他带下去,然后目光如电一般扫视了全场所有人一眼:“既然事情真相大白,祖安是被人冤枉的,鉴于他已经被还招惩罚过了,之前的事情不再追究,那件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谁有意见?”

    楚铁生轻轻摇着扇子,楚月坡手指微微拨弄

    算盘,纷纷眼观鼻鼻观心,幕后主使没查出来,这档口谁敢往里跳啊,岂不是自找麻烦?

    祖安长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一关总算过去了,哪知道楚夫人有些不满:“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当然不是,”楚中天立刻赔笑,“鉴于祖安一天到晚顽劣不堪,未免日后胡作非为闯下大祸,养好伤后便送去明月学院修行……”他本来想着让他修炼打熬一下心性,不过想到他的资质便顿住了,急忙改口道:“算了,送到明月学院学文,哪怕将来能在家族当个账房先生也是好的。”

    “明月学院?”祖安有些发愣,不过想到楚中天是明月城公爵,这个什么明月学院,多半是家中私塾之类的吧。

    他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收集到的愤怒值上面,从刚刚到现在总共积累了1646点愤怒值,又可以拿来抽奖了。

    他被人抬回自己的屋里,正打算抽奖之际,一道红色的倩影已经闯了进来。

    看清对方是楚家二小姐过后,祖安一脸戒备:“你来干嘛?”这丫头不会发现自己身上的伤是假的了吧。

    楚还招直接跳到了一旁桌子上坐着,两条纤嫩小腿很轻松地在半空中摇晃着:“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抱歉的。”

    “抱歉?”祖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楚还招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之前不是打赌的时候答应了不再追究那晚的事情么,没想到今天没有护住你,还是让你受了责罚。”

    祖安一乐,没想到这姑娘还有点憨,他现在着急-抽奖,倒也没功夫和她瞎扯,便随意挥了挥手:“没事,你一个小孩子在家里做不了主很正常。”

    来自楚还招的愤怒值+66!

    祖安一愣,这才发现楚还招脸色有些难看,只见她哼了一声,从桌上跳了下来,临走时说了句:“以后到学院里本姑娘罩着你,谁敢欺负你报我的名字。”

    祖安在背后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搞得像大姐大似的糊弄谁呢,更何况自己毕竟是这府上的姑爷,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家里的私塾谁还真敢欺负我不成?

    他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左右张望一番,确认人都走-光了之后,他一骨碌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

    很郑重地洗脸洗手,然后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炷香点燃了不停祷告:“漫天神佛、上帝、真主保佑,保佑我抽到好东西。”

    加上刚刚楚还招贡献的66点愤怒值,如今他已经有1712点愤怒值了。

    召唤出键盘,将光标移到了抽奖一栏上,小心翼翼地按下了enter键,只见光标快速在数字与空格键上来回闪烁。

    结果不出意料是谢谢参与!

    这倒也在他预料之中,要知道抽中奖的概率本来就低,他对自己的手气还是有点b数的,毕竟从小到大买了那么多福利彩票只中过一个洗脸盆而已。

    再次按下enter键开始抽奖:

    谢谢参与!

    谢谢参与!

    谢谢参与!

    ……

    过分了啊!

    祖安一头黑线,到底是我手黑还是中奖概率真的低啊。

    直到第13次抽奖的时候,光标终于不是停在空格上了,而是停在了“8”这个数字键上,他精神一震,这次是新的按键,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紧接着他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绿色亮晶晶的液体,下面有一行小字说明:毒瓶,投掷类,可以让小范围之内目标产生麻痹无力的效果,五品

    以下无视等级防御。

    祖安心中一喜,不管哪里,无视等级防御这属性就很逆天啊,唯一可惜的是只对五品以下的有效,不过自己应该暂时惹不到五品的大佬吧?

    应该吧……

    又多了个保命的底牌,祖安喜滋滋地将这小绿瓶放回键盘空间中,唯一不爽的就是这颜色有点不吉利啊。

    接下来又抽了4次,不出意外,全是谢谢参与。

    这中奖概率有点坑爹啊。

    祖安庆幸自己赚愤怒值似乎还挺容易的,不过收集愤怒值注定了要到处树敌,在这修行的世界,不会被大佬一巴掌呼死吧?

    嗯,以后一定要把眼睛擦亮些!

    哎,我也想像北玄天尊那样见谁灭谁,可惜实力不允许啊,只能学学稳健大师兄那样苟一点了。

    来自秦晚如的愤怒值“+2+2+2+2……”

    一连串的信息让祖安有些发晕,那个便宜丈母娘到底咋回事?自己又哪里惹到她了?

    且说另一边楚中天和秦晚如回房过后,秦晚如依旧有些愤愤不平:“那个混账真是气死我了,我苦命的颜儿,这辈子的幸福竟然断送在这样的家伙手里。”

    楚中天赶紧给妻子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这个毕竟是初颜自己的选择。”

    秦晚如喝了一口茶犹自不解气:“还不都是为了你们楚家!”

    楚中天讪讪一笑,急忙转移妻子注意力:“比起那些,其实我更好奇到底是谁在暗中针对祖安。”

    见他提起正事,秦晚如眉头也皱了起来:“不错,本来之前你说我还有些不信,但今天祠堂里发生的事情,的确像有人在暗中针对他。”

    楚中天点头道:“新婚之夜祖安无缘无故跑到还招的床上,那家伙虽然混账了些,但想来他也没这么大的胆子。”

    秦晚如悻悻然地哼了一声:“今天在祠堂里,他的胆子可不见得小。”

    楚中天说道:“那晚还招被打晕了呢,不然怎么可能让他上了床,你不会认为他有这个本事吧?”

    “那窝囊废要真有这个本事,我反倒没那么生气了。”秦晚如恨恨地说道,显然对自己女儿嫁了这样一个丈夫,实在是耿耿于怀得很。

    楚中天叹了一口气:“有件事一直没来得及和你说,那晚我们的灵泉被人污染了。”

    “什么!”秦晚如霍然起身,楚家安身立命的两大产业,一个是盐,另一个是兵器,楚家兵器市场占有率这么大,除了精妙的符文阵法之外,还靠着家族里的灵泉滋养淬炼,方才比其他竞争对手质量好上一大截。

    要知道符文阵法各家都有,其他家族的符文阵法未必就比他们楚家差了,可这灵泉全是楚家独有,可谓是楚家兵器产业的命-根子。

    “那晚你被祖安气炸了,我就没敢告诉你这件事,”楚中天小心翼翼观察了一下妻子的脸色,这才接着说道,“现在想来应该是新婚之夜,有人把祖安弄到还招床上去,造成了家里的混乱吸引大家注意力,然后暗中之人偷偷派人去污染了灵泉。”

    秦晚如急忙问道:“灵泉还能恢复么?”

    楚中天摇了摇头:“那人将魔鬼之涎滴进了灵泉中,恐怕二十年之内都无法恢复,幸好那人手里的分量不多,也许再隔几十年,灵泉会慢慢恢复灵气。”

    “再隔几十年我们楚家还在不在都不一定了。”秦晚如清楚魔鬼之涎是世上最邪恶最污浊的东西,灵泉被它污染了是真的没办法了,“你说到底是皇上那边还是齐王那边的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