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保安逆袭兵王归来〕〔全本女主云若月〕〔楚玄辰云若月〕〔傲世强人林立苏若〕〔璃王妃云若月〕〔快穿之极品大丫鬟〕〔快穿之团宠她又萌〕〔我老婆是传奇天后〕〔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穿书后我捡到了偏〕〔在柯南世界装好人〕〔恋爱从互穿开始〕〔光怪陆离侦探社〕〔开局退出娱乐圈〕〔穿越逍遥嫡女〕〔生死见闻〕〔亿万富豪从相亲系〕〔金刚不坏大寨主〕〔重生辣妻宠无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192章 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楚初颜嘴中发出阵阵呜咽的声音,她下意识想推开身上的男子,只可惜她现在根本动不了分毫,感受到男人的强势,她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无力。

    很快身上一凉,她感觉到自己的衣裳彻底滑落到一旁,她心中混乱得厉害,难道真的要在这里把身子交给眼前的男人么。

    她从小就是公爵府的掌上明珠,倾国倾城的美貌再加上过人的修行资质,不管走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的焦点,不知道多少男子对她魂牵梦萦,大部分男子自惭形秽,自觉地配不上她,只能将一腔情意埋藏在心底;

    另外还有一部分各方面最优秀的男子才会主动向她表达好感,只不过她根本没有半点动心。

    她幻想中的意中人是那种盖世英雄,能让她像小女人一样崇拜,同时将她捧在手心宠着,爱着……

    可她本身已经相当优秀了,莫说同龄人,就算是上一辈,比得过她的人也不多,所以她幻想中的意中人根本不存在,只能靠看话本中一些虚拟的人物来满足小时候的幻想了。

    可那些话本里的男主越优秀,她现实中的内心也就越封闭,越发看不上那些寻常男子。

    所以要成亲时,她索性找了一个城里出了名的废柴的丈夫,反正不管世人眼中的优秀还是平庸,在她眼里都是废柴。

    对她来说,祖安就是一个挡箭牌,也许一起生活几十年,双方会产生一种介于亲情和友情之间的感情,但她从来没想过两人之间会产生爱情,更没有将他当做自己真正的男人看待。

    可这次秘境之行,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她现在还记得对方生死关头依然对自己不离不弃,浴血奋战时紧紧保护她的那温暖的臂弯……

    她思绪混乱的同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白玉无暇,犹如冰雪雕琢而成的动人身体对男人有多大的冲击力。

    感受到男人沉重的压迫感,她一颗心都要跳出来,正要出言阻止,可惜已经晚了。

    当祖安冲破她最后的障碍之时,她的心灵防线一瞬间彻底崩溃。

    楚初颜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一行清泪悄然地从眼角滑落到两侧,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仿佛身体的反应完全都不受她的控制了一般。

    ……

    且说乔雪盈坐在这一层的门口附近,整个人怅然若失。

    之前她有一点向祖安隐瞒了,那就是“半生之缘”在她们族人之中,只有极少数人才会,这些会的人,一生都未必会使用这一招。如果使用了,一定是深爱着自己的伴侣——不错,从古至今,“半生之缘”只会用在自己的情侣身上。

    “亏大了呀~”乔雪盈紧紧咬住嘴唇,小蛮靴不停地踢着地上的石子,想到自己本来是给情郎的“半生之缘”最后用到了别人老公身上去了,她就更郁闷了。

    再想到两个人此时正在里面洞房花烛,她心情越发烦躁,踢出的石子所蕴含的力道越来越大,对面那堵墙被石子打得全是窟窿。

    ......

    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台上的楚初颜冰冷的眼神渐渐变得柔和,脸颊的泪痕早已干涸,但双眼中依然仿佛蕴含了一汪盈盈秋水。

    她似乎感觉到四肢渐渐有了一丝力气,残余的矜持与害羞让她本能地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但是却被对方很粗鲁地按到一旁。

    从小到大,楚初颜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心中暗暗气苦,正常情况下她一根手指都能按倒对方,结果如今却被他予取予夺,心想等我恢复过后,一定要好好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力气!

    不过她这个念头刚升起,便被对方直接冲散。

    楚初颜双颊似火,那若有若无的反抗逐渐变成了有意无意的配合……

    又过了一会儿,她耳边忽然传来了芈骊元气传音的声音:“屏住心神,按照我教你的口诀运转元气,彻底炼化那宝贵的精气。”

    楚初颜浑身一颤,浑身的肌肤都抹上了一层嫣红,刚刚那一切原来都被人看到了。

    一种混合着羞赧与尴尬的复杂情绪充斥全身,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别分神!”芈骊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初颜毕竟是一个极为优秀的修行者,有着强大的意志力与判断力,事已至此,她清楚若是浪费这个机会,那就太不划算了。

    于是按照口诀牵引身上男子的气息滋养自己断裂受伤的各处元脉,只可惜好几次运到关键时刻,都被对方一下子就给冲散了。

    她紧紧咬住嘴唇,玉颊如火,本想提醒对方一下,但此时羞涩难当,怎么也开不了那个口,只好默默地承受着。

    其实她倒是误会了祖安,并非他不怜香惜玉,相反他一直小心翼翼地替她重续断裂的元脉,但架不住他的身体刚刚被鸿蒙之气彻底重新淬炼过,身体的强度远非普通人可比,而楚初颜又未经人事,身子太过娇柔,这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楚初颜运转了一阵芈骊传授的口诀,不知道为什么,到了后来她隐隐觉得意识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祖安忽然心中一动,抬头望向一旁,发现芈骊正站在一旁。

    他不禁吓了一跳,急忙扯过衣服遮在两人身上:“皇后姐姐,您这是干什么?虽然我不是很介意,但初颜她害羞……”

    “放心吧,她看不见。”芈骊说道。

    祖安一愣,低头这才发现楚初颜的眼神有些茫然,不由大惊:“她怎么了?”

    “没事,只是我有些话要和你说。”芈骊答道。

    祖安一脸尴尬:“那个能换个时间再说么,现在这个情景,不会冒犯到娘娘么?”

    芈骊直接无视了他的话,淡淡地说道:“我过来就是和你告别的。”

    “告别?你要走了?”祖安急忙问道。

    “你替我解除封印把我救出来了,我也按照约定帮你救了你的小妻子,事情都办完了,我当然要走了。”芈骊缓缓答道。

    “可是你就这样走了,我还怪舍不得的。”祖安忍不住感叹道,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很喜悦的心情忽然多出了一丝空荡荡。

    难道相处了这段时间大家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啊呸,还不是看到人家皇后娘娘长得漂亮。

    看了看楚初颜,祖安都有些鄙夷自己,竟然在此情此景有别的乱七八糟的念头。

    渣男!

    “你舍不得我?”芈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也许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再见面的。”

    祖安叹了一口气:“您是高高在上的神人,修为高,身份也高——虽然大秦已经亡了,但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我们又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交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别扭?”芈骊哼了一声,“你先别急着感叹,也许下次见到我的时候,你会宁愿永远也见不到我。”

    “怎么会呢,皇后姐姐这么漂亮,谁会不愿意见,除非他不是男人!”祖安斩钉截铁地说道。

    芈骊破天地响起一串银铃般地笑声:“希望你记住现在说的话~”

    话音刚落,整个人已经消失不见。

    祖安怅然若失,不过很快回过神来,继续运起鸿蒙元始经替楚初颜疗伤起来。

    且说芈骊的身形出现在了她之前构建起来的元气幕布外面,抬起了双手,左手手心也出现了一颗红色的泪滴,泪滴末端延伸出一根长长的红线,一直蔓延过她胳膊,后面的就看不到了。

    但她自己清楚,左右手两根红线早已蔓延进了她四肢百骸,现在全身应该都是这种红线了,离心口也只有一步之遥。

    “看来章邯并没有妄言,‘湘妃红泪’果然连地仙都能毒死。”芈骊的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恨意,“嬴政啊嬴政,没想到你连死了都不肯放过我!”

    隔了一会儿,芈骊脸上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只见她一双眼眸忽然出现一圈黑色的漩涡,紧接着一道透明的虚影从身体中出来,若旁边有观众的话,会发现这个虚影和芈骊长得一模一样。

    那道虚影飞到半空中,回头怔怔地望着地上的身体。

    只见她浑身忽然布上密密麻麻的红线,然后下一刻,整个身体化作无数星星点点,一股阴风吹过,彻底消失不见。

    目睹这一幕,那道虚影暗暗叹了一口气:“嬴政啊,嬴政,我坚持了数千年,没想到甫一脱困就又栽在了你的后招里,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能杀死我么?”

    只见她的虚影伸手一弹,将一个头盔扔到了另一边,然后身形一闪,以极快的速度穿越过元气幕布,然后瞬间潜入了石台上楚初颜的身体里。

    楚初颜本来有些迷茫的双眸此时也出现了和刚刚一模一样的黑色漩涡。

    只不过祖安正好被身后的声音所吸引,正好回头查看,所以没有发现这一幕。

    待他重新回头之时,楚初颜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正常。

    见佳人怔怔地看着自己,祖安温柔地替她擦拭鬓间的细汗,柔声说道:“我还以为是芈骊回来了呢,吓了我一跳。”

    “楚初颜”冷冷地看着他:“你就这么讨厌她回来?刚刚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祖安摇了摇头:“不是讨厌啊,只是她的实力太强了,而且被封印了几千年,也不知道是人是鬼,总是让人很有压力。”

    “楚初颜”缓缓抬起手伸到了他背后,指甲渐渐变长,停在了他后心的位置:“那你觉得她是人是鬼呢?”

    -----

    有人猜到这剧情走向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