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君绝武神医〕〔秦君〕〔三国之谋伐〕〔我玩游戏就能无限〕〔在柯南世界装好人〕〔逍遥战神目录〕〔逍遥战神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战神归来江策〕〔江策江陌〕〔江策战神之王〕〔何耀龙〕〔逍遥战神江策丁梦〕〔丁梦妍江策〕〔江策丁梦妍〕〔战神之王江策丁梦〕〔三国之白马关郎〕〔从返祖进化开始〕〔战爷晚安〕〔盖世医婿林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86章 白素素
    精彩·尽在·无名()

    那一瞬间眼神里的威压感让韦索等人再也不敢呆在祖安周围,纷纷闪到一边。

    祖安暗骂一声没义气,镇定自若地回望着他:“是杨委一直故意针对我,这赌约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怎么就成我闹事了呢?”

    “你忘了我们的校规么,我们的校规最重要的一条便是要尊师重道,一个人哪怕他再本事,但不尊敬师长,这样的人出了学院往往也是天大的祸害。”鲁徳一脸严肃地说道。

    “主任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尊师重道的前提是老师要为人师表,那种因为某种个人私欲而故意针对打压学生的,也配被称为老师么?”祖安皱眉道。

    “那他也毕竟是你的老师!就算他有什么问题,也该由我们校方来研究处理,哪里能让你一个学生来执行私行。”见他竟然还敢顶嘴,鲁徳不由重重地哼了一声。

    “哪有执行私行,刚刚我们的赌约完全是遵循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在场的所有人都能为我作证的。”祖安指了指周边的人,“而且商老师也是我和杨委请的公证人。”

    商留鱼点了点头:“不错,此事杨老师也同意了的,我也被请来当见证人。”

    “商老师可不要被这家伙蒙蔽了,”鲁徳对商留鱼笑了笑,然后又对祖安板起了脸,“你果然是赌性不改,我们学校十大校规有一条就是禁止赌博,前些天你公然跑到银钩赌坊赌钱,引起轩然大-波,给我们学校带来了极坏的影响,我还没找你算账,结果你今天又公然在学校和老师对赌?哼,你这样的人,我们学校可不敢收留,自己回楚府吧。”

    听到他这番话,周围的人一片哗然,谁也没料到鲁徳给出的处罚会这么严厉,竟然直接开除学校。

    以鲁徳的实力和他在学院的身份地位,没人会怀疑他能做到这一点。

    躲在人群中的洪星应暗暗冷笑,正所谓小人得志便张狂,这下终于得到报应了吧?被学院开除是多么大的耻辱,楚家最看重门楣,到时候老爷夫人肯定饶不了你。

    前两天父亲特意找到他告诫了一番,为了不让父亲难做,如今他也学精了,不再正面跳出来和他产生冲突,而是将主要精力放在修炼提升自己上。

    今天正在修炼,忽然听到这边的骚动,所有人都跑来看,他也好奇跟了过来,结果看到祖安大出风头,心里顿时像吃了屎一样,正要离去之时,便看到了这戏剧性的变化,不由得极为畅快,决定今天中午去食堂一定要加两个菜庆祝一下。

    有同样心理的还有另一边的袁文栋,这些年他在学院中是何等意气风发,何等光彩夺目,刚刚又突破到了五品,本来正要一鸣惊人之际,却栽在了祖安的手里。

    其实如果输给了一个高手他也不会这么大反应,但栽在了一个他素来瞧不上的废物手中,那种耻辱的感觉,真的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刚刚跑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祖安又在那里出风头,恨得牙痒痒之余想着出去教训他一下,结果注意到了裴绵曼也混在人群之中,想到那次的惨败,他完全可以想象一旦自己跑去找祖安,那个不要脸的必定又会公开来吃一次软饭,只好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原本正生闷气呢,结果鲁徳的出现让形势峰回路转,他心中的阴霾顿时一扫而空。

    祖安看到后台传来的洪星应、袁文栋零零散散的愤怒值,心想这些家伙当真是阴魂不散啊,不过现在没功夫搭理他们,正要回答鲁徳的话的时候,楚还招已经抢先跳了出来:

    “主任你太过分了,就凭这样就开除我姐夫么,他又没在学校里赌,更何况和那个算术老师之间那也叫赌博么?这个约定是那个姓李的主动提出来的,那你怎么不惩罚他?”

    看着她气得小脸通红的样子,祖安忍不住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还是小姨子知道心疼姐夫,当初那7下哀嚎之鞭没有白挨。

    鲁徳淡淡地说道:“杨委为人师表却私下与学生赌博,就此开除明月学院,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听到这消息教室顿时又炸锅了,之前杨委虽然赌约中说输了的人自动离开学院,但那毕竟只是口头约定,要是他脸皮够厚完全可以继续留下来,但如今学院出面开除他,那性质完全不一样了,杨委不仅想回也回不了,以后恐怕也不可能被其他郡县的学院聘请为老师了。

    楚还招还要说什么,鲁徳却扫了她一眼:“说起来楚二小姐之前在校门口联合他人骗我一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被他老鹰一般的眼神一盯,楚还招顿时一阵心虚,她毕竟年纪还小,哪里还敢说得出话来。

    祖安顿时恍然大悟,难怪总觉得这家伙像是故意针对自己,原来是因为那件事啊,可这也未免太小气了吧。

    此时一旁的商留鱼开口了,神情有些冷:“按主任的意思,那我这个给他们当赌约见证人的,是不是也要受到处罚啊。”

    “商老师言重了,你也是出于维护公平的好心,自然不在此列。”鲁徳看着她的时候脸上尽量地摆出了笑容,只不过配上他头顶倔强地留着的那几根头发,模样实在不敢恭维。

    “切~”周围一片嘘声,当然大家只敢嘘嘘而已,心里的话根本不敢说出来。

    不过他们不敢,不代表别人不敢,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哎呦,主任这番话真是让人家见识到什么叫双标了。”

    祖安眨了眨眼睛,这声音娇柔甜腻,第一反应应该是个大美女才是,但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他敏锐的注意到,原本黑面神一般的鲁徳听到这声音后脸皮抽-动了一下,不仅是他,场中很多男同学都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有的身子甚至都忍不住抖了一下,反倒是女同学那些人要正常得多。

    接着空气中传来一阵浓烈的香气,实在是太香了,祖安甚至有些怀疑,难道这个世界也有香香公主么?

    紧接着一个苗条的身影映入眼帘之中,白衣如雪,一头披肩长发,眉毛纤巧,眸似桃花,容颜精致绝伦——如果他不是一个男人的话,一定会让无数人疯狂。

    长相方面恐怕只有之前见过的谢秀才可以与他媲美,不过谢秀虽然男生女相,长得清秀,但相处下来能感觉到他其实是个纯爷们。

    但眼前这人,给人的气质是阴柔,甚至很难判断他是男是女。

    特别是他走路时两个手臂下意识弯曲举在胸前,走起路来屁股还一扭一扭的,反倒更像女人一些。

    “这人是谁?”毕竟是经历过前世信息爆炸的年代,网络上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比如那个魔术师的妖娆儿子ej酱,比这个可恶心多了, 眼前这家伙至少还长得美型嘛,所以他倒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惊小怪,反而更好奇他的身份。

    只不过韦索早就躲到一旁,没法替他解答这个疑问,反倒是离他最近的商留鱼悄悄告诉他:“此人名为白素素,是学院里负责教授修行的老师,黄字班修行课少,你又才来几天,没见过他很正常。”

    “白素素……”祖安不由得神情古怪,真是白瞎了这个名字啊。

    “还哎哟~”鲁徳此时模仿白素素刚才说话时的语气,然后一脸嫌弃地呸了两口,“一个大男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恶心,娘们唧唧的。”

    “刚刚对商妹妹那般和颜悦色,对我就这么粗鲁了?”白素素“娇嗔”一声,“怎么,论容貌人家哪里比商妹妹差了么?”

    “呕~”

    围观的人群中终于有人受不了,急忙败退离去。

    商留鱼原本云淡风轻的笑容也有些僵,显然她也不怎么习惯被对方拿来做对比。

    鲁徳面色发黑,哼了一声:“姓白的,这里没你的事,别找不自在。”

    “哎哟哟,你这说得哪里话,”白素素伸手往鲁徳作势欲打,如果手里有个手绢的话,完全就像青楼里招客的姑娘一样,“他们同样也是我的学生,怎么和我没关了?”

    祖安眨了眨眼睛,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白素素显然和鲁徳素来有些不对付,那这条大腿以后要牢牢抱住啊。

    不过想到他“妖里妖气”的样子,祖安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家伙不会喜欢男人吧,那岂不是会垂涎我的美貌?

    ---

    话说还挺喜欢《少年王卫斯理》系列里的白素呢,当时真的是所有男生的女神啊,高中时所有宿舍里的同学围在走廊那个电视机前看,白素一出场现场真是有那种发自内心的“哇”声,可惜这个女演员后来好像不怎么火?

    w</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