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指诡医〕〔斗罗之九尾天狐〕〔暴君的小娇包六岁〕〔济世神瞳〕〔大隋第三世〕〔三国之他们非要打〕〔快穿之养老攻略〕〔穿越农家锦鲤小福〕〔联姻后大佬天天拆〕〔花都天才医圣〕〔仙婿无双〕〔炮灰女妖在西游〕〔剑宗旁门〕〔夫人她马甲又轰动〕〔从契约宠物开始〕〔万古第一婿〕〔我真不是女装大佬〕〔天才萌宝:总裁爹〕〔斗罗之诸天抽奖系〕〔偏执厉少,嗜宠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202章 腹黑的女人
    “你们都是为大秦尽忠的勇士,只可惜被自己人背叛,含冤而死,”芈骊顿了顿,果然发现那些亡灵纷纷露出了愤怒的神情,这才继续说道,“你们是大秦最后的中流砥柱,你们死后不久,关中之地沦陷,我大秦也被反贼篡夺了江山。”

    “因此,本宫和你们一样悲痛欲绝,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同一阵营的战友,”芈骊话锋一转,“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

    “章……邯……”

    那些亡灵纷纷嘶吼起来,整个水潭仿佛沸腾了一般,地宫中四处传来了阵阵阴冷的回音。

    祖安暗暗咂舌,这些亡灵其实已经没什么灵智了,只剩下一些本能而已,之前顶多会发出一些无意义的怒吼,根本不能说话。

    可偏偏此时却能清楚地将章邯的名字说出来,可见它们心中对此人有多么的怨恨,哪怕变成了亡灵,依然记得仇人的名字。

    “不错,就是章邯,我大秦对其委以重任,结果他竟然背叛了朝廷,为了一己私利投降了叛军,害得大秦最后的主力被坑杀,此人罪该万死!”芈骊掷地有声地说道。

    祖安眉头微皱,其实他心中还是有几分同情章邯的,明明可以当力挽狂澜的大秦英雄,却因为朝中政敌的构陷,让他担心胜亦死,败亦死,结果行差踏错选择了投降,变成了秦国的千古罪人。

    至于坑杀手下二十万秦军也不是他的主意,只可惜那个时候的他想阻止也办不到了。

    一步错步步错,最终没法回头了。

    当然同情归同情,祖安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不识相去说这些,只是在一旁静观其变,看芈骊准备如何收场。

    “就在刚刚,本宫已经亲手诛杀了章邯这个罪臣,为大秦,还有为你们报了仇。”芈骊一边说着一边给祖安使了个眼色,传音让他将盔甲长枪扔到水潭里,“这就是他的头盔和武器!”

    祖安有些不舍,不管是这杆长枪也好,还是那头盔也罢,上面乌黑发亮的色泽,那种扑面而来的厚重感,都显示它们绝非凡品,要是流传到外面去,绝对能引起无数势力的争强,就这样扔掉实在太可惜。

    只不过看到无数亡灵直勾勾望着自己,他心中也有些犯怵,原本寻思着可不可以利用这个将它们引上来,但又担心影响了芈骊的计划,终究还是颇为不甘心地放弃了这个作大死的计划。

    将章邯的头盔和长枪扔到了水潭中,那些亡灵仿佛疯了一样,拼命地冲上去,看两件物品就犹如看到章邯一样,纷纷张开嘴巴就咬上去。

    祖安看得目瞪口呆,这他妈也行?

    要知道不管是章邯的长枪也好,头盔也罢,看品级丝毫不亚于如今的泰阿剑,这样的神兵利器你们用牙齿咬?

    不过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因为没过多久,那长枪、头盔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减少,到了最后,竟然真的连渣渣都不剩。

    祖安:“……”

    啃食了章邯的头盔和武器,那些愤怒的亡灵神情变得比之前平和了不少,甚至不少亡灵的脸上还能看出安详的感觉。

    芈骊趁这个机会说道:“你们之前因为对章邯的仇恨化作怨灵,如今章邯已死,难道你们愿意继续这样不生不死地存在着,永世不得超生么?”

    听到那些话,无数亡灵脸上都露出了迷茫挣扎的神情,显然如今这种始终无法安息的状态让它们也很痛苦。

    “你们这么久的执念也该散了,放下一切,投胎转世去吧。”芈骊趁热打铁地说道,“本宫会助你们一臂之力的,等会儿这里会出现一道往生门,你们踏过这道门,就可以迎接来生。”

    祖安正在看戏,忽然耳边出现了一段段口诀文字,芈骊元气传音道:“运起你的第二层《鸿蒙元始经》调动鸿蒙之气,再按照这《往生咒》如此这般施展……”

    祖安不敢怠慢,急忙照做,一边调动天地间的鸿蒙之气,一边嘴中喃喃自语:“尘归尘土归土,此处非吾乡,不该留的不要留……”

    随着她的话音响起,一道白色的大门忽然在虚空中出现,一开始只有巴掌大点,但随着咒语响起,那道门越来越大,最后足有数丈之高,整个门散发出一种异样的神圣与恢弘之感。

    祖安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竟然有这么炫酷的效果,那以后自己用来装逼岂不是能让所有人顶礼膜拜?

    他急忙望向芈骊,这个女人真是神秘,竟然知道这么多神奇的东西。

    只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芈骊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难道她离我而去了?

    祖安心中空荡荡的,一下子变得极为失落。

    这么漂亮的皇后姐姐,就这样错过了……

    芈骊:“……”

    来自芈骊的愤怒值+555!

    “果然是一个好色无耻的下流之徒!”

    祖安却不怒反喜:“你还在啊,吓死我了,你跑到哪儿去了?”

    “废话,我当然回泰阿剑里了,往生门一开,我要是还以魂魄的形式留在外面,是等着被净化么?”芈骊没好气的声音传来。

    祖安这才想起芈骊之前正是因为害怕被净化所以才和他做交易的,也不知道净化的效果如何,于是急忙往那道白门望去。

    那道白门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无数亡灵缓缓从水潭中出来,一队一队地往白门走去,每个亡灵的神态都很安详,仿佛充满着对来生的希望。

    白门上有一层仿佛水样的薄膜,那些亡灵踏入过后便消失不见,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神秘的世界。

    看着眼前这一幕,祖安忍不住惊叹其神奇:“白门之后就是来生么?”

    “当然不是。”芈骊冷笑道。

    祖安:“???”

    芈骊说道:“来生之说虚无缥缈,除非一些通天大能,也许有办法转世之外,普通人哪有什么来生。这个往生门只不过是一个净化术法而已,这些亡灵走进去,就会被分解成最本源的天地元素,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

    祖安:“……”

    这女人简直太腹黑了,刚刚一段声情并茂的演讲让他都听感动了,结果搞一半天是忽悠?

    自己以后对她的话一定要有所保留,不然被她卖了都还在替她数钱呢。

    “当然,这样对于它们而言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毕竟一直当怨灵连死后都不得安生。”芈骊接着说道。

    祖安心想我信你个鬼哟!

    不过他到不至于迂腐得要去告诉这些亡灵真相。

    “不要浪费了这难得的机会,炼化这四散的鸿蒙之气吧。”芈骊提醒道。

    祖安这才发觉随着那些亡灵的逐渐消散,四周的鸿蒙之气比之前要充裕了许多,急忙一边维持着往生门,一边运转《鸿蒙元始经》修复身体伤势。

    楚初颜则守在旁边替他护法,同时担忧地望向了另一边的乔雪盈,她受的伤太重了,虽然不至于马上死亡,但时间太久的话,也会有危险的。

    “老婆,我这里没事,你去照顾一下雪儿。”祖安睁开眼睛对她说道。

    楚初颜嗯了一声,她本来就有些担心,前些年和雪儿在一起,名为主仆,实为姐妹。

    她来到乔雪盈身边,注意到她已经陷入半昏迷了,急忙往她体内输送元气,虽然比不得鸿蒙之气精纯,但也能对伤势起到缓慢的恢复作用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雪盈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是楚初颜在救自己,神情有些复杂,小声说道:“谢谢。”

    楚初颜犹豫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不必谢我,是阿祖让我救你的。”

    乔雪盈微微一笑:“你总是这样,明明心地善良,却很多事情嘴上不愿意承认。”

    楚初颜脸上一热,两人现在的关系有些尴尬,按理说对方是敌方势力潜入楚家的密探,两人应该势不两立才对,可她始终没法对这个朝夕相处的姐妹恨起来。

    可要回到之前那般亲密无间的关系,也不太可能了。

    犹豫了一下,她找个理由岔开:“对了,你和阿祖之前不是势如水火么,怎么感觉现在关系变得很要好了?”

    乔雪盈急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我和他什么也没有,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之前为了救你并肩作战过,所以有些同袍之谊,并无其他。”

    楚初颜不禁莞尔:“我又没说什么,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乔雪盈脸颊一热,不再说话,心跳得却极为厉害,自己这是怎么了,我没说假话啊,干嘛会心虚?

    接下来足足过了几个时辰,那二十万亡灵方才彻底净化完毕。

    随着最后一个亡灵消失,整个地宫的温度似乎都升高了几度,之前深不见底显得有些黝黑的水潭,也渐渐变得清澈起来。

    祖安同时长舒一口气,这段时间吸收那些鸿蒙之气,他身上那些恐怖的伤势已经彻底痊愈了,整个人精神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

    因为之前被芈骊打得血肉横飞,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次,血都要流干了。

    在鸿蒙元始经的修复下,他整个身体得到了再一次的彻底淬炼,他现在的身体强度,比之前又强横了一倍,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哪怕是五品的高手,只要不动用元素之力,哪怕是全力一击,对他身体的伤害也有限。

    再低头看了看小腹下方,他以前看到历史上的嫪毐那活可以用来当车轴转动车轮的故事,简直惊为天人,现在想起来,不过是雕虫小技尔。

    不过他很快收敛心神,因为他刚刚感觉到,自己只吸收了一小半鸿蒙之气,那些亡灵被净化后四散的能量,大都被吸进了泰阿剑中。

    祖安忍不住长叹一口气:“皇后姐姐果然高明,让我忙活一半天,为你做了嫁衣。”

    ----

    终于补了一章,不容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