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婻华晟〕〔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秦雪〕〔术修大巫〕〔夺下皇商当富婆〕〔我的名字科比布莱〕〔都市之战神归来〕〔今夜星辰似你傅夜〕〔今夜星辰似你诺筱〕〔方明许菲菲〕〔苏漫雪傅夜沉〕〔龙珠之鹤仙流崛起〕〔魔兽世界万物凋零〕〔大神你人设崩了〕〔第九星门〕〔大明:史上最强皇〕〔前方灵出没〕〔如意胭脂铺II〕〔女神的上门豪婿〕〔萌宝驾到:爹地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245章 一曲肝肠断
    二楼的门打开,一个窈窕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来到珠帘旁。

    尽管脸上蒙着面纱,但依然能看到一张明艳不可方物,妖媚到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面容出现到了众人面前。

    整个大殿中瞬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宁静,今天能出入这种场合的,谁不是见惯美色?

    但眼前这个女子却和以往见过的那些大不相同。

    如远山般淡雅的秀眉之下,有着一双水雾朦朦的眸子,仿佛蒙着一层氤氲之气,让人看一眼便情不自禁想要呵护保护她。

    唇边似乎挂着一丝浅笑,柔嫩的唇瓣娇艳欲滴,仿佛是被晶莹的晨露滋润过一样,散发着一种让人口干舌燥的娇媚。

    女子眼波流转,所有人那一瞬间都产生了同一种感觉,仿佛她正在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看自己的眼神中大有情意,和看其他人大大地不同。

    想到这里,神仙居中上至耄耋老者,下至十来岁的少年,每一个人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咕噜~”

    也不知道谁先开始,吞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今天接到请柬的人都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此失态的举动让他们纷纷脸色一红,但却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仿佛面对这样的绝色女子,有这样的反应理所当然。

    “好厉害的媚术!”雅间中一直关注二楼动向的裴绵曼暗暗咂舌,她身为女子,本来也精通此道,所以并没有太受对方魅力的影响。

    看到场中一干男子为之神魂颠倒的丑态,她暗暗冷笑一声:“都是些贪花好色之徒。”

    忽然她想到什么,下意识往某个方向望去,却发现祖安眼神清明,并不像其他男子那般不堪。

    “这家伙倒是有几分出息。”裴绵曼唇角微微上扬,微笑时那一瞬间的娇艳,哪怕漫山遍野的鲜花都无法比拟,可惜并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她并不知道此时祖安在想什么,否则恐怕不会这般夸奖他了。

    祖安毕竟来自前世,荧幕上看各大女明星,手机上还可以抖音刷生活中的美女,二次元世界还有很多完美得不存在的女子,经过这样的熏陶,他的眼界可比这个世界的男人宽广得多。

    再加上自己老婆是明月城第一美人儿,这个秋红泪再漂亮也漂亮不过她吧?

    还有皇后姐姐、美人儿校长、商留鱼等等,随便拉出一个都不比她差,这些女人我平日里都和她们谈笑风生,对美色的抵抗早已不知不觉地提高了。

    而且对方的气质和感激让他下意识想到了裴绵曼,两女其实气质有些相近,不过一个更加妖冶,一个妖媚中多了一丝良家的气质。

    但裴绵曼的胸肌比她发达得多!

    祖安仔细打量了一番秋红泪的胸前,虽然算得上雄伟,但比起裴绵曼,还是稍逊风-骚。

    要是裴绵曼知道他此时心中的想法,不知道是该怒还是该笑了。

    刚刚整个过程,秋红泪表面上在看所有人,实际上她一半的注意力都在祖安身上,见他眼神很快恢复了清明,一时间不由惊讶万分。

    她对自己的魅力可谓相当自信,看看下面其他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这家伙果然非一般人。”秋红泪暗暗评价,同时提醒自己,以后和他接触时要更加小心才行。

    她自然便是之前在房间中和师兄观察祖安的那个绝色女子,她换好衣裳后,见下面局势有些失控,便特意出来,将一场生死大战化解于无形。

    正在感叹祖安是个正人君子之时,她忽然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正肆无忌惮盯着自己胸前。

    “这家伙真是……”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前一秒还在夸他,后一秒就发现夸错了。

    不知道为何,面对全场炙热的目光,她都能坦然自若,丝毫不会引起心底半分波澜。

    但那家伙的眼神,仿佛犹如实质一般,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似的,下意识紧了紧衣襟。

    她一身媚术早已炉火纯青,哪怕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散发着无尽的魅力,将身体优美的曲线展现得极为动人。

    她的动作没有瞒过全场其他男人,又引起了阵阵惊呼。

    其中韦索表现得最是不堪,他的身体情不自禁抖了抖,然后做贼心虚地东张西望,见没有注意到自己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饶是如此,他还是往后退了退,缩到人群中,同时将手垂下来挡在了裤裆前。

    心中暗暗后悔:这些天太没节制了,没想到身体虚得这么厉害,找机会去药店买点六味地黄丸补一补才行。

    与其他人的狂热不同,此时祖安正在心中不停吐槽,前世看那些古装剧,里面一些女主经常用轻纱蒙面,轻纱薄得近乎透明,根本不知道戴着有什么用。

    没想到眼前这女人也玩这一套,脸上的轻纱哪里遮住了半点容颜?

    戴着是为了增加神秘感和诱惑力么?

    那还不如把衣服弄得透明一点效果好呢!

    他的神情没有瞒过秋红泪的眼睛,注意到他戏谑的神情,秋红泪不禁有一丝气恼。

    来自秋红泪的愤怒值+33!

    看到后台收到的这条愤怒值,祖安一愣,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惹到她了?

    要知道两人之前分明不认识啊,自己又在人海之中,按理说就算她站在高处,也很难注意到我才是。

    疑惑地往二楼望去,却发现秋红泪已经收回了目光。

    “小女子这里有一曲,还望在座各位品评。”

    她说话时唇角微微上扬,仿佛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声音又软绵绵的,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气息。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一个念头:好一个勾人夺魄的女妖精!

    二楼雅间中的谢道韫也忍不住感叹:“我素来自视甚高,但论气质魅力,我却输了她一筹。”

    一旁的谢秀开解道:“姐姐你着相了,你是堂堂的城主千金,又是远近闻名的才女,对方再漂亮再有魅力,也不过是些青楼把戏,又岂能比得上你。”

    他经常混迹风月场所,又是让无数少女伤心欲绝的花花公子,这方面早已看得很透,没过多久就从秋红泪的媚术中恢复过来。

    若说场中最清醒的男子,除了祖安之外,恐怕就属他了。

    谢道韫白净如雪的鹅蛋儿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油嘴滑舌,你这家伙一身骗女孩子的本事,难怪那么多千金小姐都着了你的道。”

    谢秀大呼冤枉:“老姐,我可是在开解你呢。”

    “嘘,她开始弹琴了。”谢道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开始准备仔细听琴声。

    身为远近出名的才女,她的琴技自然是无可挑剔的,此时以专业的眼光来评判,整个人前所未有地郑重起来。

    刚刚那么一瞬间的自惭形秽不知不觉消失不见,脸颊上不知不觉散发出一丝认真而又圣洁的光芒。

    一旁的谢秀望着她那吹弹可破的脸颊, 忍不住赞叹道:“好一位大美人,可惜了,实在是可惜了。”

    尽管谢道韫正要认真品评秋红泪的琴技,但听到他的话还是好奇地回过头来:“可惜什么?”

    谢秀眨了眨眼睛,狡黠一笑:“可惜你是我亲姐姐啊,不然的话我还哪用去找别的女孩子。”

    说完后他便急忙跳开,谢道韫果然又羞又恼:“好你个家伙,竟然连我也敢调戏!”

    很快便跑过去追打他,终于抓住他的耳朵狠狠地拧了起来。

    “老姐饶命~”谢秀正在哀求之时,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脆悠扬的琴声,原来秋红泪已经开始了弹琴。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着仙乐,因为有传言说秋红泪今天会选取一个中意的当做入幕之宾。

    可到底怎么个选法,谁也不知道。

    所以大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线索,也许对方会在弹完琴后让人品评琴技呢。

    这时候之前的老鸨花未眠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向陈玄说道:“之前忘了给先生准备请柬,是我们考虑不周,神仙居特别准备了一桌酒席,还请各位上坐。”

    既然知道了他是六品高手,神仙居也改变了态度。

    毕竟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在明月城这个地界,六品已经算得上顶尖高手了。

    这样的高手值得拉拢与示好。

    周围的人也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之情,因为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这就是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

    陈玄皱了皱眉头,本来和祖安还有恩怨未了,但如今秋红泪开始弹琴了,这时候要是再跑出来闹事,一来大煞风景,二来恐怕会引起众怒。

    再加上他也对这个动人的尤物来了兴趣,所以也想仔细听听对方弹琴,为等会儿的考校作准备。

    所以不愿节外生枝,直接点了点头,在神仙居工作人员带领下,去了另一边一张桌子。

    花未眠又扭着屁股来到了祖安众人面前,不停地向汪元龙还有楚氏兄弟等人道歉,也给他们安排了一桌新的酒席,并表示今天他们所有的花费全免。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几人自然不好说什么,再加上他们也担心错过了琴声中的信息,特别是楚鸿才伸长脖子的样子,哪愿意和花姐多费口舌,一个个忙不迭地答应下来。

    祖安暗暗感叹,这个花姐真是个厉害角色,选择的时间太好了。

    刚刚双方打生打死的时候,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如今在秋红泪弹琴的时候来说和,一场风波顿时化解于无形。

    当然祖安也没说什么,这是生存的智慧,无可厚非。

    没过多久,他也被琴声所吸引。

    琴声中仿佛有一股特殊的魔力,虽然没有丝毫言语,却能让人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清风拂过,

    落英缤纷,

    湖边凉亭中一男子独酌,

    仿佛天上谪仙,

    女子心生涟漪,鼓起勇气上前,

    两人花前月下,举案齐眉,

    男子一日不辞而别,

    女子每天守候在湖边,

    只可惜男子再也没有回来。

    不知道多少年后,当男子满脸风霜地回来找女子时,

    却怎么也找不到,

    以为她早已离去,

    伤心欲绝在湖边借酒消愁,

    却从湖边的渔夫口中得知,

    当年有个女子也是这样坐在这里等情郎,

    可惜怎么也等不到,

    有一天她拿着一壶酒,

    坐在湖边一边喝一边哭,

    等人们发现她的时候,

    她已经在水里淹死了,

    不知道她到底是不小心失足还是有意轻生,

    得知这一切,男子泣不成声。

    ……

    听着这如泣如诉的琴声,场中本来来寻欢作乐的众多男子,却一个个泪流满面。

    ---

    第二更大概在12点左右。

    今天去售后服务中心修电脑了,反馈的信息是主板坏了,修没意义,太贵了还不如买个新的。

    万幸的是硬盘没有坏,资料总算是拷出来了。

    小一万买来用了三年多就坏了,心中真的很不爽。

    同时好奇,明明只有主板坏了,为什么在维修人员眼中除了那块硬盘还值点钱之外,剩下的电脑的尸-体分文不值了,本以为还能卖了回点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