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异界有座城〕〔狩魔猎人和他的小〕〔今生不嫁有钱人〕〔巅峰仙道〕〔快穿之炮灰升级指〕〔至尊神医之帝君要〕〔天策大明〕〔山野闲云〕〔医药空间:神医小〕〔重生狂妃:太子殿〕〔我的房分你一半〕〔出生在庵堂里的女〕〔嫡女为凰:重生王〕〔国术大明星〕〔我真没想重生啊〕〔日月同辉〕〔王明传〕〔我被系统带偏了〕〔极品狂婿〕〔都市之六界裁决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追逐神路 第七十五章前十已定
    器灵这一次没有回应,按它说的应该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苏醒。

    用了好长时间李克稳定住了心绪,将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从脑海中驱散,研究起了器灵从书柜拿出来的几样东西。

    第一件是一瓶丹药,李克打开看了一下,五品的蕴神丹,丹药上面五道丹纹是金黄色的,这是完美级别的丹药。

    还不错,这丹药可以让黑莲长大一点了。

    第二件东西,则是一把匕首,匕首短小,却给人一股锋芒毕露的感觉,李克将一丝灵石传输到匕首里面,感觉匕首活过来了一般,得心应手,和自己心意相通,用来袭杀倒是不错。

    将匕首转了一圈,在把手处刻着鱼肠二字。

    第三件东西是一颗丹药,破障丹,也是五品的丹药,看着介绍,好像是用来强行突破一个境界的丹药,不知道对自己有没有用。

    李克摇了摇头,看起了最后一样东西,这是一颗琥珀色的石头,十分坚硬,研究了一会,李克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就放在了那里。

    从众妙之门里面出来以后,已经是深夜了。

    子时时分,正好是八月十五和八月十六的交接点,游玩了一晚上的百姓早已经睡去。

    李克打开房门,抬头看见那轮皎洁的月亮,这月亮的光芒和月球的光芒不同,应该不是同一颗。

    都说八月十五的月亮圆,但李克看来,这八月十六凌晨的月亮才是最圆的。

    也就在此时,月亮的光辉洒在李克身上,那一直毫无动静的月灵珠竟然有了变化。

    李克将有些灼热的月灵珠放在手里,看见这珠子正在和天上的月亮呼应,一丝丝月亮的气息被月灵珠吸收。

    原本破碎珠子上面的一道裂痕消失不见,尽管只是其中最小的一道。

    神识观察下发现四周无人,李克索性就将月灵珠放在手里不动,静静地看着这颗差点让自己死掉的珠子。

    三个时辰过去,时间已经是辰时初刻,月亮消失在天边,那颗月灵珠也恢复了原状,还是满身裂纹的样子。

    一晚上李克盯着月灵珠,发现珠子就少了十道裂纹,其他的变化什么也没有。

    将珠子放起来,然后走进屋子,睡了过去。

    中午十二点清风国的青年赛将会开始,李克打算睡一觉,休养一下精神。

    和李克的淡定相反,今天的清风国的年轻人们,早早地打扮洗漱一番,提前到了比赛的场地。

    提前熟悉场地,然后见识一下比赛的其他人。

    上午巳时一刻,清风国三皇子魏斯到了。

    “见过三皇子。”

    “三皇子来的真早啊。”

    巳时二刻,六皇子和几位公主到了比赛场地。

    巳正之时,大皇子魏无忌到了。

    “快看,大皇子魏无忌来了,身上的威势好强啊。”一位参赛的人看见远处的一人说道。

    ---------------------------

    比赛的场地位于清风国国都一处专门设置的青年楼。

    青年楼圆形设置,内部空间呈阶梯式,四周可以坐下观看比赛。

    随着时间的临近,在外面等待的众人急不可耐,一名官员看了看时间将青年楼的大门打开。

    众人慢慢的走进里面,找好位置坐下,静等魏耀天前来。

    “三哥,见一面不容易啊,兄弟俩坐一块聊聊天如何?”身材魁梧的六皇子魏胜笑着走到魏斯身边。

    “六弟那里的话,想念哥哥的话以后直接去我住的地方找我,我请弟弟喝茶。”魏斯笑着对魏胜说道。

    等二人找到地方坐下来以后,他人看见二人聊得火热。

    “可怜了五哥,竟然得罪了刘老,被父王罢黜,离开了国都。三哥好手段啊。”魏胜聊着聊着冷不丁的说出了一句。

    魏斯一瞬间有点失神,然后说道:“是啊,五弟的事情我也有些难过啊,只不过这可与我无关啊六弟。”

    李克睡了一会醒了,只感觉浑身舒坦,便走出旅社,往比赛的地方走去。

    左转右拐之下,李克到了眼前的这座青年楼。

    径直走了进去,发现里面早就人山人海。李克找到清风国的接待人员,身份认证以后,就被带到了比赛人员坐的地方。

    “这位小兄弟,你也是来参加比赛的?看你年纪轻轻,这次是来累积经验的吧?”

    “不过这么年轻就能进前三百,了不起啊。”不待李克说话身边的人继续说道。

    “我叫陈皮皮,这一次前两百必定有我一席之地。”

    李克看着旁边这位小二百斤的陈皮皮说道:“那就提前恭喜陈兄了。”

    到了午时,青年楼外走进了一行人。

    “皇上驾到!”门口处魏耀天身穿黄袍,带领着几位妃子和一行大臣走了进来。

    “见过皇上。”楼内一行人皆起身拜了一礼。

    李克看着魏耀天身边一位气质不凡的女子,身上的修为不弱于魏耀天,猜测这就应该是那位皇后了。

    等到魏耀天走到楼内,众人坐下等着训话。

    “诸位,我们清风国青年赛已经举行了六届了,二十多年来从青年赛里面走出了无数栋梁之才。”

    “今日又是新的一届青年赛,在这里朕提前祝各位发挥出水平,取得好的名次。”

    “这次比赛前十奖励朕会亲自颁发,我在上面等着你们。”

    魏耀天的声音在整个青年楼里面环绕,使得不少人热血澎湃。

    魏耀天一言一语都能调动周围的气氛,并且让人的心神有些热情,让李克有些戒备。

    我就算是全力与之一战,也不是他的对手。李克在心中嘀咕。

    就在清风国的兵部尚书宣讲了规则以后,打算开始比赛时,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青年楼的门口来了十几人,正是乌托邦王国的乌立西等人。

    “见过清风国国王,在下乌托邦王子,

    在这里祝福国王长治久安。”

    “原来是远道而来的乌托邦客人,朕招待不周,今日就坐在这看一看比赛吧。”

    “谢国王,在下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讲”

    “看见清风国的各位青年才俊都不同凡响,有些手痒,想请国王同意让我等也加入青年赛,与各位比试一番,以了却我心中的的遗憾。”

    “哈哈,难得小王子有兴趣,朕准了。”

    “多谢国王陛下。”

    原本三百人,加上乌托邦的十二人,一共三百一十二人比赛。

    比赛要求很简单,全看运气,首先进行抽签,胜者赢,进入前一百五十六名;输者淘汰,抢夺后面的名次。

    不过这些年来,随着研究,抽签时会将有实力的前十名分开,不让他们提前碰撞。

    一共有三十座擂台,一次有六十人比赛。

    李克看了看自己是一百二十号,是第二场出赛。

    一到六十号里面,有两位乌托邦的选手,一出手就是绝杀,几招之下就将对手打下擂台。

    到了李克比赛时,遇见的是一位年纪在二十六左右的金丹境六重的选手,李克陪他过了几招,就将他打下擂台。

    第二轮里面也有两位乌托邦选手,其中一位就是那日的布鲁克,可惜二人虽然是金丹境二转四重,但是刚好遇见了吴长庚和鞠发刚二人,因此戒备淘汰。

    在第三轮里面,李克身边的陈皮皮参赛,战斗了一会将对手拿下。

    “怎么样,我那招金蛇吐司还不错吧。”陈皮皮回来和李克讲道。

    用了一个时辰,前一百五十六名选出来了,淘汰的人也没有离开而是坐在原地观赛。乌托邦十二人有四人淘汰,还剩下八人。

    那乌立西比赛时用了一招将一名金丹境七重的修士重伤,热气了周围人的愤怒。

    “第一回合比赛结束,下面第二回合,先抽签。”兵部尚书走了出来,对着周围人喊道。

    李克看着自己手中的六十号,就走向了最后一座擂台。

    这一场自己的对手是一名乌托邦选手。

    “小子你不是我的对手,赶紧认输吧,要不然待会将你打成重伤别怪我布鲁西。”

    “是么?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何打败我的。”李克看着眼前的男子。

    “不知死活,死。”那名男子瞬间打向李克。

    “区区金丹境六重修士,连我一拳都接不住。”

    然而,让布鲁西傻眼的一幕出现了,李克轻描淡写的将自己的一拳化解了。

    然后在布鲁西愣神的时候,李克握住了布鲁西的拳头,将其甩向空中,高高跳起跃向他的后背,爆发全力,右手手肘锤向他的后背。

    嘣的一声,布鲁西被打在了擂台之上,倒地不起。

    “你们看三十号擂台,那名叫布鲁西的被人一招秒掉了。”观赛的人群有些躁动。

    “布鲁西这个废物,怎么搞得,他的对手是谁?我怎么没在资料里面见过他?”

    “这个年轻人不错啊”魏耀天看向李克。

    “天哥动心了?咱们皇家还有几位公主。”身边的慈德皇后说道。

    “再看看。”魏耀天牵着皇后的手。

    “兄台你这也太猛了吧。原谅我有眼不识泰山。”陈皮皮看见李克回来以后,站起身来对李克拱手。

    “陈兄客气了,彼此彼此。”

    经过一下午的比试,终于角逐出来前二十名。

    陈皮皮止步前一百,随后就给李克加油。

    大皇子、四皇子、李克、吴长庚、乌立西等人均在前二十名以内。

    其中有六名是乌托邦的选手。

    第二天,一大早就开始了前二十名的比试。

    “魏斯对战魏胜”

    “魏无忌对战巴里灵”

    “吴长庚对战鞠发刚”

    “李克对战幽兰巴鲁”

    “乌立西对战徐式武”

    一上来就是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战斗,二人一出手就打出了火气,招式越来越凌厉,最后还是魏斯略胜一筹,成功杀进前十。

    那魏无忌更是轻轻几拳将那名巴里灵打下擂台,然后转身离去。

    “魏无忌,你等着,别让我遇见你。”乌立西恶狠狠的看着离开擂台的魏无忌。

    “下面吴长庚对战鞠发刚。”

    “发刚兄,想不到我俩今日又拳脚相见了啊。昔日我不慎输你一招,今日我一定赢你。”

    “好~长庚兄。放马过来,今日我定当全力以赴。”说罢发刚抱拳微微躬身。

    “拳脚无眼,小心了”长庚也是行了个武者礼。

    两人抱拳对视,倏忽之间同时身影如疾电闪过,拳击,格挡,回防,反攻。两人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在一番交锋之后,长庚抽身疾退,而发刚不进反防。只听长庚低声怒喝一声,原地竟留下一道残影,身形暴冲上前,一击直拳击向发刚。而发刚双手防于正前方,并将内力调动在双臂之前,在双臂前方凝出一方看不见的气盾。

    就在两人要碰撞的一刹那,在碰撞的中心,两人还未接触,但是因为碰撞,两人所用的内力竟化形显化而见。一股气浪从中心四散,吹得两人头发长飘。

    两人双目对视,片刻之后,相互收手。

    “发刚兄果然威武,竟能将内力凝结到这种程度,你这凝结的内力赶得上你的脸皮那么厚了”。

    “去你的”发刚笑骂道:“你的撕裂劲也不赖啊”。

    长庚说完之后卸去劲力,反身后退“小心了,接下来我就要出真本事了”。

    “来吧,我也热身结束了”说罢发刚凝神微蹲。他知道吴长庚的身手十分敏捷且速度快,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对面抓住破绽陷入劣势。

    “噗,一米七,你现在更像个矮冬瓜了。”话毕长庚突然一个瞬步,奔着发

    刚左侧冲去,一击侧踢奔着发刚脑袋提去。

    发刚也不是善茬,左手握拳格挡,身形竟然全然不动。在格挡住之后发刚本能的右手发起进攻,向前一个踏步,一击冲拳对着长庚胸口膻中大穴攻去。

    心里想着“来了,你就别想这么轻易的走了”原来就在发刚踏步的同时,内力外放形成气场,冲拳的同时暗喝,熊王威慑。

    长庚在发刚踏步的同时就已然感觉形势不对,身形一滞。

    “灵猿真身”长庚也是暗暗的运转起来自己最近新领悟到的技能,将内力附于体表。

    通过内力在体表的流转来抵消气场所带来的负面效益。在发刚冲拳的同时,长庚收腿屈身下蹲,以躲过发刚的重拳。虽然比较被动,不过长庚可不愿挨上发刚的重拳。发刚因为修行的蛮熊劲力,所以他的拳头极重。

    长庚屈身之后冲拳向上,一击冲天炮。对着发刚的下颌攻去。

    发刚后跳一步,一击扫堂腿横扫而去。 长庚起身跃起“猴王捞月”,对着发刚就是一击,发刚大惊。他深知这招由于是空中发动的条件苛刻,但是威力不俗。此时也不顾面子了,脑袋下缩前伸,同时后背隆起,“熊山崩”。

    “靠,又是这招,不过这招对我来说意义不大了”长庚在发刚受到抵挡的同时,在反震之力之前于空中一踏,向后一跃,借后跃之势来化解反震之力。

    发刚一看,虽然自己没有受伤,但看到长庚如此巧妙的化解了自己的反震之力,也是神色凝重。“哎,看来你小子为对付我,没少下功夫啊。”

    长庚站在远处嬉笑道:“哈哈,那是。再来,看我一气化三猴”。

    说罢,长庚两旁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靠”发刚骂道,身体内力全开,他听说过这个神技,不过心里疑问,长庚是怎么会的,难道秘境中他的奇遇这么如此逆天吗?

    看我,猴王跃涧。长庚一声大喝只见三个身影同时前冲分别从左中右,攻向发刚。

    发刚大喝:看我熊王壁垒!只见发刚的本体扩散出一头巨熊影像,而长庚的灵猴跃涧在攻击到巨熊影像的瞬间竟然不能前进分毫。长庚在之前的切磋中没见过这一招式,心中警惕,一击不成之成立刻后跳暂撤,一边调整体内翻涌的气血一边神色凝重,严阵以待。

    而处在长庚本体两侧的身影,竟然在碰到影像的同时化作了一缕清风。发刚一阵愕然,不是说好的一气化三清吗?怎么就这么点威力,要知道巨熊影像可是发刚在秘境中最大的收获之一了,能够凭借这防御技力扛金丹三转修为的修士。

    尼玛啊!见鬼的一气化三猴,不过是普通幻术。发刚定眼看向长庚,发现长庚表情凝重。

    “死猴子,去你*的一气化三猴,做人就不能实在点?”发刚暗恨,一个不小心把自己消耗巨大的绝招用出来了,虽然看上去长庚比较狼狈,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体内的内力已经消耗的比长庚多了,再这样打下去,很大的可能性会被长庚磨死。

    于是发刚主动进攻。“狂熊冲撞”向前疾冲。

    只见发刚前冲脚下所踏地板块块碎裂,在一边冲撞中,手掐出了奇异的手决。

    “熊王威慑,重力空间”。

    长庚在看到发刚冲来时,正要做出闪避,可突然体内内功运行滞缓,大惊失色。这一下要是挨实了,自己非躺床上两三个月不可。就在间不容发的当口,只听得一声“猴王瞬身”,人消失在了原地。

    发刚在临近冲撞之力爆发时,只见得正前方被轰出一道扇形沟壑。场地一片烟雾缭绕,可是在中心的发刚却并没有感到长庚的气息存在,不由得纳闷,“这死猴子,被我轰的尸骨无存了?不可能吧”可是在烟雾逐渐散去之后,却是感应不到长庚的气机。

    就在这时,惊变陡然而生,长庚突然在发刚身后冲出,出腿从下向上踢出。

    发刚猝不及防,被踢到了半空中。在半空中发刚暗道不好,勉强凝聚自己的内力形成护体,眼睛的余光扫到长庚在地面膝盖微屈蓄力。

    “猴王飞踹”。

    只见长庚以脚下斗场作为发力点,以自己为圆心,一片圆形区域被压下,长庚像一道流光击向发刚。在命中时,只见发刚就像是同极的磁石一样,被击到了斗台之外。

    这是,长庚空中一个翻身,落在了斗台之上,此时场上的观众被这一系列的攻击震撼。

    迟来的高呼呼啸而起。

    胜者:吴长庚。在裁判的宣读中,这场比试结束。

    “两位爱卿,没想到两位爱子修为大有长进啊,不错,无愧我清风国俊才。”魏耀天看着两人修为扎实,赞叹道。

    “多谢陛下夸奖。”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走了出来对魏耀天鞠躬。

    “哈哈,这臭小子给我长脸了。”兵部尚书心中开心不已。

    李克也看见这吴长庚二人的比试,当得上龙争虎斗,比前一次和乌立西对决时的气势完全不同。

    看来这二人也是有所奇遇啊。

    至于乌立西看着与自己战斗过的人,有些不屑。

    到了李克对决幽兰巴鲁时,那狂热的气氛传来。

    只因李克和昨天一样,用了同样的招式解决掉了对手。

    魏无忌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看向李克。

    李克若有所感,看向了魏无忌,微微一笑,回到座位。

    到了乌立西和徐式武的对决时,金丹境一转九重大圆满的徐式武竟然被乌立西连招轰下擂台,胸口大出血,昏死在了那里。

    魏耀天身边的一人脸色有些难看,这徐式武正是吏部尚书的儿子,自己的儿子受了重伤,还是被一个外国王子打伤,吏部尚书感觉胸口发闷,看见老对头兵部尚书和礼部尚书面无表情,更是气愤。

    “陛下,容许我下去看看犬子。”

    一上午的决斗,前十出炉。

    其中,清风国六人,乌托邦四人。

    下午将会举行十强之争,胜者前五,败者争夺六到十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