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景霆〕〔重生女首富:娇养〕〔三国之最风流〕〔重生之最强星帝〕〔错爱成瘾:穆少,〕〔系统加载一亿年后〕〔穿越逍遥嫡女〕〔军师威武〕〔我能升级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陈宁宋娉婷〕〔许我相思共沉眠〕〔海岛小农场〕〔颜子期纪航成〕〔路易的奇幻冒险〕〔异界魔剑猎人〕〔王婿〕〔种田清泉在莽荒〕〔姜毅姜婉儿〕〔不灭霸体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145章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廖中游紧紧地抓住脖子上的剑,想将其抽出来,可惜他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有双手颓然地搭在剑上,拼命地呼吸着生命最后的空气。

    此时他心中一片茫然,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一直埋伏着等我的么?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公子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小心这家伙的狡猾诡诈。

    不过公子没说过他会这么贱啊,杀都杀了还不让我死得痛快。

    看着眼前一脸贱像的祖安,廖中游只觉得一股怒火直冲头顶,喉咙间的血也像不要钱一样到处乱飚。

    来自廖中游的愤怒值+1024!

    “这样就死了?”看着对方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祖安顿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本来还想从他身上多薅点愤怒值呢。

    将剑抽回来,祖安将他的尸体放在树上,然后在他身上摸索起来,结果只找到一点干粮和几瓶疗伤药。

    他身上那把弓看着还不错,只可惜祖安不会用,然后试探了一下他箭筒里的箭矢,直接被那些僵尸军队的弓箭戳成两截,显然质量大大不如,他也懒得留下,随手扔到了一边。

    “妈的,又是个穷鬼。”祖安吐槽不已,甚至比上一个还穷,上一个史上飞好歹说身上还有点碎银子和元石呢。

    正要将他扔下去,祖安忽然改变了主意,废物利用还是要做好的嘛。

    于是他一手提着廖中游的尸体,循着刚刚使刀的那人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那人相对来说弱一些,应该更容易对付。

    且说树林的北面,史珍香正警惕地拿着刀在四处搜寻着,只可惜一路上并没有任何发现。

    “弟弟,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没错,他就是之前外面那个史上飞的哥哥。

    他俩从小就是孤儿,两人相依为命,一起在各种艰苦危险的训练中慢慢成长,最后终于学成出山,眼看着这次能完成石公子的任务就可以获得自由身,此后天高任鸟飞,谁知道会出这样的意外。

    两人昨天还在一起望着夕阳一边怀念着逝去的童年,一边畅想着之后的日子,弟弟还说最好将来他们找对姐妹花当各自老婆,那样大家感情会更亲。

    可如今这一切全都没了!

    “姓祖的,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史珍香暗暗发誓。

    来自史珍香的愤怒值+876!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心中警兆顿生,霍然回头望去,待看清是廖中游在向他招手过后才松了一口气:“不是让你留在那里居中策应么,你怎么过来了。”

    他注意到廖中游一双眼睛瞪得有些大,心想这家伙怎么了,难道练箭练得眼睛出问题了么。

    “刚刚见到一个身影往这边过来了,于是过来看看。”祖安站在廖中游身后,一边扶着他的身体,一边刻意压低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地说道,虽然未必学得有多像,但不留心的话,也很难分辨出来。

    “什么,姓祖的往这边来了!”史珍香手中刀紧了紧,四处张望,“正好我替弟弟报仇!”

    祖安之前已经从收获的愤怒值中得知了他的姓名,闻言顿时了然,原来是史上飞的弟弟,话说这兄弟俩父母是咋想的,取两这么缺心眼的名字,一个屎上飞,一个屎真香。

    “你一直往我这边靠干嘛,分开点搜索范围更大些。”注意到对方往这边走来,史珍香不满地哼了一声。

    咦,等等,他走路的姿势怎么这么古怪,还有刚刚他说话的声音。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一道黑影向他扑来,他反手就是一刀,直接把那人劈成了两半,待看清地上躺着的是廖中游后,他眼睛都直了:“怎么会是你……”

    而且更让他疑惑的是,虽然廖中游是远程攻击,近战相对薄弱些,但也不至于被自己一刀秒杀啊。

    就在这时,一抹寒光袭来,直接刺到了他脖子上。

    不过此时吃惊的反而是祖安,因为他这志在必得的一剑虽然刺中了对方,但对方的脖子上仿佛有一层透明的铠甲挡住,让他再也刺不进去。

    他这才想起到了三品过后,修行者就能元气外放,在周身形成一层铠甲样的护体元气抵挡住对方攻击。

    随着修为的提升,这个护体元气保护身体的范围越来越大,防御力也越来越强。

    当然你修为比对方高,你的攻击可以一定程度刺穿对方的护体元气伤到他的身体,但修为比对方低后,很可能你的攻击都无法破防。

    不过因为开启护体元气后消耗元气的速度很快,所以谁也不会没事一直开着,这就给了低等级修为者越级挑战的可能。

    就像之前祖安重伤五品的袁文栋,秒杀四品的廖中游,都是因为出其不意,对方还没来得及打开护体元气。

    此时史珍香元气爆发,一刀直接劈在他的剑上,祖安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再也拿捏不住手中长剑,急忙飞退而回。

    史珍香挥舞着手中刀劈了过来:“狗杂种,差点中了你的暗算,不过今天你死定了!”

    尽管隔着十数米远,祖安却猛地感觉到一股刀芒径直劈来,急忙往旁边一个懒驴打滚,姿势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而他刚刚所在地身后的一棵大树,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刀气劈成两半。

    祖安心中凛然,三品只能将元气附着在周身保护自己,四品却能让元气离体,形成前世武侠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刀芒剑芒,攻击范围和威力都大大增加。

    史珍香没给他任何喘息之机,一边挥舞着刀四处劈砍追杀他,一边哈哈大笑:“你现在连武器都被我打掉了,看你怎么和我斗,我今天要将你的肉一片一片割下来,给我弟弟报仇雪恨!”

    “打个架废话这么多。”祖安冷笑一声,倏地疾冲上前,当真是动如脱兔。

    一瞬之间,他已经欺近史珍香身前不到一尺,两人的鼻子几乎要碰在一起。

    史珍香吓得魂飞魄散,这一冲招式之怪,实在超乎他的想象,而且行动之快,更是难以形容。

    虽然刚刚他说话有些分神,但手中的刀势却丝毫没有落下,他根本没看清对方到底是怎样突破他的刀网的。

    此时两人隔得这么近,他手中的长刀反而到了对方的背后,根本无法弯过来砍杀对方的背心。

    而对方手中虽然没有了长剑,但拿着一支箭矢往他手腕刺来。

    看清了他手中之物,史珍香脸上闪起一丝轻蔑,要知道弓箭需要距离越远才越显威力,哪有这样短距离刺戳的。

    更何况他还有元气护体,虽然看不清他刚刚的招数是怎么回事,但双方等级差距在这里,哪怕站在这里任他攻击也没事。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手心便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一股刻骨的阴寒流遍全身,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浑身仿佛被冻僵了一样。

    就在这一瞬间,他只觉得双手双脚都传来一阵刺痛,然后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摔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你挑断了我的手筋脚筋!”史珍香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时间又惊又怒。

    来自史珍香的愤怒值+999!

    祖安一脸歉意:“实在不好意思,你太厉害了,为了保险起见,只能出此下策。”

    史珍香:“……”

    妈的,你出手如此狠毒,结果原因是我太厉害了?

    来自史珍香的愤怒值+666!

    不过他从小是被当死士培养,很快已经认命,知道今天在劫难逃,唯一不明白的是另一件事:“你手中的箭是哪儿来的,为什么能攻破我的护体元气。”

    “路上捡的。”祖安看着手中的弓箭,微微笑道,之前就觉得这些弓箭肯定不是凡品,毕竟那么强防御力的僵尸中了一箭就完蛋了,没想到刚刚试验一下,果然有破甲的效果。

    不过他注意到手中这支箭已经变得和它的同伴不一样,失去了乌亮的光泽,看来这些弓箭的使用次数有限啊。

    史珍香:“……”

    老子信你个鬼,路上捡的就能破掉护体元气么?

    来自史珍香的愤怒值+250!

    “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望着躺在地上的史珍香,祖安蹲了下来问道。

    “要杀就杀,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史珍香冷哼一声,只可惜没法为弟弟报仇了。

    “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你运起护体元气,如果能挨我一匕首不死,我就放过你,怎么样?”祖安一边说着一边将“匕里有毒”拿了出来。

    “此话当真?”尽管知道其中多半有诈,但求生的本能还是让史珍香问道。

    “当然是真的,刚刚我只是伤了你的四肢,没废掉你的修为,你现在应该还可以运起元气护体吧?”祖安笑得极为和善,刚刚特意手下留情,就是打算用这家伙来做实验的。

    史珍香脸上阴晴变化:“不行,万一你又用那弓箭戳我,我可挡不住。”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注意着他背后的箭筒。

    “放心,我不会用这个的,”见他依然不信,祖安便说道,“你刚刚也看到了,我那箭用一次基本就失效了,我总共也没剩几支了,你觉得我还会浪费在你身上么?”

    史珍香一愣,对方这样一说他反而信了,如此珍贵的东西再浪费在自己一个废人身上实在不值得:“好,我答应你,只希望你信守承诺!”

    说着运起浑身元气,周身浮现出一层半透明的铠甲,哼,刚刚我只是运气不好碰到了那古怪的弓箭而已,你这个破匕首也想伤我?

    祖安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问道:“你和你弟弟感情很好?”

    “那当然!”史珍香暗暗寻思,这家伙妇人之仁,如果自己侥幸不死,就算没法治好自己伤势亲自报仇,也要散尽家财请别的人杀了他。

    祖安点了点头头,然后手握匕首直接刺下,在对方不可思议的眼神中犹如切豆腐一样轻易突入了他的护体元气,然后划开了他身上一小块皮肤。

    他就是想试验这匕首对修行者的护体元气有没有效果,顺便着测试一下匕首的必死效果究竟到达什么程度,以前可没这样的机会。

    史珍香原本惊骇欲绝,但见对方只割破了自己一点皮,顿时松了一口气,正想说什么,忽然浑身一震,然后整个人瞬间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临死前耳边传来了最后一句话:“既然感情这么好就下去陪他吧,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来自史珍香的愤怒值+102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