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景霆〕〔重生女首富:娇养〕〔三国之最风流〕〔重生之最强星帝〕〔错爱成瘾:穆少,〕〔系统加载一亿年后〕〔穿越逍遥嫡女〕〔军师威武〕〔我能升级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陈宁宋娉婷〕〔许我相思共沉眠〕〔海岛小农场〕〔颜子期纪航成〕〔路易的奇幻冒险〕〔异界魔剑猎人〕〔王婿〕〔种田清泉在莽荒〕〔姜毅姜婉儿〕〔不灭霸体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180章 荧惑守心
    两人绕了村子一圈,这个村子不算大,稀稀落落有几十户人家。

    当他们转完一圈,夜幕也降临了,田野间耕作的男人都回家了,各个房间中传来一些欢声笑语,当然也有不幸的家庭,各种争吵很远都能听得见,还有一些唉声叹气,不用问也知道他们家肯定遇到了不小的困难。

    不管从哪方面看,这个村子都是一个很典型的古代乡村。

    祖安和乔雪盈找了个空子悄悄摸了进去,一连听了很多家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和线索。

    “咦,那家有点奇怪的声音?”乔雪盈拉了拉祖安的衣袖,示意往另一家去。

    两人来到那家窗下,终于听清了那古怪的声音是什么,粗重的呼吸混合着床板吱呀吱呀声,还有男女之间说的一些低俗俚语……

    乔雪盈脸一下子就红了,啐了一口:“这么早就干这事,真不害臊。”

    祖安乐了:“你这种一直在豪门大族里生活的自然不知道这些底层百姓的苦,很多人家里很穷,晚上连油灯都点不起,不干这事去干嘛?”

    乔雪盈捂住耳朵:“说得你很了解一样,行了行了,别听了,去其他家。”

    “此情此景让我想到了一个脑筋急转弯,要不我考你一个题吧。”祖安表情有些古怪。

    “什么题?说来听听。”乔雪盈自然不愿承认智力不行,反正现在也有点无聊,听听化解一下刚刚的尴尬也好。

    “城中纪神医发明了一种药物,男的吃了女的受不了,女的吃了男人受不了,请问如果男女都吃了谁先受不了?”祖安一脸坏笑。

    乔雪盈脸一下子就红了,低声骂道:“姓纪的那老头实在是为老不尊,枉为一代神医,不想着救死扶伤却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

    祖安笑了:“你要批判纪登徒等回明月城再批判,现在是在问你答案呢?”

    “这种乱七八糟的问题,我怎么知道答案。”乔雪盈直接转过身去,小脸儿更红了。

    “你这小脑袋瓜子肯定在想到底是男人先受不了还是女人先受不了,哈哈,还是直接告诉你答案吧,肯定是床先受不了啊。”祖安哈哈笑了起来。

    乔雪盈咬了咬嘴唇:“你要是敢和楚大小姐说这些低俗的笑话,她多半会直接将你赶出楚家。”

    “她可能会赶走其他人,肯定不会赶我。”祖安答道。

    “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乔雪盈哼了一声,不再搭理他,继续去寻找其他线索。

    祖安耸耸肩,急忙跟了上去。

    隔了一阵,两人一路探查到了村长的家,也就是之前那个陈伟所在的地方,他爹就是这个村的村长。

    身为村长,他们家显然有钱些,至少晚上点得起油灯,两人的身影印在窗上,显然正站在窗边交谈。

    只听得陈父用一种极为惊惧惶恐的声音说道:“荧惑守心,大灾将至,大灾将至!”

    陈伟则在一旁不以为然:“父亲大人,荧惑守心只不过是一个上古传说,被一些居心叵测之徒牵强附会而已,哪里代表着什么灾难。”

    “你还太年轻,你不懂……当世人所有人都相信时,假的也成真的了,没有灾祸也会生出灾祸的。”陈父摇头道。

    陈伟哼了一声:“就算荧惑守心真的如传说中所言,那遭殃的也是皇帝,关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啥事?那个暴君死了普天同庆。”

    “噤声!你不要命了!”陈父大惊失色,急忙去捂住儿子的嘴巴,“要是被人听到了告发,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祸。”

    陈伟悻悻然地哼了一声:“我又没说错,每次荧惑守心出现是那些皇帝、贵族头疼的事,关我们平民百姓啥事。”

    “希望如此,希望如此吧。”陈父语气中充满忧虑。

    两人没有了再聊天的兴致,很快熄灯各自睡下。

    “荧惑守心到底啥意思啊?”祖安听得一头雾水,正要询问乔雪盈,却发现她抬头望天,正一脸发呆。

    “怎么了?”祖安也抬头望天,只是看到满天繁星,并没有什么异常的。

    想到前世城市化造成的空气污染和光污染,已经多少年没像这样看到满天繁星了。

    乔雪盈一脸忧色,指责天上某处说道:“你看到那两颗很亮的星星没有?”

    祖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的确看到两颗明显比其他星星亮很多的存在。

    乔雪盈解释道:“左上角那颗星就是荧惑,公认地代表灾难和死亡,是一颗不详的妖星。现在它右下角有三颗星,那三颗星组成了二十八星宿的心宿,正中央那颗最大最亮的星代表天子、皇帝,边上两颗代表太子和平民百姓,如今荧惑星停留在心宿之内,挨着代表着皇帝的那颗星,正是历代星占学中最凶险的天象——荧惑守心。”

    “天象?”祖安嗤之以鼻,“这种迷信的东西你们也信?”

    经过前世科学熏陶的他又怎么可能相信这些,不过他说着说着忽然想到自己的键盘系统,还有这个世界修行的种种,似乎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

    “这怎么能叫迷信?有记载以来每次出现这样的天象,不是君王暴毙,就是大臣横死,甚至天下大乱血流成河。”乔雪盈对他不以为然的态度显然有些不满,心想这事这个世界的人应该都知道吧,为什么这家伙完全不当回事?

    祖安心中一动,说道:“你说这个天之封印会不会和这个荧惑守心有关联?”

    乔雪盈脸色一变:“我只能希望不是,否则我们恐怕就危险了。”

    说着说着她忽然发现祖安的脸变得明亮了几分,正疑惑间,忽然注意到他正抬头望天,急忙也往天上望去。

    只见原本漆黑的天空忽然有如白昼一般,原来一个燃烧的大火球从天而降。

    “天外陨石!”乔雪盈脸色一变。

    “你们竟然知道陨石的概念?”祖安忍不住奇道。

    “废话,你不知道火系、土系高阶修行者有一个禁咒可以召唤天外陨石的么?”乔雪盈只觉得他少见多怪。

    看着那火球滑过天际,变得越来越大,肉眼都能看到它表面裹着的一层火焰,祖安自言自语道:“你说这天外陨石会落到哪里呢?不会这么倒霉,刚好掉到我们这边吧。”

    它刚说完,那巨大陨石忽然暴裂开来,分成了无数小火球,因为这一下爆炸,似乎影响了它们的飞行轨迹,稍微偏离了之前航向,径直朝两人这个方向落了下来。

    “你这个乌鸦嘴!”乔雪盈一脸无语,拉着他撒腿就跑。

    漫天火雨一开始看着还很远,但坠落速度极快,几乎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来到眼前了。

    乔雪盈脸色巨变,这自然形成的陨石火雨绝对比修行者施展的禁咒威力大得多,之前在天上看着还是只有一小簇,但到了跟前才发现火雨范围之广,这点时间根本没法逃出它们的攻击范围啊。

    一开始乔雪盈拉着祖安跑,到了后来就是祖安拉着她跑了。

    祖安施展葵花幻影,在漫天火雨中穿梭着,这些火焰每一团的威力都堪比前世的导弹,其实以他这鬼魅的身法,保证自己不被正面砸中还是不难的,但每一团火焰落到地上产生的巨大冲击波还有那炎热无比的气浪非常危险,另外周围的氧气也迅速被烧光。

    如果他还是个普通人,可能一团火焰落到他附近就能要了他的命,幸好如今他身体素质早已远超前世,硬生生抗住了几波冲击。

    只不过这漫天的火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挨了几个冲击波过后,他觉得浑身疼得厉害,而且呼吸进来的全是炙热的空气,肺都快要炸了一般。

    就在这时,乔雪盈手腕一翻,无数绿叶遮挡在两人周围,替他们承受了周围爆炸产生的冲击波。

    “我感觉今天做的最明智的决定就是带你进来了,没想到你这么有用。”祖安望着眼前的少女,由衷地感叹道。

    “哼,我今天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跟你进来,我可是亏大了。”乔雪盈悻悻然地哼了一声。

    忽然又是一阵巨响传来,乔雪盈闷哼一声,整个人止不住地跌到他怀里,周围的绿叶护盾也有被打散的痕迹,不过她迅速运转元力,将护盾稳住。

    注意到她唇边渗出一丝鲜血,祖安急忙说道:“离我近点,别把护盾弄那么大,这样你会省力很多。”

    “才不要。”乔雪盈甚至还往后退了一步,特意将护盾弄得更大些。

    “女人都是这么冲动不理智的生物么?”祖安十分不解,不过身为男人这时候就要有决断力,他伸手一揽她的腰肢,将她搂到自己怀中两人紧紧贴在一起,这样她维持的护盾面积就可以小很多了。

    “你干什么!”乔雪盈下意识挣扎起来。

    祖安紧紧按住她挣扎的手臂,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么大反应干嘛,我们又不是没亲过没抱过,天之封印肯定比之前更凶险,省着点力气留来应对等会儿的危局不更好么?”

    乔雪盈知道他说的话是事情,犹豫了一阵终究还是没有反驳,默默地将周围的绿色护盾缩小了一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从躲避的地方出来,发现周围满目疮痍,村子里更是一片火海,到处都是救火治伤的身影,到处都是哭声。

    祖安陷入了沉默,刚刚这片火雨威力虽大,但不足以当得起天之封印的名头,莫非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么?

    ---

    感谢三彩密林、雪月仙子冷霜月、焦灼议会n等等书友的打赏和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