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高冷校草绝宠小娇〕〔年锦书雁回〕〔快穿之雷劫我来了〕〔陈不凡林雪瑶〕〔霍少宠妻甜如蜜〕〔潜都狂龙〕〔美食从和面开始〕〔完体〕〔重生后我嫁了最凶〕〔开局抽到天谴圣体〕〔首富小村医〕〔蚀骨危情:前妻,〕〔夏天韩涯天王殿〕〔我真没那么强啊〕〔骆夜歌方之信〕〔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我的父母重生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241章 颠倒众生
    如果祖安在这里,看到她一定会惊呼兄台的胸肌为何如此浮夸?

    眼前女子自然是裴绵曼了,另一边谢道韫同样女扮男装,但除了唇红齿白过于清秀漂亮之外,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像男的,但她女扮男装起来却一点都不像,因为胸前不管如何束缚都还是鼓鼓的,再加上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任谁看到她第一眼就会知道她是女人。

    她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一直躲在雅间里没有出来。

    她此行是来查探秋红泪底细的,不止桑弘有些怀疑她的背景,齐王这边也怀疑,前不久地到情报,齐王那边派系的官员,好几个被刺杀似乎都和这个女人有关联,正好遇到花魁大会,所以特意来看看。

    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见到了祖安,更没想到他竟然像个风月场所的老手一样,那些动作连她这样素来胆大的看着都脸红。

    “可惜没带影音石啊,不然将这一幕录下来,拿去给楚初颜看,真想看看到时候她的表情是怎样的精彩。”裴绵曼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此时盯着祖安的又岂止她一人?三楼一间房子中,一扇窗户被推开了一条细缝,背后有一双阴沉的眼睛。

    “他就是祖安?看起来也平平无奇啊。就是个贪花好-色之徒嘛,真的值得师妹你派贴身丫鬟去接近他么?”

    男子将窗户拉上,回头望着侧卧在塌上的女人,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眼中依然还是露出难掩的惊艳之色,眼前女子实在太美了。

    “原本是打算在楚家二房或三房里选一个进行我们的计划,不过得知他来了,我就临时改变了主意。”绵软娇腻的声音传来,让男子浑身骨头都酥了大半。

    那男子的眼神时不时偷瞄对面那颠倒众生的绝色玉颜:“可他毕竟只是楚家的上门女婿,又没有实际权力,更无法动用楚家的资源,选他是不是有些不妥?”

    他闪躲的眼神没有逃过绝色女子的法眼,不过她早已习惯男人们痴迷的眼神,并没有丝毫放在心上:“正因为如此,他才最需要帮助,锦上添花远远比不上雪中送炭的。而且他想要掌控楚家,肯定离不开我们的帮助,那样我们就能更多地参与介入楚家的经营,等到了后来,甚至都不需要什么代言人了。”

    “师妹你说的道理是没错,但说破天那家伙也不过是个上门姑爷,在楚家根本没有地位可言,就算有我们的帮助,他真的能控制楚家么?”那个师兄一脸怀疑之色。

    “根据最近这段时间得到的情报来看,这家伙不仅不是传说中的那样是个废物,相反还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这样的人物能成功获得楚大小姐的青睐当上楚家姑爷,又岂是甘于人下的性子?”

    绝色女子换了个姿势,一双修长的玉-腿自然交叠。

    尽管什么都没看到,但那一瞬间裙摆下的神秘还是让男子呼吸急促,口干舌燥。

    绝色女子似乎很享受男人这种痴傻的眼神,她抿嘴一笑:“当然,我也不说一定要选他,还得今天再试试他的能力才行。”

    祖安并不知道自己被这么多人盯着,此时他正在专心致志和冷霜月探讨猫女的生理结构。

    “公子你别这样。”冷霜月按住了他去自己屁股后面摸尾巴的手,“这种事情是我们兽人女子最私密的事情,还望公子不要为难奴家。”

    “那怎样才能摸呢?”祖安一脸遗憾,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些兽女会不会有尾巴,毕竟从样貌上看,她们和人类女子区别不大了。

    “一般只有兽女认可的情郎,才会允许……允许……”话没说完,冷霜月脖子间红透了。

    祖安心想这女人演技还真是可以,都让他有些分不出真假了,不过既然对方不让自己摸尾巴,我也不是那种欺负女人的家伙,那自然只有放弃探寻了。

    紧接着他的注意力转移到她发髻间毛茸茸的耳朵上,忍不住伸手去捏了一下:“咦,真的和猫有些像,还蛮可爱的。”

    冷霜月浑身一颤,只觉得身体里仿佛一股电流流过,嘤咛一声,紧紧夹住双腿,在那里显得极为不自然。

    “怎么了?”祖安有些不解,不就是摸了摸耳朵么,用得着这么大反应?

    冷霜月一脸幽怨地说道:“耳朵也是兽女敏感的地方,除非最亲密的情郎,否则是不能摸的。”

    祖安顿时乐了:“你真的是青楼的姑娘么?”

    虽然自己脾气好,但你这未免也装得太过了吧?

    你看那边楚玉成,一双手伸到了那熊女的裙摆里,一只手揉搓着她的耳朵,也没见那熊女有什么反应啊,似乎还挺享受的呢。

    “对不起,公子。”冷霜月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可除了说对不起之外,她也拿不出任何建设性的意见。

    就在这时,一声惊喜的声音传来:“哟,阿祖!”

    祖安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一个瘦削的龅牙仔正一脸惊喜地望着自己。

    “韦索,你怎么在这里。”祖安有些惊喜,自从自己当老师过后,两人见面的时间就没那么多了,后来自己又去了秘境,说起来还怪想他的呢。

    “我跟我哥来的啊,”韦索跑过来指了指身后的韦弘德。

    祖安向韦弘德点头示意,心想米老头让我接近他,除了秘境中说过几句话,还一直没什么机会接触。

    眼下不正是个好机会么,什么比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那啥更能增加双方感情呢?

    韦弘德不得不回礼,只不过看到他的样子,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秘境中见到的那一幕,脸色瞬间就变了。

    和谢秀一样,他花了这么久时间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个心理阴影,得,现在又要从头开始了。

    哪还敢跟他多接触,急忙嘱托了韦索几句,便匆匆跑到远远的地方找了一个位置。

    韦索一脸兴奋地看着祖安:“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也在这里呢,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兽女。”

    看到对方怀中的冷霜月,他眼睛瞬间直了,一直以来他在祖安面前都是以老司机的形象指点江山,可他那只是纸上谈兵啊,这次能来神仙居,是哀求了老哥好久才得到的机会。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老实巴交的,竟然已经在这里开始实战了。

    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啊,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便酸溜溜的。

    “我和家里的兄弟一起来的。”祖安将楚玉成和楚鸿才大致介绍了一下。

    韦索回过礼后,将祖安拉到一旁:“你小子真牛,楚家的人竟然主动带你来青楼,你就不怕楚大小姐生气么?”

    “我会怕她生气?”祖安挺了挺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在家里我往她往东,她绝不敢往西,哪敢管我这些。”

    二楼雅间中正在喝茶的裴绵曼差点没被呛到,心想初颜啊初颜,你不知道你这老公有多奇葩。

    祖安说完后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仿佛有人在盯着自己一半,急忙心虚地往周围望了望,见没有楚初颜的身影,方才松了一口气,他担心fg立多了终有翻船的一天。

    韦索听得目瞪口呆,良久过后感叹道:“你简直是我辈楷模!”

    “过奖了过奖了。”祖安拱了拱手,哈哈笑了起来。

    “我哥那边在唤我了,等会儿我们在交流交流。”韦索撞了撞他的肩膀,挤眉弄眼地示意一旁的冷霜月,表情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祖安感慨人家都说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但我看这家伙名字取得恰到好处。

    刚回到座位要继续和猫女讨论生理问题时,忽然传来一声暴喝:“滚开!”

    ---

    今天走了快20公里,晚上投宿在一个寺庙里,吃了一顿斋菜,感觉自己似乎真的成了和尚,第二更会稍微晚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