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龙帅完整版〕〔神级龙帅〕〔拥抱你的全世界〕〔穿越成小太子炎〕〔真假千金霍杳〕〔傅慎言陆欣然〕〔甜妻萌宝〕〔重生大天尊〕〔签到从捕快开始〕〔封神之万兽朝宗〕〔萧阳〕〔我不是神豪〕〔都市逍遥医神〕〔三国之我徒弟都是〕〔千秋我为凰〕〔生而为王萧阳〕〔回到明朝爱上我〕〔魂穿名门团宠有点〕〔张玄林清涵〕〔重生七零之福妻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五十五章 心中有她,却不承认
    ,

    花界入口,幽染谷。

    “这不是九尘山的白岑上神吗,今儿怎有闲心来了花界?”白岑被看守谷口的蝴蝶妖拦下,调侃道。

    其中一位使了眼色,黄衣蝴蝶妖匆匆跑进谷里禀报。

    “禀仙子,九尘山的白岑上神来了。”

    “他现在何处?”芙蓉仙子一边整理妆容,一边问道。

    她仔细瞧向铜镜中的自己,昨夜未睡好,眼角竟生出一丝细纹。

    “在谷口。”

    “他来花界有何事?”芙蓉仙子边用凝香膏涂抹细纹,边问道。

    “不知。”

    “白岑不喜欢绿衣,我得换一件。”

    换完衣服又是发饰,就连头上的珠钗,皆是按照白岑的喜好而戴。

    “站住!”一个威严声音响道。

    芙蓉仙子步伐轻快,且带着怀春少女独有的喜悦与娇羞。

    芙蓉仙子停步叫道:“族长。”

    花笙本就生得国姿天色,美貌倾城,今日又精心打扮了一番,除了白岑,还能为了谁?

    “你忘了那日,他是如何拒绝你,将你赶下九尘山?”族长恨铁不成钢的痛心说道,“一别两路,各自生宽。”

    花笙心虚的小声说道:“我只是去看看而已。”

    “东海海君三子缪宸来花界的时候,也不见你这般上心。”

    “那日,我身体有些不适。”花笙心虚的解释道。

    她知缪宸来花界何意,可她心中只有白岑,只要白岑一日不娶,她便一日不嫁。

    白岑被拦在谷外。

    “奉玄帝之命,前来花界取几味药材,解救染有瘟疫的百姓。”白岑客气说道,一来是受命于玄帝,二来是为了救人。

    “这四极八荒如此之大,怎就偏来了花界取药材?”

    “白薇、南星只有花界才有。”

    “族长。”

    “族长。”

    “……”

    白岑话音刚落,只见花界族长在几位仙子的陪同下走来谷口,其中就有芙蓉仙子——花笙。

    白岑白衣翩翩,仙风侠骨,柔情却又不失豪迈之气。

    “小神见过花界族长。”白岑行揖礼道。

    “不敢当。”族长不客气的说道,“不知花界犯了何事,竟惊动了白岑上神的大驾。”

    不难听出,族长话中有意针对自己。

    “族长言重。”白岑笑着说道,“小神奉玄帝之命,前来花界取几位药材,用以解救染有瘟疫之人。”

    原来他不是来找自己的,花笙心中好一阵失落。

    她真是异想天开,白岑又怎会来花界找自己呢?

    “哪几位药材?”

    “白薇、南星、夫株三味药材。”

    “花澄,去取药材。”

    “是,族长。”

    既是救人之事,又岂能推脱。

    “有劳白岑上神在此等候。”

    “无妨。”

    白岑站在谷口等候,这样也好,人情分明。

    花澄在山中采药,花笙不请自来的跟了去。

    “我来拿。”花笙殷切的抢过藤篮,跟在花澄身后。

    花澄知她心思,无非是寻个机会,想与白岑上神说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

    花笙越是如此,花澄心中越是堵着一口气,不吐不快。

    “笙儿,他九尘山瞧不起我们花界,你又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

    “不为其他,只为救人。”

    若能帮上白岑,花笙心中的愧疚便能减少一分。

    “当初你二人在人间历劫,他贵为王爷,你为小妾,如今他是上神,你是仙子,身份相差无几,他却依然轻视于你。”

    她虽是小妾,却独得白岑恩宠,可惜后来,遭王妃算计,陷害她红杏出墙,对王爷不忠,这才令白岑与她心生嫌隙。

    历劫归来后,她亲自去九尘山,向白岑解释“不忠”之事,白岑却以历劫之情、身不由己为说法,将她拒之门外。

    “花澄,药材能让我送去给他吗?”花笙问道。

    “我自然是没问题,若是被族长知晓,又要罚你了。”

    花笙却是露出一笑,“罚我也值得。”

    “真傻。”

    花笙简直就是傻到无可救药。

    花笙提着药材,心中欢喜的小跑到谷口,不能让白岑等太久。

    花笙递上藤篮,“给你。”

    “多谢。”

    白岑接过藤篮后,转身便欲离开。

    “等等。”

    白岑留步问道:“何事?”

    “药材够吗?”花笙问道,若是能与他一同前去就好了。

    “足矣。”

    “哦。”

    可是,何来与白岑同去的理由呢?

    “仙子若是无事,白岑告辞。”

    说完,白岑便走了。

    花笙心中着急,一急之下,便自行跟了去。

    途径恒山时,白岑要了一壶茶,坐在茶间稍作休息。

    花笙一路跟到恒山,躲在一旁偷看。

    白岑知她跟了来,装作不知,自顾自的喝茶。

    “小娘子好生俊俏,这是要去何处?”

    男人抬起手中香扇,正欲调戏花笙时,一杯滚烫茶水,不偏不倚的泼在那人猥琐脸上。

    “啊——”男人惨叫一声,凶恶的目光瞪上花笙,“找死!”

    确实找死,不过找死之人不是白岑,而是他!

    男人手中的香扇,变成一把利器,朝白岑刺来。

    “夫君小心——”花笙心中陡然一惊,叫出了声。

    白岑放下茶杯,从容淡定间,一根银针飞出,直取要害,那人一命呜呼,应声倒地,人形变成蛤蟆。

    原来是只蛤蟆精。

    “多谢白岑上神搭救之恩。”

    明亮的眼底泛起难以言喻的欣喜,夫君心中,还是有她的。

    “回去。”冷淡的声音说道。

    “我就是出来走走,碰巧路过。”花笙闪烁其词,目光也是不自然的瞥向两侧。

    白岑起身离开,“走完了就回花界。”

    “等等……”

    花笙急忙追了上去,听到她说“等”,白岑便又停步,不想被她撞上后背。

    她的这股冒失劲儿,还是跟之前一样。

    “好痛……”

    花笙撞到了额头,她愁眉苦脸的轻揉着痛处。

    白岑拿开白嫩玉手,瞧了瞧,“无事。”

    “真的好痛。”花笙带着柔弱的哭腔说道,她更是硬生生的挤出几滴眼泪来。

    白岑给她吹了吹,“日后走路长眼。”

    花笙瞬间就笑得清甜,“嗯。”

    “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花笙连忙抓上白岑的胳膊,急切说道,“下次见你,还不知是何时。”

    “神尊与我,皆在华胥国。”

    “我也想去……”

    可怜的小眼神儿,充满了无辜与期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