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保安逆袭兵王归来〕〔全本女主云若月〕〔楚玄辰云若月〕〔傲世强人林立苏若〕〔璃王妃云若月〕〔快穿之极品大丫鬟〕〔快穿之团宠她又萌〕〔我老婆是传奇天后〕〔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穿书后我捡到了偏〕〔在柯南世界装好人〕〔恋爱从互穿开始〕〔光怪陆离侦探社〕〔开局退出娱乐圈〕〔穿越逍遥嫡女〕〔生死见闻〕〔亿万富豪从相亲系〕〔金刚不坏大寨主〕〔重生辣妻宠无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8章 凤育九雏
    这就是中国上古神话里的异兽大风?

    前世身为一个经常在论坛和人吹水打嘴仗的,《山海经》等等神神叨叨的书简直是必修课啊,里面提到的大风神兽似乎就是这个鸟样。

    忽然他心中一动,他想起了神话里的传说,除了龙有九子之外,凤也有九雏,老大孔雀,老二金翅大鹏,老三是“喜则光耀万丈,怒则赤地千里”的火凤,老四是“金芒备举,鸣动八风”的金凤,老五是青鸾,老六是雪凰,老七是百鸣,老八是蓝凫,老九便是大风!

    你问他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说起来都是泪啊,当年网易游戏部门笔试题,这种乱七八糟的题目到处都是啊,比起龙的九子那么多生僻字,凤的九雏已经好记多了。

    不过凤的九雏有很多种说法,他这记得的也只是其中一种。

    祖安想到自己修炼的正是《凤凰涅槃经》,如今修炼第二品大圆满,就出现了大风的图案,不会完全是巧合吧?

    看来以后每一层大圆满应该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凤雏,只不过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呢?总不至于单纯用来吓人吧?

    他之前已经偷偷试验过,其他人根本看不到他身上的法阵,自然也看不到大风的图案了,所以说拿来吓人是根本行不通的。

    他忽然心中一动,将体内元力往大风的线条里灌注,当元力流遍大风全身过后,忽然大风的一双凶眼睛亮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大风的虚影浮现在了他身前。

    祖安大喜,果然有用!

    不过这玩意到底有什么威力呢?不会和飞剑一样吧?

    想了想他念头一动,下指令让大风往墙壁上撞去,试试威力如何。

    只见大风双翅一展,屋中闪过一道狂风,桌子椅子被吹得东倒西歪,几乎是瞬间便撞到了墙壁之上。

    祖安正瞪大着眼睛观察威力如何,一方面担心威力太小会让他失望,另一方面又担心威力太大引来公爵府中的高人。

    结果他还没看清怎么回事,整个人忽然有一股大力传来,然后他不由自主往墙上飞去,几乎也是瞬间的功夫,他整个人直接撞到了墙壁上。

    砰!

    当真是打人如挂画!

    祖安缓缓地从墙壁上滑落下来,雪白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人形图案,同时留下了两道鲜红的血迹,正是他鼻子和墙壁正面接触撞出的鼻血。

    我尼玛!

    祖安又是骂娘又是兴奋,原来这玩意是瞬移啊!要是施展得当,简直就是偷袭或者逃跑的利器啊。

    不过不知道每次可以移动多远的距离,他都顾不上抹脸上的鼻血,又开始灌注元力到大风图案里,试图再次将它召唤出来。

    可刚灌没多久,他便觉得脑中一片眩晕,原来他身体里的元力已经见底了。

    看来这玩意每天只能施展一次,以后等级高了体内元气充沛些,应该会好些。

    他缓缓爬回床上重新躺下,注意到自己肌肉里第一个法阵多了些金色的物质,想来刚刚毫无防备地和墙壁来了个负距离接触,所受的伤不轻,以至于法阵里都能收集到一

    定的物质了。

    之前听纪小希提到过,二品是让修炼者皮肤面对凡人刀剑难伤,到了三品后,可以运气成铠抵御攻击,如今他虽然是三品最低阶,但怎么说也是正儿八经三品了。

    他努力运起残留的一点点元气,终于在身体表面聚集了一块巴掌不到的铠甲,然后因为后续元力不支,铠甲马上消散。

    尽管如此,祖安却是喜出望外,如今晋升三品,理论上来说有88个正常人的力量了,要是在前世,怎么说也是个小超人了,在漫威世界哪怕比不上绿巨人这些,但吊打一下黑寡妇这样的咸鱼超级英雄应该问题不大。

    另外还有必死匕首外加大风这两个隐藏底牌,不管这府上是谁要杀他,他都有了活命的底气。

    祖安前一秒刚精神昂扬,下一秒立马画风突变,不停地揉着身上各处受伤的地方:“刚刚撞墙那下真他妈疼啊。”

    本来刚刚伤都快好了,得,撞这一下伤势又加重了。

    他再也不敢乱来,静静地躺在床上休息,等着纪登徒的疗伤药彻底发挥作用。

    第二天醒来,祖安发现经过一晚上的修养,尽管身体还有些虚弱,但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但他心里却有些不满意,看来纪登徒这药比起抽奖来的信春哥红瓶还是差远了啊。

    他这话要是被城里其他人知道了说不定有人会提着刀来砍他,多少人求而不得的疗伤圣药百花无常丹竟然被他视作垃圾,是可忍孰不可忍。

    祖安此时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昨天事情太多,他都忘了抽奖了,召唤出键盘算了一下,之前抽奖完还剩69点愤怒值,昨天又从楚氏夫妇还有裴绵曼那里赚了一些愤怒值,加起来总共是3273点。

    他不禁眉头一皱,昨天自己还是手软了,不然从裴绵曼那里赚到的愤怒值绝不止这么一点,不过他也清楚,面对那样千娇百媚的尤物,是个男人都舍不得辣手摧花。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怀念梅花十二还有黑风寨那批人了,现在怎么觉得他们长得那么可爱呢?

    苍天啊,快点赐我一个反派吧!

    砰!

    房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长相英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年轻人闯了进来,来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今天能去学堂么?”

    来自洪星应的愤怒值+299!

    “还行吧,”祖安下意识答道,“不是,你谁啊?”

    “那就好。”年轻人也不回答他的话,直接转身就走,待他看见墙壁上那个人形痕迹的时候也是一愣,不过只是片刻的功夫便恢复了自然,昂首挺胸地便走了出去。

    祖安看得一愣一愣的,自己刚许了愿,就送来一个反派,不会这么灵吧?话说这家伙到底是谁啊?怎么一来就对他这么大愤怒值?

    “姑爷~”这时候响起一个怨妇般的声音,只见成守瓶顶着两个黑眼圈,一脸幽怨地出现在门口。

    “你咋了,昨天被女妖精吸干了?”祖安吓了一跳。

    成守瓶脚步虚浮地走了过来:“姑爷你还好意思说,昨夜我一晚都没睡,抄那个家法抄到天亮才抄完。”

    祖安讪讪笑了笑,起来给他倒了杯水:“小瓶瓶,幸好你昨天一直呆在静室抄家法呢,你要跟我一起出去,此时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多谢姑爷,”成守瓶受宠若惊地接过水杯,却是一脸茫然,“为什么会变成尸体啊?”

    祖安指了指墙上那个人形窟窿:“看到没有,昨晚有刺客来行刺本姑爷,幸好本姑爷福大命大外加神功盖世方才逃过一劫,你想想要是你也在的话,当时还不得拼了命救我啊,到时候刺客手里的刀可不长眼,说不定你就没了。”

    成守瓶心有余悸地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咕哝道:“那我还是抄家法吧。”

    “你说什么?”祖安眉头一下子竖了起来。

    成守瓶马上赔笑:“我是说我这样忠心耿耿的人肯定会拼了命的和刺客搏斗,他要想伤害到姑爷,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见他越说越正气凌然,口水都快喷到自己脸上了,祖安直接将他脸推开:“得了吧,别入戏太深,问你个问题,刚才出去的那一脸牛皮哄哄的家伙到底谁呀?”

    “他呀,洪管家的宝贝儿子,洪星应,”成守瓶答道,“他为人是傲气了些,不过他可是个修炼天才,没有正式上过学院,仅靠自学就已经修炼到三品了,洪管家一直引以为傲,连老爷夫人也对他赞不绝口,素来极为器重,一直当成府中年轻一代领袖在培养。”

    原来是洪管家的儿子,难怪头发如他老爹那样梳得一丝不苟。

    “切,我还以为多牛逼呢,修炼十几年也就一个三品嘛。”祖安心想我短短两三天的功夫从一个废材练到了三品,我有到处去炫耀么?

    成守瓶却是忍不住撇撇嘴,难怪他们都说姑爷志大才疏,明明没什么本事但口气不小,最爱夸夸其谈,要是你这辈子能有个三品,老爷夫人恐怕做梦都会笑醒。

    “你咕哝个啥呢?”祖安瞪了他一眼。

    成守瓶马上满脸笑容:“我是在想等会儿去和夫人说一说,姑爷您受伤这么重,今天应该就不必去上学了。”

    “不必,这点伤不碍事,岳父岳母送我去学院,显然也是为了我好,我又怎能辜负他们一番美意呢。”祖安拍了拍胸脯说道,他自然是不想上学的,但呆在家里更无趣,因为昨天闹刺客的缘故,楚中天派了两个人守在他门口,让他门都出不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去上学呢,说不定中途还能找到机会开溜呢。

    听他说得振振有词,成守瓶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拳头了,急忙过来摸他的额头:“姑爷您今天发烧了么?”

    “滚蛋!”祖安一脚把他踹开。

    “哈哈哈~祖安你越来越懂事了,也不枉我们的一番苦心。”一阵笑声传来,楚中天和秦晚如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

    “岳父岳母你们怎么来了?”祖安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哎,天天这样演戏还真是心累啊,再多呆些日子,自己说不定都可以回去当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了。

    “我听星应说你的伤势不碍事,决定要去学院,有些不放心过来看看。”秦晚如平日里严厉的脸上此时也多了一丝柔和之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