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千秋女帝〕〔爱你一生不悔〕〔第一战神杨风〕〔护国战神杨风叶梦〕〔大秦开局时间倒退〕〔聊斋之炼神〕〔这个世界过于危险〕〔一世巅峰〕〔平淡修真在都市〕〔枭雄崛起〕〔杨风叶梦妍最新章〕〔我真是太阴险了〕〔陆家嘴天使〕〔网游之乱世领主〕〔梦境人生〕〔叶雄杨心怡〕〔苏昀敖辛〕〔逍遥龙魂〕〔仙帝奶爸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地键仙 第248章 你知道我是谁么?
    “戏弄你又咋了,你咬我啊?”祖安悠悠闲闲坐在位置上,一只手搂着冷霜月,仿佛像没事人一般。

    听到他的话,陈玄不由大怒,一声脆响,他手中长刀已经出鞘,看他眼神阴鸷,显然已经动了杀机。

    来自陈玄的愤怒值+444!

    楚玉成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家伙真是够彪悍,前些日子还以为他是个无能的赘婿,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猛人。

    不过我喜欢!

    想到刚刚被那个红毛男弄得面子全无,他巴不得看到对方越灰头土脸越好。

    担心陈玄暴起伤人,急忙拉楚鸿才过来帮忙。

    可惜楚鸿才此时失魂落魄,对外界的事情自动屏蔽了,他只好一个人来到祖安身边。

    汪元龙犹豫了一下,也站到了他身边。

    祖安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些家伙平日里一副纨绔样,关键时还挺讲义气的嘛。

    陈玄冷笑连连:“以为人多就了不起么?”

    他话音刚落,同桌的手下纷纷站了起来,双方人数对比瞬间产生了逆转。

    眼看着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秋红泪开口了:“还望各位给红泪一个面子,不要在神仙居里闹事,好么?”

    她软语相求,当真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难以拒绝。

    陈玄悻悻然地将刀收了回去:“今天看到秋小姐的面子上,暂时饶你一命,等出了神仙居之后,我们再好好算算账。”

    祖安声音一下子扬了上去:“敢找我算账,你知道我是谁么?”

    看着对方一点心虚都没有,而且还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陈玄眉头一皱,难道这家伙真是什么大人物的子弟?

    “还未请教阁下是谁?”

    听到对方的话,祖安忽然笑了:“不知道我的身份最好,这样等会儿出了神仙居你就找不到我了。”

    此言一出,周围众人先是一愣,继而哄堂大笑,这家伙还真是个妙人。

    陈玄:“……”

    来自陈玄的愤怒值+666!

    今天接二连三被对方戏耍,他哪里还忍得住,抓起刀就要冲过去。

    秋红泪急忙拦在两人中间,楚楚可怜地看着陈玄:“玄大哥,你刚刚可是答应了人家的。”

    看到对方那仿佛会说话的眼睛不停眨着,陈玄咽了咽口水, 心想真是个骚-娘们,老子一定要将她弄回去当压寨夫人。

    愤怒被欲-念所代替,他也忘了去找祖安算账了。

    笑呵呵地重新坐了下来。

    “多谢玄大哥~”秋红泪浅浅一笑,然后回头忍不住看了祖安一眼,心想要是没我出面,这家伙到底打算如何收场?

    二楼的谢秀暗叫一声:“可惜,本想趁这个机会好好试探一下祖安的实力,没想到却被秋红泪给拦住了。”

    对面的谢道韫说道:“他再厉害也绝非六品高手的对手吧?”

    “那可未必。”谢秀提到了后山中他一剑败石昆的事情,“这家伙实力实在是飘忽不定,不知道他的战斗力到底有多强。”

    此时有同样感叹的并不止他一人,另一边的裴绵曼也熄灭了手上的黑炎,自嘲一笑:“那家伙既然敢这样肆无忌惮,显然是有底气的,我操什么心。再说了,是初颜的老公,又不是我的老公,哼~”

    秋红泪这才抬起头来望向二楼:“谢公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难道在公子心中,红泪的曲子就这么不堪入耳么?”

    谢秀起身来到窗边,利用自己的身形将屋里的姐姐挡住,这次微笑着说道:“秋姑娘说笑了,听着刚刚的天籁之音,我不知不觉便沉入其中,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所以才忘了回答姑娘的问题。”

    秋红泪掩嘴一笑:“都说谢公子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这张嘴果然甜得很。”

    “我这个人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比起下面那些狂热的男子,谢秀此时很随意地站在那里,眼神清明,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显得极为出尘。

    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男的英俊,女的美丽,当真是好一对璧人。

    周围的人心中不由得酸溜溜的,但想到谢秀的身份,也的确没几个人争得过他,一个个不禁心灰意冷。

    可陈玄就没这些顾忌,看到自己相中的禁脔和其他男人这般亲热地交谈,他心中就一股邪火直冒。

    更何况刚刚谢秀这家伙明知道下面有人冒充他,却坐视不理,害得自己出了这么大的丑。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终于爆发了:“谢公子,人家秋姑娘是找你提些建设性意见的,你这光拍马屁有什么用啊。”

    有人带头,场中不少人也纷纷附和起来, 在风月场所,都是嫖-客,谁比谁尊贵么?

    这明月城毕竟不是谢家的明月城,不少人因为之前喝了酒的缘故,一个个胆子也大了起来。

    谢秀不以为忤,淡淡地说道:“关于秋姑娘刚刚的那首曲子,的确有一点瑕疵。”

    听到他这样说,周围响起阵阵嘘声,有一个哗众取宠的家伙。

    刚刚楚鸿才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这家伙竟然又傻乎乎地效仿。

    秋红泪笑容也是一僵:“哦?愿闻其详。”

    她刚刚虽然说是让大家品评提意见,但内心对自己的琴技十分自信,并不认为这些人真能提出什么意见来。

    刚刚被众人一顿夸,她难免也有些受用,所以听到这话,心中微微有些不喜。

    谢秀这才说道:“秋小姐你刚刚那一曲催人泪下,寓情于曲的能力当真是出神入化,在感情孕育这方面可谓是无可挑剔。”

    听到他的话,楚鸿才脸色一白,这才清楚自己刚才犯的错误是什么。

    大家都知道谢秀这些年为了泡妞,虽然修为不咋地,但琴棋书画上的造诣可不浅,他既然如此说,那证明刚刚秋红泪的确是将感情充分地赋予到琴声之中了。

    难怪我刚刚那样说,让她那般生气。

    哎,不该为了出风头,说那么冒险的话的。

    他后悔不迭的同时,谢秀继续说道:“秋姑娘你的感情赋予方面已经做到了完美,但技巧上却出现了几个瑕疵。”

    “刚刚弹到后面,也许你太过专注,被那种愤怒、悲伤的情绪所左右,以至于变徵那个调按得时间稍稍长了片刻,另外最后的羽声按下的速度又太快,以至于曲子出现了稍许的杂音。”

    变徵相当于现代西洋乐的f调,声调悲凉。

    羽声相当于现代西洋乐中的a调,比变徵音高,能表现激愤或高昂的情绪。

    秋红泪先是一怔,继而闭上眼睛回忆,良久后方才睁开眼睛:

    “明月城闺阁里流传着一句话‘曲有误,谢郎顾’,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多谢谢公子指点,否则红泪还沾沾自喜而不自知。”秋红泪一脸郑重地行了一礼。

    谢秀急忙回礼:“秋小姐言重了。”

    同时心中汗颜,他虽然略同琴技,骗骗小姑娘还行,但和秋红泪这样的大家比起来还是差得远,自然不可能听出她刚刚这转瞬即逝的瑕疵。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姐姐谢道韫告诉他的。

    秋红泪又是一通夸奖,弄得周围的人嫉妒欲狂。

    连谢秀都有些飘飘然,心想今天让她刮目相看,不知道等会儿会不会被她选中呢。

    这时候谢道韫也在他身后小声说道:“别忘了答应我的话,等会儿邀请你进去的时候,带上我。”

    谢秀一阵头疼,心想带着姐姐来青楼,自己也是天底下头一人吧。

    这时候秋红泪忽然目光一转,在场中其他人身上逡巡起来。

    那些人一个个昂首挺胸,希望也能像谢秀那样得到她的开口询问。

    只不过刚刚该说的都被其他人说了,特别是谢秀那段品评,大家自忖没有一个能超过他的。

    看来今晚要便宜谢秀那小子了。

    整个大厅顿时酸气冲天。

    可谁知道这时秋红泪忽然开口了:“听闻楚家姑爷祖公子也来了,不知道现在何处?”

    听到她的话,场中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祖安身上,弄得他本来正要吃冷霜月喂的葡萄,动作都有些僵住了。

    “这女人到底要干什么?”二楼的裴绵曼一双桃花眸子闪动着危险的光芒,心中陷入了莫名的疑惑。

    这也同样是场中其他人的疑惑,要知道现场身份地位比祖安高的不知道凡几。

    说得好听点,他是楚家的姑爷;

    说得难听些,就是一个低贱的赘婿罢了。

    神仙般的秋红泪,为何对其他人不屑一顾,偏偏去注意他?

    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祖安皱了皱眉头,从刚刚收到的愤怒值来看,这个女人明明认识他,现在却装作不认识。

    这其中一定有古怪!

    “你就是祖安?”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

    来自陈玄的愤怒值+1024!

    祖安看了一眼双目几欲喷火的陈玄,心中奇怪不已,以他收取愤怒值的经验来看,能一下子贡献1024点愤怒值的,无一不是有着深仇大恨。

    这家伙到底是老爹被我杀了,还是老婆被我睡了?

    干嘛会这样大的反应?

    祖安叹了一口气:“整个过程我已经足够低调了,就怕抢了你们的风头,让你们自由发挥,没想到现在还是成了全场的焦点,果然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走到哪里都是那么地拉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