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亦可和顾景霆〕〔废婿〕〔永生才能不灭〕〔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四界柳楚传〕〔末日富江〕〔我真的是反派啊〕〔学姐对我满好感〕〔都市巅峰战神〕〔三国之随身魔法塔〕〔我在遮天做神王〕〔入赘为婿〕〔楚阳洛瑾萱〕〔千机殿〕〔左道倾天〕〔穿成八零福运小萌〕〔西游之氪金玩家〕〔满城大佬都是我徒〕〔枕上强宠:邢二少〕〔重生九零之神医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5章 阁下的胸肌为何如此浮夸?
    查完了床过后,祖安忽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一排柜子,他过去打开一个,发现里面全是漂亮的衣裙,每一件都质地柔滑做工精美。

    接着打开下一个,依然是;继续打开第三个,还是……

    足足七八个大柜子,里面全是各种漂亮的衣裳,祖安不由咂舌,女人的衣服果然是多。

    打开第九个柜子的时候,终于有些不一样了,祖安却是忽然脸色一红,原来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很多贴身衣物。

    做贼似的东张西望了一眼,然后迅速拿起一件塞到怀中:“反正她这么多,少一件两件应该也不会察觉吧。”

    想到这里他都有些鄙视自己,明明有一个美若天仙的老婆却不能碰,只能偷偷拿她的衣服,更悲催的是拿完后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如今的身体,也用不了啊。

    “真是坑了个爹的。”祖安正要放回去,忽然心中一动,完全可以把这个拿去给纪登徒交差嘛,我就不信他分得出来谁是谁的。

    不过想到这是自己老婆的东西,尽管两人没什么实质关系,他还是有些膈应,不用想就知道那个猥琐中年人拿去干什么。

    “算了,到时候找个随便找个店买个新的拿去交差。”祖安哼哼了一声,不过他马上意识到纪登徒提到的那几个都非普通女子,街边小店买的恐怕很容易被看破。

    “那就用雪儿的!”祖安回想起来雪儿虽然身为丫鬟,但穿的并不差,要是不说别人甚至会以为她是千金大小姐。

    那妮子还想杀我,用她的拿去交差完全一点负罪感也没有。

    拿定主意,然后他便跑到隔壁雪儿的房间搜查了起来,雪儿的房间收拾得相当干净,楚初颜的房间里还能找到一些言情小说之类的黑料,但她这里除了偶尔散落的一些瓜果之外,竟然找不到其他能透露个人兴趣爱好的物品了。

    “这丫头到底是真的单纯如白纸还是隐藏得足够深?”祖安若有所思,他本来是想从一些个人物品上面推测一下对方背后的信息,可如今这个雪儿竟然让他完全无从着手。

    忽然他耳朵一动,似乎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细响,他不禁吓了一跳,难道是楚初颜提前回来了?

    要是被她看到自己偷进这里哪还了得?更别提怀里还藏着某样罪证,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

    急忙躲到了屏风后面,然后屏息凝神,透过缝隙往外望去。

    只见一个黑衣人悄悄从屋外翻了进来,然后在楚初颜房中四处翻找着什么。

    “女人?”对方尽管蒙着脸,但身材曼妙动人,尽管身高不低,但相对男人的体型还是娇小了许多。

    不过这么多理由都比不上一点有说服力——没有哪个男人的胸肌会如此浮夸。

    只见那神秘女子在屋子里翻找了一半天,最后什么也没找到,站在屋中间喃喃自语:“竟然也不在这里,那到底藏在哪儿呢?”

    “咦?”祖安心头一跳,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耳熟,赫然便是之前祠堂里见到的楚

    初颜的闺蜜——裴绵曼。

    “谁!”神秘女子霍然回头望向了这边。

    祖安心中暗叫糟糕,原来刚刚那一下自己情绪波动,心脏跳动比平日里快了几分便被对方察觉到了。

    正要逃跑,屏风已经四散裂开,那神秘女子一掌往他身上按来。

    如果是平日里,祖安肯定少不得要赞叹一下这白玉般细腻的手掌,但此时他浑身汗毛倒竖,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极度危险。

    急忙一拳迎了上去,结果拳掌刚一接触,他便口吐鲜血倒飞而回。

    要知道他突破过后,现在足足有二十个成年男子的力量,结果对方看着纤细白净的手,所蕴含的力量居然远超于他。

    感觉到对方的杀意,祖安此时也顾不得许多,急忙放声大喊:“救……”

    对方既然一身夜行衣潜入进来,显然也不想被发现,堂堂的公爵府,显然应该有可以对付她的高手。

    只不过他声调还没起来,对方便如影随形来到他身前,一掌轻轻按在了他胸口,他只觉得被一列疾驰而来的火车撞上,声音自然戛然而止。

    看着对方犹如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地上,神秘女子冷笑一声,区区一个二品,也敢和自己动手。

    知道他活不成了,在他身前蹲了下来,伸手去扯他脸上的面具,想看看他是哪一路的人。

    就在这时,地上的祖安眼睛忽然睁开,然后趁对方惊骇之际直接犹如八爪鱼一般缠绕上了她身子,使出了以前在网上看到的巴西柔术裸绞!

    前世身为一个键盘侠,在各行各业指点江山说得头头是道那是基本修养,只不过当时的身体条件无法支撑他实际运用而已,但如今他的身体素质,恐怕比前世那些金腰带还要猛,施展起来自然没有压力。

    他清楚这个女人修为等级远高于自己,而且刚刚展现出来的身法快到他连看都看不清,如果被她拉开距离只有死路一条,只能尽量和她肉搏,利用男女身体构造的差别,看能不能绝处逢生。

    他心中暗暗后怕,刚才若非当机立断使用了富婆快乐球,自己挨上那一掌恐怕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希望那玩意真的能入描述中说的那样,能锁住自己生命值最后一滴血,这也是他敢奋起一搏的底气。

    神秘女子哪料到这番变故,急忙一肘往他身上击去,可对方纹丝不动。

    感觉到对方紧紧缠着自己,双腿被他用腿分得老开,胸部也被对方手肘紧紧按压成各种形状,神秘女子心中大怒,她长这么大何曾被男人这般接近过,更遑论以如此羞辱的姿势?

    来自裴绵曼的愤怒值+999!

    于是她出手再无保留,直接便是杀招。

    可对方很鸡贼地利用一个古怪的姿势从背后缠住她,然她很难有效打击到对方。

    不过她的身体向来柔软,急忙扭动身子试图从对方的控制中脱离出来,她此时已经气炸了,心想等自己脱离开来,必然要将这个混蛋挫骨扬灰。

    来自裴绵曼的愤怒值+999!

    祖安此时根本来不及查看后台的收入值,而是专心致志和对方扭打着,知道一旦被她挣扎开自己的后果不言而喻。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现在力气似乎变大了很多,本来按照之前双方第一下拳掌相交的对比来看,他应该很难锁住对方才是,可如今虽然艰难,但对方似乎也很难挣脱开?

    不仅是他,连裴绵曼也有同感,不管她如何捶打,身上这个人始终不放手,她甚至有一种感觉,似乎随着自己的捶打,他的力量反而越来越大。

    原来米老头并没有告诉祖安,《凤凰涅槃经》除了靠挨打升级这个特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特别神奇的功效,那就是受的伤越重,各方面属性、实力等都会暂时地成倍增加,越是濒死,增加得也就越多。

    当然正常情况下来说,一个人受伤越重他自身肯定也就越虚弱,各项属性都会大大降低,濒死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状态,只要被敌人打到就完了,所以凤凰涅槃经的增幅很难达到理想状态。

    但祖安有“富婆快乐球”加成,能让他一直处于濒死状态却又死不掉,并且还能屏蔽掉受伤带来的负面影响,机缘巧合之下反倒是发挥了凤凰涅槃经最大的增幅效果。

    就这样两人不停地扭打,在地上滚来滚去,到最后反倒是祖安逐渐占据了上风,紧紧地从背后将她压在地上,再也丝毫动弹不得。

    因为脖子被死死箍住,裴绵曼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用手拼命地抓对方的手,可对方的手仿佛如钢铁一般不动如山。

    她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眼中闪过一丝狠戾,指尖忽然一道黑色的火焰若隐若现。

    她一直不敢使用元素之力,就是担心引起的元素波动会惊动楚家的高手,若是身份败露,自己之前所有的谋划都成为了泡影。

    可如今生死攸关,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就在她准备出手的同时,耳边忽然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裴绵曼,我觉得我们应该可以合作。”

    祖安其实有机会召唤出必死匕首,只要在对方身上随便一个地方轻轻一划,就能取了她的性命,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祠堂中那媚到极致的身影,勾魂夺魄的桃花眸子,绝色脸颊上随时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他便有些舍不得。

    俗话说得好,只要反派长得好,三观跟着五观跑。

    祖安自认为是个俗人,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听到他的话,裴绵曼不由一惊,不仅是对方喊破了她的身份,更是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你到底是谁?”

    感受到对方胳膊上的力气稍微松了点,她犹豫了一下,手中黑色火焰也消失不见。

    “今日在祠堂上你差点害死我了,这么快就忘了么?”祖安哼了一声。

    裴绵曼顿时恍然大悟:“你是楚初颜的那个废物丈夫,叫……哎,你叫什么来着?”

    祖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