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奶爸的主神餐厅〕〔如意事〕〔高龄巨星〕〔教父的荣耀〕〔逆袭〕〔万族之劫〕〔我的白富美老婆〕〔最强狂婿(又名:〕〔南景战北庭最新章〕〔婿势遮天〕〔崇原启示录之晴空〕〔白晚舟南宫丞〕〔林北林楠〕〔秦羽夏晓薇〕〔高考零分的我成了〕〔狂婿之死神归来〕〔狂人归来〕〔爱你成瘾:偏执霸〕〔许若晴厉霆晟龙凤〕〔都市之重回五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187章 意外
    祖安放开绳索,从半空中跳了下来:“娘娘等得挺心急的嘛。”

    芈骊脸色一沉:“你是在占我便宜么?”

    “不敢不敢,”祖安此时心情大好,“对了,我已经将剑取下来了,你可以动了么?”

    “用泰阿将我手脚上的镣铐劈开……”芈骊忽然呼吸一窒,目光落到他小腹下方,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你竟然敢对我起这种龌蹉的念头!”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678!

    祖安顿时尴尬了,急忙往后躲了几步,侧过了身子:“不好意思,刚刚发生了些事情,我不是故意对你的。”

    芈骊起伏的胸脯渐渐平静下来,她知道还要靠着对方解救自己,倒也不想彻底撕破脸皮,便岔开了话题:“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到底是怎么破解天之封印的。”

    在她眼中,人之封印、地之封印还不被看在眼里,但天之封印的传说她还是听过的,当年嬴政曾经得意地号称没人能破,还提到过和修为无关之类的话。

    祖安一愣,看来对方误会自己说的刚刚是指天之封印,想到泰阿剑里那个龙袍男子让自己杀掉她,他觉得自己暂时还是不要说这件事为好。

    于是顺着她的话答道:“当时我们到了东郡一个村子,天外忽然有陨石落下……”

    大致将过程讲了一遍,祖安忍不住问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想明白,这既然是秦始皇设下的封印,破局的关键为什么会留下陈胜的性命?要知道陈胜后来拉开了推翻秦朝的序幕,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秦始皇也不可能允许他活下去吧,更别说用他来作为破阵的关键了。”

    芈骊却是长叹一口气:“我终于明白当年嬴政为何自信没人破得了天之封印了,因为他是以秦国国运来设计的封印。只可惜天之封印是他截取时间长河一个片段设置而成,之后封印世界的规则由天机自然衍化发展,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至于你提到陈胜的问题,因为那代表着天意,历史上秦朝被陈胜为代表的义军推翻,那他自然不能死。既然天之封印代表着秦国的国运,要破解自然需要从亡秦入手,这点想必嬴政也始料未及。”

    “没想到你的一时善念反而救了自己,这对于残暴好杀的嬴政来说,真是个天大的讽刺,哈哈哈~”

    听到她略带疯狂的笑声中,祖安忍不住问道:“你很恨他么?”

    芈骊冷哼一声:“这个不是你该操心的。”

    祖安一脸悻悻然,这个女人脾气还真是古怪。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这家伙当真是福泽深厚,明明实力低微,竟然一路来到地宫深层,还能破解掉镇魂大印,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啊。”芈骊由衷地感慨起来。

    “这样岂不是证明我们是上天注定的缘分?”祖安笑嘻嘻地说道。

    “你三番五次调戏我,当真是不想活了么?”芈骊神情一冷。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345!

    祖安却丝毫不在意:“反正你签了合约又不能伤害我,我和你说话随便一点又怎么了?你以前身为皇后,平日里高高在上,想必从来没什么朋友吧。”

    芈骊一阵无语,这家伙还真是打蛇随棍上,冷哼一声:“我不需要朋友!”

    “人是群居动物,怎么能不需要朋友呢,”祖安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回到水晶棺边,用泰阿剑替她劈开手脚上的镣铐,“相逢就是有缘,交个朋友呗。”

    手脚上的镣铐刚一打开,芈骊便从水晶棺里跳了出来,高高地站在一旁一座石雕之上,冷冷地说道:“你再废话连篇,信不信我将你舌头割了。”

    祖安回过头去,笑嘻嘻地望着她:“不信!”

    芈骊如今足尖轻点站在高处,越发显得身姿高挑绰约,仿佛是从画里面走出来的那种绝色美人儿,让这阴冷幽暗的地洞都平添了几分亮色。

    “无知小辈!”芈骊柳眉一竖,整个人缓缓漂浮到了空中,衣裙无风自动,一股沛然难当的气势四散开来。

    祖安顿时呼吸一窒,那一瞬间觉得一股强大无比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而来。

    这股威压比之前泰阿剑那威压还要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若非刚刚经过鸿蒙之气淬炼身体,如今已算脱胎换骨,再加上有泰阿剑帮其分担大半压力,说不定刚刚那一瞬间他已经被压迫得跪下了。

    饶是如此,祖安也觉得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有心想说什么,可强大的威压之下,他连张嘴都做不到,更遑论说话了。

    此时芈骊站在半空中负手而立,眼神中尽是淡漠,还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高在上,只见她冷冷地说道:“凭你,也想当本宫朋友?”

    祖安嘴唇都快咬出血来,《鸿蒙元始经》急速运转,帮忙抵抗着这绝世的威压,他甚至能感觉到浑身骨节在咔咔作响,仿佛随时就要崩溃一样。

    “倒是有些傲骨,只可惜你太弱了。”芈骊神色一冷,正要加大威压,忽然她感觉到全身一凉,不禁疑惑地低头,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祖安正在拼命地抵抗她的威压,忽然那股威压瞬间消失不见。

    因为心中的高傲让他始终不愿将头低下,所以将刚刚那一幕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

    刚刚哪怕面临那恐怖的威压,他都硬扛着没有受伤,但眼前的一幕让他鼻头有些发热,急忙伸手捂住,这才避免了鼻血汹涌而出。

    只见芈骊身上的衣裳忽然莫名其妙地爆开,化作点点碎片随风飘散,露出了一副完美动人的身体。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上天不公平,对某些人的眷顾明显要远远多于其他人,粉妆玉琢的身体漂浮在空中,每一根线条简直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牛奶般的肌肤散发着仿佛玉石般柔和晶莹的光芒。

    “啊~”芈骊终于回过神来,一直高高在上冷漠无比的面容终于出现了一丝小女儿般的慌乱,一边往石像后躲去,一边尖叫着,“捂住眼睛,不许看!”

    祖安很听话地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只不过指尖的缝隙留得有些大,看到她慌忙躲避的样子,唇间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我就说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嘛,老天爷一看到你欺负我,就开始警告你了。”

    “闭嘴,你信不信我真的杀了你!”芈骊躲在石像背后,手指往周身一划,一股黑色雾气从她一双大长腿处开始旋转而上,最后犹如一层黑袍披在了身上。

    只不过她很清楚,这是元气所化,终究没有衣服挡着让人踏实。

    想到自己浑身上下竟然被对方看光了,她差点没气晕过去。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999!

    祖安忍不住吐槽道:“听闻秦朝法律严苛,不管是做兵器也好,做砖头也罢,每个产品上面都有制作工人的名字,出了事是要追责的,因此都盛传你们那里的东西质量好,可如今看来,也一般般吧。”

    “废话,质量再好的衣服放个几千年也会风化的!”芈骊暗暗感叹自己真是昏了头,竟然连这种细节都忘了,都怪那家伙太过讨厌,让自己急着收拾他才忽略了这些。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813!

    看到键盘后台一连串的愤怒值冒出来,祖安顿时心疼不已。

    完了完了,全浪费了!

    他还记得之前为了救乔雪盈立下的誓言,抽到“信春哥”是以三回啥都抽不到为代价的。

    当然他也留了个心眼,寻思着之后有点愤怒值就抽一回,这样将那三回的誓言耗尽再说,结果从刚刚开始一直都没腾出空来,如今看到芈骊的愤怒值哗地进来,他当然心疼了。

    “有换的衣服没?”就在这时响起了芈骊的声音。

    祖安一愣,紧接着笑道:“有,不过是我的衣服,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扔过来!”还没说完便被对方打断。

    祖安从行囊里拿出一件换洗衣裳扔了过去,因为之前进秘境要10天左右,所以他带了一件衣裳备用。

    想到这里他不禁感慨,看人家那些小说里主角哪个不是空间戒指配着,自己竟然还要背个行李袋,实在是太掉价了。

    石像后面伸出一根雪白的胳膊接住了衣服,然后迅速缩了回去:“转过身去,你要是敢往这边看一眼,我拼着撕毁协议的风险,也要将你的眼睛挖出来!”

    “又不是没看过……”祖安咕哝了一声。

    “你说什么!”

    芈骊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身体里的洪之力了。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684!

    “没说什么!”感觉到对方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祖安急忙转过身去,反正这会儿赚再多愤怒值也是浪费,不值得冒险。

    石像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祖安则趁这个机会急忙开始了抽奖。

    算了一下总共积攒了7434点愤怒值,祖安都有些佩服自己了,距离上次抽奖才多久啊,自己简直是个会行走的愤怒值收割机。

    这次总共能抽74次,祖安寻思着不会真的那么邪门,一次都抽不中吧?

    忐忑地按下了开始抽奖按钮。

    不出意外,映入眼帘的是“谢谢参与”……“谢谢参与”……

    一直到74次,他竟然真的什么东西也没抽出来,连元气果实都没一颗!

    真这么灵验啊?

    祖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心想以后自己可别乱发誓了,这个世界当渣男有风险啊。

    “好了!”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芈骊冷漠的声音,显然她已经从刚才的羞窘之中恢复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