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五十四章 玄帝宠妻,是为夫
    ,

    “你为何要跪在地上,起来。”

    夫君与白岑在房中议事,尽是她不爱听的,于是,她便来到庭院,与灵枫子说起话来。

    “谢帝后。”

    灵枫子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体,却因跪的太久,双腿发麻,一个踉跄,跌落在地上。

    寂良走上前去,扶起灵枫子,她穿着亮丽橙衣,面容清秀如秋菊素雅,如瀑黑丝披在肩上,随意的散落在脸旁。

    “你叫什么名字?”寂良问道。

    “灵枫子。”

    “吾乃寂良。”

    帝后比灵枫子想象中的要平易近人,灵枫子又拿出一瓶枫糖,递与帝后,“帝后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谢谢。”

    寂良收下枫糖,她搜罗全身,找不出个像样的东西回赠灵枫子,最后,寂良取下一个银铃赠与她。

    “帝后礼物贵重,小女不能收。”

    “确实贵重,夫君送给吾的。”

    一听是玄帝赠与帝后之物,灵枫子更是不敢收,她诚惶诚恐的跪俯在地。

    “能为帝后所用,实乃小女之荣幸。”

    灵枫子的胆子真是小,比自己的胆儿还要小,起初她也惧怕夫君,不过现在,夫君任她撩。

    “你且拿着,夫君不会怪罪于你。”

    寂良蹲在灵枫子身前,亲自将银铃系在白皙的手腕上,她清灵一笑,融化了灵枫子一颗孤寂的心。

    “真是温柔的帝后。”清亮的眸光闪动,灵枫子的黑眸中映出寂良的清澈笑颜,“就跟当初种下自己的人一样温柔。”

    “你是枫树精,对吗?”

    灵枫子的气息清纯,寂良与她相处,很是舒适自在。

    “小女百年枫树精。”

    两人坐在枫树下,聊起天来。

    “你一直都在沁苑吗?”

    寂良能感受到灵枫子的孤寂与悲凉。

    “小女不能离开沁苑。”

    在没有遇到夫君之前,寂良也是一人修炼,遇到夫君后,寂良在心中庆幸,能遇到夫君真好。

    “沁苑之外的世界很大,你也能找到你的夫君。”

    她的夫君,就是她找来的。

    寂良转身望向夫君,玄帝感受到寂良的浓情目光,也朝她看去,两人会心一笑。

    “枫树根在何处,小女就只能在何处,离开枫树,小女会灵力尽失而亡。”惆怅中带有三分羞怯,灵枫子继续说道,“小女一直在等待种下小女之人,若是能再看上他一眼,小女死而无憾。”

    “是何人种下的你?”

    灵枫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女也不知道是谁,那时,他还只是个孩童。”

    “吾去问问夫君,夫君什么都知道。”

    寂良拍拍屁屁,欢喜的朝夫君小跑而来,她趴在精致镂空木窗上,清亮的声线问道:“夫君,是何人种下的灵枫子?”

    “玉卿子。”

    玉卿子还未修成上神之时,沁苑乃太子别苑,既是他的别苑,这树自然是他种下的。

    “那我们可不可以把灵枫子带回九尘山?”

    原来是玉卿子种下的枫树,那就好办多了,只用把枫树带回九尘山就行。

    “枫树过大,带不回九尘山。”

    “吾有办法,只要夫君答应就行。”

    “为夫答应了。”

    白岑在一旁,听得是一愣一愣,不是“本尊”,而是“为夫”,而且,神尊对帝后甚有耐心。

    “夫君真好,吾最爱夫君了。”寂良欢喜说道,“说了这么久的话,夫君口渴了吗?”

    良儿这么一问,玄帝反倒觉得有些渴了。

    “是有些渴了。”

    “吾去给夫君泡茶。”

    寂良哪里会泡茶了,她是不会,不过,灵枫子会。

    “夫君渴了,灵枫子,你来教吾泡茶。”

    “小女这就来。”

    难怪神尊对帝后宠爱无度,帝后哄神尊开心,都甜到他的心坎儿上去了。

    “城外瘟疫横行,症状皆是全身赤红,更有甚者,皮肤溃烂。”

    “可有医治之法?”

    “可用白术、苏合香、南星、白薇等药材入药,只是其中有几味药材,花界才有。”

    “你去花界,速去速回。”

    白岑少有扭捏说道:“神尊,我去花界不合适。”

    玄帝知他心中顾虑,说起来,白岑与花界的芙蓉仙子有过一段情缘,因是历劫之情,后来便不了了之了。

    “你去花界,是为解救苍生之事,她们不会为难你。”

    “是。”

    在玄帝的眼里,历劫之情是不了了之,而在花界人的眼中,白岑便是那薄情寡义之人。

    “夫君,喝茶。”

    寂良端来一壶茶,倒上一杯,递在夫君手中。

    茶有醇香,色泽清亮,甘甜入口,甚是不错。

    “好喝吗,夫君?”寂良坐在一旁,明眸流盼。

    “不错。”

    “那以后,吾天天给夫君泡茶。”寂良又给夫君倒了一杯茶说道,“灵枫子告诉吾,泡茶的水很是重要,晨露最好,吾决定了,以后天天早起,收集晨露。”

    见她说的如此开心,玄帝又不忍看她收集晨露辛劳,便说道:“沏茶之事还是让他们来,良儿便可多些时间来陪为夫。”

    “嗯。”

    天珠中,只见白岑走出沁苑,沁苑内,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

    “白岑今日出城,察觉了城外瘟疫。”巫禺忧心说道。

    若是只有白岑来了华胥国,倒也罢了,可玄帝怎也来了。

    青衣女子收起天珠,不紧不慢的说道:“他们只当是瘟疫,你又何必惊慌。”

    “仙灵族突然出现,且与玄帝同行,圣女现又下落不明,若是去找了玄帝,不死药的事情,怕是会暴露。”

    “不是让你看好圣女,为何偏在这个时候跑了。”青衣女子目露凶光,用天珠在城中搜寻圣女下落。

    “圣女与婢女换了衣服,混在出宫的婢女中出了宫,她出宫的目的只有一个,找玄帝。”巫禺笃定道。

    “派人盯在沁苑外。”

    玄帝洞察世事,他来华胥国,确实有些棘手。

    “老不死的东西又在催药。”巫禺的口中带着憎恨与不屑。

    “再让他多活几日,现在还不是他死的时候。”

    青衣女子目露狡黠,她找到圣女了。

    天珠里,圣女披着斗篷,徘徊在沁苑外,为何找不到玄关,她心急如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