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主神餐厅〕〔如意事〕〔高龄巨星〕〔教父的荣耀〕〔逆袭〕〔万族之劫〕〔我的白富美老婆〕〔最强狂婿(又名:〕〔南景战北庭最新章〕〔婿势遮天〕〔崇原启示录之晴空〕〔白晚舟南宫丞〕〔林北林楠〕〔秦羽夏晓薇〕〔高考零分的我成了〕〔狂婿之死神归来〕〔狂人归来〕〔爱你成瘾:偏执霸〕〔许若晴厉霆晟龙凤〕〔都市之重回五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1章 凉亭女子
    他本来想转身就走,可成守瓶这家伙在这里盯着,以他嘴巴那不牢靠的劲,自己要是从他眼前逃掉,保管下一秒整个楚家的人都知道了。

    目前他不得不住在楚家,只能暂时忍气吞一下声了,哎,软饭也不是这么好吃的啊。

    先进了学校,再找个没人的地方溜掉吧。

    他一把抓过成守瓶给他准备的书包——这么大个人了还要背着书包上学堂,真尼玛的尴尬。

    祖安臭着一张脸进了校门,进去后发现前面是一条宽阔的林荫大道,两旁古树参天,显得这条大道清幽异常。

    他东张西望,发现沿途有不少青春美少女啊,热情洋溢的马尾辫,随风飘扬的短裙,若隐若现的白花花大腿……

    这个世界的学生穿得比我想象中要开放得多啊,似乎在这里上学也没那么难以接受嘛。

    远远望到前面还有个大门,有人守在那里检查进出的学生,原来那里还有一道校门。

    祖安眼珠骨碌碌一转,直接找了个机会脱离人群,从旁边的小路离开了。

    上学?不可能去上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去上学的!

    他从旁边林荫小道走,可明月学院附近的绿化做得实在是太好了,到处都是花花草草和大树,他转来转去都有些迷路了。

    最终当他离开明月学院的范围时,他都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这是哪儿啊?”明月城非常大,他也才来这个世界没两天,对明月城一点都不熟悉,也不知道自己在城中哪里。

    “玉家那么出名,应该有人知道她家在哪里。”祖安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才能完成纪登徒的任务,早日重振雄风,不然修炼啊什么的,还有什么意义。

    他转了一半天,结果像见了鬼一样,附近竟然一个问路的人都找不到。

    轰隆!

    天上一道闪电划过,然后乌云中雷声隐隐可闻,紧接着一颗颗雨滴从天空中撒落下来。

    这点小雨祖安倒是不介意,可这雷让他有些怵得慌,要知道他可是被雷给劈到这个世界的,他并不认为自己再被雷批一次,会能够反穿回去,更大的可能是一命呜呼。

    轰隆!

    雷声越来越响了,祖安放眼望去,发现不远处有个凉亭,急忙跑过去躲避。

    跑进去后,他不由一愣,因为他发现凉亭里已经有个先来者了,一个素裙女子慵懒地坐在凉亭边上的椅子上,身子倚靠在栏杆上,一手托腮呆呆地望着雨幕中的远方,另一只手食指轻轻勾着一个青色酒葫芦,酒壶随着她的手指摇曳也跟着轻轻摆动,仿佛稍微有点风吹过就会马上要掉在地上,可偏偏一直稳稳当当挂在她指尖上,就是掉不下来。

    祖安很快又被另一处风景所吸引,原来女子一双腿很自然地弯在椅子上,她的鞋子很整齐地摆在地面,是以裙摆下露出了一双莹白无暇的纤足,当真是比玉石还要温润,比绸缎还要柔滑。

    在今天之前,祖安一直觉得除了脸控、胸控、腰控、腿控,其他的都是异端,但此时此刻,他终于有些理解为什么某些人会是足控了。

    “看够了么?”女子没有回头,却仿佛对身后发生

    的一切了若指掌。

    “没看够。”祖安脱口而出,心中却有些后悔,自己这嘴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如今已经不是在网络上了,和对方没有隔着网线和屏幕,人家真的可能会过来打他的。

    尽管他如今刚提升到二十人之力,可他依然有种感觉,眼前女子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那女子显然也没料到他竟然会回答得这么理直气壮,忍不住回过头来看一看这个无耻的家伙,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又回过头去呆呆地望着远处的雨幕:

    “那你继续看吧。”

    这下轮到祖安吃惊了,饶是以前在网上见识过了各种神仙,但也没料到这个女子会这样回答,刚刚惊鸿一瞥,他已经发现对方是一个极美的女子,只不过秋水一般幽远清澈的眸子里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忧愁之意。

    她就那样似坐非坐,似卧非卧倚靠在栏杆之上,细雨从亭外飘进来,洒在她身上,她依然无动于衷,似乎能远远地感觉到她静谧的呼吸。

    祖安一开始还兴致勃勃打量着眼前佳人美丽的身姿,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不由自主悲伤了起来。

    他收回目光,也同样望着亭外淅沥沥的雨幕,这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首从来没听过的曲子,那一瞬间他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瀑布的水逆流而上,看到了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看到了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看到了当年十年寒窗时厨房那忙碌的身影……

    “你哭了?”

    耳边响起一个清雅的声音,祖安这才发现自己的脸庞早已被泪水打湿,对面那个女子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有些想家了。”祖安擦了擦脸上的眼泪,他一向没心没肺,之前脑中充满了穿越到新世界的兴奋和惶恐,直到现在才想到那个世界父母得知自己死讯,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女子神情一动,显然没料到他竟然听得懂自己吹的什么。

    祖安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一个海螺模样的乐器,忍不住问道:“刚刚你就是用那个吹的么?”

    “嗯。”女子点了点头。

    “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祖安问道。

    “你也懂音律?”女子有些意外。

    祖安自嘲一笑:“凡是不能赚钱又没什么卵用的技能,都略懂一点。”

    那女子不禁莞尔,将手里的乐器扔给了他,祖安接在手里,发现这海螺状乐器造型极为独特,不过乐理是相同的,他正要凑到嘴边试一下摸准这乐器的各种音调,却注意到上面还残留着女子淡淡的口红,不禁有些迟疑:“可以么?”

    那女子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祖安这才放到唇边试了起来,何况就摸清了其发音规律,和自己那个世界的陶笛很像。

    因为刚刚被勾起了思乡的情绪,他便下意识吹奏了一曲《故乡的原风景》,前世大学时为了泡妹子特意下苦功学的,可后来才发现双手吹陶笛吹得再好,也比不过人家单手开法拉利的。

    回想起前世种种,祖安一时间不知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一曲终了,亭中两人各自想着心事,久久无言。

    直到

    对面女子擦拭眼角,祖安方才平衡了许多:“你也哭了。”

    那女子轻叹一口气:“我从这首曲子里仿佛看到了田野、看到了夕阳,还看到了送别,你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故乡的原风景》。”祖安答道,“你那首曲子呢?”

    “《寂静之海》。”女子提起酒葫芦抿了一口酒,“你要不要喝?”

    祖安有些迟疑:“我没有杯子。”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女人,他很难产生什么邪念,变得都有些不像平时的他了。

    女子直接将酒葫芦扔给了他:“我都不介意,你怕什么。”

    见她如此洒脱,祖安倒觉得自己有些迂腐了,直接扬起头大喝了一口,可刚喝了进去,只觉得一股火辣之感直冲喉头,整个人仿佛都要燃烧起来。

    他被呛得脸都有些红了:“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烈?”这酒比他前世喝的伏特加都要夸张许多。

    “此酒名为‘照天烧’,一般人的确很难承受得住。我体质有些特殊,所以经常喝这酒暖身子。”女子接回酒葫芦,又轻轻地抿了一口,白玉的双颊隐隐浮现出一抹红晕,显然极为享受。

    “我叫祖安,你呢?”祖安下意识问道。

    女子微微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浮生如此,别多会少,不如不知。”

    祖安一脸郁闷:“可你都知道了我名字了。”

    那女子答道:“是你自己要说的,我又没让你告诉我。”

    “总感觉吃了大亏。”祖安觉得非常不爽。

    女子哑然失笑:“你喝了我的酒,怎么也不算吃亏吧。”

    “倒也是,”祖安注意到雨渐渐停了,起身说道,“如果我们有缘再见的话,下次你能把名字告诉我么?”

    “恐怕没机会再见了。”那女子摇了摇头,忽然目光落到他背后的包上面,表情极为古怪,“你是明月学院的学生?”

    祖安心头一跳,要知道他是从里面逃出来的,有些警惕地说道:“你都不回答我的话,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

    那女子指了指他的背包:“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是明月学院的制氏背包,只有学院里的学生才有。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加上幼儿园我都上了二十年学了,这辈子都不想再上学了。”祖安说起这件事都来气。

    “幼儿园?”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显然不理解为何物,不过她也懒得深究,心中暗叹一声,我自己也一样,哪有立场说他呢。

    “谢谢你的酒,我有事先走了。”祖安还想着去找玉烟萝的事呢,毕竟关系着终生幸福。

    “好,说不定我们真的会有缘再见的。”女子唇边多了一丝玩味之色。

    祖安心想信你个鬼,难道美女天生都这么会吊胃口么。

    他刚走出凉亭没多远,忽然不远处有个黑衣人路过,看了他一眼,没走几步,又快速走了回来:“咦,祖安?”

    “你谁呀?”眼前男子脸上从鼻子到右脸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祖安注意到他领口的梅花标志,不由心头一跳,他记得梅花十二也有类似的标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