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卡卡卡卡卡〕〔扬天〕〔一世龙皇〕〔从零开始的富豪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龙王殿萧阳〕〔我的上单是真的菜〕〔魔女异闻日志〕〔纹龙快婿〕〔萧阳叶云舒的〕〔全职高手之最强散〕〔斗罗之蚀雷之龙〕〔东京城市流行〕〔藤仙记〕〔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这个西游有点诡异〕〔雄爸天下〕〔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极品学霸横扫南北〕〔环球挖土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后上神又妖又飒 第六十二章 巨灵之长——九妃凰
    ,

    白岑寻蛊雕,一路至深山中。

    在山顶的一处峭壁上,白岑发现蛊雕踪迹,它正休憩于凸出的石壁上。

    白岑不动声色的拉弦射箭,岂料蛊雕的警觉性极高,它一拍翅膀,卷起的风力将长箭弹飞出去。

    蛊雕被激怒,发出刺耳的长啸声,拍动翅膀,朝白岑啄来。

    白岑从容出手,数以万千的银针,如暴雨般飞刺而出。

    银针极细,被风力弹飞出去后,仍有部分扎进蛊雕羽内。

    白岑用神力操控蛊雕体内银针,银针汇成一柄利剑,直插蛊雕心脏,蛊雕重声落地,命休矣。

    就在白岑以为蛊雕暴毙,转身离开时,只见凶目倏睁,巨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啄向白岑。

    白岑感觉到身后的强烈杀气,他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用神力张开结界,试图将伤害降到最小。

    就在此时,白岑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熟悉身影,出现在他身后,是花笙。

    白岑顿时慌了神,他急切的转身想要将花笙护在身下,却为时已晚,花笙为他挡下重击,喷出一口鲜血后,便失去意识。

    “笙儿——”白岑痛心叫道,他一手抱住花笙,目光中泛起萧肃杀意。

    蛊雕竟生有三头,想必同样生有三心,方才,他只杀了它一心。

    这一次,白岑痛下杀手,银针在他的操控下,将蛊雕捅成了筛子。

    “笙儿,你不能有事。”

    白岑在为花笙疗伤,他将灵力注入花笙体内,先保住她的性命。

    远处,一股巨大灵力冲向苍穹,是皇宫方向。

    白岑抱起花笙,赶回城内,临走前,他取走蛊雕一只眼。

    “夫君,好可怕!”寂良突然扑进玄帝怀中,微微颤抖起来,“这股灵力很是邪恶,与巫祖相似,却又不同。”

    寂良惧怕邪恶之力,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

    “良儿莫怕。”

    玄帝搂上寂良,沁苑外置有结界,良儿尚且如此,若是没有结界,良儿定会被吓哭。

    “良儿在沁苑等为夫回来,不得踏出沁苑半步。”

    “夫君不要去。”寂良抱紧玄帝,不愿松手,“如果夫君一定要去,带上吾。”

    “良儿听话。”玄帝安慰她道,“等处理完华胥国之事,我们就回九尘山,将你我的婚事办了。”

    “夫君去,吾去。”寂良摇头,倔强说道,“夫君不去,吾不去。”

    玄帝也有妥协之时,唯独对寂良如此。

    “站在为夫身后,护好自己。”

    “嗯。”

    两人正要走出沁苑时,白岑匆忙而归。

    “神尊,城中百姓皆服了不死药,现已发病,其模样惨不忍睹。”

    “本尊出去一趟。”

    “小神这就来。”

    白岑欲将花笙交由灵枫子照料。

    “不必。”

    说完,玄帝握着寂良的手,踏出玄关。

    玄帝用神力护住寂良,免受邪恶之气侵袭。

    “吾见夫君的神力有紫光与红光之分,二者有何区别?”

    “紫光是先天神力,红光是后来所得。”

    即使乱了心智、暴躁癫狂,街上的百姓,依然对玄帝生有畏惧之心。

    “夫君不去皇宫吗?”

    “宫中有圣女与玄女二人,为夫便不去了。”

    怜悯之心,人皆有之,玄帝也不例外。

    当初他绝地天通,也正是因为天神私自下凡,蛊惑凡人,祸乱人间。

    “良儿,能救否?”

    “能救,只是巫祖察觉到吾的灵力后,定会来找吾。”

    “有为夫护你。”

    “嗯。”寂良手指结印,口中念道,“天为森,地罗布,吾为主,万象俱现。”

    白雾缥缈,笼罩着整个华胥国。

    “也不知穷奇那个家伙跑到何处去了?”白苏苏忍不住抱怨道,“虽只有蛮力,但能为吾主挡下伤害,也是极好的。”

    “当康,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当康活动着四肢给寂良看,“已经痊愈。”

    “我才修得一尾,何时才能修得人形?”

    “你好歹还有狐形,避尘就难了,只有一缕青烟。”火鼠站在当康头顶说道,“你们看到避尘了吗,别让他飘丢了。”

    避尘内心,“我就在你们身旁,只是你们无视了我。”

    平日里,他们在伞中修炼,只有在寂良使用万象俱现时,方能出伞。

    “来了。”

    玄帝护在寂良身前,三小只与一缕青烟护在寂良身后,灵枫子焦急不安的在枫树下踱步。

    巫祖出现在玄帝眼前,城中突然起雾,此雾非彼雾,只有一人会使用此灵法,巨灵之长——九妃凰。

    原以为九妃凰只是巫书中的虚幻神灵,却不曾想到,今日竟出现在华胥国,她定要去瞧上一瞧。

    正与玄女酣战的她,抽身便来到灵眼处,是她!

    巫书有记载,万灵有主,曰巨灵之长——九妃凰,其灵力精纯,可修万物。

    “夫君……”寂良忐忑不安的抓上玄帝纱衣。

    “莫怕。”

    玄帝一手握剑,威严势不可挡,一手握住寂良的手,安慰她。

    她见到自己竟会害怕,细细想来,自己的法术确实对她无用,但是,她不善体术,需得有人保护。

    方才,巫祖使用读心术,皆无效。

    双方皆在静观其变,等待对方先行出招。

    僵持了半响,直到玄女在白雾中寻来,他们还未正面动过一招半式。

    与玄女对战,巫祖尚能游刃有余,从容应对,但对战玄帝与九妃凰,她不敢轻举妄动。

    “玄帝,这白雾从何而来?”

    方见白雾之时,玄女心中大惊,以为是巫祖的法术,见巫祖眼中同样略过一丝惊慌,她这才得以心安。

    “白雾之事日后再说。”

    玄帝丝毫不敢松懈,犀利黑眸,洞察着巫祖的一举一动。

    有玄帝的贴身保护,莫要说近身,就连一个眼神,巫祖也未能与九妃凰对上,她已解除封印,获得十巫之力,今日暂且收手,日后再伺机而动。

    巫祖在白雾中隐身而去,扔下棋子巫禺,像他这样的棋子,她要多少,便有多少。

    白雾散去,城中百姓恢复往日样貌,只是苦了寂良,因消耗巨量灵力,虚弱无力的倒在玄帝怀中。

    “良儿安心睡着,有为夫抱着你。”

    “嗯……”

    寂良依偎在夫君怀里,合眼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