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神祇时代〕〔我是掌门〕〔贞观之志〕〔宠夫田园:带着包〕〔未婚夫每天都找我〕〔混在帝国当王爷〕〔娇宠嫩妻:闪婚老〕〔我成了血族始祖〕〔神狱之尊〕〔式齐眉〕〔金刚不坏大寨主〕〔锦衣卫大人的宠妻〕〔暴君自我养成攻略〕〔从至尊系统开始无〕〔风语刺客〕〔夫人又在吊打白莲〕〔正身法道〕〔这个奥特曼没节操〕〔至尊强婿周天〕〔天啊!我变成了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五十二章 伤害夫君,寂良暴走
    ,

    寂良的哭声,引来白岑与娆芷柔。

    不仅如此,蓝瞳变红瞳,十尾俱现。

    “神尊,帝后发生何事?”

    殿内,白岑看见无数尾影在乱舞,是帝后的狐尾。

    “不准进来,退下。”玄帝声色俱厉说道。

    “可是……”

    帝后的哭声竟释放出灵力,一听便知有事发生。

    “退下。”

    “是。”

    不过是取片龙鳞而已,玄帝又怎会料到,寂良会因此失控,十尾冲破封印,蓝瞳变红瞳,灵力在哭声中释放,似乎在召唤着什么。

    玄帝在心中庆幸,他方才设下结界,否则,被天宫的人察觉异样,定会下界查看。

    寂良虽不是仙灵族人,但毫无疑问,她也绝非普通兽类。

    “良儿,本尊无事。”

    寂良已然失去意识,她手中握着鳞片,哭的撕心裂肺!

    上一次封印十尾,玄帝用的寻常封印之法,这一次,他用重吾阵法,再一次将十尾封印。

    “夫夫……君的龙鳞,被吾取下来了,呜呜……”寂良恢复正常,丝毫未察觉到自己方才暴走。

    “本尊无事,一点也不痛。”玄帝安慰寂良说道。

    见她哭的如此伤心,玄帝搂她入怀,寂良爱自己,不只是说说而已,她深爱自己,而且是爱到骨子里。

    “夫君骗人,都流血了。”

    看着夫君胸口上的伤口,寂良小心翼翼、轻柔的舔舐上去。

    “良儿……”

    玄帝心中微颤,他抱起寂良,朝床榻走去。

    “吾伤害了夫君。”

    “傻良儿,有为夫的龙鳞在,不管良儿身在何处,为夫都能找到你。”

    一颗金色神珠浮在玄帝眼前,寂良将龙鳞放进神珠里,又放回体内。

    “夫君送吾龙鳞,吾却没有东西送给夫君。”

    蓝眸里含着泪,寂良瘪嘴看向夫君,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不如良儿将自己送给为夫,如何?”

    伤口经寂良舔舐,已经愈合。

    “吾本就是夫君的。”

    寂良勾下夫君的脖子,不矜持的亲吻上去。

    庭院里,一位橙衣女子颤颤巍巍的躲在枫树后,她受哭声召唤,却又不敢上前,唯有战战兢兢的躲起来。

    好在哭声停止,她才得以安生。

    翌日清晨。

    女子猛然醒来,她昨夜靠在树下睡着了,屋里没有动静,两人睡着还未醒来。

    “夫君。”睁开眼就能看到夫君,寂良傻笑着叫道。

    玄帝抚上寂良额上的印记,是越来越清晰。

    “吾的额头怎么了?”寂良摸上额头问道。

    “印记,很是清晰。”

    “夫君额上的印记从何而来?”寂良趴在夫君胸前,娇嫩的下巴直接贴在胸口。

    “绝地天通时而得。”

    “吾的夫君真厉害。”寂良在夫君的胸口啄了一口,欢快说道,“夫君,吾饿。”

    “起床,用膳。”

    “吾帮……”

    寂良话未说完,夫君已经穿好衣物。

    夫君穿衣好快,寂良在心中惊呼道。

    “嗯?”玄帝疑惑的目光看去,“良儿方才说了什么?”

    “夫君帮吾穿衣。”

    玄帝轻手一挥,寂良便穿好衣服,只是这印记,罢了。

    粉衣换成玄衣,跟夫君是同款,而且发式也变了,是俏皮的麻花辫,自然的垂落在双肩上。

    寂良不甚欢喜,抱上夫君就是一通撒欢。

    “淘气。”

    “吾只对夫君淘气。”

    “神尊。”

    白岑送来早膳,呦,帝后正与神尊亲热着呢,且两人都着玄衣。

    见到帝后额上的印记,白岑顿时大悟,这男女之事……难怪神尊让他退下。

    只是帝后昨夜的哭声,太不寻常。

    再看帝后,还是平日里欢欢喜喜的模样。

    “这是什么?”

    “阳春面,包子好吃,也不能顿顿都吃。”

    “夫君,吃面。”寂良挑起面条,吹了又吹,先喂给夫君吃。

    “退下。”

    非要他下令,怎么一个个的,眼力劲儿都变差了。

    “是,神尊、帝后慢用。”

    不是眼力劲儿变差,而是他们都想看稀奇。

    “夫君,城中不像有瘟疫的样子。”

    “听闻是被大祭司驱除了。”

    寂良的小心思,她喂夫君一口,夫君喂她一碗。

    “那我们还需待在这里吗?”

    “既然来了,待几天也无妨,城中热闹,本尊带你出去走走。”

    “吾知道,是约会。”

    萧然带她出去约会过,可以吃好吃的东西。

    玄帝在喂寂良吃面,“之前,为夫都与你做过何事?”

    “夫君每天早上都会晨练,然后给吾送来早餐,夫君不在的时候,吾就睡觉,等夫君回来,夫君会喂吾吃饭,给吾洗澡,抱吾睡觉。”

    与他现在所做之事,大相径庭。

    “用完早膳,为夫带你去街上走走,若是有喜欢之物,告诉为夫。”

    “吾最喜欢的是夫君。”

    “为夫知道。”

    到底是自己拐给自己的媳妇,甚合他心意。

    寂良的蓝眸过于招摇,玄帝便用法术将其变成黑瞳。

    “神尊,出去了。”

    “昨日沁苑被窥视,本尊布了结界,任何人,不见。”

    “是,城中无瘟疫,我想出城看看。”

    “去吧。”

    神尊与帝后离开后,白岑这才露出凝重神色。

    “师父,发生了何事?”

    绕指柔见师父脸色深沉,好似有大事发生。

    “昨日沁苑被窥视,今日神尊便带着帝后出门,大祭司竟能驱除瘟疫,为师尚不能做到如此。”

    “师父,大祭司乃巫医,怎能与师父的医术相提并论,指不定他用的是什么邪魔歪道法。”绕指柔的眼神瞥向庭院的那颗枫树,低声说道,“师父,我昨夜见到一位橙衣女子,鬼鬼祟祟的,一直躲在枫树后面。”

    “那是枫树精——灵枫子,无碍。”

    “哦。”

    无碍归无碍,白岑还是向庭院的枫树走去。

    “灵枫子。”白岑叫道。

    灵枫子现身行礼,“小女在,白岑上神。”

    “可知昨夜发生了何事?”

    “不知,小女受哭声召唤,却又被另一股神力压制,不敢上前,唯有躲在树后。”

    “没有上前就对了,莫要惊扰了殿中两位大人。”

    “是。”

    还是嘱托一声较为妥当,万一被神尊怪罪,她这百年修行就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