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指诡医〕〔斗罗之九尾天狐〕〔暴君的小娇包六岁〕〔济世神瞳〕〔大隋第三世〕〔三国之他们非要打〕〔快穿之养老攻略〕〔穿越农家锦鲤小福〕〔联姻后大佬天天拆〕〔花都天才医圣〕〔仙婿无双〕〔炮灰女妖在西游〕〔剑宗旁门〕〔夫人她马甲又轰动〕〔从契约宠物开始〕〔万古第一婿〕〔我真不是女装大佬〕〔天才萌宝:总裁爹〕〔斗罗之诸天抽奖系〕〔偏执厉少,嗜宠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238章 别说了有画面了
    “花魁大会?”祖安眼前一亮,前世看小说啊看古装电视剧啊,什么青楼名妓啊、卖艺不卖身的花魁是必不可少的,他对此当然也是喜闻乐见的。

    没想到在这异世界还能亲自去体验一番,正要一口答应下来,忽然想到什么,摇头道:“你们好好看看我这纯洁正直伟岸的脸,是那种去青楼的人么?”

    楚玉成:“……”

    原本正一脸笑容,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的他眼睛瞬间睁得斗大。

    mmp!我怎么看你都是这样的人啊。

    连一旁高冷的楚鸿才也惊愕地转过头来,眼前这家伙的无耻实在超乎了他的想象。

    祖安暗暗冷笑,自己在楚府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了,这段日子双方都没有什么来往,结果突然跑来邀请他去什么花魁大会,很难让人不怀疑对方是挖了坑等自己跳啊。

    万一刚答应和他们一起去,然后他们在把秦晚如啊、楚初颜她们拉来捉-奸,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楚玉成小圆眼睛骨碌碌一转,便大致猜到他的心思,哈哈笑道:“阿祖你多虑了,去青楼在我们大周朝是一件很风雅的事情,只要不把人带回来,就算堂姐知道了也没什么的。”

    楚鸿才也开口了,一脸酷酷地说道:“不错!”

    祖安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还真是惜字如金啊,看面相可比他那个黑眼圈老爹帅气得多。

    楚玉成哈哈一笑:“本来我们兄弟俩都准备出门了,忽然想到这样的好事怎么能落下阿祖你呢。你到府上这么久了我们都还不怎么熟络,所以商量着趁今天这个机会给你接风呢。放心,今晚一切费用都包在我们身上,你尽管玩就是了。”

    祖安一脸狐疑,这两个家伙有这么好?

    不过听他们语气真诚,似乎也不像作假。

    莫非是看到我在家族大比中大放异彩,又在秘境中救了楚初颜,觉得我这个姑爷位置多半是坐稳了,所以才刻意来巴结我,缓和关系?

    察觉到他已经意动,楚玉成伸出胖胖的手便来拉他:“快走吧,不然等会儿晚了肯定是人山人海,我们挤都挤不进去。”

    “有这么夸张么?”祖安一脸狐疑。

    “你是不知道。”一旁原本高冷的楚鸿才忽然两眼放光地说道,“自从前两年秋红泪来了明月城过后,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花魁,不仅生得倾国倾城,而且还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弹琴跳舞更是技惊四座。依我看,若非她身份所限,这明月城第一美人儿的名头,堂姐也未必坐得稳。”

    “咳咳~”边上的楚玉成急忙拉了拉,“你这失言了啊,秋红泪一个青楼女子,又岂能跟堂姐相提并论。”

    楚鸿才悻悻然地哼了一声,不过并没有反驳,显然也是认可这一点。

    “秋红泪?”听到这个耳熟的名字,祖安忽然想起来,当初纪登徒那家伙让自己只要拿到几个女人的贴身衣物,就答应帮忙治疗,秋红泪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现在不需要他治了,但连纪登徒都这么恋恋不忘的女人,他也产生了几分好奇。

    毕竟不管是玉烟萝还是商留鱼,甚至秦晚如,都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儿。

    咦?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个秋红泪多大了啊?”

    玉烟萝和秦晚如都是纪登徒一辈的人物了,这个花魁不会也是吧?

    想到一个阿姨级的花魁……

    祖安脸色顿时极为古怪,只不过脑海中浮现出玉烟萝等人的绝世容貌,忽然又觉得美成这样,年龄稍微大点又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这是个修行的世界,活个几百上千岁也稀疏平常,而且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保持容貌不老,年龄的影响并不像以前那个世界那么明显。

    “具体芳龄几何没人知道,不过各种粉丝团流出的小道消息来看,应该和堂姐差不多吧。”楚鸿才说起这些来简直是如数家珍,若不是楚玉成打断,他甚至还打算科普一下明月城关于秋红泪的各个粉丝团体的情况。

    祖安看得咂舌不已,这家伙之前高冷的形象彻底崩塌了啊,原来也是个追星的小迷弟。

    呸,什么追星,不就是馋人家美貌和身子么!

    “我们先出发吧,这些路上再说,不然等会儿晚了真没位置了。”楚玉成一手拉着一个,急匆匆往外走去。

    “等等!”祖安有些犹豫,“初颜生病了,我们还出去嫖……咳咳,出去采风,会不会不太好啊。”

    楚玉成一愣:“堂姐她不是一点小毛病么,有什么好担心的?”

    “对啊。”一旁的楚鸿才附和道,“堂姐她修养几天就好了,可秋红泪的花魁大会可就这一次机会,据坊间传闻,今天秋大家可能选一个入幕之宾哦。”

    说起这话的时候,他两眼放光,显然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就是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了。

    祖安则瞬间反应过来,一脸微笑着说道:“也对,初颜的伤反正养两天就好了,还是一起去看花魁要紧。”

    他心中则在自言自语,初颜老婆,不是我要出去沾花惹草啊,是为了替你隐瞒病情,老公我就只能故作轻松地跟他们出去了,哎,要牺牲色相去取悦那些女妖精啊。

    “阿祖,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楚玉成肉乎乎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肩头。

    “没……没什么。”祖安被吓了一跳,心虚地四下打量一番,见没有别人看到,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出了楚府过后,早有下人准备好了几匹高头大马,他们一行皆是男人,自然不会去坐马车。

    祖安望了一圈,忽然发现自己将成守瓶搞忘了,正想去叫他,另外两人知道后立马脸色都变了,纷纷阻止道:“阿祖,别想不开啊。”

    “不错,我们哥儿几个喝喝花酒联络感情,带什么下人啊。”

    见两人这么大反应,祖安一开始还以为他们设了什么陷阱,需要自己落单,不过想到就算有陷阱,多成守瓶一个也是白送,他们没必要忌惮啊。

    看到两人心有余悸的眼神,他忽然心中一动,明白过来,看来在楚家这么久了,他们都清楚成守瓶那大嘴巴的尿性,要是带他去青楼,保管半天之内楚家上下全都知道这件事了。

    虽然大周王朝狎妓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也算不得多光彩,传到家主和夫人耳朵里,面子上还是挂不住的。

    想明白这些祖安也放弃了带成守瓶的念头,三人一路骑马往神仙居赶去。

    “对了,我有些好奇啊,听说这个秋红泪卖艺不卖身,是个清倌人?”路上祖安忍不住问道。

    “是啊,这点明月城众人皆知,”楚鸿才说起这个似乎极为骄傲,“不止是明月城,秋姑娘的美貌已经声名远播,连隔壁郡县的人都会慕名而来。就因为她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才让这么多男人为之疯狂。”

    “青楼那么多温柔美丽的姑娘一个个不珍惜,偏偏都对这个得不到女人趋之若鹜,你们说这是不是就叫贱?”祖安忍不住感叹道。

    楚鸿才:“……”

    楚玉成:“……”

    良久后楚玉成才哈哈一笑:“阿祖你这说的虽然有些直接,但的确是一针见血,人性就是如此啊。”

    “那个秋红泪是处子之身的事情有谁能证明么?难道她说什么大家就信么?”祖安摇了摇头,“还是无法想象,既然被你们形容的那样天人之姿,在青楼这么多年了竟然还能保持完璧之躯。”

    楚玉成听得目瞪口呆,喃喃地说道:“这个……这个倒是不曾有人证明。”

    他整个人也是懵逼的,这种事咋证明,一证明岂不是说明马上就不是了?

    一旁的楚鸿才十分不满:“祖兄,秋姑娘不是那样的人,你切莫胡乱揣测她,辱及她的清誉。”

    来自楚鸿才的愤怒值+168!

    清誉?

    祖安差点没笑出声,一个青楼的名妓,在这里说清誉?

    他心中不以为然,笑着说道:“这并非胡乱猜测,而是很正常的逻辑推理,你想啊,她既然这么漂亮,又是青楼女子,肯定会引来各方大佬的垂涎。”

    “这是个修行的世界,强者为尊,难道她们青楼还有什么资格抵抗不成?”

    “或者上面某个达官贵人对她来了兴趣,难道就因为她那句‘卖艺不卖身’就罢休了?”

    楚鸿才一开始还有些不满,正要反驳,却听到他这一连串的说辞,渐渐的脸色也变了,因为这些的确是合情合理的推测。

    一想到自己心目中纯洁无瑕的女神这些年不知道被多少大人物随意招去压在身下亵玩,他整个人顿时不好了。

    注意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楚玉成心想祖安这张嘴还真是厉害,急忙说道:“明月城是楚家的封地,大伯那个人素来公正不阿,自然不会干这种事情;城主大人也素来豁达雅致,想必也干不出这种有辱斯文的事情,有他们两位大佬以身作则,城里其他人又岂敢造次?”

    祖安皱眉道:“话虽如此,但总觉得这样太考验运气了,万一碰到个被美色冲昏头不管不顾的……”

    一旁的楚鸿才急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捂着耳朵猛摇头:“别说了别说了,我都有画面了。”

    楚玉成哈哈一笑:“我们今天是去开心的,就别说这些煞风景的了,等会儿见到秋红泪,阿祖你就应该会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