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医妃无限宠〕〔山野糙汉小娇娘〕〔文字游戏〕〔千苒君笑〕〔狂龙战神〕〔生而为王〕〔叶新林清雪〕〔东汉最后一个暴君〕〔孟拂苏承〕〔顾芒陆承洲〕〔北境狂龙〕〔最佳赘婿〕〔我老婆就是非常可〕〔飞虎战神〕〔东方战神〕〔镇阴棺〕〔东方第一战神〕〔赘婿〕〔重生之钱途无量〕〔江宁林雨真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五十九章 遇上寂良,方知思念为何物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你与寂良来槐江山,可是有事?”

    寂良在屋里睡着,英招与雷泽在院中闲聊。

    “无事,就是来看看你。”

    雷泽端起白玉茶杯,品了一口花茶,茶水的味道甚是浓郁香醇。

    “寂良与玄帝之事,细说与我听听。”

    “我也只知玄帝是寂良的夫君,不过,我问过寂良,玄帝对她甚好。”

    “那便最好。”

    “……”

    寂良睡到晌午醒来,“夫君……夫君……”

    寂良的手,在身旁摸了摸,没有人!

    夫君呢?

    寂良睁眼一瞧,这才想起,自己在槐江山,而非在沁苑。

    寂良悻蔫蔫的起床,一点儿精神也没有,她想夫君了。

    知她贪吃,英招早就为寂良备下美味佳肴、山珍甜果。

    “寂良,起来了。”

    “嗯……”

    “可是没睡好?”见她不似先前那般活泼,英招问道。

    寂良摇了摇头,“不是。”

    “英招也见着了,寂良,不如我们下午就回华胥国?”

    雷泽心中也有担忧,万一被玄帝发现他诱拐寂良,自己的小命怕是难保了。

    寂良爽快的答应,“好的。”

    “你们才来半日便要走,不行,起码得留两日。”

    “夫君不知吾来了槐江山。”

    寂良相思成疾,望着一桌的美味佳肴,竟没了胃口。

    “寂良,你该不会是偷跑出来的吧?”

    “不是。”

    寂良勉强吃了几口烧鸡,发现味道不错,便又继续吃起来。

    “寂良,吃完后,我带你去瑶水看星河。”

    英招倒了一杯花茶,递给寂良,她啃鸡腿的模样,甚是俏皮可爱。

    “星河不是在天上吗,怎在槐江山?”

    “此星河非彼星河,你去了便知。”

    瑶水,多蠃母,水底多藏金银,有玉石。

    英招撑起一叶扁舟,寂良坐在船头,雷泽坐在船中,他来槐江山,少说也有百来次,自然是对眼前的美景不上心。

    瑶水两岸的槐树,受清风吹拂,翠绿色的树叶轻摇摆动。

    水底金玉闪闪发亮、璀璨夺目,比天河上的闪烁星辰,更要熠熠生辉。

    “好漂亮。”寂良趴在船舷上惊呼道,瑶水清澈,能一眼看到水底。

    就在寂良抬起身体时,她无意中瞥见岸边的槐树下,正站着夫君,夫君着白衣,披玄纱。

    唉,她思念夫君都产生幻觉了,夫君向来穿玄衣,怎会穿白衣?

    寂良更加沮丧的抱上退,将下巴托在膝盖上。

    “良儿。”

    是夫君的声音。

    寂良猛然抬头,身体竟漂浮而起,朝夫君飞去。

    “夫君。”寂良惊喜叫道。

    真的是夫君,不是幻觉。

    就在玄帝揽寂良入怀之时,一对犀利黑眸对上雷泽,玄帝一手施法,重伤他一击。

    雷泽闷声接下一击,看来玄帝已经知晓他诱拐寂良之事,只是重伤而已,休养一段时日便会痊愈。

    而寂良,却对这一瞬间的施法,浑然不知。

    “夫君怎也来了槐江山?”寂良抱紧夫君,喜出望外的问道,还是夫君的怀里最为温暖。

    “自然是来寻你。”玄帝收回目光,看向怀中寂良,“你方才见到为夫,为何不开心?”

    他虽抱过圣女,但也换了衣物,如此明显,寂良应该看得出。

    寂良急忙摇头,解释道:“吾甚是想念夫君,以为方才见到的是幻觉,这才心中更加难受,夫君可是看到吾写给夫君的留书,来找的吾?”

    “嗯。”玄帝应道。

    回来后,发现寂良不见沁苑,玄帝便找来灵枫子问话。

    良儿先后出沁苑两次,第二次是与雷泽一同出的沁苑。

    玄帝并未看到寂良写给自己的留书,根据灵枫子的话,玄帝可以推断出,是雷泽毁了留书。

    他有一片龙鳞在良儿体内,想要找到良儿,又有何难?

    “玄帝。”

    “玄帝。”

    英招与雷泽先后行礼。

    “本尊要带良儿回去。”

    “玄帝且慢。”英招叫住玄帝,他有东西赠与寂良,“此乃玉露琼浆一壶,寂良可随时来槐江山。”

    “谢谢你,英招。”

    就在寂良回头看向二人时,寂良额上的印记清晰可见,是与玄帝额上相同印记。

    寂良曾说过,夫君在她额上留有印记,看来玄帝就是寂良的夫君,毋庸置疑。

    “夫君可有想吾?”寂良靠在夫君怀里,欢喜问道。

    “想。”不想,为何如此急着来寻她,“你出沁苑两次,第一次是为何事?”

    “吾被蛊雕骗了出去。”寂良讲起昨夜之事,“还遇到一个青衣女子,她逼问吾圣女的下落,吾什么都没说。”

    “青衣女子?”

    看来女丑之尸就在华胥国,错不了。

    “嗯,她说她是十巫之首,巫祖。”

    “可有伤你?”

    “嗯。”寂良点点头,“是雷泽救了吾,巫祖与蛊雕是一伙儿的。”

    “伤到哪里了?”

    “当康为吾挡下一剑,吾的手臂,被蛊雕的啄力所伤,到现在还是酸软的。”

    “回去后,让白岑给你瞧瞧。”

    “嗯,夫君为何换成白衣?”

    原来她不知自己换成白衣的原因。

    “好看吗?”玄帝问道,不知便不知,她喜欢便好。

    “好看,夫君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寂良在夫君的怀里蹭了蹭,竟然睡着了。

    望着怀中发出微微鼾声的寂良,玄帝唇角勾起一抹括弧笑,遇上寂良,方知思念为何物。

    回到沁苑,玄帝并未将寂良放在床上,而是抱在怀中睡。

    白岑三人回到沁苑。

    白岑将城外瘟疫之事细细禀来,“神尊,瘟疫有变,其中有人变成黑尸,未变成黑尸之人,也正逐渐失去人性,变得狂躁、有攻击性。”

    “不是瘟疫,是不死药。”

    “不死药?”白岑大惊失色,“难道是巫族之人?”

    “十巫之首,巫祖。”玄帝略感头疼,对上巫族之人,有些棘手,“巫祖趁瘟神下凡历劫之际,以瘟疫掩人耳目,又在研究不死药。”

    “十巫被封印在一丈山下,难道是冲破了封印?”

    “你且去天宫,向天帝禀明此事,再回九尘山,叫来玉卿子。”

    “是。”

    离开之前,白岑去了后院,眼下形势危急,还是送花笙回花界较为妥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