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指诡医〕〔斗罗之九尾天狐〕〔暴君的小娇包六岁〕〔济世神瞳〕〔大隋第三世〕〔三国之他们非要打〕〔快穿之养老攻略〕〔穿越农家锦鲤小福〕〔联姻后大佬天天拆〕〔花都天才医圣〕〔仙婿无双〕〔炮灰女妖在西游〕〔剑宗旁门〕〔夫人她马甲又轰动〕〔从契约宠物开始〕〔万古第一婿〕〔我真不是女装大佬〕〔天才萌宝:总裁爹〕〔斗罗之诸天抽奖系〕〔偏执厉少,嗜宠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132章 杀局
    梅超风脸色数变,沉声道:“我还有梅花帮,并不是没有价值。”

    说实话,他并不是那么情愿去刺杀祖安,先不说其中的难度与危险——毕竟祖安如今身份今非昔比,而且就算最后刺杀成功了,他后面也没法在明月城呆了,不管是楚家还是明月学院,都不可能善罢甘休。

    在他看来,刺杀这样的事情是死士做的,而非他这样的一帮之主做的,他肩负着太多的责任与牵挂,无法像死士那样毫无顾忌。

    “梅花帮?”石乐志冷笑一声,“你杀梅花十三的事情曝光,再加上之前杀了梅花七,你那些手下早已人人自危,对你离心离德,你不会以为自己还能继续当这个帮主吧?”

    梅超风牙齿都快被咬碎了,心想当初自己何尝不知道杀梅花七会让手下心寒,结果还不是因为替石昆出气,这是他下的命令!

    梅花十三也是自己手下最得力的干将,这次他的死,完全是为了配合石家的计划,结果到头来全成我的错了?

    只不过如今自己的处境,这些话他却万万不敢说出来。

    “先离开这里再说。”饶是石乐志修为高深,也不敢大意,毕竟劫狱非同小可,万一出了事,哪怕是石家也兜不住。

    两人很快离开了大牢,来到城中一偏僻院子。

    “梅花帮你暂时就别回去了,等大牢那边反应过来,肯定到处是缉拿你的人,这些天就在这里休息吧。”石乐志沉声说道。

    梅超风看着眼前萧条破败的环境,想到昨天自己还是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还有漂亮女人玩的神仙日子,结果今天就成了丧家之犬,世事还真是无常啊。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满,石乐志说道:“你也不必太沮丧,等完成了公子的任务,换个城市照样逍遥自在。”

    梅超风眉头一皱:“如果单单只有祖安一人要杀他不难,可如今他有楚家庇护,平日里出入有楚家护卫随行,白天又在学院里,学院里高手如云,我哪有机会杀他!”

    如果祖安这么容易杀,那之前大家干嘛费这么多事儿,直接杀了就是了。

    “放心,我们今天已经找到了杀他的办法。”石乐志答道。

    “哦?愿闻其详!”梅超风也来了兴趣,想到可以将那杂种弄死,他也不禁有些兴奋。

    “你还记不记得他昨天擂台上弄出的那古怪音乐?”石乐志说道。

    “当然记得,好像叫什么出场音乐!”梅超风悻悻然地说道,不过他不得不承认,那音乐确实有些骚包。

    石乐志接着说道:“祖安播放这音乐用的是一个海螺,据我们调查得知,那海螺是明月学院外文老师商留鱼的贴身之物,以前没听过她借给其他人。”

    梅超风一愣:“那家伙和商留鱼也有一腿儿?”

    想到对方老婆是明月城第一美人儿,据传言在学院和数个大美女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都有了软饭王的传说。

    这些也就罢了,就当小姑娘容易被骗,可如今竟然连商留鱼这样的极品也和他有关系,梅超风顿时有些怀疑人生了,难道小白脸真的这么受欢迎么?

    想到自己只能玩谭张氏这种,结果还玩出事儿来了,那家伙却同时操控着明月城几个最顶尖的美女,梅超风顿时就酸了。

    “他和商留鱼到底什么关系我们也不清楚,但能确定的是两人关系绝不一般,”石乐志说道,“所以明天等他到学院过后,我们派人以商留鱼的名义将他约出来私会,想必他肯定不会拒绝。”

    “我记得你之前向公子禀告过,当初梅花十三在学院附近一处凉亭中见到他们两人在一起,到时候就约那个地方,他肯定不会怀疑。”

    “好,到时候我一定要将杂种抽筋扒皮,方能一泄心头之恨!”梅超风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来自梅超风的愤怒值+812!

    看到后台这条愤怒值收入,祖安一愣,这家伙对自己怨念还真是深啊。不过对方已经在大牢里关着了,他也懒得再搭理,精力重新回到游说楚初颜身上来:“老婆,你真的不考虑让我搬过来住么,之前大庭广众之下你都承认和我睡在一起了。”

    “那又如何?”楚初颜语气依然平淡。

    “你想啊,我们不住在一起的话,你白白承担那些名声,不是亏大了么?”祖安解释道,“所以我为了你考虑,决定和你住在一起。”

    楚初颜:“……”

    这家伙太赖皮了,她清楚说不过他,所以直接关上了房门。

    祖安摸了摸差点被关门撞到的鼻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看来还是任道而重远啊。”

    另一边家主卧室中,楚中天也在向妻子描述公堂上的场景,最后忍不住感叹道:“阿祖这人表面上是放浪不羁,感觉说话做事也不着调,但关键时刻分析问题条理相当清晰,每次开口都切中对方要害,有时候甚至连我都没反应过来。”

    “他真有这么厉害?”秦晚如有些狐疑。

    “所有的事情我都和你说了,你自己也能感受到,不信的话还可以问初颜。”感受到妻子的不信任,楚中天顿时急了,我像是那种满口胡话的人么?

    秦晚如皱眉道:“那他这些年为什么要表现出一副窝囊废的模样?”

    楚中天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问问他。”

    “你说他真的不是别家派来的间谍么。”秦晚如问道。

    “我看不像。”楚中天说道,“说实话之前他在擂台上帮我们赢了大比,我虽然惊讶但也不是太在意,毕竟才三品,但今天公堂上他表现的一切,让我发现他竟然有如此缜密的思维和智谋,说不定初颜这次误打误撞,真的选了一个好夫婿。”

    “你别高兴得太早了,”秦晚如哼了一声,“难道你忘了初颜招婿的初衷了么?如果祖安真的那么能干,而且之前刻意隐瞒,可知他心思深沉,这一切对楚家未必是福,到时候祸起萧墙就麻烦了。”

    “也没那么严重吧?”楚中天讪讪地说道。

    “你忘了幼昭是什么情况么?”秦晚如急了,“他的情况瞒瞒外人也就罢了,哪里瞒得过亲近的人?如果将来祖安知道了幼昭的情况,心生歹心,我们楚家怎么办?到时候初颜夹在中间又如何自处?”

    楚中天犹豫着说道:“如果真是那样让初颜继承楚家也不是不行,她这些年为楚家付出和牺牲太多太多了。”

    “可朝廷那边,还有其他家族又怎么可能允许。”秦晚如叹了一口气,“好了,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

    第二天一早,祖安便动身去明月学院,如今他有老师这个身份,巴不得每天都去学院炫耀一下,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抗拒上学了。

    楚还招原本也想跟他一路,但却被秦晚如制止了,她总觉得二女儿和这个姐夫关系有些过于密切了,再加上她在家族大比上受了伤,所以继续留在家里养伤。

    楚初颜平日里本来也很少去学校,再加上她也有伤在身,自然也没兴趣去。

    最后只剩下祖安一个人形单影只,当然像成守瓶这样的狗腿子被他自动忽略了。

    不过楚家一大早也得到梅超风越狱的消息,为了以防万一,楚中天又加派了几个侍卫保护他,这些侍卫都是红袄军出身,一个个擅长合击之术,哪怕对上高等级的敌人,也至少能撑到援军赶来。

    一路平安到达明月学院,祖安暗暗鄙夷,还以为梅超风那家伙会半路袭击呢,结果也是个怂货,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当然他心中更是将城主那批人骂了个半死,都关到大牢了竟然还能让逃了,若不是知道他们是齐王一派的,恐怕都会怀疑是他们故意放的了。

    来到学校过后,望着周围来来往往的青春少女,祖安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还是这些看着顺眼,天天面对梅超风啊石昆这些,不是恶心人么。

    见上课还有一阵时间,他便跑去商留鱼的住所找她,上次借了她的海螺还没还,昨天又立了大功,正好有借口去找她。

    说起来这也是和前世那些前辈学的,谈恋爱刚开始最佳手段便是借书了,有借有还,还可以再借,一来二去,两人就不知道见了多少遍。

    兴致勃勃来到商留鱼的住所,大门打开后,他发现商留鱼衣服穿得整整齐齐,正坐在院子里秋千上拨弄着竖琴,不禁有些失望,本以为来得这么早,说不定还有机会看一场睡衣秀什么的呢。

    接过海螺,商留鱼脸上也有了些笑意:“听说你这两天大出风头,整个明月城的人都在议论你这位楚家的姑爷。”

    “可我看你的样子并不意外。”只是这样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女子,祖安也觉得是一场视觉盛宴。

    “能演奏出那样曲子的人,肯定不会是世人眼中的废物。”商留鱼十指纤纤,一阵阵悠扬悦耳的旋律便响了起来。

    祖安哈哈一笑:“还是你有眼光,我身上还有数不清的优点,将来你就会知道我其实是个宝藏男孩。”

    商留鱼:“……”

    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以至于指间的旋律都出现了一丝杂音。

    又呆了一阵,从商留鱼的院子出来,祖安只觉得脚步都要轻快了许多,商留鱼那娇柔悦耳的嗓音,还有竖琴弹奏的音乐,听多了耳朵都有一种怀孕的感觉。

    咦,我一个大男人,咋知道怀孕是啥感觉。

    回到教室没多久,忽然有一个人学生匆匆忙忙塞给他一个纸条:“商老师给你的!”

    祖安一愣,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一个时辰后老地方凉亭见。”

    难道那个文艺女青年这么有情趣?

    不过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他掐灭,实在是不对劲,两人前脚刚见过,她又怎么可能迫不及待再相邀?

    哪怕他再自恋也不觉得自己魅力大到了能让素来气质娴静淡雅的商留鱼如此主动。

    关键是商留鱼就算要传信也不可能借一个学生的手吧,不然在学校里爆出两人有什么私情,那还得了。

    想到早上听到梅超风越狱的事情,祖安若有所思,隔了一会儿后,直接往行政楼的方向走去。

    校长办公室,姜罗敷坐在椅子里,两条引人注目的大长腿很随意地搭在花坛上。

    淡灰色!

    祖安心想这女人每次都换不同颜色的丝袜,关键是每次都出乎意料地好看,看来腿美就是这么任性啊。

    嗯,我不是自己要看,我是帮韦索看的,免得等会儿他问我。

    “对了,正有事要找你呢。”他还没说出来意,姜罗敷就先开口了。

    ---

    让各位久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