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雪何金银主人公〕〔契婚宝贝〕〔冷面督主请低调〕〔小阁老的田园娇妻〕〔何金银江雪〕〔江雪何金银〕〔隐国继承人〕〔极品赘婿〕〔狼王萧战〕〔主角叫萧战苏沐秋〕〔都市终极奶爸萧战〕〔最强上门奶爸萧战〕〔极品战神奶爸萧战〕〔萧战苏沐秋〕〔隐婚溺爱:神秘老〕〔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神级影视大穿越〕〔绝品小神农〕〔36755〕〔少爷一年的考核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六十章 吾最爱夫君,为夫也甚爱良儿
    . ,最快更新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最新章节!

    “我不回去。”

    好不容易得来亲近白岑的机会,花笙又岂会轻易放弃。

    “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知她会说出此话,白岑便恶语相向,赶她走,“我对你,心生厌烦。”

    “你说谎,你心中明明就很意我。”

    “我会在意你?”白岑冷笑一声,再看花笙的目光,是掩饰不住的嫌弃与冷漠,“你与府中侍卫偷情,可知廉耻,现又纠缠于我,我不赶你走,是不想拂了神尊颜面,免得日后有人说九尘山不近人情。”

    “我没有——”

    花笙感到鼻中一酸,眼泪不禁夺眶而出,被心爱之人说出中伤之话,她的心,仿佛被撕开一道口子,就连呼吸都是痛的。

    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诋毁她,唯独白岑不行。

    “我亲眼所见,你休得狡辩。”白岑冷沉沉的看向花笙,目光中不带一丝怜香惜玉,“日后,别再出现在我眼前。”

    花笙含泪看向白岑,质问道:“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为什么?”

    白岑转身,不去看她。

    花笙知她等不到白岑的答案,一人失魂落魄的离开沁苑。

    白岑紧了紧手,又松开,“我不值得。”

    花笙走后,白岑便去了天宫。

    寂良在夫君怀中伸着懒腰,她微微睁眼,“夫君,现在是什么时辰,吾怎么睡着了?”

    “子时。”

    “都这么晚了,夫君怎么不叫醒吾。”寂良连忙起身,夫君抱她这么久,胳膊肯定酸痛,她给夫君揉揉。

    玄帝抬起手臂,不跟寂良客气,任她揉捏。

    “饿了吗?”玄帝问道。

    寂良摇头,“不饿。”

    “给你备了点心。”

    “夫君对吾真好。”

    “行了,不酸了。”玄帝收起胳膊,握上寂良的手,牵她坐下,“明日,为夫要出城一趟,你随为夫一起去。”

    “嗯。”

    寂良开心应道,她以为夫君会留她在沁苑,等他回来。

    “夫君,圣女怎么样了?”

    “圣女在昆仑山,无碍。”玄帝问出心中所想,“良儿可会解巫蛊之术?”

    寂良迟疑,没有作答。

    “但说无妨,为夫不怪你。”

    寂良点了点头,她垂眸,心中有些后怕,她不是有意不救圣女,只是当时完全插不上话。

    玄帝抬起手,在寂良的云丝上揉了揉,“为夫的良儿甚是厉害。”

    “夫君不怪吾吗?”

    “为何要怪你?”

    “吾……见死不救……”寂良没有底气,低声说道。

    “倒不至于。”

    寂良的真正实力,只有他一人知道,隐藏起来也好,省得日后有人觊觎。

    “夫君为何对吾这般好?”寂良问道。

    “本尊是你夫君,自然对你好。”

    “夫君若是别人的夫君,也会对别人这般好吗?”

    有的时候,寂良会较真。

    玄帝捏上滑嫩脸蛋儿,“净说胡话。”

    嘿嘿嘿……

    寂良露出傻笑。

    灵枫子送来糕点,刚出锅的枣糕和云片糕。

    “玄帝、帝后慢用。”

    “谢谢你,灵枫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帝后过奖。”

    灵枫子在心中偷偷欢喜,帝后平安无事的被玄帝寻了回来。

    “夫君吃。”寂良拿起枣糕,喂给夫君吃。

    “糕点可用手拿着吃,为夫就不喂你了。”

    原来夫君知她心中的小心思。

    “那吾喂夫君吃。”

    “为夫不爱吃糕点。”

    “夫君喜欢吃什么?”

    玄帝看向寂良,笑而不语。

    “夫君为何这般看着吾?”

    寂良竟被夫君看红了脸,她娇羞的低眸含笑。

    “你吃,为夫看着你吃。”

    寂良点点头,“嗯。”

    “吃完后,为夫带你去菡谷。”

    “可是沁苑离菡谷有些远。”

    “无妨。”

    寂良心疼夫君,不想他再抱着自己去菡谷,“吾今晚不想沐浴。”

    “良儿轻,为夫抱你不重。”

    为何她想什么,夫君都知道,难道夫君会读心术?

    “夫君可会读心术?”寂良问道。

    “不会。”

    “哦。”

    那就怪了,夫君怎么什么都知道?

    “为夫虽不会读心术,但为夫懂你。”

    “夫君……”

    夫君说他懂吾。

    寂良心中甚是感动,她将枣糕放在盘中,骑在夫君腿上坐下,玉臂搂在夫君颈间。

    蓝眸坚定,凝视夫君,“吾最爱夫君。”

    “为夫也甚爱良儿。”

    玄帝起身,一手托起玉臀,带寂良去了菡谷。

    翌日。

    “良儿,该起床了。”

    小脑袋在玄帝的胸膛里拱了拱,慵懒的“嗯”了一声。

    天亮那会儿,良儿才睡着,怕是又要赖床了。

    果然,“嗯”完便又酣睡起来。

    半个时辰后。

    “神尊,依天帝旨意,九天玄女不日来华胥国,共同对付巫族。”白岑在屋外禀道。

    “神尊。”神尊召他来华胥国,应是为了国内之事。

    “巫祖在宫里,玉卿子进宫,稳定宫内事。”

    “是,神尊。”

    如今的华胥国,败絮其内,国君为求长生,纵容大祭司乱国,囚禁迫害圣女,还有这城中假象,看他还能维持几日。

    “夫君,谁要来?”

    隐隐约约间,寂良好像听到有人要来华胥国。

    “九天玄女。”

    “听闻九天玄女乃女战神。”

    “知道的不少。”玄帝点上娇嫩鼻尖儿,宠溺道,“陪为夫去城外看看。”

    “嗯。”

    听闻神尊要去城外,白岑自然是要跟去。

    “神尊,巫祖会不会逃离华胥国?”

    “有可能。”

    “那我们岂不是要功亏一篑?”

    “现在并无杀死巫祖之法,九天玄女也未必能降服她。”

    寂良想为夫君分忧解难,“吾也可以助夫君。”

    “你待在为夫身边,无事便是最好。”

    “嗯。”

    确实,论战斗力,寂良就是个渣渣。

    葛村,村口萧条,村牌更是掉落在地上。

    走进村里,荒凉无人,农具乱七八糟的扔在各处。

    “人都去了何处?”

    “应是在家中。”

    白岑推开一扇门,屋内甚是凌乱,应是发狂所致。

    屋中空无一人。

    白岑又推开一扇门,依旧如此。

    白岑发现,整个葛村的村民,全部消失不见了。

    “神尊,村民不知去向,全都消失了。”白岑神色凝重说道,昨日,他还见到村民,其中部分村民理智尚在。

    “去下个村子看看。”

    吴村,亦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