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保安逆袭兵王归来〕〔全本女主云若月〕〔楚玄辰云若月〕〔傲世强人林立苏若〕〔璃王妃云若月〕〔快穿之极品大丫鬟〕〔快穿之团宠她又萌〕〔我老婆是传奇天后〕〔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穿书后我捡到了偏〕〔在柯南世界装好人〕〔恋爱从互穿开始〕〔光怪陆离侦探社〕〔开局退出娱乐圈〕〔穿越逍遥嫡女〕〔生死见闻〕〔亿万富豪从相亲系〕〔金刚不坏大寨主〕〔重生辣妻宠无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231章 我一般不会笑
    祖安:“……”

    饶是他脸皮够厚,此时也不禁有些面红耳赤。

    不过注意到芈骊微微泛红的玉颊,他反而淡定了:“皇后姐姐,我有些好奇啊,现在你既然是灵魂体状态,幻化一下衣裳什么的我还能理解,可为什么会脸红呢?”

    芈骊霍然回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你这家伙是不是很得意?我把你这根害人的东西砍了,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说着手一招,那柄泰阿直接飞了过来,作势**他腿-间砍去。

    这下可吓得祖安亡魂大冒,瞬间就跑回床上,拉过锦被里三层外三层将自己身体裹好:“皇后姐姐,莫要冲动莫要冲动,这可关系着你下半辈子的幸福。”

    “嗯?”芈骊柳眉一竖,泰阿剑瞬间下沉了两分。

    祖安急忙解释:“我是说我这样的好-色之徒要是当不成男人了,肯定觉得活着没什么意义了,说不定会一死了之,到时候害到姐姐你就不好了吧。”

    “好-色之徒?”芈骊哼了一声,“你这家伙倒是有自知之明。”

    见她将剑收起来了,祖安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暗暗吐槽,这剑到底还是不是我的了,如今怎么全听她的了。

    “把衣服穿好,本宫有事给你说。”芈骊负手而立,视线不再看他。

    听她语气郑重,祖安也收起了顽皮的心理,急忙将衣服穿好,穿衣途中看到床单染上的那片嫣红,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很快穿好衣裳,他急忙问道:“皇后姐姐,什么事情啊。”

    芈骊转过身来,看到他衣裳整齐,脸色方才缓和了几分:“我想说的是你身法的问题,之前我看你和章邯他们打的时候,身份极为鬼魅神奇,后来和我打的时候,身法似乎就凝滞了许多;昨晚那个什么石乐志追你时,这样的情况又出现了一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毕竟那样神奇的身法是保命利器,她也希望祖安多会点这些技能。

    说起这个祖安就一脸惆怅:“说多了都是泪啊,这套身法似乎是专门为太监打造的。”

    “太监?”芈骊一愣,下意识望了望他腿部,心想这家伙和太监怎么扯得上关系。

    祖安老脸一红:“那个,我说了你可不许笑!”

    芈骊高冷地哼了一声:“本宫不知道见识了多少风起云涌,怎么可能因为你随便一句话而发笑。”

    开什么玩笑,一国皇后这些训练是从小就开始的,面无表情是最基本的,否则的话面对朝臣,突然笑场,那可丢的是皇家的颜面。

    祖安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才将“葵花幻影”的事情告诉了她,同时告诉了她自己之前那里被封印的事情。

    芈骊听得红唇微张,眼神古怪地在他脸上和腿上扫来扫去,最后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祖安一头黑线:“你说了你绝对不会笑的!”

    看到他一副受气宝宝的样子,芈骊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最后甚至笑得花枝乱颤。

    祖安:“……”

    芈骊试图忍住笑意:“不好意思,一般我是不会笑得,除非忍不住……”

    还没说完她又笑了起来。

    祖安恼羞成怒了:“笑笑笑,你就笑吧,笑死算了。”

    良久过后,芈骊方才缓过气来:“实在没想到啊,你这家伙还有这么悲催的过去。”

    祖安转过头去:“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芈骊却将身子倾了过去:“别这么小气嘛,把你不开心的东西说出来,既疏导了你郁结的心,又让本宫开心了,怎么看都是划算的呀。”

    祖安:“???”

    这女人落井下石还真有一手,若不是顾忌打不过她,此时肯定早就将她按在地上打屁股了。

    “难怪那些人知道你将无踪幻莲给楚初颜了,是那样的表情,原来那是你用来解封的药。”芈骊伸出修长的手指,上面的指甲仿佛涂了凤仙汁一般,轻轻勾住了他的下巴,“你这家伙为了女人,还真是拼啊。”

    感受到下巴传来的软软触感,祖安一愣:“你不是灵魂体么,为什么还有触感?”

    芈骊将手收了回去:“哼,我现在的状态应该叫半魂体,介于虚幻和实体之间,只要我想当然有触感。”

    祖安一愣,那岂不是可以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了?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泰阿剑轻颤不已。

    祖安则捂着自己的手心倒吸凉气:“你干什么?”

    “谁让你满脑子龌龊思想。”芈骊哼了一声。

    祖安瞬间跳起来了,指着她叫了起来:“还说你不能读取我的思想!”

    芈骊横了他一眼:“本宫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你这样的小年轻有什么城府,我一眼就能看穿你的心思。”

    祖安疑惑道:“那你为什么能直接在脑海中和我说话?”

    芈骊淡淡地答道:“那只是死生契阔让我们的灵魂建立起一种神秘的联系,我们的灵魂能以特有的频率自由交流。”

    “连频率这样的词你都知道。”祖安眼睛瞪得老大。

    “都和你说了我们的灵魂紧密联系在一起,我说的很多词语你会自动转化成你自己熟悉、容易理解的形式。”芈骊解释道。

    “是这样么?”祖安将信将疑。

    芈骊显然没心思和他拉扯这些,直接进入正题:“你小子修为虽低,但见识不凡,竟然能准确判断出你那个葵花幻影只适合阉人使用。按理说别说你这修为了,就是八品的高手,也未必能找到原因。难道你真的是传说中的天才?”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祖安一脸骄傲,心中却不停地感谢东方不败、岳不群、林平之等各路大佬。

    “你将葵花幻影的元气运行路线和我详细说一下,一丁点都不要遗漏。”芈骊想了想说道。

    祖安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将“葵花幻影”和盘托出。

    芈骊听完后陷入了沉思,良久过后朱唇轻启:“这套身法确实神奇,只不过有些地方似乎误入歧途,我给你改一下,将我轻身功法的一些特点融入进去,你到时候元气运行、各个穴道配合如此这般……”

    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示范,身形有如惊鸿一般翩翩起舞,当真是凌波微步,罗袜生尘,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祖安看得呆住了,心想那个始皇帝还真是狠心,竟然将这样仙妃般的女子封印了数千年。

    “你刚刚有没有认真学!”芈骊示范完后,忽然注意到他那有些发呆的眼神,不禁有些不悦。

    “当然有在认真地学。”祖安马上答道。

    “那你记得多少?”

    “差不多都记得。”

    “是么?那你走一遍示范给我看看。”芈骊冷笑不已,这家伙刚刚一直直勾勾盯着自己看,哪在专心学?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番。

    “好!”祖安听完过后在心中回想一下,然后突然睁开眼,直接一步踏出,房中忽然幻化出两个他的身影,每个身影的气息和他一般无二,差点连他自己都分不出来。

    只可惜在他踏出第二步的时候,忽然气息一乱,整个人脚下拌蒜直接摔到了地上。

    祖安一脸赧然:“刚刚失误,要不我再试试?”

    芈骊却是目瞪口呆:“你以前学过?”

    “学过啊,这些不是在葵花幻影基础上改变的么,只不过以前可没有这宛如影分-身的效果。”祖安回忆刚刚的情形,发现如今这身法威力比之前大了不知道多少。

    要知道以前葵花幻影胜在速度快、身法鬼魅,进退之间毫无征兆,如今这套身法却多了强大的迷惑效果。

    试想一下,场上敌人眼前忽然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还不是那种残影,而是有着和本体一模一样气息的存在,那样敌人想攻击都不知道该朝哪个身影,完全算得上多了一条命啊。

    芈骊盯着他:“不是,我说的是我刚刚那些口诀。”

    “没有啊,就刚刚你教了我一遍,很难么?”祖安忽然脸上多了一丝古怪之色,“皇后姐姐你当年学这个学了多久?”

    芈骊直接别过脸去,一脸冷傲地说道:“本宫当年学这个,第一次可以幻化出四个身影,你这区区两个身影,只能算勉强合格。”

    她嘴上虽然这样说,暗地里却是脸红不已,当年她分出两道身影,可是足足花了一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